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九十六章:魔琴地身份(番外)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邺杭看着自己“死而复生”的妹妹,心里惊喜交加。

    邺蕴松口拉着贺泉的手,走上前,近距离看着邺杭,看着魔琴。

    “哥哥,蕴儿回来了!”

    邺杭看着失而复得的邺蕴,激动地抓住邺蕴的手,他不敢相信自己有一天还可以看到她。

    “蕴儿!是你,真的是你!”

    邺杭抱住邺蕴,失声痛哭!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是哥哥不好!是哥哥的错,是哥哥没有好好保护你,让你丢了!”

    邺杭的话再一次让邺蕴感受到了自己对哥哥的重要性。

    “哥哥,我没事,是泉哥哥救了我,如果没有他,那现在蕴儿恐怕也不能回到这里与哥哥重逢了。”

    邺杭听邺蕴这样说才看到一边的贺泉,邺杭过去拍拍贺泉的肩膀。

    “好兄弟,谢谢你!”

    贺泉恭敬地向邺杭行了一个礼,邺杭连忙把贺泉扶起来。

    “王子,这些事情都应该是我贺泉的份内之事,王子不用这样的。”

    虽然这些事情也是他的事,没错。可是能为了他做到这个份上的人却不多了,关凭他这份心贺泉也值得他尊敬了。

    “哥哥,这件事情我们还是以后再说吧!现在我们应该先谈一谈,害蕴儿的人了吧!”

    邺杭点点头,叫人带上了一个翎国士兵来。让他跪在了邺蕴的身边“请罪”。

    “蕴儿,这个人就是下毒害你的人了。”

    邺杭看这个人心里还是有气,又上去踢了那个士兵一脚。

    “哥哥,你确定真的是这个人吗?你是怎么知道是他的,他可不是我蒙古国的人啊!”

    邺蕴看着地上的人,又看了魔琴一眼,发现魔琴没有什么反应,反倒想一个旁观者,在一边淡定地喝着茶。

    “这个,是魔琴告诉我的。这么……”

    邺杭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

    对,没错,这个人是魔琴说的。可是魔琴又是怎么知道的,她又为什么会知道?怎么多的疑问为什么当初他没有想到呢?

    “哥哥,我的毒不是这个人下的。”

    邺蕴的话让邺杭更加确定心里的猜想,邺杭上前盯着魔琴。

    “没错,你猜的没错,我就是下毒害邺蕴的人。”

    魔琴的淡然更加让邺杭生气。

    “为什么!本王待你不薄吧!你为什么还要害我的妹妹!”

    魔琴放下茶杯站起身来,没有丝毫的惧怕。

    “为什么?我告诉你吧!因为她挡了我的路了,所以她该死!”

    邺杭惊讶地看着凶狠的魔琴,他没想到这个女人会这么狠心。

    果然,最毒妇人心!

    “挡了你的路,蕴儿何时挡了你的路啊!魔琴,你还真是狠心啊!”

    魔琴呵呵一笑,让在场的人都感觉毛骨悚然。一个女人居然会这么的凶狠,连男人都没有怎么缜密的计划吧!

    “邺杭,你说我凶狠,那你呢?我顶多是拿回我自己的东西,而你呢?为了你自己的私心,你杀了那么多的人,你又善良在哪里呢?”

    魔琴的咄咄逼人没有影响邺杭的思考,拿回自己的东西,什么叫做自己的。

    这个翎国和魔琴又什么关系?

    “你应该不知道吧!翎国其实有两个公主,夜姬旋翎是其中之一,剩下的一个就是我!”

    魔琴看邺杭的那个样子就知道他猜不到,就“好心”地告诉他。

    “你说什么?不可能!翎国的王和王后怎么的相爱,又怎么会……”

    邺蕴是第一个出来反对魔琴身份的人,魔琴冷哼一声。

    “谁告诉你本公主是庶出了?本公主是嫡出,本公主和夜姬旋翎是孪生姐妹,怎么样,想不到吧!”

    邺杭,邺蕴,贺泉都惊呆了!没想到这个魔琴居然会是公主,而且和夜姬旋翎是孪生姐妹,可是怎么可能呢?

    众所周知,夜姬旋翎不仅是一个美女而且心性也是极好的。不像这个魔琴,虽然长得美但是她为人处世却心狠手辣。

    “魔琴,你可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魔琴没有理会邺杭的话,自顾自地走到了翎王的面前。

    “父王,您没有想到吧!有朝一日,你的女儿会用这样的方式出现在您的面前吧!”

    翎王被捆绑在地上,不能起身,但是他的表情也告诉了众人,魔琴的话是真的。

    “这么会,陛下,我这么还有一个女儿!您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翎王后对翎王失望极了,自己的第一个女儿已经失去了,可是就在自己以为自己什么都没有了的时候,突然告诉她,自己原来有两个女儿。

    “对不起,是朕的错!”

    当初翎王后生下两个孩子,国师告诉他,他的两个女儿,一个代表这恶,另一个代表着善。

    他本来是想留住两个孩子的,可是国师却告诉他,如果他留两个孩子,那么没多久就会国破家亡,如果留一个,那他们还有几年的好日子,所以翎王狠狠心,丢下了一个孩子,而那个孩子就是现在的魔琴!

    翎王后知道真相,哭着喊着问翎王。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啊!她也是我们的女儿啊!你怎么舍得啊!你怎么忍心啊!”

    翎王后一想到自己的女儿在外面遭受的苦,就忍不住自责。

    “你冷静一点,你想想看,如果我留住两个孩子,那她们就都没有办法长大,而我舍弃一个孩子,她们还有一线生机,如果是你,你要怎么选择啊!”

    翎王后也懂了,她是一个母亲,自然希望自己的孩子活下去的。

    “真是可笑地亲情戏啊!”魔琴却根本就不着不在乎,她早就在做决定的那一天放弃了自己的生命了。亲情?她早就不在乎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为什么不舍弃夜姬旋翎而是我!”

    魔琴的质问让两个人都没有话说了。

    “魔琴,不管当初离开翎国的人是谁,都不能成为你变成这个样子的理由。”

    邺蕴最看不惯的就是用各种理由做坏事的人,明明就是为了自己的私心,可还是要用别人来当借口。

    “邺蕴,你懂什么?你是公主,高高在上,你有一个疼爱你的哥哥,你当然不会懂得我们这些人的心啊!你又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

    贺泉见魔琴发疯了,立刻就把邺蕴护在了身后,动作自然流畅的让邺杭起了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