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183章:思女成狂①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芦月一大早就醒了,她看着熟睡中的玄墨心不禁乱了节奏。

    熟睡的他仍然还在皱着他的眉,芦月心里觉得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这样忧心啊!

    芦月轻轻靠近玄墨的眉想要抚平它,可是她的手还没有碰到玄墨,玄墨就醒了过来。

    “怎么了?”

    芦月悻悻地把手收回去看着谨慎的玄墨,脸色也变得不对劲了。

    “对不起,以前经常有人会暗杀我所以我睡觉的时候也会保持警惕的。对不起,对不起!”

    玄墨抱住芦月连连道歉,他就怕芦月误会了自己。

    “傻瓜,有我在以后你不会是一个人了,以后得事情我们两个人一起面对吧!”

    芦月抚平玄墨的眉,声音温柔动听。玄墨看着芦月也笑了。

    “王,娘娘给你们请安了!”

    所有的丫鬟都聚集到了内室里面,芦月看着这些人想到了自己晚上做的事情脸不禁有些羞红。

    “你们都出去吧,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

    玄墨一声令下所有的人都离开了,芦月看着玄墨。

    “你怎么让所有的人都出去了啊!他们走了谁伺候你啊!你不要看着我,我不会……”

    说是这样说,可是到了最后还是屈服在玄墨的淫威之下了。

    玄墨穿好了衣服看着芦月,芦月恼怒地看着玄墨。

    这个男人就知道拿那个威胁她,这个吃不饱的男人,怎么脸皮那么厚啊!

    “月淡,风凄,一曲恒古的琵琶,飘酸了今生的眷恋。思念踏夜而来,滴滴流动在月海,纷纷扬扬落满成空的夜,丝丝声声刻留下的印记,碰撞着心底的蠢动,泪水溢满双眸,恣意地流下,似弦乐如泣如诉。

    饮月千尺,寂夜成相思,难挥情丝一缕。昔日片断,成一生细读的忧伤。经事难忘,恒久的思念扯成根根丝线。恨夜难成眠,洒下一地的思念,剪瘦一弯冷月,细数跃然于眼,结缕缕情丝。”

    喝多了酒刚刚苏醒过来的鹤壁听到有人在念诗,看了看自己在的地方才知道自己昨天喝多了没有回到家就已经晕倒了。

    一定是有人救了自己吧!

    鹤壁顺着声音走过去,看到了一个女子看着飞花感叹着。

    “看样子姑娘还真是一个惜花之人啊!可是姑娘,这落花无情,姑娘还是不要寄托太多的情感才是。”

    琉玥看着鹤壁眼里多了一份欣赏,她轻轻张开嘴慢慢吟诗一首。

    “飘飘荡荡复悠悠,树底追寻到树头;

    赵武泥涂知辱雨,秦宫脂粉惜随流。

    痴情恋酒粘红袖,急意穿帘泊玉钩;

    欲拾残芳捣为药,伤春难疗个中愁。可见落花也不是无情物,她反倒是有情有义之物。”

    鹤壁摇摇头也念了一首诗,用来反驳琉玥的话。

    “落柄开权既属春,少容迟缓亦谁嗔。

    酷憎好事败涂地,苦被闲愁殢杀人。

    细数只堪滋眼缬,仰吹时欲堕头巾。

    不应扪虱穷檐者,荐坐公然有锦茵。姑娘这落花还是不要随意招惹的好啊,这些不过都是一些死物,也没有什么情感的,不值得姑娘如此。”

    琉玥看了看鹤壁,这个人穿着打扮都是上好的东西,也说明了这个人的身份不一般,又有如此才华,到不知道是谁呢,待我来考考他。

    “扑面飞帘漫有情,细香歌扇鄣盈盈;

    红吹乾雪风千点,彩散朝云雨满城。

    春水渡江桃叶暗,茶烟围榻鬓丝轻;

    从前莫恨飘零事,青子梢头取次成。”

    鹤壁看到琉玥还是如此的执迷不悟不知道怎么了却突然起了多管闲事的心情了。

    “零落佳人意暗伤,为谁憔悴减容光;

    将飞更舞迎风面,已褪犹嫣洗雨妆。

    芳草一年空路陌,绿荫明日自池塘;

    名园酒散春何处,惟有归来屐齿香。”

    琉玥听到鹤壁的回复实在是惊喜万分可是又不好表露出来,还是和鹤壁继续对诗。

    “战红酣紫一春忙,回首春归属渺茫;

    竟为雨残缘太冶,未随风尽有余香。

    美人睡起空攀树,蛱蝶飞来却过墙;

    脉脉芳情天万里,夕阳应断水边肠。”

    琉玥的才华让鹤壁感到诧异,毕竟在这种时代下已经很少有这样又才华等我女子了,鹤壁也想和她切磋一下。

    “怅人无奈晓风何,逐水纷纷不恋柯;

    春雨卷帘红粉瘦,夜凉踏影月明多。

    章台旧事愁边路,金缕新声梦里歌;

    过眼莫言皆物幻,别收功实在蜂窠。”

    两个人就这样一直对诗直到天也黑了,鹤壁才发觉到累。

    “姑娘到真的是一个才女啊!”

    鹤壁真心地赞美让琉玥害羞不已,可是却又想看鹤壁。

    “公子抬举了,小女子也就是多看了几本闲书罢了,不敢在公子面前献丑。”

    鹤壁看琉玥这样的低调心里对她就更加的有好感了。

    “要是姑娘这样也叫多看几本书的话,那这个世界上还有几个人是称得上才女的啊!姑娘还是不要太谦虚了,有才华也不是那么丢人的事情。”

    鹤壁的调笑让琉玥羞红了脸,还好她的丫鬟过来解了围,要不然琉玥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回答鹤壁的问题了。

    “小姐我们应该用膳了,您和这位公子都已经对了一天的诗了,难道不知道饿吗?”

    鹤壁和琉玥看着饭菜才想起来饿了这回事,两个人看了对方一眼,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我们还是先用膳吧!”

    两个人默默不语地吃着饭,可是在丫鬟的眼里这个人却变成了一对夫妻一般。

    不知道是怎么了小熊猫这几天心情总是不对劲,总是莫名其妙的发脾气。

    小熊猫真的好难受啊!小熊猫也不想这样的可是就是忍不住,小熊猫好痛苦,小熊猫要怎么办。

    小熊猫今天还发了脾气,真的觉得好难受,好难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