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庭〕〔萌宝种田:腹黑将〕〔入骨暖婚:首席的〕〔剑侠神医〕〔位面监察使〕〔大叔,轻轻吻〕〔狂龙傲宇〕〔明星饭店〕〔阴媒〕〔鬼医嫡妃〕〔小爷要造反〕〔池司爵苏悠悠〕〔惹爱成瘾〕〔逆世魔女:强宠天〕〔妖尾之金金果实〕〔穿成豪门宠文的对〕〔穿成美男子〕〔付先生的占有欲〕〔重生最强女帝〕〔斗破苍穹之水君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136章:撞见,情何以堪
    “旋儿,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办了,我才发现原来我对你已没有了感情,可是我现在爱的那个人却比我还要多疑,旋儿,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办好不好?”

    玄墨喝着酒看着那个拥有着绝世容颜的女子,心乱如麻。

    “你还真的在这里啊!琉璃的事情怎么样了?”

    玄墨看到突如其来的芦月心里有些慌乱,莫名其妙的就想要和芦月解释。

    “芦月其实我就是……”

    芦月摇摇头,没有再让玄墨说下去。

    “玄墨其实你不用和我解释的,毕竟我也没有什么资格让你为我解释。”

    没资格?

    玄墨的眼睛凶猛的看着芦月,质问着芦月。

    “芦月你告诉我,在你的心里我到底是一个什么地位,如果你对我没有感觉那好,我给你自由,如果有那我们结婚!”

    玄墨的话让芦月感到不知所措。

    “玄墨,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结婚?你知道婚姻对一个女子来说意味着什么吗?玄墨,你真爱我吗?”

    芦月不敢相信,玄墨会有一天当着翎的画像前面对着她求婚,可是玄墨出来没有对她说过爱她,她又如何相信玄墨的真心啊!

    “既然你不相信那就算了吧!”

    玄墨对芦月失望了,芦月也伤透了心。

    圣女殿:

    “怎么办啊!小姐着回来以后就一直在房间离开不肯出来,也不说话也不理人的。担心死了人了。”

    涟漪在门口不住地徘徊,想进去看看情况可是又没有那个胆子。

    突然涟漪就听到里面传出一阵歌声!

    爱情不过是一种普通的玩意

    一点也不稀奇

    男人不过是一件消谴的东西

    有什么了不起

    爱情不过是一种普通的玩意儿

    一点也不稀奇

    男人不过是一件消谴的东西

    有什么了不起

    什么叫情什么叫意

    还不是大家自已骗自己

    什么叫痴什么叫迷

    简直是男的女的在做戏

    是男人我都喜欢不管穷富和高低

    是男人我都抛奔

    不怕你再有魔力

    爱情不过是一种普通的玩意儿

    一点也不稀奇

    男人不过是一件消谴的东西

    有什么了不起

    爱情不过是一种普通的玩意儿

    一点也不稀奇

    男人不过是一件消谴的东西

    有什么了不起

    lanourlamourlamour

    什么叫情什么叫意

    还不是大家自已骗自已

    什么叫痴什么叫迷

    简直男的女的在做戏

    是男人我都喜欢

    不管穷富和高低

    是男人我都抛奔

    不伯你再有魔力

    什么叫情什么叫意

    还不是大家自已骗自己

    什么叫痴什么叫迷

    简直是男的女的在做戏

    你要是爱上了我

    你就自已找晦气

    我要是爱上了你

    你就死在我手里

    “听这个歌我觉得小姐应该是喝醉了吧!这是喝了多少啊!哎!应该是因为王吧,要不然小姐进去那么久了王也不会不来看小姐一眼的。”

    上书房:

    “王,圣女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唱歌……”

    暗卫就只敢说是唱歌,也不敢说那个歌的内容,他怕王会……

    “唱歌?什么歌?”

    侍卫的表情玄墨看在眼里,自然也就知道芦月没有唱什么好歌了。

    “就是……就是说爱情不过是一种普通的玩意

    ,一点也不稀奇,然后说男人不过是一件消谴的,东西有什么了……不……”

    侍卫看着玄墨的脸色渐渐变得不正常,侍卫是只说了两句话,但是玄墨却已经知道了这个歌曲的全部了,玄墨生气地也不是这侍卫说的两句,而是……

    “是不是还唱了是男人我都喜欢,不管穷富和高低,是男人我都抛奔,不怕你再有魔力。”

    侍卫感觉这一次自己保不住圣女了,圣女,你保重啊!

    玄墨走到了圣女殿前面,犹豫了很久决定要用芦月的方式告诉她他的心里有她。

    涟漪看到玄墨来了想告诉芦月,可是玄墨却让涟漪离开了。

    怡虹别院驻在烟雨楼前

    停在台阶没有拦住我越走越远

    醉了红颜也罢断了琴弦

    你若是我会不会在凡俗之前

    痴痴留恋呜

    这是一种厌倦也是一种执念

    荒唐的是我

    只不过是区区等闲

    如有佳丽三千不如知己一见

    别人笑我太疯颠

    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是五陵豪杰墓

    无花无酒锄作田

    怡虹别院驻在烟雨楼前

    停在台阶没有拦住我越走越远

    醉了红颜也罢断了琴弦

    你若是我会不会在凡俗之前

    痴痴留恋呜

    这是一种厌倦也是一种执念

    荒唐的是我

    只不过是区区等闲

    如有佳丽三千不如知己一见

    别人笑我太疯颠

    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是五陵豪杰墓

    无花无酒锄作田

    别人笑我太疯颠

    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是五陵豪杰墓

    无花无酒锄作田

    荒唐的是你

    看不懂就说我可怜

    呜如此可怜

    金缕玉甲也是布衣袈裟

    问天涯告诉我到底是真是假

    放了天下也罢送给人家

    你若是我会不会把富贵荣华

    当作一盘黄沙

    玄墨的歌声传到了芦月的耳中,芦月的微笑跃然脸上。

    “我若是你会在凡俗之前,痴痴留恋。我若是你也会把富贵荣华,当作一盘黄沙。”

    玄墨在门口听到芦月的回到满意的笑了,玄墨并没有进去,隔着门的两个人终于把误会消除了。

    “玄墨,芦月我不会那么让你们那么容易得到幸福的,我要你们尝一尝当年我失去我的一切的他痛苦!”

    邺蕴的眼里都是对玄墨的恨意,却没有感觉到自己身后多了一个人。

    “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一定要扯上我的小可,我早就和你说过了,如果你要扯上小可,让她受伤了那我就会杀了你!”

    邺蕴知道来的人是谁,也懒得理会他。

    “我告诉你吧!这件事情没得商量,她是玄墨的挚爱之人,我又怎么可能放过他,倒是你,不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才是吧!”

    鹤壁冷哼一声,看了芦月的房间一眼离开了原地。

    小熊猫又要和大家说晚安啦!亲爱的大家你们不要想我哟!!

    我养的猫长大了茶树也结了茶,

    喜羊羊的结局被灰太狼吃掉啦。

    欢喜的当初变成了结尾的冤家,

    你还在远方寻那朵不凋零的花。

    啊还有这首藏头是送给你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千劫主〕〔枕上名门:腹黑总〕〔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君临星空〕〔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