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158章:责怪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回到鹤壁家中的芦月一直郁郁寡欢,鹤壁就陪伴着芦月,可是芦月却还是闷闷不乐的。

    “少主,有一个人说是有大事情要和您商量,请您到前厅去一趟吧!”

    鹤壁想去,可是又担心芦月,芦月摇了摇头告诉鹤壁自己不需要陪伴,鹤壁不放心的叮嘱了几句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鹤壁离开了芦月也随之离开了,他的心里还是对玄墨的置之不理念念不忘。

    “玄墨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想当面看着你,我要听你告诉我一个理由!”

    芦月飞奔到了皇宫再一次看着玄墨的宫殿心情却再也没有从前的哪一种想要看到心爱的人的冲动和激情,现在有的就是一种死亡前的审判的感觉。

    芦月一步一步靠近玄墨的宫殿,昏迷中的玄墨也在不停的挣扎着。

    “我知道你不是芦月,可是我却不知道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困住我,这样做对你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吗?”

    芦月看着玄墨,久久没有说出一句话。

    “玄墨,我确实不是芦月,但是我却比芦月还要爱你!你知道吗?我爱你已经深入骨髓里,芦月则只是看上了你的权势地位而已!”

    玄墨看着芦月,笑而不答,芦月不自觉地着急了。

    “你告诉我,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不管是什么,哪怕是我的性命,你想要我都可以给你。”

    玄墨摇了摇头,他想要的没有什么重要的,也不是多么难得的东西,只不过是一个芦月罢了。

    “其实我想要的没有那么的严重,我想要的很简单,不过就是一个芦月罢了。我爱芦月,不管她是因为什么东西留在我的身边,我都爱着她,不管她是因为什么事情爱上了我,我都感到幸福!只因为是她,只因为我爱她!”

    玄墨的话说完了,假的芦月的身子渐渐的消失了。

    “玄墨其实我只不过是你的心魔,恭喜你通过考试,你回去吧!你爱的人在等你!”

    玄墨慢慢苏醒,看着熟悉的房间心情复杂。突然他感觉到了一个熟悉的视线,玄墨看向那个视线。

    “月儿!”

    是她,这一次不是幻觉,这一次不是做梦了。

    芦月看着玄墨,本来有千言万语的人此刻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对这个男人说些什么。

    “这一次我不是在做梦对不对?这一次你是真的回到了我的身边对不对?”

    玄墨此刻也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只知道他不敢相信了,害怕自己会再一次失望。

    “玄墨你这样又是何苦呢?你这样做作又有什么好处呢?”

    芦月字字珠玑,玄墨心疼不已。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但是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去补偿她。

    “月儿你听我说好不好?我是有苦衷的,其实……”

    玄墨想要解释可是芦月却已经不想听了,这一刻的芦月想通了,这一次我就为自己活着了吧!

    “玄墨,我想通了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而爱上了涟漪我都不再责怪你们了,这一次我们就这样放过彼此吧!”

    玄墨呆呆地看着芦月不知道应该怎么办,芦月也这样看着玄墨,不舍得离开。

    最终芦月还是忍不住想要离开了,玄墨却正好开口了。

    “其实我没有爱上涟漪!”

    玄墨在芦月转身地那一刹那说出了那么一句话,可是芦月却并没有听到。

    芦月就这样离开了,玄墨就这样痴痴地看着,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

    “主子您就不怕芦月小姐离开了以后看到玄墨其实是在昏迷的,然后过来责怪您吗?”

    鹤山实在是搞不懂,为什么明明喜欢着芦月小姐可是却把她往其他的男人身边推是为了什么呢?

    鹤壁笑了,这个鹤山虽然武功好,但是却是一个情感方面的文盲。

    鹤壁真的想知道这个鹤山在失忆以前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其实我也不希望芦月去看玄墨,但是如果芦月没有去看玄墨那反倒不是我喜欢的那个芦月了,如果她不去的话她必然是放心不下的。至于责怪呵呵……”

    鹤山看着鹤壁的笑容,越发看不懂了,如果玄墨醒过来看到芦月小姐地话那不是更加糟糕吗?可是为什么主子还是那么放心的看着呢?

    要是芦月小姐不回来地话,那主子应该怎么办啊!鹤山实在是不敢想象这个画面了,他也不知道那个时候的鹤壁会不会像当初芦月不见地那个时候一样……

    “鹤壁我回来了!”

    正当鹤山想得入神的时候,芦月就出现在了两个人的面前,鹤壁没有半点的诧异,大大方方的出去迎接了芦月,反倒是鹤山惊讶不已。

    “我的小可,恭喜你回来,这里是你的家这里永远为你留着一席之地!”

    芦月扑到鹤壁的怀里寻求最后一抹安慰,可是这一幕在匆匆忙忙赶过来的玄墨看来却并不是这个样子的了。

    “为什么?我一直以为是我做错了事情,而你只是误会了我,可是现在你却投入他人的怀抱,芦月这样的你叫我怎么相信你啊!”

    玄墨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一对“恩爱缠绵”的神仙眷侣,心里宛如刀割!

    “小可我们回家吧!”

    鹤壁的眼睛看着不远处的玄墨,默不作声地把芦月叫进了家门。

    玄墨啊,玄墨!这一次我可不会再让你从我的身边把我的小可抢走了!

    此刻的玄墨什么都不能做,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爱的人被带走了!

    “芦月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我的位置,还是说对你来说我就是一个备胎,你真正爱的人就是鹤壁吗?”

    玄墨的心里一通胡思乱想,他也不知道到底那一个才是真正的答案,但是他想要的答案已经不存在了!

    “小可你不用不开心的,我们迟早是要回到属于我们的地方去的。我们和玄墨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你们早就注定了不能在一起的。”

    鹤壁一直在芦月的身边守护着芦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芦月还是感觉到了孤单!

    哎呀!你们不要说小熊猫虐待他们啦,小熊猫也不想的嘛!这不是为了可以和你们多聊聊天嘛!你们说是不是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