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135章:吃醋,两个人的战斗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娘子,我怎么不记得我们有事情啊,娘子是不是记错了啊!”

    娘子?芦月看着玄墨感受到自己的身后有一道光……

    “该死,你居然敢玷污我的小可,我要杀了你!”

    鹤壁的眼睛里满是杀意,玄墨则乐呵呵地抱着美人不屑的看着鹤壁。

    芦月的心声:

    1“完了!这两个人都是特别较真的人,一旦打起来那不死一个是肯定不会停下来的,怎么办?”

    2“我的天啊!玄墨居然会吃醋到为了我打架哎!那是不是证明我在玄墨的心里很重要啊?”

    3“玄墨不知道鹤壁身上的能力会不会受伤啊?怎么办,怎么办啊?”

    芦月想的如火如荼,玄墨两个人则打的不可开交。

    “鹤壁你还退出吧,月儿爱的人是我,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鹤壁冷哼一声,剑也快速地往玄墨的脖子上面挥舞。

    “依我看应该离开的人是你吧,我的心里只有小可一个人可是你呢?你的心里有几个人啊?你这种人根本就不配爱小可!”

    玄墨挡住鹤壁的剑,又冲着鹤壁狠狠打了一掌。

    “像你这样杀人不眨眼的人,才是最不配留在她身边的人吧!”

    芦月着急的看着两个人却又没有办法插手,只能注意着不让两个人受伤。

    “玄墨,你们不要打了,求求你们了,不要再打了。”

    鹤壁躲过玄墨的掌力,冲着芦月得意的抛了一个媚眼,玄墨看得气不打一处来,对着鹤壁就是一通打!

    “哟哟哟!看来你是吃醋了啊!我告诉你啊!这以后啊小可和我在一起啊!有你吃醋的,所以你还是不要太着急了啊!”

    哼哼,你一个古代人又怎么会是我一个现代人的对手啊!玄墨啊,玄墨你就等着吃瘪吧!

    “像你这样的人也就只能靠嘴皮子说说了,没有什么实际的话,月儿要是喜欢你那她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鹤壁哈哈大笑,笑得两个人都懵了。

    “你说的没错我的小可确实是一朵鲜花,而我就是牛粪,我也愿意变成牛粪衬托我的小可美丽,大方,楚楚动人!”

    芦月:……

    说这些话玄墨确确实实不是鹤壁的对手,因为这个家伙从前就是辩论大赛的冠军,而且还把好几个人都说哭了,这样绅士的玄墨怎么会是鹤壁的对手啊!

    芦月为玄墨感到心疼,玄墨你这个坎肯定过不去了。

    “也是,像你这样的人也只配当牛粪去衬托月儿了,而我却可以当绿叶与她共同进退!”

    玄墨的回答很完美,让鹤壁找不到一丝破绽。

    “你就是这样爱着小可的吗?”

    鹤壁感觉自己的心受到了打击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啊!

    “我说玄墨,那你打算让你喜欢的那个人怎么办啊!你把小可放在哪里啊!”

    玄墨摸着自己的心口,看着芦月的眼睛满是爱意。

    “月儿一直在我的心底,旋儿已经过去了对旋儿还是会关心,但是不爱了,我也知道月儿才是那个可以陪伴我一直走下去的人。”

    芦月知道玄墨的心里一直都有翎但是此刻的玄墨却突然告诉自己说他对翎只是朋友了,芦月不是不相信玄墨,而是觉得玄墨忘不了翎。

    “好了,我们还是回去吧!事情还有很多的疑点呢,我们必须要快一点破案才行!”

    芦月自顾自地离开了,玄墨紧跟在芦月的身后。

    “你不相信我?”

    玄墨拉住芦月,不让芦月在继续前行。

    “玄墨我们其实都是一样的人,我知道你心里仍然有夜姬旋翎我不怪你,但是这不代表我希望你骗我。爱就是爱,我知道我也不会责怪你!”

    玄墨嗤之以鼻,慢慢放开芦月的手。

    “芦月!你就是这样看我的吗?在你的心里我就那么不值得信任吗?”

    芦月看着玄墨松开的手,苦涩的笑着。

    “玄墨,你何苦自欺欺人啊!明明还爱着她,为什么要这样!”

    如果不是还爱着她又怎么会只因为我的一个招式而想起她,来质问我!

    玄墨你可以还爱着她但是你不可以欺骗我啊!你完全可以告诉我我不会怪你……

    “好!好!芦月,我告诉你,我要是真的爱上一个人我一定会说,我绝不会隐瞒!”

    玄墨走了,芦月哭了!

    “小可,你这又是何苦呢!你这样不是在伤害自己嘛!”

    小雨小着,鹤壁抱着芦月不让芦月淋到雨,芦月抱住鹤壁的手痛哭流涕。暗处的玄墨拿着雨伞转身离开,心碎了。

    “鹤壁我是不是做错了,可是我真的在乎他,我在乎他!”

    芦月泣不成声,鹤壁心疼地拍着芦月的后背。

    “小可你没错,你只是太爱那个人了,小可,这种事情也不是你可以控制得了的,你也不要太责怪自己了,放宽心。”

    芦月不是不想放宽心而是没有办法,玄墨爱的还是她,仍然还是她,芦月还是在意了。

    “傻瓜小可你爱上了他,你也就必然会为了他而有情绪波动的,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啊,你用不着为了这件事情伤心啊!”

    芦月闭着眼睛没有再理会鹤壁的话,只是默默离开了鹤壁的怀抱。

    “小可你是要回到他的身边了吗?”

    芦月点点头,背对着鹤壁准备离开,回到玄墨的身边。

    “是,我应该要回到他的身边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不能离开他。”

    鹤壁点点头最终还是让他走了,他知道自己留不住芦月的。

    小可,我会等着你回来的。就像当初的你等着我回来一样!

    芦月回到了宫殿里面,但是却没有看到玄墨的身影。

    “王没有回来吗?”

    芦月看着空荡荡的宫殿问了侍卫一句,可是侍卫却说玄墨出来没有回来过。

    玄墨没有回来,你去哪里了?

    是去看那个人了吗?看来你还是思恋她啊!

    真的不好意思啊!小熊猫居然得了流感,小熊猫要连着打三天的针啊啊啊……我感觉我要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