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121章:下定决心要离开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墨哥哥你来了啊!”

    琉璃的一句话成功把所有人的注意力拉了回去,下一子就全部都安静了。

    “嗯!璃儿现在感觉怎么样啊!好些了吗?要是不舒服的话那就回去吧!”

    琉璃受宠若惊的点点头表示自己可以,玄墨淡淡扫了芦月和星阁一眼就对着下面的人宣布:宴会开始!

    “你看看,我就是多看了几眼嘛至于的嘛!还要这样看着我。”

    星阁喝着酒,对玄墨的反应心里不爽的很!

    “为什么玄墨刚刚要那样看着我和国师,难不成玄墨怀疑我和国师怎么样了?”

    芦月晃着脑袋,也不愿意多想那么多了。

    “这一次啊!琉璃之所以可以好都是因为神医的医术高明啊!这一杯酒琉璃敬神医!”

    琉璃在玄墨的身边站着拿着酒杯一饮而尽,让那本就绝色的容颜更加增添了几分颜色。

    “琉璃姑娘客气了,这些事情本来是小人应该做的。”

    神医拿起酒客气地敬了回去,琉璃见神医喝完了酒又倒了一杯酒看向了芦月。

    “其实这段时间里圣女也对琉璃照顾有加,琉璃也敬圣女一杯。”

    琉璃喝了酒,可是芦月去依然在座位上没有反应。

    怎么?连姐姐都不愿意叫了啊!看来还真的是不一样了呢!

    “圣女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不愿意和琉璃的酒呢?”

    琉璃那个楚楚可怜的样子让宴会上的男人都忍不住想要保护她,只可惜她是王的女人,哪里轮得到他们保护啊!

    “王,芦月身体不舒服还是先离开吧!免得扰了王的雅兴!”

    芦月略带苍白的脸色玄墨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可是却又想到她和星阁对视的场景,怎么能那么轻易放过她啊!

    “圣女的歌声是最美的,朕还没有听到圣女的歌声呢,圣女怎么能离开呢!”

    星阁听着玄墨这个话真的觉得无语了,你这个喜欢人家又偏偏要折磨人家,你这不是有病吗?

    你这样不是把人越推越远吗!哎!你们的爱情我不懂啊!

    芦月温顺地走到台上拿出自己的竖琴轻轻拨动琴弦。

    玄墨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为你而歌了吧!

    能不能蒙上眼睛就可以不伤心

    能不能脱下面具还可以很狠心

    如果不是遇见你我不可能相信

    生命有一种一定一定要爱下去

    爱可以相知相许相依为命

    却听天由命

    爱可以心有灵犀动魄惊心

    却难以抗拒流星的宿命

    我属于你的注定

    不属于我的命运

    不要命不要清醒

    还有梦能紧紧抱着你

    爱写出我的诗经

    算不出我的命运

    你给我的命下一辈子再还你

    如果能如影随形

    谁愿意一意孤行

    如果能变成蚂蚁

    我愿意趋近于零

    冥冥中明明是你

    明明还不死心

    生命是一个谜语

    因为你而悬疑

    最初的一心一意深信不疑

    不能没有你

    最后的情非得已身不由己

    当物换星移今夕是何夕

    我属于你的注定

    不属于我的命运

    不要命不要清醒

    还有梦能紧紧抱着你

    爱写出我的诗经

    算不出我的命运

    你给我的命下一辈子再还你

    我属于你的注定

    不属于我的命运

    不要命不离不弃

    暴风雨里静静的运行

    爱写出我的诗经

    算不出我的命运

    你借我的命还给天地还给你

    “芦月你在想谁?是不是星阁,还是说你有其他男人。”

    玄墨的手紧紧抓着杯子,小小的杯子承受不住玄墨的力度全部变成了碎片。

    “啊!墨哥哥你怎么了?”

    琉璃被杯子突然破裂的声音吓坏了,又看到玄墨满手地血更加的担心。

    “圣女的歌声确实是很美啊!但是现在是要庆贺璃儿的病好了,圣女的这个歌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玄墨从琉璃的手里抽出自己的手

    ,看着芦月的眼神更加犀利。

    “王这个曲子有一个就行了吧!我看圣女她身体好像不舒服是不是……”

    星阁不想看到他们自相残杀,反正到最后都是他在收拾烂摊子,还不如现在就阻止他们呢!

    “国师还真是会关心人啊!可是朕看圣女的身体好的很啊!国师是不是眼花了?”

    玄墨又怎么会不知道芦月的脸色不好,可是他就是芦月低头,他就是想让芦月变得温顺。

    “国师的好意芦月心领了,芦月的身体很好!还可以为琉璃姑娘歌唱的。”

    芦月又回到了琴边,这一次不同的是更加苍白的脸色。

    刀戟声共丝竹沙哑

    谁带你看城外厮杀

    七重纱衣血溅了白纱

    兵临城下六军不发

    谁知再见已是生死无话

    当时缠过红线千匝

    一念之差作为人嫁

    那道伤疤谁的旧伤疤

    还能不动声色饮茶

    踏碎这一场盛世烟花

    血染江山的画

    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

    覆了天下也罢

    始终不过一场繁华

    碧血染就桃花

    只想再见你泪如雨下

    听刀剑喑哑

    高楼奄奄一息倾塌

    是说一生命犯桃花

    谁为你算的那一卦

    最是无瑕风流不假

    画楼西畔反弹琵琶

    暖风处处谁心猿意马

    色授魂与颠倒容华

    兀自不肯相对照蜡

    说爱折花不爱青梅竹马

    到头来算的那一卦

    终是为你覆了天下

    明月照亮天涯

    最后谁又得到了蒹葭

    江山嘶鸣战马

    怀抱中那寂静的喧哗

    风过天地肃杀

    容华谢后君临天下

    登上九重宝塔

    看一夜流星飒沓

    回到那一刹那

    岁月无声也让人害怕

    枯藤长出枝桠

    原来时光已翩然轻擦

    梦中楼上月下

    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

    拂去衣上雪花

    并肩看天地浩大

    回到那一刹那

    岁月无声也让人害怕

    枯藤长出枝桠

    原来时光已翩然轻擦

    梦中楼上月下

    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

    拂去衣上雪花

    并肩看天地浩大

    梦中楼上月下

    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

    拂去衣上雪花

    并肩看天地浩大

    “惟愿琉璃姑娘的容颜依然,惟愿王对琉璃姑娘之情倾尽天下!”

    芦月露出一个牵强的笑容,眼帘缓缓下垂,最终还是受不住晕倒在地。

    “芦月,你醒醒!芦月……”

    玄墨飞奔过去抱着芦月滚烫的身体心里懊恼极了。

    该死,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好强啊!都已经这样了还要过来干什么啊!是不是不要命了啊!

    星阁:明明是你自己说的,还有怪别人。

    除了项链还有一个芦月不能接受的办法是什么呢?

    熊猫明天告诉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