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143章:风雨前的宁静 2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我说你是谁啊!你把我绑到这里来是想要干什么啊!”

    芦月被绑在粗壮的树上动弹不得,只能大声的呼喊着,可是芦月喊了一夜了都没有听到一个声音。

    她的眼睛又被遮住了看不见要不然她也可以想办法逃啊,现在就只能等着玄墨来救她了!

    “你还真是有体力啊!玄墨也就是喜欢你这一点吧,可以在床上满足他!”

    芦月感觉自己的脸上有一个女人长长的指甲在滑动着,只要芦月稍微动一下这个指甲可能就会划破她的脸颊。

    “哎!那个美女啊!你不要激动啊,我们可以好好说说嘛!那个,你是玄墨的什么人啊,你为什么要绑架我啊!”

    女子冷笑着,却没有打算要回答芦月的问题。

    “堂堂的圣女居然如此的不堪啊,玄墨也就喜欢这样的女人吗?哼!那他的眼光也不怎么样嘛!”

    芦月算是明白了原来这个女人是喜欢玄墨的人啊!难怪会把她绑架到这里来,可是芦月不明白为什么现在的她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而且还不能使用她的特殊能力。

    “你是不是给我吃了什么东西呀!我感觉我的身上好难受啊!”

    女人轻轻伸出手抚摸着芦月的脸,芦月感觉到这个女人身上好大的戾气。

    “你真的想知道吗?哼,我不怕告诉你,我是玄墨这一生唯一可以深爱的女人,我是唯一一个可以站在他的身边和他一起俯瞰天下的人!”

    芦月嘴角严重抽搐了,玄墨你到底是在外面招惹了多少的桃花啊!早知道我就不嫁给你了,现在害得我如此的难过……

    “那你的意思是你是那个翎公主吗?”

    玄墨和她姑姑的事情是当初人尽皆知的美谈,她就不相信这个女人会不知道她姑姑的存在。

    “翎公主?就凭夜姬旋翎那个贱人她也配和我抢玄墨哥哥吗?我告诉你,我才是唯一一个可以站在他的身边的人,除了我,所有靠近他的人都要死!”

    芦月听这个女人的口气不经想起了琉璃,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琉璃的死和她应该也有一些关系了吧!

    “那,那个琉璃岂不是你杀死的?”

    那一次仵作也说过,琉璃的身体里面有一些毒药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发作就已经被鹤壁那个二货给杀了,她想她已经知道了那些毒药是来自哪里的了。

    “没想到啊!你还真是聪明啊,这么快就可以把我和琉璃的案子联想起来了,我告诉你也没关系,反正你也不能活着出去了。”

    芦月知道自己中毒了,但是她才不怕呢,她有她的姑姑在,有什么好害怕的。

    “没有琉璃的毒是我下的,但是可惜了啊,那个毒还没有来得及发作她就已经死了。不过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让你尝尝那个毒药的滋味的,这一次我会看着你,看着你死在我的面前。”

    女子把手放在了芦月的脖子上,慢慢的加大了力度,芦月的脸色随着女子的动作也在慢慢的加深了。

    芦月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浅,眼睛也开始渐渐睁不开了。芦月感觉自己就要死掉了,唯一舍不得的就是玄墨和涟漪了,还有鹤壁,不知道他有没有和邺蕴一起狼狈为奸啊!

    “睡不着的话就起来,还有很多的事情呢!”

    突然芦月的耳边就冒出了一个声音,芦月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的周围一片漆黑,芦月摸了摸突然摸到了一个温热的东西,软软的有弹性像是人的皮肤。

    “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有,你为什么不点灯啊!”

    那个人拿起芦月的手放在了床边,三指轻轻搭在芦月的手上,芦月知道这个人在给她号脉。

    “原来是这样啊!”

    那个人没来头的说了一句话,芦月听不明白想要问个清楚,可是一伸手却发现那个人已经离开了。

    芦月本想等着那个人回来,可是等了很久数实在是等不下去了就自己一个人摸索着走出去了。

    当芦月走出了房间感受到太阳的光芒的时候,她才恍然大悟。

    “呵呵,原来不是那个人没有点灯,而是我已经瞎了,我的眼睛看不见了!”

    芦月的手拼命地打击着这里可以接触地到的东西,发泄着自己的情绪。

    “你不是瞎了,是我给你下了药!”

    突然那个人的声音又在芦月的耳边响起了,芦月摸索着往那个方向去,想要抓住那个人问个究竟。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那个人把芦月拉到了一个石凳上面坐着,又给芦月递上了一杯茶。

    “姑娘你听我慢慢解释好吗?”

    芦月拿着茶,本来就对这个地方不熟悉,在加上现在的她没有了眼睛也就更难找离开的路,也只能他听说了。

    “我的家是在一个岛屿上,我们这里非常的富饶,经常会有人想要抢夺我们这里的财宝,所以我们才会有一个特别的规定,进来的每一个外人都必须要严格的排查才可以让他看见,那一天我出门看见姑娘在河边我就把姑娘带了回来了。如果有得罪姑娘的地方还请姑娘见谅才是!”

    他说的话也对,她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陌生人,他们肯救下她的性命就已经是很好的了,她又怎么能责怪他人为了自己的家让她暂时失去眼睛呢!

    “公子请放心吧!芦月不是什么无理取闹的人,方才是芦月无礼了,公子不要怪罪芦月才是!”

    芦月艰难的给南楚行了一个礼,南楚连忙吧芦月给扶了起来。

    “原来姑娘你加芦月啊!还真是人如其名啊!都是美的动魄惊心的啊!”

    芦月没有了眼睛自然是看到此刻南楚那脉脉含情的目光,可是芦月却听到了南楚那毫不遮掩的爱意。

    “多谢公子夸奖了,芦月也不过就是一个平平凡凡的小女子而已,不值得公子用如此好的句子形容!”

    南楚也知道芦月的低调,心里对芦月又满意了了好几分。

    “姑娘你放心吧!这个药过些天就可以消散了,到了那个时候姑娘就可以重见天日了。”

    芦月听到南楚的话笑容瞬间挂到了脸颊,这可叫南楚看呆了眼啊!

    今天的文文到这里就结束了哦!我们明天再见面吧!灰灰~

    你们不要太思念小熊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