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155章:午夜梦回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芦月姑娘你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呀?”小丫鬟在芦月的旁边忧心忡忡的看着芦月,芦月点点头。

    这确实是一个噩梦,可是她不是被梦境吓到了而是被自己吓到了。

    如果我真的那么久不回去那玄墨还会不会记得我呢?

    玄墨还会不会等着我回去,我不知道我很害怕,害怕有一天我会失去你。

    “你们少主在哪里,我有些事情想和他聊聊。”

    小丫鬟看了芦月一眼就把南楚带到了芦月的身边。

    南楚听说芦月找他开心地飞奔了过去,速度快的不用说了。

    就怕芦月等着急了不开心,芦月也知道南楚是飞奔而来的,可是却没有半分不自然。

    “芦月你找我吗?”

    南楚有些紧张,芦月却没有半分反应,她淡然地喝着茶,南楚看着芦月心里更加紧张了。

    “坐下吧!其实我找你来就是想问问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离开这里,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也无所谓。”

    南楚看着芦月第一次觉得自己留不住这个女人,也是第一次知道有人可以为了离开这里而愿意付出生命的代价。

    “你真的就这么讨厌这里吗?真的就这么不愿意留下来吗?”

    南楚不知道此刻自己应该怎样挽留芦月,但是他真的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唯一一个爱过的女子就这样离开了自己。

    “南楚我真的要离开了,我都父亲年事已高我既然没有死那我就应该再他的身边陪伴着他,再说了我的母亲也必然会思念我的。这一切和这里没有关系,是我,是我想要离开这里。”

    南楚听到芦月的话也就释怀了,为人子女放不下父母也是应该的,这个理由南楚没有办法拒绝的。

    “可是我真的不能让你用性命去冒险,能不能留下来啊!”

    芦月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南楚的眼神变得黯淡了,低着头一声不吭的。

    “南楚我是一个女儿,我不能丢下我的父母亲不管的,你能不能体谅我一下呢?”

    南楚很为难,芦月想要的答案他不是不想给而是给不起啊!

    “少主不好了,前厅那边说是出了事情,您过来看一下吧!”

    南楚感激地看着那个报告的家丁,头也不回的跑远了。

    芦月也知道南楚是在逃避,可是却没有办法拦住他,只能让南楚离开了。

    南楚赶到了大厅里面看着里面的人,坐在位置上,喝了一杯茶慢慢把气顺下去。

    “是什么事情啊,那么着急的找我!”

    黑衣人看了南楚一眼确定了附近没有人,才拿出了一份东西交给了南楚,南楚接过东西皱着眉头看了下去。

    上面写着:

    xx年x月x日赵巍(管家名字)在医馆买了断魂散一瓶,在三天前为南楚倒茶时放了进去。

    其同盟的人不计其数,可能是整个岛屿的人都已经参与进去了。

    “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处理这些叛徒呢?我倒是想杀了他们,可是我又怕吓到芦月我该如何是好呢?”

    黑衣人想了想,也不知道南楚到底在想什么,只能默默在一旁看着南楚。

    “怎么不说话啊!是不知道呢?还是不想说啊?”

    黑衣人摇摇头,跪在了地上。

    “回主子,小人不是不想说,而是实在是不知道主子的心思,更加不知道芦小姐的想法,所以不敢妄加揣测。”

    南楚看着黑衣人觉得他说的也对,连他都看不透芦月更何况是这个普通人呢?

    “算了,你先下去吧!我一个人好好想想照顾问题。”

    黑衣人退了出去,南楚一个人在大厅里想的入神。

    “芦月我到底该不该让米来离开呢?我是真的舍不得你呢,可是如果把你留在自己怀里的话你不但不会开心,而且还会责怪我吧!”

    这个决定真的好难做啊!如果芦月爱上他就好了,可是那么久了芦月自始至终都还在想念着那个她刚刚开始来的时候喊着的那个名字。

    “少主其实如果是和小姐有关系的话,我倒是有一个好主意,不知道少主想不想听呢?”

    南楚看着这个婢女,这个人就是他安排在芦月身边照顾的人,现在她过来说主意南楚也是乐意听的。

    “你说吧,你觉得本少主应该怎么做才能得到芦月的欢心?”

    婢女看着南楚,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下定决心说了出来。

    “少主其实,想要让芦小姐开心最好的办法不就是放她离开吗?”

    南楚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呢?可是却做不到啊!

    南楚知道自己一旦失去芦月那就可能永远都不会再拥有了,所以南楚不愿意放芦月离开。

    “这个道理我不是不懂,但是你让我放下她我用舍不得。”

    婢女也明白这种感觉,因为她也是其中的一个。

    “少主,你的苦衷我都明白,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呢?如果把芦小姐留在您的身边对她来说是一种痛苦,那您会开心吗?”

    会开心吗?

    南楚和芦月在一起那么久,可是从来都不开心。并不是自己不愿意看到芦月,而是不想看到芦月那不开心的表情。

    “或许你说得对,这样做我确实不开心,我或许已经知道了我应该怎么做了吧!”

    婢女看着南楚,南楚点点头婢女离去。

    “芦月这一次或许我是真的不能留你在我的身边了,我爱你,可是对你来说在我的身边却是一种折磨,我又怎么舍得让你难过!”

    南楚打定了主意让人准备好了东西这一次芦月终于要离开了。

    南楚恋恋不舍的看着芦月的房间,叹了一口气。

    芦月房间里:

    “谢谢你,如果我真的可以离开,那么你放心吧,南楚一定会注意到你的!”

    婢女身后出现了一个容颜清秀的女子,婢女看着女子,女子脸上露出一抹羞红。

    “也希望姑娘你可以早点回去,和你的夫君团聚!”

    芦月微笑着看向玄墨的那个方向。玄墨,你会不会思恋我呢?

    哎呀!这几天小熊猫真的是懒得死啊!都已经连续玩了好几天了勒!

    不晓得大家有没有生小熊猫的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