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妖为妻,将军滚〕〔甜妻驾到:千亿总〕〔重生豪门:权少宠〕〔复制狂医〕〔战少体力好:宠妻〕〔我的美女校长老婆〕〔末世钻石VIP〕〔神魔空间设计师〕〔诱宠鲜妻:老婆,〕〔永夜君王〕〔皇后在位手册〕〔无疆〕〔名门豪宠:小妻PK〕〔绣华〕〔明朝败家子〕〔回到八十年代做土〕〔舌尖上的大宋〕〔权少贪欢:撩婚99〕〔崛起原始时代〕〔都市至尊邪少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217章:夺权②
    第217章:夺权2

    “错?我何错之有啊!自古以来姐姐教训妹妹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妹妹做错了事情我这个做姐姐的教育她一下怎么了?”

    怎么了?涟漪这一个教训对于高高在上的涟荷来说那就是致命的打击啊!

    涟漪自然知道这件事情,可是她就是要这样,涟荷平时被宠爱贯了,自然也就受不起这个打击。

    “如果不是妹妹做错了事情,那我也不会这样对她的啊!”

    上面的人突然大怒,原本自己的女儿被那样羞辱自己就已经很生气了。

    然后那个人居然还要这样说,自然也就更加是气不打一处来了。

    “不管你有什么样的理由,你都不能用这样的方式去教训一个人。而且那个人还是我的女儿,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放的什么错?我告诉你,就凭这个我可以把你赶出去!”

    呵!涟漪轻蔑的笑了。

    “把我赶出去,你们也不看看你们自己是什么样的身份。这里本来就是我的家,你们只是抢占这里的强盗罢了。真是没想到,这个世道,居然还有一天强盗可以当主人。”

    涟漪的嘲笑让所有的人都意想不到,原本以为他是一个懦弱的人,可是没想到她居然也会去的样子说话,果然药,不管是什么人,被逼急了都还是会受不了的。

    而这一切都已经被暗处的南楚看到了,南楚心里已经暗下决心要帮涟漪了。

    “漪儿没想到你居然还受过这样的委屈,不过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以后我来保护你!”

    可是南楚,你真的做得到吗?

    “叔叔你们就是客人而已,怎么难道还想要凌驾到我的头上吗?还是说你们想昭告天下你因为嫉妒我父亲的钱财,所以杀了我?”

    果然涟谷的表情就变了,涟漪看着这个人笑了。

    哼!这就是,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

    “可是即使是这个样子你也不能这样打涟荷啊,她毕竟是你的亲妹妹啊!你的心怎么这么狠毒啊!”

    狠毒吗?

    或许吧!这个世界上不是就这个样子吧!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既然这件事情已经说明白了那我也就先回去了吧,我还有事情呢!”

    涟漪表现得很不耐烦了,涟谷也知道现在他不能拿涟漪怎么样,但是以后就不一定了。

    “不行,你不拿离开,我告诉你不管怎么样你今天都一定要付出代价,我告诉你我可是这里的大”

    涟荷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涟谷打了,涟漪也没有什么反应,直接就离开了。

    她也知道涟荷想要说什么了,本来就没有什么的人突然拥有了一切,你们好好珍惜吧!

    逝去的年华似繁花,被时光凋谢了,如夕阳,被夜幕弥散了。

    曾经的往事是回忆,被时间淡忘了;如相册,被尘埃泛黄了。

    昔日的生活如落叶,被秋风吹尽了,如心事,被悲哀洒满了。

    雨幕中的垂柳如丝线,被疾风吹乱了;如垂发,被恋人轻轻的撩拨。

    混乱的思绪,如垂柳,被大风吹散了;如流水,被旋涡搅乱了。

    但是哪一种感觉不会消失,哪一种痛苦也不会消失,它会永远处在我们的心底,告诉我们这一切出现过,告诉我们,我们要这样做

    涟漪看着自己母亲的屋子,心里好难受啊!

    母亲女儿真是没有用啊,居然连我们的家都保不住了,但是母亲你放心吧,没有多久这个房子就不会再有其他人了。

    涟漪你这样又是何苦呢,你一个人这样的辛苦你为什么不愿意让我帮你啊!

    南楚看着涟漪,她也知道有一个人在暗中观察自己,也知道那个人没有想要伤害自己,可是涟漪却不知道这个人就是南楚!

    这些变态绕口令小熊猫实在是受不了了,帮帮忙救命啊!

    《司小四和史小世》

    司小四和史小世

    四月十四日上集市

    司小四买了四十四斤四两西红柿

    史小世买了十四斤四两细蚕丝

    司小四要拿四十四斤四两西红柿,换史小世十四斤四两细蚕丝

    史小世十四斤四两细蚕丝,不换司小四四十四斤四两西红柿

    司小四说我四十四斤四两西红柿可以增加营养防近视

    史小世说我十四斤四两细蚕丝可以织绸织缎又抽丝。

    三哥三嫂子何苦为难我?

    山上住着三老子,山下住着三小子,山腰住着三哥三嫂子。

    山下三小子,找山腰三哥三嫂子,借三斗三升酸枣子,

    山腰三哥三嫂子,借给山下三小子三斗三升酸枣子。

    山下三小子,又找山上三老子,借三斗三升酸枣子,

    山上三老子,还没有三斗三升酸枣子,

    只好到山腰找三哥三嫂子,给山下三小子借了三斗三升酸枣子。

    过年山下三小子打下酸枣子,还了山腰三哥三嫂子,两个三斗三升酸枣子。

    量窗量床又量墙,跳上床量窗,靠往墙量床,墙比张床长,床又比窗长,窗长不过床,床又长不过墙,所以墙比床比窗长。

    《六十六头牛》

    六十六岁的陆老头,盖了六十六间楼,买了六十六篓油,养了六十六头牛,栽了六十六棵垂杨柳。

    六十六篓油,堆在六十六间楼;六十六头牛,扣在六十六棵垂杨柳。

    忽然一阵狂风起,吹倒了六十六间楼,翻倒了六十六篓油,折断了六十六棵垂杨柳,砸死了六十六头牛,急煞了六十六岁的陆老头。

    《连念七遍就聪明》

    天上七颗星,地下七块冰,树上七只鹰,梁上七根钉,台上七盏灯。

    呼噜呼噜扇灭七盏灯,噯唷噯唷拔掉七根钉,呀嘘呀嘘赶走七只鹰,抬起一脚踢碎七块冰,飞来

    乌云盖没七颗星。一连念七遍就聪明。

    《小牛赔油》

    小牛放学去打球,

    踢倒老刘一瓶油,

    小牛回家取来油,

    向老刘道歉又赔油

    老刘不要小牛还油

    小牛硬要把油还给老刘,

    老刘夸小牛,

    小牛直摇头,

    你猜老刘让小牛还油,

    还是不让小牛还油。

    《画葫芦》

    胡图用笔画葫芦,

    葫芦画得真糊涂,

    糊涂不能算葫芦,

    要画葫芦不糊涂,

    胡图决心不糊涂,

    画出一只大葫芦。

    《嘴和腿》

    嘴说腿,腿说嘴,

    嘴说腿爱跑腿,

    腿说嘴爱卖嘴。

    光动嘴不动腿,

    光动腿不动嘴,

    不如不长腿和嘴。

    《四个头》

    天上有日头,

    地下有石头,

    嘴里有舌头,

    瓶口有塞头。

    天上是日头不是石头,

    地下是石头不是日头,

    嘴里是舌头不是塞头,

    瓶中是塞头不是舌头。

    《兜装豆》

    兜里装豆,

    豆装满兜,

    兜破漏豆。

    倒出豆,补破兜,

    补好兜,又装豆,

    装满兜,不漏豆。

    《倒吊鸟》

    梁上两对倒吊鸟,

    泥里两对鸟倒吊。

    可怜梁上的两对倒吊鸟,

    惦着泥里的两对鸟倒吊,

    可怜泥里的两对鸟倒吊,

    也惦着梁上的两对倒吊鸟。

    《侄治痔》文言文

    “芝之稚侄郅,至智,知制纸,知织帜。芝痔,炙痔,痔殖,郅至芝址,知之,知芷汁治痔,至芷址执芷枝,狾至,踯,郅执直枝掷之,枝至狾趾,狾止。郅执芷枝致芝,芝执芷治痔,痔止。芝炙脂雉肢致郅。”

    老龙恼怒闹老农,

    老农恼怒闹老龙。

    农怒龙恼农更怒,

    龙恼农怒龙怕农。

    牛郎恋刘娘

    刘娘恋牛郎

    牛郎年年念刘娘

    刘娘年年恋牛郎

    郎念娘来娘恋郎

    七巷一个漆匠,西巷一个锡匠。

    七巷漆匠用了西巷锡匠的锡,

    西巷锡匠拿了七巷漆匠的漆,

    七巷漆匠气西巷锡匠用了漆,

    西巷锡匠讥七巷漆匠拿了锡。

    杨富森于瑜欲渔,遇余于寓。语余:“余欲渔于渝淤,与余渔渝欤?”余语于瑜:“余欲鬻玉,俞禹欲玉,余欲遇俞于俞寓。”余与于瑜遇俞禹于俞寓,逾俞隅,欲鬻玉于俞,遇雨,雨逾俞宇。余语于瑜:“余欲渔于渝淤,遇雨俞寓,雨逾俞宇,欲渔欤?鬻玉欤?”于瑜与余御雨于俞寓,俞鬻玉于余禹,雨愈,余与于瑜踽踽逾俞宇,渔于渝淤。

    《季姬击鸡记》季姬寂,集鸡,鸡即棘鸡。棘鸡饥叽,季姬及箕稷济鸡。鸡既济,跻姬笈,季姬忌,急咭鸡,鸡急,继圾几,季姬急,即籍箕击鸡,箕疾击几伎,伎即齑,鸡叽集几基,季姬急极屐击鸡,鸡既殛,季姬激,即记《季姬击鸡记》

    《易姨医胰》易姨悒悒,依议诣夷医。医疑胰疫,遗意易姨倚椅,以异仪移姨胰,弋异蚁一亿,胰液溢,蚁殪,胰以医。易胰怡怡,贻医一夷衣。医衣夷衣,怡怡奕奕。噫!以蚁医胰,异矣!以夷衣贻夷医亦宜矣!

    死了,死了,小熊猫已经死,受不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首席大人,超护短〕〔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