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大神的头号黑〕〔明德三十年〕〔重生娱乐圈:神医〕〔茅山捉鬼笔记〕〔我有一座军火库〕〔倾世盛宠:粗野将〕〔无攻不受〕〔隐天传奇之青箩记〕〔我的极品仙女老婆〕〔地中海霸主之路〕〔霸宠天下:神医小〕〔最强盛宠!神秘魅〕〔军痞老公,深入宠〕〔超级疯狂无敌系统〕〔总统,霸爱成宠!〕〔朕的纨绔皇妃〕〔全民诸天轮回〕〔火影极光〕〔废材逆天:傲娇帝〕〔锦绣江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一百章:对诗(番外)
    “北姚将军,贺泉将军,你们两个人一个人带一部分人去攻打谨国,朕想要看看你们两个人谁更加适合这个元帅的位置。”

    邺杭的话音刚落,贺泉和北姚就兴高采烈的跪下接旨了。

    贺泉是常胜将军自然不会怕,可是这没有打过战的北姚却也是信心满满的样子,这就让贺泉觉得疑惑了。

    “将军,您可是我们蒙古的常胜将军啊!这个元帅的位置一定是您的了!”

    贺泉手底下的人都在奉承贺泉,贺泉没有什么反应。

    还是看着一边的北姚,想看看他到底要玩什么花样。

    “将军,您从来都没有上过战场,您怎么和那个贺泉比啊!这样不是不公平吗?”

    北姚笑了笑,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的,但是却从来都不是对着他。

    “你放心吧!你家将军是不会输的。你就等着吧!”

    北姚骑着马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贺泉也带走了自己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贺泉总是觉得这个北姚有古怪,看来他必须要防着北姚才行。

    北姚营帐内:

    “将军您应该早就有对付贺泉的良计了吧!”北姚的军师在北姚的身边看着北姚。

    北姚没有说话,这是提前笔在纸上写下几句诗。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军师看着北姚的诗句顿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将军不愧是做大事的人啊!我没有看错将军啊!”

    北姚拿起酒杯和军师两个人先喝了“庆功酒”。

    “公主,我们应该怎么做?”

    邺蕴听着卡瓦的汇报心里也开始有些担心起贺泉了。

    “卡瓦,立马替我收拾一下东西,我们马上去军营里。”

    卡瓦一听邺蕴要这样吓得动都不动了。

    “公主,这万万不可啊!王要是知道了会打死卡瓦的。公主,您冷静一下啊!”

    可是此刻的邺蕴又怎么会听得进去卡瓦的话呢?依然一意孤行!

    卡瓦一直跟在邺蕴的后面,小心的不得了。“公主,要不然您还是回去吧!这里的事情就交给卡瓦去办吧!”

    卡瓦劝了邺蕴一路,可是邺蕴就是没有半分动摇,卡瓦也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准备把邺蕴打晕了,带回去。

    “卡瓦,你要是敢把我打晕了带回去,那我回去以后我就自杀,我看看你的胆子有多大!”

    卡瓦真的被邺蕴吓到了,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可是公主,您真的不能去军营啊!军营里太危险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卡瓦怎么办啊!”

    就这样,卡瓦唠叨了一路可还是到了军营里。

    军营外:

    “你去告诉王,就说我来了!”

    守门的士兵也知道邺蕴的名讳,也不敢拦住邺蕴,就放她进去了。

    “站住,这里可不是你能进去的啊!”

    军营里从未有过女子,邺蕴的到来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可是却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份。

    “你去告诉里面的人一句话,他自然会让我进去的。”

    士兵看着邺蕴的穿着打扮,也知道邺蕴一定不是什么简单人,说话也礼貌也许多。

    “请问是什么话。”

    邺蕴发现士兵的态度变了,心里也有些诧异,可是却没有表现出来。

    “你去告诉他,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士兵听着这文绉绉的话,实在是听不懂,邺蕴也理解士兵不认识字的苦恼。

    “卡瓦,那笔墨来!”

    邺蕴在纸上写下: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交给士兵让士兵带给邺杭。

    邺杭看了诗句以后果然就出来见邺蕴了,但是他的脸色却很差。

    “你怎么来了,你既然身体不好就一个好好休息,怎么又跑到军营里来了,万一你又……”

    后面的话邺杭没有说出口,但是邺蕴却心知肚明。

    “哥哥,蕴儿知道你是担心蕴儿,可是蕴儿总是要长大的呀!不能永远都在哥哥你的羽翼下啊!”

    邺蕴的撒娇邺杭很是受用,毕竟他还是心疼这个妹妹的。

    “好了,既然来了那就进来吧!陪我对对诗也好!”

    邺蕴跟随着邺杭进入了营帐里,和邺杭“对诗”。

    “你觉得这首诗怎么样?”

    邺杭拿起一首诗摆在邺蕴的面前,上面的句子却又一次让邺蕴感受到了邺杭的野心勃勃。

    上面写着: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馀莽莽;

    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

    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

    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

    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哥哥这些诗句虽然好,可是是不是太过狂傲啊!”

    邺蕴终究是一个女子,邺杭心里也觉得她这样想是难免的,也就没有生气。

    “那你有什么“高见”呢?”

    邺蕴也感到有些意外,这可是第一次邺杭没有生气而且还用这样愉悦的语气和她说话。

    “高见倒是没有,只有一首诗。”

    邺蕴拿起一旁的笔墨也写了一首诗。

    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

    自云良家子,零落依草木。

    关中昔丧乱,兄弟遭杀戮。

    官高何足论,不得收骨肉。

    世情恶衰歇,万事随转烛。

    夫婿轻薄儿,新人美如玉。

    合昏尚知时,鸳鸯不独宿。

    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

    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

    侍婢卖珠回,牵萝补茅屋。

    摘花不插发,采柏动盈掬。

    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

    耶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

    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

    道旁过者问行人,行人但云点行频。

    或从十五北防河,便至四十西营田。

    去时里正与裹头,归来头白还戍边!

    边亭流血成海水,武皇开边意未已。

    君不闻,汉家山东二百州,千村万落生荆杞!

    纵有健妇把锄犁,禾生陇亩无东西。

    况复秦兵耐苦战,被驱不异犬与鸡。

    长者虽有问,役夫敢申恨?

    且如今年冬,未休关西卒。

    县官急索租,租税从何出?

    信知生男恶,反是生女好。

    生女犹得嫁比邻,生男埋没随百草!

    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

    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

    邺杭看了邺蕴的诗句才懂了,原来不是他的诗句“狂傲”而是她的心在可怜那些战争里的人。觉得他残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不灭剑主〕〔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