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137章:订婚,邺蕴的祝贺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127章:订婚,邺蕴的祝贺

    “月儿,既然你已经明白了我的心意那你就嫁给我吧!相信我,我会给你你想要的幸福!”

    房间里的芦月仍然还沉浸在玄墨给她地惊喜里面没有醒过来,玄墨也只当芦月是在思考了。然后,一个人发了半天呆,一个人等了半天信。

    “月儿,你是想考验我吗?你放心吧!我是经得起考验的。”

    原本回过神的芦月突然听到了玄墨的这句话,心里瞬间感觉这个可以!

    然后可怜的玄墨就又站了两个时辰……

    “我知道我给你的答案是什么了,你想听吗?”

    玄墨僵硬地身体猛地苏醒了,眼睛楞楞的看着,心也在不规则的跳动着。

    “想!”

    玄墨觉得这个字自己好像用了全身的力气说出去,只等着那个人给他一个相应等我回应了。

    “其实吧!我觉得我们应该还没有到要结婚的那一步。”

    玄墨的心一下子低垂到了冰窖里。

    “好,我尊重你的选择。”

    玄墨刚打算要离开就听讲芦月开门的声音,下意识的回过头看着芦月。

    芦月说:“我们还是先订婚吧!”

    玄墨机械的回过头,惊喜的看着芦月。突然就感觉冰窖不冷了。

    “你说什么?”

    芦月高傲的偏过头不肯再说第一次,就想要反悔,当做什么都没说过,可是玄墨早就已经听地清清楚楚了,又怎么会让芦月反悔呢!

    “好!”

    芦月假装不知道玄墨再说什么,还诧异地问着玄墨原因。

    “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啊!”

    玄墨露出来灰太狼哄小绵羊的招牌笑容,看着芦月,一步步走近芦月。

    “没关系,你不需要懂,只需要做就好了。其他的一切有我!”

    芦月投入玄墨的怀里,两个人对视无言。

    七日后,玄墨与芦月两个人举行订婚典礼宴请四方来客。

    “真是没想到啊!你居然可以从翎公主的阴影里面走出来啊!挺厉害嘛!”

    青翼夫妻两个看着玄墨可以得到芦月这样善良的姑娘也替他开心,毕竟翎已经死了,他们也不希望他一直沉浸在翎的阴影里面。

    “其实这一切还是要谢谢旋儿的,如果不是她把月儿送到我的身边来我都不知道我居然可以接受另一个人,可以在另一个人的身上得到幸福。”

    青翼夫妻听了玄墨的话相视而笑。

    “谢谢你们今天能来,也谢谢你们的祝福!”

    玄墨知道这两个人是真心对他和芦月的爱情送出祝福的人,也真心感谢这两个人可以不远千里赶来这里参加他的订婚宴。

    “行了,还是先过去吧!要不然你的漂亮未婚妻就等不及咯!”

    青翼和苏羽唯两个人笑着打哈哈,玄墨也点点头,说真的他是真的有点怕他的未婚妻跑掉呢!

    玄墨去接了芦月两个人走到了宴会现场,男才女貌美如画,可是这个画面青翼和苏羽唯看着好眼熟啊!

    “青翼你不觉得这个人长得很像我师姐吗?”

    青翼点点头,刚刚在里面没有仔细看芦月的容颜,现在一看这个人确实和翎公主很像,不仅仅是容颜,更多的是气质,那种让人想要靠近的感觉。

    “首先我要先谢谢各位的到来,我们夫妻俩很开心,也谢谢大家的祝福!”

    玄墨对芦月笑的甜蜜,芦月也露出来幸福的笑容。

    “从前是翎公主殿下,现在又是翎公主殿下的侄女,玄王对翎公主殿下的执念还真是深啊!”

    邺蕴的到来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连莺歌也诧异了。

    “邺蕴你怎么会来,是谁让你进来的?”

    莺歌的性格现在被贺泉宠的无法无天了看到邺蕴一下子就冲了出去了。

    “我为什么来难道你不知道吗?前任圣女莺歌小姐,我还是应该这样叫你邺蕴公主?”

    邺蕴的话让莺歌无地自容,贺泉也上去帮莺歌,可是邺蕴的目光却让贺泉退却了,他抱着莺歌离开,邺蕴大步向玄墨和芦月走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前任圣女不是死了吗?怎么……”

    底下的众多大臣都在议论纷纷,玄墨也没有阻止,邺蕴则乐见其成。

    “是啊!而且这个邺蕴公主不是也死了吗?怎么现在又来了啊!”

    交头接耳的声音层出不穷,苏羽唯有些按捺不住了,青翼却拦住了苏羽唯。

    “不能去,这件事情我们不能参与,这是国事,不是家事。”

    苏羽唯明白了,可是邺蕴的嚣张气焰却实在是让苏羽唯受不了,青翼给苏羽唯递上水,苏羽唯狠狠喝了一大口这才好了些许。

    “玄王你说本公主应该怎么祝福这个害我的兄长死去,让我家破人亡的人的订婚呢?说实在的这种事情我还没有经历过啊!玄王应该知道要怎么办吧!”

    芦月看着邺蕴,她知道玄墨欠了邺蕴的,也知道玄墨无法面对邺蕴,所以这件事情只能是她来解决。

    “既然是祝福的话,那不就一直都是一样吗?怎么,难道还有其他的祝福方法吗?芦月怎么出来都没有听说过呢?”

    芦月娇嗔地看着玄墨,似乎有些责怪玄墨不告诉她,玄墨却知道这是芦月在告诉他,不要担心。

    “以后我会告诉你的,全部都告诉你!”

    邺蕴也知道芦月是在和自己打哈哈,可是邺蕴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啊!

    “哦?是吗?难得圣女有一颗那么善良的心啊!居然可以在面对仇人的时候送上祝福,哎!只可惜邺蕴的心小,不似圣女可以这般菩萨心肠!”

    芦月笑了笑,慢慢走近邺蕴,让邺蕴看得更清楚,这个人确实很像翎!

    “其实吧!是不是仇人又何妨呢?如果我爱的人确实是做错了,那么就算是没有其他人来裁决了他,我也会亲自动手杀了他的。哦!真是:不好意思啊!我是不是说到了你的伤心事了,不过也是啊!这个邺杭坏事做尽,还连累了那么多的人,确实是该死!”

    邺蕴被芦月的话激怒了,看着芦月的眼睛都已经开始冒火了。

    “芦月不管怎么样我哥哥都已经死了,难道你不知道死者为大吗?你现在还有污了我哥哥的名声!”

    芦月会这么回答邺蕴的话呢?

    邺蕴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