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3章 喝杯交杯酒,压压惊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3章 喝杯交杯酒,压压惊

    翠羽已经吓得躲进了君浩天的怀里,面无血色,颤抖着双唇:“血,血啊……”

    “快护着老太太!”女眷们也都大叫着,有机灵的喊了一句。

    这可是表现的好机会。

    这时君墨寒和苏若然同时看向地上跪着的丫鬟,之前是直直跪着,现在是半跪在地上,没了动作,身体软软的耷拉着,身下全是血,烛光中,有些刺目。

    杀人灭口!

    苏若然脑子里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四个字,更是一脸的不可思议,抽了一口冷气,还上前一步,抬手试了一下丫鬟的鼻息:“没气了。”

    刚刚的注意力都被君浩天摔碎的碗吸引了。

    只是转瞬间,人竟然死了。

    随后苏若然看向君墨寒,物证不能让人心服口服,人证死了,似乎这场官司君浩天赢了,因为她这个嫂子的确与小叔子有染。

    “报官!”君墨寒没有继续刚刚的话题,而是轻轻巧巧的对六音说道:“房间里只有我们几个人,总能查得水落石出,是不是,老祖宗?”

    “一个下人而已!”君老太太却冷哼一声。

    君浩天也“呵”了一声:“君墨寒,你别想拖延时间,家主之位,你必须得让出来了,凭你的人品和德行,不配做君家的家主。”

    他就是冲着家主之位来的,绝对不能让君墨寒有翻盘的机会。

    现在是死无对证。

    只要咬住君浩天与苏若然一事,就能赢了这一局。

    “德行有问题的,不只我一个吧。”君墨寒看向翠羽,不咸不淡的说着,并没有因为局面的失势而有半点表情变化。

    一如之前,稳如泰山。

    此时翠羽还巴在君浩天的怀里,她的确是被吓到了,再有胆子,也没见过这样的场面。

    一对比,苏若然就太镇定了。

    君浩天也不在意,抬手把翠羽用力搂在怀里:“她本就是媵妾,早晚都要进君家的门。”

    他现在觉得家主之位定是自己的。

    本来翠羽还心里没底儿,听君浩天如此说,脸上又多了一层笑意,也不那么惧怕身前的死人了,回手搂了君浩天的腰身:“浩天哥,就知道你最好了。”

    这对狗男女都迫不及待在这里秀恩爱了。

    这不要脸的程度还真让人发指。

    直接将苏若然给忽略了,更是狠狠踩在了脚底。

    从头到尾,苏若然都只是牺牲品,是君浩天用来上位的棋子。

    君墨寒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最好的还在后面。”

    君老太太的表情也恢复了一些,似乎觉得君墨寒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仿佛死了一个证人,并没有让君墨寒的气势矮半分,反而依旧高高在上,一脸淡定,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苏若然,那眼神仿佛在说:你就这样忍了?

    这次事件的主要受害人,其实是苏若然,因为他们君家的一个家主之位,她不但失了身,还臭名远扬,出了这里,怕是还会被浸猪笼,游街……

    想想,就觉得气愤难当。

    听翠羽的意思,苏家已经大不如前,一旦自己与君墨寒通奸的罪名坐实,她怕是没有活路了。

    最重要的,记忆里,苏家只有苏若然一个女儿,这一次嫁到君家,把全部家产都抬来了,只为了让女儿在君家有地位。

    毕竟之前,君浩天表现很好,把苏家人骗得团团转。

    苏若然更是对他死心踏地。

    所以,此时的苏若然,不能忍了!

    她上前一步,拍了拍翠羽的肩膀,面色平静,动作轻柔。

    正在心里计划着当家主母的翠羽一脸的笑意,缓缓回头,不屑的看了一眼苏若然,下一秒,“啪”的一声,苏若然用尽全力给了她一巴掌:“表姐,不想要脸了,我帮你。”

    这一巴掌很用力,打得翠羽惨叫一声,直接晕倒在了君浩天的怀里。

    烛光下,翠羽的脸上有一条深深的口子,肉向外翻着,血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直接毁容了。

    “苏若然!你个疯子!”君浩天大喝一声,抬手去推苏若然,他没想到苏若然会下这么狠的毒手,翠羽于他还是很有用处的,至少眼下不能撕破脸皮。

    君浩天这一推也没有留情,带着掌风,根本就是要置苏若然于死地!

    身为雇佣兵,苏若然自然感觉到了君浩天的杀招,顺势后退,她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能力,要反击是不可能了。

    能保命,就不错了。

    苏若然这一退,有些狼狈,更有些手忙脚乱。

    眼前一晃,君墨寒已经站到了她的身侧,扶了苏若然一下,很随意,却让君浩天不得不收回手,然后恨恨瞪着他们二人:“老二,你对这个贱人还真是用心,看来,是我被你们欺骗了。”

    又看向苏若然:“苏若然,之前,你对我,都是假的吧,你与老二早就暗通款曲,暗渡陈仓了吧!真是下贱!”

    他如何把苏若然踩在脚下,如何设计她失身失节,都是理所当然。

    现在苏若然给了他难看,就恼羞成怒了,更是言词激烈。

    “怎么?你下贱都没有底线了,还有脸数落别人?”苏若然被气的笑了,像君浩天这种人,活该成不了君家的家主。

    “都反了,反了!”君老太太反映慢了一拍。

    她没想到,苏若然会突然动手。

    看着君浩天怀里的翠羽,气的直摇头。

    不过,此时,他们都顾不上君老太太了。

    其它女眷也都下意识的捂脸,更觉得苏若然恶毒。

    君浩天冷哼一声,苏若然的话,也让他无言以对,只能一扬手将翠羽抱在了怀里,大步向外走:“老二,等着明日长老会吧。”

    也带了几分威胁,大步离开了。

    “老二,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君老太太也瞪了一眼苏若然,一副要把她生吞活剥的样子。

    拄着手里的拐杖,被一群女眷拥着出了房间。

    这苏若然与君浩天的新房,就剩下苏若然和君墨寒了。

    两人并肩站着,互相看了一眼,气氛有些冷凝。

    “你可以走了。”苏若然凉凉说了一句,虽然君墨寒两次出手助自己,不过她对他,印像还是很差。

    这个人也不是什么善类,自己到什么时候都是他们权利相争的牺牲品。

    为了一个家族的家主,竟然要毁掉一个女子的一生。

    真的不公平。

    君墨寒却大大方方的一撩袍子坐到了椅子上:“一日夫妻百日恩,我都是你的人了,你怎么能这么无情呢!”

    苏若然没想到,这个君墨寒脸皮如此之厚,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真是让她大开眼界了。

    抬手去推门:“你不走,我走。”她不想与这种人继续纠缠下去。

    其实以苏若然现在的遭遇,在这个年代,的确是没有活路了,可君墨寒没有一点同情之心,虽然他们都是受害者,可君墨寒最多是丢了家主之位,她苏若然很有可能丢的是命!

    到了这个时候,他还能说出这种风凉话来,真是狼心狗肺。

    一边腹诽,一边抬手推门,却是一推之下,门纹丝不动。

    “不用推了,以君浩天的为人,怎么会让人破坏现场呢。”君墨寒似乎早就料到这一点了,很随意的拿过桌子上的酒杯,在手指尖把玩,说话时,眸光一闪,阴沉冷戾,不过再对上苏若然时,又是笑意融融了。

    要知道,他们脚边还有一个刚刚死去的丫鬟呢。

    本应该是洞房花烛,可笑的却是,新娘子与小叔同在一处,还要面对一个惨死的尸体。

    真是让人终身难忘的新婚夜。

    苏若然推了几下门,放弃了,一脸懊恼的瞪向君墨寒:“你早就预料到这一切了,为什么不阻止?”

    随即想到刚刚还站在房间里的六音,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

    更是眯了眸子瞪着君墨寒:“让你的人打开门。”

    这里,她一秒钟也不想呆下去了。

    “他去报官了。”君墨寒耸了耸肩膀,意有所指的说道:“正好,我们来喝交杯酒吧。”

    那面上的表情,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

    还带着一抹不怀好意的笑。

    让苏若然有掐死他的冲动。

    “怎么?你对我的表现不满意?虽然你与君浩天拜的堂,却与我洞的房,这交杯酒自然要与我喝了,而且接下来的事情,我们都得一起面对哦。”君墨寒自顾自的说着,将两个杯子都斟满酒,动作很自然。

    如果忽略这些话,只看君墨寒这张脸,还是让人觉得心旷神怡的,至少,很养眼。

    不过,他这人一说话,真的让人不敢恭维。

    真的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苏若然努力让自己忽略掉他说的那些话,正了正脸色:“你是君家的家主,连可用的人都没有吗?让人打开门!”

    最后半句话,语调不自觉的提高:“你是准备让官府的人来现场捉奸吗?”

    “嗯,这个提议不错。”君墨寒放下酒杯,竟然开始认真的思考起来了:“那就需要娘子你好好配合了。”

    说罢,抬眸看着苏若然,眼神无比认真。

    那样子,根本不像在开玩笑。

    让苏若然心里发毛,狠狠瞪他,自己到底遇到了什么人?真是变态。

    然后又转身去推窗子,窗子倒是一下就打开了,只是窗外,一眼望去,全是人,都拿着刀,将新房团团围了,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这时苏若然才明白,君浩天已经将君家握在手里了,只差一个名正言顺的家主之位。

    轻轻关了窗子,苏若然有些发木,缓缓退到了房中的桌子前。

    她没有绝望,虽然到了这一步。

    “这些,你也预料到了?”苏若然还是看向君墨寒,真不懂这个人,到底是太紧张了,傻了?还是胸有成竹?

    君墨寒递给她一杯酒,挑了挑眉眼:“来,喝杯交杯酒,压压惊。”

    还是那副轻浮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