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209章:周岁宴②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芦月姑娘,你还真是不仗义啊!没想到才过了那么久你就忘记我了,连小殿下的周岁宴都不叫南楚了吗?”

    还是说,因为南楚身份不高所以就不能来吗?

    南楚的突然到来是芦月意想不到的,但是她更加想不到的是南楚是被谁带到这个地方来的。

    “南楚你是怎么来的,你不是应该不能离开哪里吗?可是为什么你现在”

    南楚也知道芦月在奇怪什么,也就往旁边让了一下,当芦月看到那个人的时候也就懂了。

    “姑姑!芦月给姑姑请安,望姑姑无忧亦无惧。”

    翎看着芦月的请安意想不到,这个请安的方法是夜姬家族的请安方法,但是芦月从来就没有回去过,所以这个方法一定是玄墨告诉她地吧!

    “不错,玄墨教地很好!月儿免礼,也望我月儿幸福安康!”

    芦月看着翎,本在想翎来这里的原因的时候突然就感觉自己的衣服被人拉了一下。

    芦月看着那个方向,才发现原来是封思那个小调皮鬼。

    “姑姑!封思给姑姑请安,望姑姑无忧亦无惧。”

    芦月看着封思这个标准的行礼,觉得这个孩子好可爱啊!

    “思儿也来了啊!”

    封思笑了笑,又看向了那边正在抓阄的玄择。

    “姑姑,那个孩子是不是姑姑的小宝宝呢?”

    芦月顺着封思的小手看过去,看到玄择小宝宝也看着自己的那个方向,点了点头。

    “是啊,这个就是姑姑的小宝宝,他叫玄择,是你的表弟,思儿可以叫他择儿!”

    封思走过去看着小小的玄择,突然就做了一件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事情。

    “小宝宝你这到底是要抓什么东西呢?要不要我帮你挑啊!”

    所有的人都看着封思,他们也知道封思的身份,一个两个的都不敢动她,可是当看到封思拿的东西的时候,真的是崩溃了!

    “你看这个花怎么样?漂亮吧!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拿着。你看这个发簪怎么样?好看吧!但是其实这个也没有我母亲的发簪好看,不过也不错了,拿着。”

    封思不停地拿那些女儿家用的东西,放到了玄择的手心里,玄择就在不停的丢,可是封思还是当做没看见一样接着拿,玄择还是满脸嫌弃地丢掉了。

    “思儿你在干什么啊!”

    没多久封念就来了,看见自己妹妹在别人的身边,给别人东西,封念怨气冲天了。

    可是当看到玄择还一脸嫌弃的丢掉的时候就已经无法接受了。

    “你是谁啊!我家思儿给你的东西你就只能接受,谁告诉你可以丢掉的啊!”

    玄择:有你这样不讲道理的吗?我一个男孩子拿着女孩子的东西,你叫我怎么见人啊!

    封念不去理会玄择那个郁闷的小眼神,直接把所有的东西都堆到了玄择的身上,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玄择居然会伸出一个手,而那只手居然抓住了自己

    “这这这,小殿下居然抓了封念小少爷”

    芦月和玄墨也忍不住抽搐了一下,不怪他们没有管自家儿子啊!这是儿子你太嚣张了,你什么东西都不要,可是到了最后没想到的是居然会抓到一个男孩子吧!

    推开了所有的东西的玄择的内心也是好复杂的,自己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千挑万选的看不上眼到了,可是最后居然会抓到了一个男孩子,一个男孩子啊!!!

    封念心里也是醉了,自己原本是想给玄择一个教训的,可是没想到居然把自己也玩进去了,这下子真的玩大了。

    封念忍不住看了看在看热闹的自己的亲妈,可是发现她根本就没有想要管自己的意思,封念已经彻底崩溃了。

    到了最后还是封思那个小不点,靠着自己没有脑子的那个技术,救了自家哥哥,以至于以后自己想到这件事情的时候都后悔不已。

    而玄择想到这件事情的时候都对封思痛恨不已,有一种忍不住想要杀了封思的感觉。

    “哥哥,为什么择儿要抓住你啊?难不成他也想和哥哥学武功吗?”

    学武功?

    封念看着一脸天真无邪的小封思,突然觉得自己的妹妹也不是那么的傻吗!

    “是啊,所以思儿哥哥告诉你哦!以后择儿就是哥哥的首席大弟子了,知道了吗?”

    封思傻乎乎的点点头,所有的人都以为这个误会解除了而高兴不已,可是就没有一个人考虑到了小到还不能说话的玄择。

    玄择:我为什么要给那个臭小子当徒弟啊!我才不要呢!

    玄择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大人,却发现她居然很开心的和那个臭小子的母亲再讨论自己以后的管理问题了。

    是不是亲生的啊!你们这样玩我真的好吗?你们这样怕不怕失去我啊!怕不怕啊!

    母亲扛不住了,我只能看看我的父亲了,只希望我的父亲不要那么糊涂啊!

    “思儿,话可不是这样说的哦!我们现在还找不到念儿他会什么东西呢,要是他什么东西都不会的话那他要怎么教择儿呢?”

    就是就是,你这个臭小子什么本事都没有为什么要自己过去给当徒弟啊!

    “可是姑父我的哥哥真的好厉害的哦!我告诉你啊!父亲说了哥哥将来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没有之一!”

    远在天边的封:我的小公主啊!你的父亲我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啊!

    “真的吗?可是我怎么知道你不是骗姑父的呢?要不然我们教你哥哥表演一下好不好啊!”

    玄墨诱骗着萌萌的封思,封思歪着小脑袋想了想,最后还是走到了封念的前面软软的喊了一声。

    “哥哥,要不然你还是表演一下下好不好?让他们看看要不然他们不知道哥哥你有的厉害呢!”

    封念本来不想表演的,可是封思那个萌萌的小眼神实在是让人拒绝不了啊!

    “那好吧,但是我就表演一小会,你们要是没有看仔细的话就不能怪我咯!”

    封念调皮的笑了笑,翎就已经知道了自家儿子这个肯定就是又要捣乱了,哎!真是不知道儿子这个脾气随了谁了啊!

    “哥哥加油!哥哥最棒!哥哥加油!哥哥最棒!哥哥加油!哥哥最棒!哥哥加油!哥哥最棒!哥哥加油!哥哥最棒!”

    小封思一直不停地喊着,那个可爱的样子让一直想要一个小公主的玄墨看了实在是受不了了,在看看自己那个呆板的儿子,实在是没有什么可比性了。

    “我的小公主你在哪里啊!我什么时候才可以有一个小公主啊!”

    我愿我能在我孩子的自己的世界的中心,占一角清净地。

    我知道有星星同他说话,天空也在他面前垂下,用它傻傻的云朵和彩虹来娱悦他。

    那些大家以为他是哑的人,那些看去像是永不会走动的人,都带了他们的故事,捧了满装着五颜六色的玩具的盘子,匍匐地来到他的窗前。

    我愿我能在横过孩子心中的道路上游行,解脱了一切的束缚;

    在那儿,使者奉了无所谓的使命奔走于无史的诸王的王国间;

    在那儿,理智以她的法律造为纸鸢而飞放,真理也使事实从桎梏中自由了。

    责备

    为什么你眼里有了眼泪,我的孩子?

    他们真是可怕,常常无谓地责备你!

    你写字时墨水玷污了你的手和脸——这就是他们所以骂你龌龊的缘故么?

    呵,呸!他们也敢因为圆圆的月儿用墨水涂了脸,便骂它龌龊么?

    他们总要为了每一件小事去责备你,我的孩子。他们总是无谓地寻人错处。

    你游戏时扯破了你的衣服——这就是他们说你不整洁的缘故么?

    呵,呸!秋之晨从它的破碎的云衣中露出微笑。那末,他们要叫它什么呢?

    他们对你说什么话,尽管可以不去理睬他,我的孩子。

    他们把你做错的事长长地记了一笔帐。

    谁都知道你是十分喜欢糖果的——这就是他们所以称你做贪婪的缘故么?

    呵,呸!我们是喜欢你的,那末,他们要叫我们什么呢?

    玩具

    孩子,你真是快活呀,一早晨坐在泥土里,耍着折下来的小树枝儿。

    我微笑地看你在那里耍着那根折下来的小树枝儿。

    我正忙着算帐,一小时一小时在那里加叠数字。

    也许你在看我,想道:这种好没趣的游戏,竟把你的一早晨的好时间浪费掉了!

    孩子,我忘了聚精会神玩耍树枝与泥饼的方法了。

    我寻求贵重的玩具,收集金块与银块。

    你呢,无论找到什么便去做你的快乐的游戏,我呢,却把我的时间与力气都浪费在那些我永不能得到的东西上。

    我在我的脆薄的独木船里挣扎着要航过欲望之海,意忘了我也是在那里做游戏了。

    泰戈尔——孩子的世界

    孩子是最纯白无暇的存在,希望每一个人都可以好好呵护这些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