刚刚更新: 〔争锋传奇〕〔Boss生猛:总裁,〕〔皇后在位手册〕〔圣魔〕〔公子为皇,我为妻〕〔帝道独尊〕〔人道崛起〕〔漩涡〕〔战少体力好:宠妻〕〔无疆〕〔越袭三国〕〔拯救主角大联盟〕〔圣境之王〕〔无敌气运〕〔窃国〕〔向往的生活之神级〕〔史上最强赘婿〕〔重生公子之女国闻〕〔武极元界〕〔神瞳毒师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五十五章:如此约法三章!
    “第一:你每三天才能碰我一次……”

    翎一边思考一边说着。

    封惊呆了!

    “什么?三天一次?翎儿,这样会憋坏的。一天,一天行不行?”

    封在翎的面前一副狗腿的模样,实在是好笑。

    “

    怎么,你还有意见啊?那就按原来的方案吧,从今天开始,不许碰我!”

    翎没有给他一点商量的余地,直接拒绝了他!

    “那还是听你的吧!”

    反正到了床上就不是你做主了。

    “你知道就好了,第二条,没有我的允许不许碰我。”

    翎趾高气昂的说着。换来封的诧异之至!

    “什么?”

    那不就是永远都不能碰了。

    不行,绝对不行!

    “怎么你有意见啊!”

    翎不满的看着封那诧异的表情。

    “翎儿,这可是你的性福啊!你怎么能这样呢?”

    封可怜巴巴的望着翎,为了自己的性福拼了!

    “我,你不用顾及我,倒是你应该要好好节制一下,没得以后出问题哦!”

    翎调皮的看着封,那样子让封心里痒痒的。

    “翎儿,你真的确定要怎么做吗?”

    封危险的靠近她,慢慢一点一点的呼吸在加重。

    “那个,我还有第三条,不经过我的同意你不能靠近我……”

    “啊啊啊啊……”

    “你干嘛啊!”

    “放开你的手……”

    “你的眼睛看哪里啊!……”

    “封你就是个禽兽……啊!”

    ……

    翎气鼓鼓的躺在床上,封餍足的看着她。

    “你违背了规定……”

    翎的手颤抖的指向他。

    “翎儿,我可没有违法规定哦!我可一直都是循规蹈矩的哟!”

    封笑的阴险的不得了。

    “第二条就是了。你不经过我的同意就碰我了。你还不承认啊!”

    “翎儿,你也说了,是不经过你的同意碰你啊!我不是记得我经过你的同意了吗?”

    封一脸的无辜。看得翎想要打死他。

    “你什么时候经过我的同意了啊!我怎么不知道啊!”

    翎气的都要七窍生烟了。

    “你的身体不是已经同意我碰你了吗?怎么好是说我理解错了?”

    封那个样子简直就是抓到羊的狼,褪了皮,阴险的让人恨得牙痒痒。

    “你这个流氓……我不理你了。”

    翎睡进被子里,不再搭理封。封则是一直守护在翎的身边。

    “翎儿,我真的觉得自己好幸福啊!是不是上辈子我做了什么好事情所以这辈子你来到我的身边报答我呢?”

    封天真的想着……

    “药,我已经找到了。但是这药引很困难。”满意看着封心里有些不忍。明明他们那么相爱,可却……哎!看来他们终究是逃不过宿命啊!

    “药引,什么药引,你告诉我,无论如何我都会找来的。”

    封急切的看着满意,只希望他可以帮自己解决这个事情。他知道这个婚约如果在那么迟早有一天翎儿是会离开他的。

    一想到这个事情,他的心就疼的不得了。

    “神之子,这是封第一次求你,也是最后一次,但这一次的事情我必须要做到。我不能没有翎儿。”

    封狼狈的看着满意,告诉满意这件事情对他极其重要,希望满意可以看在从前的交情上帮帮他。

    满意有些为难了,他不是不帮他的忙,而是这件事情他也无能为力了。

    “求求你!”

    封跪在地上恳求着满意,满意惊呆了,最终还是告诉了他一个地方。

    封赶到那个地方就听到了一阵渺茫的歌声。

    “而你撑伞拥我入怀中

    一字一句誓言多慎重

    你眼中有柔情千种

    如脉脉春风冰雪也消融

    那年长街春意正浓

    策马同游烟雨如梦

    檐下躲雨

    望进一双深邃眼瞳

    宛如华山夹着细雪的微风

    雨丝微凉

    风吹过暗香朦胧

    一时心头悸动似你温柔剑锋

    过处翩若惊鸿

    是否情字写来都空洞

    一笔一画斟酌着奉送

    甘愿卑微换个笑容

    或沦为平庸

    而你撑伞拥我入怀中

    一字一句誓言多慎重

    你眼中有柔情千种

    如脉脉春风冰雪也消融

    后来谁家喜宴重逢

    佳人在侧烛影摇红

    灯火缱绻

    映照一双如画颜容

    宛如豆蔻枝头温柔的旧梦

    对面不识

    恍然间思绪翻涌

    望你白衣如旧

    神色几分冰冻

    谁知我心惶恐

    也许我应该趁醉装疯

    借你怀抱留一抹唇红

    再将旧事轻歌慢诵

    任旁人惊动

    可我只能假笑扮从容

    侧耳听那些情深意重

    不去看你熟悉脸孔

    只默默饮酒多无动于衷

    山门外雪拂过白衣

    又在指尖消融

    负长剑试问江湖诺大

    该何去何从

    今生至此像个笑话一样

    自己都嘲讽

    一厢情愿有始无终

    若你早与他人两心同

    何苦惹我错付了情衷

    难道看我失魂落魄

    你竟然心动

    所幸经年漂浮红尘中

    这颗心已是千疮百孔

    怎惧你以薄情为刃

    添一道裂缝

    又不会痛

    不如将往事埋在风中

    以长剑为碑以霜雪为冢

    此生若是错在相逢

    求一个善终

    孤身打马南屏旧桥边过

    恰逢山雨来时雾蒙蒙

    想起那年伞下轻拥

    就像躺在桥索之上

    做了一场梦

    梦醒后跌落粉身碎骨

    无影亦无踪”

    “云夫人,封有事情想要求见您!您可以见一见封吗?”

    封在谷外大声的喊着。

    “原来是封神啊!相见本夫人也不是不行,本夫人又三个谜语,你来猜猜看!”

    云夫人的声音传出谷外,让封感到惊喜万分。

    “请云夫人赐教!”

    “这第一个是:河水溜溜水流流,芳草青青情悠悠,榕树无伴独自愁,阳光普照勿忘我,头带宝冠寻血去,人离倩影心相随,谁人无语又同行。打七个字

    第二个是:什么锁没有孔,什么灯不会亮,什么房没有门,什么书没有字,什么心不会跳,什么情说不出。猜一句话。

    第三个是:什么海没有水?什么舞没有伴?什么房没有门?什么书没有字?什么心不会跳?什么情说不出?也是一句话

    你要是三个都答出来了,那本夫人便让你进谷中。”

    封恭敬的回了云夫人一句话。

    “请夫人容封思考一下,封必然会给夫人一个满意的答案的。”

    封一个人在原地不住的徘徊着,这个题目确实有难度,也难怪怎么多年了没有人可以见到云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永生不灭〕〔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