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九十二章:番外之邺蕴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我叫邺蕴,是蒙古国的小公主,我的哥哥叫邺杭。他是一个温柔的人,对我也爱护有加。

    可是突然有一天哥哥变了,他开始去争夺那些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他开始看着权利了。

    我屡次劝阻哥哥,可是哥哥都不愿意听。我最后只好跟随他上战场,可是没想到那个叫魔琴的女人居然会趁哥哥和拓拔玄谨激战的时候将我骗去翎国,喂我喝下毒酒之后,把我推下了山崖。

    幸好贺泉救了她!

    “贺将军,谢谢你救了我!”

    贺泉害羞地坐在火堆的一边,冲邺蕴傻傻的笑着。

    “公主殿下不必客气,救您本来就是我的职责所在。”

    邺蕴笑着什么也没说,贺泉看着邺蕴的微笑,虽然没有靠近火堆,可是却感觉比什么都要温暖。

    贺泉抱住自己,此刻的温暖,他铭记于心。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一个轻微的动作居然会引起邺蕴的注意。

    邺蕴看贺泉坐的那么远,微笑着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坐过来。

    贺泉看着这样的邺蕴,心里扑通扑通直跳。

    “公主,这可不行啊!男女有别,贺泉怎么能损了公主的清誉呢!”

    邺蕴看着贺泉这个少年老成的样子,忍不住失声笑了起来。

    “贺将军,其实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不必如此拘谨的。再说了,你是要保护我的。如果你生病了,那谁来保护我呀!”

    贺泉听邺蕴这样说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贺泉遵命!”

    邺蕴在自己的身边给贺泉让出一个位置。贺泉小心翼翼的坐在了邺蕴的身边,还时不时的看上邺蕴一眼。

    邺蕴看着这个拘谨的贺泉,心里偷偷的笑着。

    没想到这个蒙古国的第一勇士居然也有害羞的一天,还真是可爱呢!

    “那个……公主,您一定累了吧!您先休息吧!我在这里守着您!”

    邺蕴累了一天确实困了,可是看到贺泉那狼狈的样子,邺蕴却又不想睡了。

    “贺将军,还是你先睡吧!其实我没有那么困。反倒是你,累得都已经睁不开眼睛了。”

    邺蕴的话,让贺泉感到感动极了。“公主,贺泉本就是一个粗人,贺泉不休息也没有关系的。公主您是公主,不能不休息啊!”

    两个人争吵了好久,终于决定了。邺蕴睡上半夜,贺泉睡下半夜。

    邺蕴躺在贺泉找来的稻草上,心里满是感动。自小到大,除了哥哥在没有人愿意这样为自己着想了。贺泉,谢谢你!

    贺泉守在一边,仔细端详着邺蕴的睡颜。公主,贺泉从来都不敢想象,有一天会在你的身边看着你入眠。这对我来说或许就是最好的礼物,现在就算是死,贺泉也甘愿。

    很快,天就亮了。邺蕴醒过来却发现已经是白天了。

    “遭了,这个贺泉怎么不叫醒我啊!那他岂不是一夜没睡吗?这个傻瓜!”

    邺蕴的心被这个傻瓜狠狠地感动了。

    邺蕴环顾了一圈没有看到贺泉的身影,心里突然有些担心。

    “贺将军,贺将军!你在哪里啊!”

    邺蕴在附近紧张的寻找,可是就是没有看见人。

    突然邺蕴的身后传来一些声音,邺蕴惊慌的在左右看看。

    “公主,您怎么出来了,外面……”

    邺蕴看着突然出现的贺泉,心里一下子就有了安全感。邺蕴扑到贺泉的怀里,害怕的事是瑟瑟发抖。

    贺泉看着怀里的人,心里在扑通乱跳。手也紧张的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公主,您怎么了?”

    贺泉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地。

    “我……我就是害怕!”

    邺蕴发现自己的行为不合规矩,连忙从贺泉的怀里离开。

    贺泉发现怀里的温暖没有了,心里空荡荡的。

    “公主,没事的。有贺泉在这里保护您呢!对了,您饿了吧!这里有些水果,您先吃吧!我已经洗过了的。”

    贺泉把怀里的东西,放在一块布上。邺蕴看着这样水果,肚子突然不合时宜的叫了两声。

    邺蕴羞红着脸,看了贺泉一眼。而贺泉则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拿了几个水果,递到她的面前。

    “公主,这里的条件不好,早上起来时间没有那么多。就只有这个了,希望您不要嫌弃,下午我会去打一些动物回来给公主您补身体的。”

    邺蕴吃着他递过来的水果,听着他说的话。感觉有一股暖意,在她的心里缓缓流动。

    “谢谢你!如果没有你,现在的我,早就死了。还有什么权利去嫌弃这里的东西呢?”

    邺蕴拿起一个水果,递到了他的面前。

    “你也吃一些吧,我一个人吃不了那么多。”

    贺泉拿着手上的水果,却不知道该怎么下口。不是不想吃,而是舍不得。

    “公主,这些都是贺泉的职责所在,公主不用道谢的。”

    邺蕴这一次没有纠正贺泉的话,而是头一次,纠结了一个称呼。

    “你还是不要叫我公主了吧!你叫我蕴儿吧!我的年纪比你要小,而你又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我就叫你一声泉哥哥吧!”

    贺泉听了邺蕴的话,没有了反应。原本的偷吃东西的邺蕴,突然发现没有了声音。以为他走了,台头一看,发现贺泉正一脸感动的看着她。

    “公主,我……”

    邺蕴听到贺泉一开口就是公主,立马就摆出了一个生气的表情。

    “你刚刚叫我什么?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贺泉看见邺蕴生气了,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公主……不是蕴儿我……”

    邺蕴噗的笑了,那个笑容没有公主的端庄,没有对外人的防备。而是发自内心的笑容,贺泉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