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九十九章:劝,强攻谨国(番外)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哥哥,其实蕴儿以为现在的我们应该休养生息,在我们所有的实力都恢复到以前之后,我们在出兵攻打他们也不迟。现在的我们,如果贸然前去,恐怕会损伤不少兵力。”

    邺蕴的话,非但没有得到邺杭的认可,反而还引起了邺杭的怒火。

    “蕴儿,哥哥原本以为你和那些人是不一样的,原来以为你会站在哥哥的这一边。可是没想到,你居然会替那些人说话。”

    邺蕴看着愤怒的邺杭,心情复杂。

    “哥哥,国家之事,还是要慎重的好啊。”

    邺杭突然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部都扫了下去,有的东西碎片不小心砸到了邺蕴的身上。

    “嘶……”

    盛怒的邺杭根本没有注意到邺蕴的喊声,反而还大声将邺蕴赶了出去。

    “滚出去!”

    邺蕴伤心地离开了,让她没想到的是哥哥对皇位的执着居然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

    “公主!”

    侍卫看着邺蕴带着血离开,又听到王的声音也就知道了。

    “看来公主和王吵架了啊!”

    侍卫在门口议论纷纷,声音之大让在里面的邺杭听了心烦意乱了。

    “你们在吵什么!”

    邺杭的突然出现让所有的侍卫都吓了一跳。“王!”

    邺杭看着地上跪了一地的侍卫,刚刚和邺蕴吵架的怒火非但没有消散,反而又严重了。

    “你们一天天的拿着那么多的钱就是在这里谈天说地吗?”

    侍卫也知道王在生气,一个大气也不敢喘地就在那里跪着。

    心里祈求着,他的心情能够稍微好一些。放过他们。

    “来人呐,这些人玩忽职守拉下去斩了!”

    邺杭的一句话,那么多的人就都死了。

    “蕴儿,你怎么了?你的手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王。”

    贺泉怜惜地为邺蕴上药,心里也不好受。

    “别担心,我没事。只是,我还是没有阻止他,没能给你帮上忙。”

    贺泉一把抱着邺蕴,眼睛一边留心她的伤口。

    “是我不好,我要是可以得到王的信任你也就不用这么受累了。”

    邺蕴也知道贺泉的心思,可是现在最要紧的不是她,而是这个国家。

    如果哥哥一意孤行那这个国家就很可能会毁在哥哥的手上。

    这也是邺蕴不愿意看到的,毕竟这里是她的家,而邺杭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泉哥哥,其实如果你想你也可以得到哥哥的信任的。”

    邺蕴俏皮的看着贺泉,贺泉不解。

    “蕴儿,我这么木讷,王又怎么会信任我啊!”

    贺泉还是不相信自己,心里仍然觉得自己做不到。

    “泉哥哥,你现在不用想这么多,你只要听我的就可以了。可以吗?”

    贺泉也知道邺蕴是为了他好,更加知道邺蕴为了这件事情付出了很多。

    (熊猫:什么嘛!明明就是一个小伤口!

    贺泉:那明明就很严重了,你再敢说我就打死你!

    熊猫:……)

    贺泉这样想也觉得自己应该做一些事情了,也就答应了。

    “现在我们就商议一下怎么攻打谨国吧!北姚将军,你来谈谈你的看法吧!”

    邺杭的这句话无疑让所有人都知道了邺杭把北姚看成了心腹了。

    贺泉心里也明白了,这下子要取得他的信任就更难了。

    “王,臣觉得打战就应该乘胜追击!现在我们打了一个漂亮的胜战,那接下来我们就应该,更加的努力。一举拿下谨国,让天下人,知道我们的厉害。”

    北姚那嚣张的话,让邺杭激起了心里的斗志。

    “好!那就依北姚将军说的做!”

    贺泉还想上去阻拦邺杭,可是那些人却拦着贺泉不让他上去。

    “将军,别冲动!现在北姚得宠,我们不能把他怎么样,否则王怪罪的就一定是我们啊!将军,你冷静啊!”

    贺泉被他们拦着,只能在原地不动了。

    “我知道了,接下来的事情我会冷静的。”

    邺杭看着贺泉,心里颇为不满。

    “贺泉,你上来!朕想看看你有什么意见!”贺泉淡然上前,可是底下的人却都吓了个半死了。

    “你快去把公主找来,不然贺泉将军就可能会有危险!快去!”

    在旁边的一个官僚连忙叫了一个小太监去通知邺蕴,他怕贺泉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来。

    “其实,贺泉认为如果要攻打的话,谨国的地势是比较好的。所以我们要挑一条平缓的路前去,在转到一条危险的路上去,来一招请君入瓮!”

    贺泉的话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邺杭也用赞赏的眼光看着贺泉。

    这个贺泉终于肯开窍了。

    “好!贺将军的主意果然是好啊!众爱卿认为如何?”

    所有人都点点头,觉得贺泉的主意好极了。

    “这个主意确实好极了,不过,北姚认为这个主意还要改进。”

    北姚突然又站了出来,贺泉的心里也重新开始认识北姚。

    “哦!北姚将军有什么见解呢?”

    邺杭也没有阻止北姚的举动,让他们两个人去针锋相对去。

    “北姚认为我们应该走最危险的那一条路,毕竟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跟随北姚的人也立刻跟着附和了,可是跟着贺泉的人也不服气了。

    “不可,如果这样做的话,那么我们就很有可能会遭到伏击。”

    贺泉和北姚两个人就这样在大殿上吵了起来。

    “行了,那我们就这样先吧!反正要去攻打谨国的事情已经决定了。那明天我们就出发,攻打谨国!”

    邺杭离开了,北姚向贺泉挑衅地看了一眼,贺泉不为所动。

    “怎么办?怎么会这么快就决定要去了。是不是那个北姚在搞鬼?”

    贺泉心里乱糟糟的,觉得好对不起邺蕴的信任。

    第二天早上:

    大军全部都已经在城门口集合了,准备向着谨国进军了。

    而这一次唯一意外的应该是有两个元帅。一个是身经百战的第一勇士贺泉,另一个就是没有任何作战经验的北姚了。

    看来,

    这一次邺杭是想让他们两个人比试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