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114章:吃醋?!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璃儿,你好一些了没有?”

    玄墨把琉璃带回了宫殿温柔体贴地看着琉璃,琉璃呆呆的点点头笑的依然痴傻。

    “墨哥哥我不喜欢那个姐姐!我们以后不要在见那个姐姐了好不好?”

    琉璃对玄墨撒着娇,玄墨看着那一张自己最爱的脸,可是心里就是不想答应。

    我是怎么了,难道是因为我知道这个人不是旋儿吗?还是说我在乎芦月……

    不对,一定不是这样的。那个疯女人怎么可能是我喜欢的人呢?我喜欢的人应该是和旋儿一样的高贵优雅的女子才是。

    “那璃儿说说为什么不喜欢那个姐姐啊!如果你可以告诉墨哥哥那墨哥哥就答应你。”

    琉璃低着头委屈的抽泣着,玄墨的心里却没有半点动静。

    “墨哥哥,那个姐姐她说你的坏话啊!璃儿不喜欢她,就是不喜欢她!墨哥哥也不许喜欢她!”

    玄墨敷衍地点点头,就把琉璃叫给了丫鬟伺候,离开了。

    宴会结束了,芦月失魂落魄地离开了宴会回到自己的宫殿。

    “小姐你怎么了?”

    涟漪紧张地扶住芦月声音也带了些颤抖。小姐平时那么坚强的一个人怎么会弄得这么落魄啊!

    “涟漪我没事,我就是有些累了。”

    芦月黯然离去,涟漪不知所以。

    涟漪看着芦月离开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劝芦月更加不知道芦月怎么了,只能在外面一直守着芦月,免得芦月想不开。

    到底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我会不开心,为什么我觉得心里堵得慌呢?

    芦月趴在床上思来想去可就是找不到一个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

    可是却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唯一的一个也被芦月排除了。而那个理由就是吃醋!

    第二天早上:

    芦月起来一出门就看见了在门口的涟漪,芦月把涟漪叫醒。

    “涟漪,你怎么了,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啊?”

    涟漪醒过来看见芦月慌慌张张的站起身来。“小姐,你醒了?”

    涟漪心里还想着昨天晚上芦月回来的样子担心的看着芦月。看了好久发现她一切正常以后才放下心来。

    “涟漪你怎么了,怎么睡在这里啊!要是着凉了怎么办啊!”

    芦月把涟漪带到了房间里,又是一通训。涟漪心里被芦月这个细微的动作给烤暖了。

    “小姐,你对涟漪真好啊!涟漪一定会更加努力好好报答小姐的!”

    芦月好笑地看着涟漪,这个丫头啊!还是改不了一起的样子啊!算了,以后有的是机会让她习惯。

    “你这个傻丫头啊!那你也不用睡在外面啊!那多冷啊!你要是生病了那谁照顾我啊!”

    涟漪眼泪汪汪的看着芦月那样子看着芦月浑身发毛。

    “小姐,你昨天回来的时候不对劲涟漪就怕你出事,就守在了外面了。”

    涟漪真诚的眼神让芦月更加无语了,她怎么坚强的人会是那种想不开的人吗?

    “你看我像那种人吗?”

    芦月认真地看着涟漪,涟漪委屈的低着头不愿意说话。

    “你看你,傻不傻啊!真是的啊!你家小姐没有那么脆弱啊!知道了吗?以后不许干傻事了啊!”

    涟漪感动地点点头,一边点头一边掉眼泪,芦月看得实在不忍心。这样子让别人看到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小姐,涟漪真的好幸运啊!”

    涟漪跪在地上感天谢地,芦月彻底无语了。

    “你们在干什么呢?你们热闹啊!”

    玄墨踏进门就看见这主仆两个人这可爱的反应了。

    “见过王!”

    芦月和涟漪两个人都被突然到来的玄墨吓到了。

    奇怪了,这个玄墨不是应该在那个琉璃姑娘的宫殿里面吗?怎么会到我这里来啊!

    “起来吧!”

    玄墨淡定地坐到了凳子上,芦月和涟漪站在了玄墨的身边。

    “看来圣女不欢迎朕啊!”

    玄墨喝了一口涟漪递过去的茶,调笑这一边的芦月。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知道他想要看见这个女人,想看她笑,想看她生气甚至更多……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王来芦月这里芦月应该搞到庆幸又怎么会不欢迎呢!只是王来的匆忙芦月什么都没有准备好,让王不舒服了。”

    芦月此刻就是一个经过训练的妃子一样,温柔体贴,不会反抗也不会惹自己不开心。

    可是玄墨却不喜欢这样的芦月,明明这样的芦月才像那个自己脑海里的旋儿,可是为什么就是不想让她变成旋儿。

    对,是因为她不配!旋儿可不是普通人可以模仿的了的。

    “没关系这里也不错了,圣女坐下吧!”

    芦月温顺地坐在了玄墨的对面,依然没有一句话,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

    “圣女怎么不像昨天在大殿是的那样了,现在知道温顺了?”

    玄墨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为什么突然恼怒了。一定是因为她在模仿旋儿所以我才会这样的。对,一定是这样的。

    “大殿上的事情是芦月不对,芦月给王请罪,希望王不要介意才是。”

    芦月心里恨的牙痒痒了,这个小气吧啦的玄墨怎么真的还记得大殿上的事情啊!怎么这么小气啊!你一个大男人的!

    “哦!是吗?朕看圣女可不是那种人啊!再说了圣女也没有做错事情啊!为什么要求朕的原谅啊!”

    玄墨一副大灰狼看着小绵羊的狡诈模样让芦月更加生气,芦月就想冲上去和玄墨理论,可是她身边的涟漪去拦住了她。

    “你先出去吧!我和你的主子有话要说!”

    玄墨把涟漪赶出去就像看看芦月有什么表现。

    “怎么了?那不成圣女做了什么事情是朕不知道的。”

    玄墨也知道了,芦月那么冷静就是在依靠那个小丫鬟了。

    情王爷独宠复仇王妃

    她,原本可以是受到万千宠爱的天之骄女,却在宫变之后成为众人欲诛之的前朝遗孤;他,原本可以成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年轻帝王,却甘心为了一个她掩住自己的光辉,自此成为一个闲散王爷。多年前,一见倾心,天下都不及她一分;多年后,重新相遇,到底是缘浅还是缘深?

    这个是熊猫的朋友的作品,比熊猫的可好看多了,希望大家捧捧场,蟹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