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九十章:大婚,离开!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一天在窗户边看见了翎以后,夜封就再也没有看见过她了。听海悦说她病了,心里隐隐有些担心。

    “封哥哥,没多久就是我们结婚的日子了,可是为什么你不开心啊!”

    海悦在夜封的身边蹦蹦跳跳,夜封看着海悦心里莫名的不舒服。

    “这些事情,自然会有人去操心。你也就不要去操这个心了,好好准备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就先不陪你了。”

    夜封甩开她的手走了,海悦看着夜封离开。手不自觉握成了拳头,指甲掐进了肉里。

    封哥哥,你还是喜欢封小姐的吧!现在你是不是要去找她,可是我才是你的新娘啊!我才是陪伴过完这一生你的那个人啊!为什么!

    离开海悦的夜封,烦的不行。“为什么?明明不讨厌海悦的,明明但是说好的,可是到了这一天我的心里却突然不想去了。我这是怎么了?”

    夜封一直走着,直到突然看到了翎。

    “封翎!封翎!”

    夜封一直追着翎喊着,可是翎就是不听。夜封就一路追着,直到走进了一个不知名的小乡村。

    “怎么现在还有这样的村子啊!”

    这个村子就像一个世外桃源一样,没有任何的现代气息。

    夜封一路走进去,路越来越奇特,景物也越来越美。

    “为什么,这些东西我会感觉怎么熟悉啊!难道我在哪里见过吗?”

    夜封走着走着突然就晕了过去。

    “封哥哥,这里就是你的家了,你现在要记得,不然你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知道吗?”

    翎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夜封的脸庞,就像是在碰什么易碎的东西一样。

    “我们的孩子,也要你好好的照顾呢!”

    翎的唇边慢慢溢出一丝血液,翎抹去血液,施法将夜封带回了海家。

    封哥哥,我只能为你做到这里了,我累了。想要休息了。

    翎的眼睛轻轻的闭上了,缓缓滑落在地上。她那唇角的血丝更加让人心疼。

    海家:

    眼看着婚礼就要开始了,可是这新郎却突然不见了。所有的人都着急的不得了,连忙到处寻找,可是就是做不到。

    “找到了!找到了!在这里呢!”

    突然一个仆人气喘吁吁地跑到了大厅,告诉海鹤夫妻和夜家夫妻。

    夜妈妈冲上前看着仆人。

    “在哪里,我的儿子他在哪里啊!”

    仆人带着一大群人到了夜封的房间,发现夜封其实就在床底下。

    “老爷,夫人,我就是在这里找到的姑爷。”

    海鹤夫妻和夜家夫妻看见夜封还在都松了一口气了。

    “儿子,你醒醒啊!你这是这么了?就是是结婚开心你也不用和怎么多酒吧!你看你,和个孩子一样的。”

    夜妈妈把夜封从床底下拉出来,一边给他拍干净身上的脏东西,一边“训斥”他。

    夜封听着自己妈妈的那些话,蒙了。可是却仍然没有说话。

    “怎么回事?明明自己出去的那一天距离结婚还有两天的。怎么突然就……难道那个封翎真的有问题吗?”

    仆人看见新郎官来人,就匆匆忙忙的把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等着新郎官化妆,出去接新娘。

    新娘房间:

    翎走到新娘的房间,看着美丽动人的海悦心情苦涩。

    “海小姐你的婚纱可真美啊!看得出来,选婚纱的人,很用心。”

    这个婚纱是谁选的,翎的心里很清楚,因为唯有那个人看得懂她的婚纱。

    海悦看着自己身上的婚纱,听着翎的话,心里也开心了许多。

    “是啊!这个婚纱还是封哥哥挑的呢!听那家店的经理说这套婚纱叫做绝恋。有意思是倾城绝世的爱恋,很美吧!”

    这套婚纱的含义,她又怎么会不懂呢!绝恋,真正的意思是——断绝爱恋!

    唯有这样,封哥哥才不会伤心,才会平平安安的渡过余生。

    海小姐,你是一个好人,但是对不起,我太自私了。

    “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一起出去吧!”

    婚礼上,翎站在海悦的身边,看着自己最爱的男人牵着别人的手,走向自己。

    站在高台上的主持人念着对他们的祝福语。

    “在草木萌发,和风轻抚,艳阳高照的初春时节。春天是一个充满希望,充满幻想的季节。在这美好的季节里,一对幸福的青年男女也即将带着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期待和憧憬,双双步入新婚的礼堂。他们即将在这里共同许下庄重的诺言,他们即将在这里共同饮下甜蜜的交杯酒,他们也将把这里当作人生的又一个起点,在今后的生活道路上,不管是富贵还是贫穷,也不管是健康还是疾病,他们都将互相搀扶,互相帮助,共同走过今后漫漫的人生之路……

    下面我们请出我们的新郎和新娘!”

    两个人牵着手一步一步走进,一步一步都踩在了翎的心尖。

    夜封没有看着身边的海悦,反而一直看着台上的翎。

    为什么?此刻的自己看着她那平淡的表情心里会不开心,会乱。

    结婚仪现在开始:

    神父面对他们,海悦在他的右侧,夜封在左侧,

    神父对海悦说:海悦小姐,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海悦看着夜封,笑容甜美。

    “我愿意!”

    神父又问夜封:夜封先生,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夜封没有回答神父的问题,视线依然停留在翎的身上。

    海悦紧张地看着夜封,她好怕,怕夜封就这样丢下她。

    “我……愿意!”

    夜封说了这句话,所有的人都为他们欢呼,海悦也松了一口气。

    神父看着两个人说:“现在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海悦和夜封拿过戒指,海悦把戒指戴到了夜封的手上,等着夜封把戒指戴到自己手上。

    翎强撑着看着夜封慢慢的把戒指戴到海悦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