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妻迷途〕〔一指轻点你心上〕〔一世狂兵〕〔剑破苍穹〕〔重生之超级透视学〕〔拥吻热可可〕〔鬼之诗〕〔重生七零小甜医:〕〔宠妻婚然天成〕〔异想成神〕〔冰火女总裁的全能〕〔名门第一宠妻〕〔鸩赋〕〔浮生缭乱〕〔邪皇宠上瘾:爱妃〕〔人才妖貌〕〔万界女帝培养系统〕〔时光与你皆倾城〕〔亿世倾城:师傅,〕〔[刀剑乱舞]恋爱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120章:回家的办法
    “如果你想离开这里那么我可以帮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答应我……”

    离开?从前的芦月一直都想要离开可是后来却因为喜欢上了玄墨而不舍得,又因为涟漪而走不了。

    “你说吧,什么条件?”

    芦月抬起头这一次了无牵挂了,玄墨有一个爱他而且他也爱的人,涟漪也已经长大了不再需要她了。

    “我的条件就是你脖子上的项链,只要你把项链给我我就可以送你去你想去的地方,你看这个交易怎么样?”

    芦月思考着她的话,为什么是这个项链?芦月摸着项链想的入神。

    “这个项链给你了就是你的东西了,但是我有一个条件,这个项链你不能给任何人包括你最亲的人都不可以!”

    小小的芦月不懂为什么,东西既然给了她那就是她的了啊!给不给别人不是她的事情了吗?

    “那有没有可以给的人啊!”

    芦月看着精美的项链真的很喜欢,可是她却怕自己送给了不能给的人。

    “当然有啊!除非是你爱的人,不然你不能给他,你知道了吗,小家伙?”

    芦月接过项链拿在手里看的仔细,笑的满足。

    “不能,我不能把项链给你,除了这个能不能有其他的条件?”

    芦月有些为难,可是既然答应了那就不能反悔啊!

    “其他的条件是有可是就怕你接受不了……”

    芦月看着那个人慢慢靠近自己,她的笑容也越来越恐怖,芦月感觉自己也越来越冷了。

    “啊……”

    芦月突然醒过来看着熟悉的房间,叹一口气。

    “原来是一个梦啊!还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我的家,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啊!”

    芦月摸着脖子上的项链回想着梦里那个人的话。

    “难道这个项链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给我项链的人又为什么要让我给我爱的人呢?”

    玄墨在暗处看着芦月的项链心里一惊,怎么会,这怎么可能啊!

    第二天早上:

    “小姐,你怎么了?精神不太好啊?是不是昨天晚上没休息好啊?”

    涟漪给芦月洗漱发现芦月没精打采的,就问了两句。

    “是啊!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噩梦,就没怎么睡了。”

    芦月摸着头,捏了一下酸疼的脖子。

    “那小姐要是不舒服的话我们就不去了吧!反正也没什么关系的。”

    涟漪担心芦月的身体受不了啊!自从那一天听到了小丫鬟的讲话以后芦月就一直没什么精神,而现在王居然还要为了那个琉璃姑娘的病好了举办一个宴会。

    小姐怎么受得了啊!

    “没事的,再说了王既然已经叫我们去了,那我们要是不去的话那就不好了。放心吧,我的身体很好!”

    芦月化好妆站起身来安慰了涟漪几句就离开了。

    书房:

    “你说这世界上会不会有人重生到另一个人的身上啊!”

    玄墨特意叫了星阁和星阁一起商量他昨天晚上发现的事情。

    “王,你怎么突然对这个事情感兴趣了,我记得您好像以前是不相信这个的哦!”

    星阁看着玄墨忍不住要打趣他。可是玄墨实在是没有那个心情啊!自从看到那个项链以后玄墨的心情就一直平复不下来,昨天晚上也是一夜未眠。

    “你就说有没有,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废话啊!”

    星阁听玄墨的口气知道玄墨着急,也就猜到了这件事情和谁有关系了。

    “你问这个事情怕是为了翎公主吧!”

    星阁靠近玄墨,认真看着玄墨的脸不想错过他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是,确实是为了旋儿!”

    星阁不明白了,明明就已经过去了为什么又重新提起来了呢?

    难道说是因为那个琉璃吗?他不会是听了琉璃的话把琉璃当成了翎公主的转世了吧!

    星阁想到这个可能性觉得恐怖极了,你说说这好好一个人就为了一个女人变成了大傻子恐怖不恐怖啊!

    “你千万不要告诉我那个人是琉璃啊!”

    玄墨无奈地看着星阁果断的告诉他。“不是琉璃,是圣女!”

    星阁松了一口气,淡定重复了一遍。“哦!是圣女啊!”

    重复了一遍后突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你说什么?你说谁啊!圣女!这怎么可能啊!”

    先不说翎公主的才华横溢是圣女比不上的,再说了这个性格也相差太大了吧!!

    “这这这,这个完全不可能啊!”

    玄墨也知道不可能,可是那个项链就是最好的证据啊!

    “我也知道,其实我也不敢相信这件事情,可是证据就在那里我也不得不相信啊!”

    星阁疑惑了,证据?什么证据啊!

    “王,宴会开始了!琉璃姑娘叫您过去了。”

    玄墨刚想说门口就传来了侍卫的声音,玄墨只好暂停了。

    “朕知道了!”

    玄墨回了一句话,侍卫离开来了,玄墨又对着星阁说。

    “走吧!”

    星阁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宴会上,去了哪里就一直看着芦月。

    不知道王到底是找到了什么证据啊!非要把两个不相干的人摆到一起去。

    星阁看了芦月很久可就是找不出来,这个芦月和翎公主哪里像啊!

    “国师为什么这样看着芦月,芦月有哪里不对劲吗?”

    芦月发现星阁在看着自己的时候本想给星阁一点面子就没有说穿,可是谁知道这个星阁居然一直盯着她看,芦月也没办法了只能开口提醒他。

    “哦哦哦!没有没有,本国师不是看着你,其实是在算卦呢!你的那个位置是最好的位置所以我就看着你了,圣女不要见怪。”

    芦月:你都已经这样说了我还能怎么办啊!这种慌你都说,谁相信你啊!

    “那国师可不可以替我算一算我最近的运势如何呢?”

    出乎意料的是,全部的大臣都围在了星阁地身边求星阁为他们算卦。

    星阁冲芦月一提眉,芦月翻了一个白眼给星阁。

    玄墨到的时候就是这样一副混乱的场面,而他的未婚妻则是在和别人眉来眼去。

    芦月:你瞎啊!

    玄墨:你到晚上看看我瞎不瞎!

    芦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君临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