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134章:和翎的关系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渐渐地芦月就被鹤壁打压落在了下风,鹤壁眼看着就有赢了的时候,芦月突然改不了招数,击败了鹤壁。

    “鹤壁你输了!”

    鹤壁大笑着,赞赏的目光自然流露。

    “我的小可长大了呢,真是不容易啊!”

    玄墨一直没有说话,只因为芦月的这个招示实在是太像旋儿了!

    “芦月你到底是谁?”

    玄墨激动地抓住芦月的手,芦月看着玄墨平静的眼里闪过一丝泪光。

    “按辈分我需要叫夜姬旋翎一声姑姑!”

    姑姑?原来是这样啊!难怪她和旋儿那么相像,难怪她会有那个玉佩。

    “呵,小可这就是你找来的男人吗?他居然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质问你,小可这样的男人留不得,你还是跟着我吧!”

    鹤壁一把将芦月拉到了自己的身边,看着玄墨的眼里充满了鄙夷。

    “鹤壁这件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你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芦月挣脱鹤壁的束缚走到玄墨的面前。

    “玄墨我知道你的心里仍然有她的影子我不怪你,但是如果你真的忘不了她那么我们也不用再继续下去了。”

    玄墨的脑子里很乱,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消化这个消息了。

    “为什么她是你的姑姑,为什么她会把东西给你,又为什么要教你那些东西?”

    芦月看着这样的玄墨突然想起了翎的一句话:玄墨这个人生性多疑你一定要多多忍让他,不然你的爱情就不可能结果了,你明白吗?

    “玄墨我知道你在怀疑我,你对我有疑心也是正常的,但是我只能告诉你一句话我对你问心无愧!而且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这个,我们还是先处理琉璃的事情吧!”

    玄墨也突然想起来琉璃的事情,看着一边风姿绰约的鹤壁真的很难相信这个人会是那个残忍的杀人凶手。

    “鹤壁你前些天是不是杀了一个女人?”

    鹤壁冷笑一声把剑随意插在了地上,身子斜斜地靠在上面,一副慵懒的样子。

    “我的小可,你这叫我怎么说呢?我这几天杀了那么多人,你说的女人是哪一个女人呢?”

    芦月对鹤壁的这句话丝毫没有反应,这句话她早就已经听的习惯了。

    芦月习惯了不代表其他人也可以习惯,比如那个侍卫……

    “太……太残忍了!”

    他这一说话鹤壁的注意力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

    “啧啧,小可这个是你的杰作吧!”

    侍卫被鹤壁的眼神吓得瑟瑟发抖,芦月淡淡扫了那个侍卫一眼。

    “他是谁的杰作不重要,重要的是三天前你是不是在大牢里面杀了一个女子,那个女子的容颜与我有些相似。”

    鹤壁仔细地想了想确实是有这样一件事,只是那个女子的事情他做的那么隐蔽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确实是有这么这件事情但是你是怎么知道啊!我记得我连指纹都已经抹掉了啊!”

    芦月尴尬的笑笑,你那么明显的手法我倒是想不知道也没有办法啊!

    “你要是把你的作案手法改一改我也可以不知道的。”

    鹤壁:……

    “好吧,那下一次我低调一点吧,不过你问这个人干什么,难不成这个女人是你的妹妹?”

    鹤壁想到这里就有些害怕,如果那个女人真的是芦月的妹妹那么事情可就麻烦了啊!

    “那个人虽然不是我的妹妹,但是她对我来说很重要鹤壁你明白吗?”

    鹤壁不明白,除了亲人和爱人以外还有什么人是值得她如此费尽心机的?

    “既然不是亲人那也就没有必要如此费尽心机了吧!”

    芦月知道在鹤壁的心里除了亲人以为就唯有她值得付出,可是鹤壁如此却不代表她芦月也会如此啊!

    “鹤壁这些事情我以后会跟你解释的,现在你只需要告诉我到底是谁要你去杀那个人的就好了。”

    鹤壁看芦月这个态度也只能如实相告了。

    “其实就是一个女人叫我去杀她的,我也没有想那么多反正我也闲得无聊就去了呗!谁知道她是你认识的人啊,你也别生气这一次是我的错,下一次我保证先问问呗!”

    鹤壁的话虽然是无所谓的语气但是芦月知道鹤壁会做到的,只因为在鹤壁的心里芦月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鹤壁谢谢你!”

    鹤壁难得的笑了,就像一个恋爱中的傻瓜,芦月看着他傻傻的笑容也忍不住笑了,看着这一幕玄墨的心里空了!

    “那个女人有什么特点吗?她是怎么找到你的?你和她是怎么联系的?”

    玄墨一声声的质问让鹤壁感到很不舒服但是碍于芦月在又不好发作。

    芦月也知道玄墨的行为太过分了可是现在的芦月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琉璃的事情问清楚了也好!

    “我和那个女人是在茶馆遇见的,她说要我去杀一个人我就答应了,杀了那个人以后我也没有去找那个女人了。反正我也不在乎那笔银子,所以后来也就没有在联系了。”

    不再联系?那岂不是线索断了,可恶!

    玄墨的心里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怒火,烧得他不知所以。

    “既然这样的我们也没有办法了,不过今天还是谢谢你提供的线索。”

    鹤壁伸长了脖子看着玄墨,眼神也开始变得危险了,芦月感觉两个人有些不对劲了。

    “那个,既然事情已经说完了那我们就回去吧!鹤壁你也有事情的,我就不打扰你了,我们下一次再继续吧!”

    如果是平时的话鹤壁一定会顺着芦月的意思走,可是现在的鹤壁却特别想和玄墨切磋一下,他到要看看这个男人是那一点吸引了他的小可了?

    “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我,我今天有的是时间陪你,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鹤壁突然转过头看着玄墨,玄墨的眼里发出狼一样的光芒,芦月感觉事情不妙了。

    “那个……我们还有事情呢!是不是,要不然我们就先回去吧!”

    芦月的心都是疼的啊!这两个人的脾气都是一样的倔强,如果真的打起来了,那恐怕也就离世界大战不远了。

    小熊猫感冒了觉得好冷啊!我想我需要一个大大的拥抱,和一个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