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九十五章:出,翎国破灭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贺泉在山崖下观察了好半天,终于想到了一个出去的办法。

    “蕴儿,我想到了一个出去的办法,可是这个办法有点危险。蕴儿,你怕不怕?”

    邺蕴的脸上挂着一抹浅笑,她上前抱住贺泉。

    “有你,无惧!”

    贺泉激动地抱住邺蕴,

    感受着那一份从今以后只属于他的温暖。

    贺泉和邺蕴把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贺泉和邺蕴对视一眼。

    “放心吧,无论如何,我在你的身边守护你。”

    贺泉拉着邺蕴的手

    ,看对面的邺蕴笑的温柔。

    两个人就这样,围着森林里面一圈又一圈的走着。

    “泉哥哥,我们是不是迷路了。”

    他们一路走,一路做标记。可是细心的邺蕴发现他们已经路过了好几次标记了。

    “我们应该不是迷路了,而是进了一个阵法了。看来,我们要走出去,有点难度了。”

    贺泉看着邺蕴,心里好后悔。

    都怪他想了这个馊主意,不然话蕴儿也不会跟着他在这里吃苦受罪。

    “你是不是又在多想啊,傻瓜!夫妻本是同林鸟,哪有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呀!”

    邺蕴轻轻抓住贺泉的手,没有多余的话语。就这一个动作,贺泉已经感激不尽了。

    “蕴儿,谢谢你!有你我此生无憾了!”

    邺蕴轻轻敲了一下贺泉的头,真的是拿他没办法了。

    “你这个家伙,怎么死性不改啊!我不是说了吗?我们是一家人,哪里还要说什么谢谢啊!你要是再这样的话,那我就不理你了。”

    邺蕴转过头去,假装生气。果然,贺泉一下子就着急了。

    “蕴儿,我……我错了,你别生气好不好!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了。生气对身体不好,你打我也行,骂我也行……”

    邺蕴这个气啊!我这到底是在气他呢?还是在气自己啊!

    “行了,你真是啊!明明知道我舍不得,你还要这样说。”

    邺蕴那气鼓鼓的样子,真真取乐了贺泉了。贺泉也知道邺蕴心里的想法了。

    “我知道,我下一次一定不会犯了。”

    贺泉拉着邺蕴的手,两个人一起往森林深处再继续走下去。

    这走着,突然发现不对劲了。

    贺泉停下来看着邺蕴,邺蕴也看着贺泉。

    “接下来怎么办?”

    贺泉有点拿不定主意了,邺蕴看着那个树洞,想了一会儿。

    “既然这个样子的话,我听你的。”

    贺泉拉着邺蕴一起走进了树洞,进去了以后才发先这个树洞实在是可怕。

    这是一个纯天然的洞,洞里面很大,大道可以容纳30多个人,而且这个洞看起来还可以往里面走很多。

    邺蕴和贺泉两个人拉着手,互相给对方力量。

    一直往里面走去,越是里面就越是阴暗,邺蕴的身体突然感觉到了冰凉的感觉。

    “啊!……”

    贺泉连忙跑到了邺蕴的身边,看邺蕴的情况。

    “蕴儿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

    邺蕴颤颤巍巍的看着自己的头顶,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哪里居然盘踞着许多的小蛇,一条条泛着绿色的光。

    邺蕴被吓得跌坐在地上,贺泉也看着这些蛇。这些小蛇可都是有剧毒的竹叶青啊!

    贺泉也懂了,这个洞里必然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然她的主人也不会费尽心机把这种危险的动物放在这里。

    “蕴儿,没事的。别怕,这种蛇只要你不去伤害它,它就不会怎么样你的。放心吧!有我呢!”

    邺蕴紧张地望着上面的蛇,攥着贺泉的手一步一步的往里面走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可是到了里面却再也没有看到什么危险的东西了。

    “后面的路一定还会有问题的,我们要小心一点。蕴儿,你跟着我,没事的,我会保护你的。”

    邺蕴紧紧跟着贺泉,不敢离开半步。贺泉拉着邺蕴的手,感受到邺蕴对自己的依赖,心里也喜滋滋的。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

    突然洞的一边传来了一道声音,贺泉和邺蕴都停了下来。

    “姑娘,我们只是误打误撞地走了进来,我们是迷路了,我们想找出去的路。”

    不知道为什么,邺蕴总觉得这个声音好耳熟,是不是在哪里听过啊?

    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啊!

    “迷路?我看你们是想拿走这里的东西吧!我告诉你们,不要妄想,趁现在我还没有生气,离开吧!不然……”

    女子的声音还在响起,邺蕴突然想起了这个声音在哪里听过了。

    邺蕴拉了一下贺泉,贺泉疑惑地看着邺蕴,以为她在害怕。

    “蕴儿你怎么了?”

    邺蕴靠近贺泉,在他的耳边悄悄地说。“我知道那个女子是谁了。”

    贺泉不解。

    “这个人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应该就是翎国的公主殿下夜姬旋翎吧!”

    果然,邺蕴的话一出,那边就没有了声音。贺泉却不懂了,这位翎国的公主早就已经死了啊!怎么会,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邺蕴公主果然很聪明呢!不错,但是这并不是我本人,我在这里只是想阻挡进去的人。既然是你们那就进去吧!这里直通我的寝宫,你们上去吧!”

    贺泉和邺蕴虽然不明白翎在说什么,但是都没有过问。

    “多谢!”

    两个人一直向前走去,没多久就已经到了尽头。

    贺泉先吧邺蕴留在下面,自己上去探了下口风。

    贺泉上去以后,发现上面安全就立刻把邺蕴拉了上去。

    邺蕴看着这里的陈设,没错,这里就是翎国的公主殿。

    “真是没想到啊!这个翎公主居然会在这里的宫殿下面建立一个地下通道。”

    贺泉也完全没有想到,堂堂一国公主居然会做这样的事情。

    “那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正当邺蕴在想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厮杀的声音。

    “怎么回事?难道是哥哥他杀进来了吗?”

    邺蕴有些担心毕竟她并不希望哥哥灭了翎国。

    “应该是王子杀进来了,蕴儿,我们先出去吧!”

    贺泉和邺蕴一起走到了邺杭的身边,魔琴看着两个完好无损的人,心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