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上剑典〕〔狐狸别笑了〕〔最强升级〕〔刑凶〕〔六零小仙女〕〔大周王侯〕〔绝顶神医〕〔美女跟我走〕〔维密天使[综英美/〕〔外戚之女〕〔蜜爱100分:不良鲜〕〔先婚后爱:老公轻〕〔重生空间:天价神〕〔学霸也开挂〕〔正版修仙〕〔重生之武道逍遥〕〔都市修仙天尊〕〔佣兵二十年〕〔无限求生〕〔剑逆天穹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2章 药是上品
    第2章 药是上品

    一时间众人的视线又落到了君墨寒的身上,他却扬着头,面色严谨,冷萧,没有半点愧疚之意:“老祖宗,老太爷这段时间不在府上,后院就乱了。”

    竟然是质问的语气。

    君浩天的脸色一暗,也猛的看向君墨寒,眼底的杀意一闪而过,随即消失。

    君老太太面色更青了,手里的拐杖却不敢再用力敲下去,只能瞪着君墨寒:“老二,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质问我了!”

    现在矛头对上了君老太太。

    其它女眷见此,也是大气不敢喘。

    “不敢。”君墨寒凉凉说了一句。

    君老太太自恃身份,并没有与君墨寒继续对峙。

    只是冷冷瞪他一眼。

    就由着女眷扶着坐到了上首。

    今天这件事,必须得有个结果。

    “老二,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处理?这种女人,我绝对不会娶进君家,就当我之前瞎了眼,识人不清。”君浩天见君老太太坐了下来,语气更坚决了。

    苏若然脸一沉:“畜生怎么能与人相提并论!”

    她根本不将君老太太放在眼里。

    像君浩天这样恬不知耻的人渣,就不能客气,更不必留半点余地。

    君墨寒淡定如初,看了一眼苏若然,眼底闪过一抹不快,似乎觉得苏若然太沉不住气了。

    却沉声说道:“当然要处理。”

    一边抬手一撩衣摆,大大方方的坐了下去:“来人!”

    十分大爷!

    就算一旁的君老太太都被这气势比了下去。

    脸色明显一僵,然后别过脸去。

    苏若然虽然有正主的记忆,不过对这君家的情况不怎么了解。

    明明君浩天是大少爷,这君墨寒却处处压着他,甚至连君家老太太都要忍让他三分!

    心下的疑惑更深了。

    翠羽也瞪着君墨寒,一脸的不服气,更是替君浩天气愤不已。

    六音大步走了进来:“少爷!”

    只两个字,没有看君浩天,直接就忽略了,只对君老太太福了一下。

    “东西拿过来。”君墨寒只侧了侧头,六音便将手中的水杯放在了桌子上,毕恭毕敬。

    水杯里还有半杯水。

    这杯子再普通不过,只是一放下来,君浩天的脸色骤变,与翠羽对视了一眼,眼底闪过一抹寒意。

    “君浩天,熟悉吧。”君墨寒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指在水杯上敲了几下,眼底明显带着轻蔑:“这药倒是上品……”

    然后一脸暧昧的看向苏若然。

    她本来还觉得这个君墨寒至少不太渣,可此时,他那翘起的薄唇,旖旎的眼神,真的让人气愤不已,气得心肝都疼了,真是无耻之徒!

    君浩天的脸色就像打翻了染缸一样,一阵红一阵白,一阵青一阵黑。

    更是侧头瞪了一眼翠羽,那表情很明显,似在指责她办事不力。

    甚至没敢去看君老太太。

    而君老太太此时的脸色也像掉进染缸一样。

    其它女眷也都窃窃私语。

    翠羽的脸色了变了几变,暗自握着拳头,一边低了头,轻轻咳嗽了一声:“二少爷,这是什么意思?现在是处理大少爷与苏若然之间的事情,怎么又扯上这些有的没的……”

    一边说一边有意上前,想将那碗药打翻。

    不过面对君墨寒时,明显的全身颤抖,说话都是咬着牙齿的。

    看到她这动作,苏若然也上前一步,却是很巧的扑到了翠羽的身上,将她整个人推向了一旁,离桌子更远了,随手捏了一件东西,顺着丢进了袖子里。

    动作极快。

    不过,君墨寒却深深看了她一眼。

    然后又看向桌子上那个碗:“君浩天,你知道这碗药是哪里来的吗?”

    “我怎么知道!”君浩天一脸吃瘪的样子:“一个碗而已!”

    一脸的不自在。

    “是啊,现在要说的是表妹与二少爷通奸一事,拿个碗做什么?”翠羽被苏若然撞开,也是恼羞成怒。

    没有去细想君墨寒的话。

    “老二,夜深了。”君老太太也提醒君墨寒,语气不怎么好。

    君墨寒暸了君老太太一眼,话也没有接。

    继续!

    “是吗?”他的面色始终都淡淡的,又看了一眼苏若然:“你怎么看?”

    让苏若然想到一句话:元芳,你怎么看!

    忍不住就想笑。

    嘴角刚扯起一抹弧度,就被君墨寒的眼神打断了。

    那眼神带着一抹邪肆,似乎能将苏若然看透。

    她的额头还有血迹,衣衫不怎么整齐,狼狈不堪,可面上那抹从容不迫倒让人不敢忽视。

    不过,苏若然很快就正了正脸色,她明白,君墨寒让人把这碗药端来,一定有用意,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个碗不重要,重要的是碗里的东西!”

    翠羽一下子就心虚了,毕竟这碗药是她端进君墨寒的院子里的,眼下被这样一说,就乱了阵脚,要是顺着查到她身边,还真麻烦了。

    “老二,你到底要说什么?”君浩天淡定依旧,这个时候倒是四平八稳的。

    君墨寒翘起二郎腿,手指在桌面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没什么,其实重点不是这个碗,苏若然,拿出来吧。”

    苏若然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从袖子里取出了香囊,不怎么情愿的摊在手心里:“里面没什么东西,就是一包药,还有一张字条。”

    看着那个香囊,翠羽一僵:“这是我的东西,怎么会在你手上……”

    然后后知后觉的闭了嘴,脸色唰的白了。

    “表姐,这的确是你的东西,我不小心捡到的!”苏若然拿起那张字条,却愣了一下,这字她根本不识得。

    却是眼前一花,君墨寒已经将字条捏在了手里,细细看着:“这字是大哥的没错,‘安排好了,水到渠成!’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看来,你们关系匪浅啊,竟然互通书信呢。”君墨寒又继续说道:“安排的什么啊?是这包药吗?”

    又随手拿起那包药,把玩着:“里面会是什么呢?不然大哥帮忙验证一下如何?”

    这一副猫戏老鼠的样子,让君浩天恨的牙痒痒:“想说什么,尽管说,别兜来绕去的,你与这个贱女人行了苟且之事,败坏了君家门风,按君家家规,是要逐出家门的,你是家主,也不能破坏规矩。”

    “终于说到点子上了。”君墨寒拍了拍手,笑意更深了。

    却让苏若然一惊,君墨寒竟然是……家主!

    也明白,自己不过是一颗倒霉的棋子,躺着中枪!

    君浩天真正要对付的人,是君墨寒!

    从始至终,君老太太都没有插话,表情深不可测。

    翠羽的脸色已经十分难看,双手绞在一起,君墨寒已经将那包药打开了,脸上还带着笑:“这药的味道真熟悉,君浩天,你还真是成人之美,连新娘子都舍得推出来。”

    一边又从新房的桌子上拿过水壶,放在鼻端嗅了嗅:“不用找人验了,味道如出一辙,连同‘我’房间这只碗的味道都是一样的。”

    君墨寒这番说辞,让君浩天脸色越来越青,却扬着头,不肯示弱:“那又能说明什么?”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苏若然也恼了:“到了这个时候,还不承认!”

    证据都摆在这里了,连药都搜出来了。

    这个君浩天还真是菜。

    本来已经成功大半了,此时阴谋被揭开,君浩天有些恼羞成怒,瞪了一眼苏若然:“知道苏会长是怎么死的吗?”

    这话问的突然,苏若然毕竟刚刚穿越来的,很多事情并不知情,懵了一下。

    怎么突然就转变话题了?

    “浩天!”君老太太终于坐不住了。

    不过,苏若然知道,这个君浩天应该是知道什么内情,想要拉拢自己?警告自己?威胁自己?都有可能!

    本来一脸苍白直冒冷汗的翠羽却一僵,猛的看向君浩天:“浩天哥……”

    “好了,现在不是破案的时候,先把眼前的事情弄清楚。”君墨寒没有动,就坐在那里,手里捏着那包药,面色如寒:“想要家主之位,也得把事情做的干净点。”

    一边给苏若然使了一下眼色。

    此时的君墨寒对其它事情都不感兴趣。

    被这一个眼神弄得莫明其妙的苏若然有些愣,等到她再去看君墨寒的时候,后者的眼神如寒星,却看着君浩天,根本不看她。

    他根本不给君浩天翻盘的机会,直接拍了拍手:“既然这些物证都不能让你们觉悟,就看看这个吧。”

    边说边对六音扬了扬头。

    而这时苏若然也明白,君墨寒是想与自己联手对付君浩天了。

    虽然这君墨寒很拽,得了偏宜还卖乖,不过,君浩天更无耻,把她推进了火坑,还想往死里踩,当然不能白白吃亏。

    此仇必报!

    六音走出房门,再回来时,领了一个丫鬟,那丫鬟一进来,就跪地磕头:“大爷,二爷,奴婢该死,奴婢财迷心窍,才会这样做的……”

    一进来就开始演苦情戏。

    苏若然低头看着,一边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疼,真疼!

    这身体的正主也是想不开,非要撞柱子。

    此时君墨寒也不说话,任那丫鬟在那里磕头谢罪。

    君老太太的表情最丰富,捏着拐杖,手背都崩起了青筋。

    已经十分紧张的翠羽脸色更沉了,想走近君浩天,却被他一个冷眼制止住了,也只能瞪向那个丫鬟:“这……这是怎么了?”

    她这明显的心虚,却又沉不住气。

    “说说!”六音和他的主子一样,都是惜字如金,对着丫鬟甩出两个字。

    “君墨寒,你别在这里装腔作势了,不管之前怎么样,你与这个贱女人都在一起了,都是让世人不耻的。”君浩天一扬手,将桌子上的碗拿在手里直接摔在了地上,“哗啦”一声摔得粉碎,破碎的瓷片子飞的到处都是。

    有一片飞向了苏若然,事情起的仓促,一时间谁也反映不过来。

    君墨寒眼神一暗,手中有什么东西弹向了瓷片,“叮”的一声,两厢相撞,同时掉落在了苏若然的脚边。

    这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不过,苏若然的眼神却淡定的没有一丝波澜。

    这样冷静的苏若然让君墨寒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