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八十九章:质问,条件!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夜封下楼看见海鹤夫妻正在和海悦说着什么,海悦笑的很甜。他的脑子里不自觉地想到了那个女孩儿,也想到了翎!

    “封哥哥,你来了!”

    海悦笑着站起来,小跑到夜封的身边。

    “叔叔阿姨,你们叫我来是有什么事情吗?”夜封坐到海悦的身边,海悦挽着他的手臂,夜封不自觉地推开海悦。

    海鹤夫妻看着夜封这样,心里也没底了。“我们已经叫了你父母过来了,你们呢已经订婚了,接下来就一个商量商量结婚的事宜了。”

    夜封低垂着眼睑,看不出表情,但是海鹤却觉得夜封不喜欢自己的女儿。

    不行,我必须还要找这个小子聊一下,不然要是他不喜欢悦儿那悦儿岂不是受委屈了。

    “既然已经决定了,那也就不要商量了。就这样吧!”

    当夜爸爸夜妈妈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幅场景。

    夜妈妈当场就怒了。

    “封儿,你怎么和你海叔叔阿姨说话的。”

    夜封看见自己妈妈来了,心情更加糟糕了。“既然你们来了,那我就先上去了。我还有一个会议要开。”

    夜封二话不说就走了,气的夜妈妈半天说不出话。

    海悦也知道,他们这样先斩后奏是不对。夜封生气也是有道理的,她不能生气。

    夜封上了楼,没有心思进房间,直接到了翎的门口。

    “我有事情想找你商量一下,你方不方便?”

    夜封的声音没有传到翎的耳里,而是传到了古琴的耳里。

    “奇怪,他怎么会突然来找主人呢?不行,主人现在还在休息呢!不能放他进来。”

    古琴伪装成翎的声音,刚想把夜封打发走,翎就醒了。

    “主人,您怎么……”

    翎拦住古琴,没有说话。走到了门前打开了门。

    “说吧!什么事?”

    夜封看着翎那绝色的脸,本来郁闷的心情却突然就好了很多。

    “上一次你说过我们是前世的夫妻,这句话是不是真的?”

    听到夜封说这句话,翎的心微微一震。怎么会,他怎么会突然想起这个了。

    “你怎么会突然对这个事情感兴趣了,夜先生,你现在已经是要结婚的人了。说这个也没有用了吧!”

    翎的没有给他正确答案

    ,只是含糊的转移了话题。

    “这些事情跟我结不结婚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娶你。我来,只是想知道一个答案。”

    翎突然笑了,这个笑就像细雨一样温润了夜封的心,夜封感觉这个笑容好熟悉。

    “那好!你想要知道答案也行,我有一个条件。你要是答应我的条件,我自然会告诉你。”

    夜封听翎这样说,心里对她的那一点点好感一下子就消失殆尽了。

    “条件?什么条件?”

    夜封的口气夹杂着恼怒,没有一点的私人感情,完全公式化了。

    “我的条件就是你和海小姐结婚,等你们结婚了,我自然会告诉你真相的。”

    夜封听见翎提出这个条件,心里对她的疑惑就更加的多。

    翎依然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就像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夜封此刻好讨厌她的这个表情。

    “好!我答应你的条件!”

    夜封离开了,翎一个人看着他的背影,不舍得移开视线。

    封,这是不是我最后一次看着你的背影了。

    经过两家父母的商量,婚期也很快就定下来了,七天后的七夕节。

    七天,多么的漫长啊!翎每一天都在痛苦里面等待着。

    “你别忘了,当初可是你亲手杀了封神,你以为现在他还会再爱上你吗?你去找他不过就是在找死罢了,你去了还会打扰他的生活。”

    翎被女子的话吓得连连后退,摇摇头不相信这些话。

    “不,不是的!”

    女子逼近翎,居高临下的看着翎。

    “不是的,你想想看封神为了你付出了多少?而你呢?你就只会一味的索取,封神受的苦都是因为你,如果封神没有爱上你那现在的他还是封神,神界也不会因为你而变成现在的样子。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的错!都是你!”

    翎摔倒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身子,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是啊!都是我,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翎一个人在地上孤单的哭泣,没有人理会她的伤心。

    “咳咳!”

    古琴

    看见翎醒了,连忙倒了一杯水放到翎的手边。

    “主人,您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

    古琴担心的摸了摸翎的头,翎摇摇头不让古琴担心。

    “我没事,只是我想起了从前的一些事情而已!你也累了,去休息吧!明天我们还有很多的事情呢!去吧!不用守着我了。”

    古琴看翎这个虚弱的样子,实在是不放心,可是奈何翎又不肯让她守护在身边。古琴也只好离开了。

    “那主人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一定要找古琴,古琴会立刻赶到主人身边的。”

    翎点点头,同意了古琴的建议。

    翎看古琴离开了,走到窗户边,打开窗户看着夜封的房间。

    封,没多久你就会变成别人的新郎了,我们就再也没有任何的交集了。封,你是不是还在怪我呢?

    封!

    夜封的房间: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他总是心绪不宁,总感觉自己要失去什么了。

    可是到底是什么,自己却不知道。走到窗户边,本想看看风景,却没想到刚刚好看见了看着自己的翎。

    翎发现夜封看着自己,连忙退到了房间里面,不敢让他看见。

    夜封看着翎的这个笨拙的动作,心里突然就多了几分愉悦感。

    那么大的人了,怎么还怎么不会照顾自己啊!将来可怎么办啊!

    将来?

    她的将来,会有一个人去爱她?为什么我突然就感觉心里堵的慌了。

    封翎,你是不是给我下毒了,不然我为什么会对你一直很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