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138章:身份,鹤壁的到来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芦月笑着,疯狂地笑着,这个话题实在是挺可笑的啊!

    “呵呵呵……邺蕴你以为所有的人都值得用“入土为安”四个字吗?我告诉你,做错了就是做错了,哪怕是死都没有用!如果死可以摆脱这些事情那么这个天底下有多少人在做好事啊!死?死不过是最简单的一件事情,他死了没有给天下的人带来一点伤害,恰恰相反我们感到幸福!因为他,我们不再受到伤害!”

    从前的那个博士也是这样觉得的,后来她亲自动手鞭了那个博士的尸体!

    “对,芦月说的对,死不过是最简单的一件事情,再说了他活着没有为我们带来一点好处,现在他死了我们又为什么要让他入土为安啊!他不配!”

    莺歌也站起来附和芦月的话,神气的样子让邺蕴感到害怕。

    “莺歌你没有资格说我王兄不是,我王兄那么的信任你,待你如此好可是你呢?你是如何回报他的。这里最没有资格说他的就是你!还有你贺泉!”

    应该呵呵一笑并没有因为邺蕴的话而有什么变化,反而更加理直气壮。

    “邺蕴公主我告诉你吧!要不是看在邺杭对我的好我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劝他,我也不会让王给他机会了,可是他却从来没有珍惜过。”

    邺蕴怒气冲冲地追上去就想给莺歌一巴掌,可是贺泉却拦住了邺蕴。

    “你记住不管怎么样,她是我的妻子,轮不到你动手,你也没有资格动手。”

    贺泉狠狠丢开邺蕴的手,邺蕴没有抵抗贺泉的力量就连退了还几步。

    “贺泉你知不知道你是在对谁大打出手,我可是你的主人啊!贺泉,你是不是中了他们的美人计就忘记了你是哪里的人了啊!”

    贺泉一直都记得自己是蒙古国的人但是这不代表着他就要对邺蕴好,毕竟这邺蕴并不是蒙古国的统领者!

    “公主你别忘了你可不是蒙古国的王,而我则是蒙古国的大将军不是公主你可以污蔑的起的。再说了我的离开也是王答应了的,公主难道还要质疑王的决定吗?”

    邺蕴这一次确实是输了,毕竟对方那么多的人她要赢那也没有那么大的可能啊!

    “今天我来也不是为了吵架的,我来是为了送祝福的。”

    说实在的,邺蕴在闹了这么多事情以后再说这个事,在场的人还真的都不相信她了。

    “我也知道你们不相信我,但是我又证人!”

    说着鹤壁走到了所有人的面前,其他人不认识鹤壁可是玄墨和芦月可是知道鹤壁的身份的啊!玄墨紧张地看着芦月就怕芦月受不了这个打击,果然芦月的表情也变得不正常了。

    “这个大家都不认识的人邺蕴公主带过来是要干什么啊!”

    芦月说的话鹤壁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他更加知道芦月这个人一旦失去了就再也找不到了。可是小可,这一次的我真的是被逼无奈的,我也为了保护你,小可你不需要知道,你不需要有负担,但是可不可以不要放弃我,不要那么快!

    “圣女不认识小人是正常的,我一个微不足道的人,又怎么可以入得了圣女的法眼呢!”

    鹤壁笑的风流倜傥,丝毫看不出他的心思是怎么样的。

    “还真是看不出来啊!我这个弟弟居然会为了圣女你撒谎啊!弟弟啊!你不是说了吗,你对圣女爱慕以久了,现在人家就在你的面前你怎么不说了啊!”

    邺蕴的话一出口众人就都觉得邺蕴这个人无耻了,人家的订婚宴你居然带着自己的弟弟过来表白,你是不是太过分了呢!

    “姐姐啊!那些可都是小孩子说笑的啊!你居然相信了啊!”

    鹤壁依然没有什么变化那个样子不像是芦月认识的那个鹤壁。

    鹤壁你怎么样了,为什么你会变成邺蕴的弟弟呢?

    “既然邺蕴公主的弟弟对我没有什么意思的话那就请离开吧!我们的订婚宴不欢迎不请自来的人,请离开吧!”

    邺蕴看着鹤壁的眼神带着刀子,鹤壁却毫不在意。

    在鹤壁的心里唯有芦月一人!

    “鹤壁怎么?你还惦记着那个贱人吗?她都……”

    原本毫无波澜的鹤壁突然狠狠打了邺蕴一个巴掌,邺蕴捂着脸看着凶神恶煞的鹤壁。

    “如果你再说小可是贱人那我就杀了你!”

    邺蕴没有半分害怕,看着鹤壁的眼睛也越发的锐利。

    “怎么?不能说吗?我告诉你,我不仅仅要说,而且要杀了她,至于我们谁色本事大一些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邺蕴离开了,鹤壁知道这一次是自己冲动了,虽然现在的邺蕴已经不是公主了,但是邺蕴的地位还是很难撼动的。

    小可,怎么办?这一次我要怎么办!

    宴会上的芦月一直都再想着鹤壁的事情,一直没有关注宴会。

    “怎么了?还在想鹤壁的事情吗?”

    玄墨看芦月一直在发呆就悄悄问了一句。

    “是啊!鹤壁实在是太不正常了,我不得不想啊!”

    芦月没有隐瞒玄墨,直接告诉了玄墨。

    “别担心,鹤壁这个人有主见的。会自己处理的。现在你要做的是好好看看我们的订婚宴!”

    玄墨半威胁地话让芦月的注意力集中在了宴会上,玄墨看着芦月不禁笑了。

    “青翼啊!你觉得那个邺蕴的弟弟是什么人啊!我看那个人不简单啊!我们要不要调查一下啊!我以前也没有听说邺蕴她有一个弟弟啊!”

    青翼也不知道蒙古国还有预告王子,但是这个是蒙古的机密事情应该也不会让他们轻易知道吧!

    “我也觉得他可疑,可是我却觉得不用去查,芦月应该认识他吧!”

    看他们两个人从出来开始就没有过眼神交流开始,青翼就在怀疑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了,再叫上鹤壁还一直都是在袒护着芦月,这就更加值得青翼怀疑了。

    这几天小熊猫的病好多了,所以我就又回来了。嘻嘻!大家想人家了没有?人家好想你们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