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4章 我很辛苦的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4章 我很辛苦的

    “我们杀出去。”苏若然接过酒,一咬牙,大声说着。

    她什么阵势没见过,外面这点小喽罗,还真不放在眼里。

    “不急。”君墨寒抬手拉了苏若然的手臂,压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了下来:“今天什么都不重要,最重要的可是洞房花烛,放心,今天过后,全城的人都会知道,娶你苏若然的是我君墨寒,而不是君浩天。”

    “什么?”苏若然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睁大眼睛瞪着君墨寒:“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她发现自己找不到重点。

    这个人的思维跳跃性太大了。

    “嗯,清醒的很。”君墨寒一脸温和的笑着,烛光下,让苏若然眼睛都亮了,这个人仿佛占尽了天下的风景,有他在,什么都会暗淡到失去颜色。

    甚至让苏若然都忘记了之前的烦恼。

    “来。”君墨寒还是笑着,与苏若然的手臂交叉,再将酒杯放在唇边,一口喝下。

    然后眨着星星眼看苏若然:“轮到你了,喝了这酒,从此同甘共苦,患难与共。”

    语气很郑重。

    怎么都让人觉得不真实。

    苏若然的脑海里闪过自己与男友一路艰辛走来,同甘共苦,患难与共,最后,他还是因为那笔数目不菲的佣金,要了自己的命。

    所以,这八个字对她来说,根本就是笑话!

    猛的松开了手中的酒杯,垂直落地,摔得粉碎。

    再抬手推开君墨寒:“君家家主,你想多了,我知道,你想与我合作,不过,不必用这样的手段。”

    看着洒了一地的酒,流到了丫鬟尸体那边,与她的血混在一处,君墨寒的笑意也僵住了,却很快收了情绪,将手中的酒杯放在桌子上:“既然如此,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他没想到,传说中,温柔贤淑,养的很好很无害的商会会长女儿苏若然竟然也有另一面,今天,倒让他见识到了。

    狠辣,果决,临危不惧。

    之前苏若然撞柱子的时候,也算果决,可没有这份沉着冷静。

    “我要的是与君家断绝关系,拿回我的东西。”苏若然也思虑了一下,才开口,她也恨渣男贱女,不过,她知道,自己不用多说,君墨寒不会让君浩天好过的。

    虽然眼下形势不如人,可君墨寒的一举一动都带着自信,甚至是自负,所以苏若然知道,他早有对策了。

    不过是陪着君浩天玩玩而已。

    君墨寒面上的笑意不减,直视着苏若然:“只要这些?”

    苏若然点头,她从来不贪心。

    “好,很好!”君墨寒点头:“东西拿出来吧。”

    眉眼间带了一抹冷意,直视着苏若然,伸出手来。

    他知道,苏若然不是无缘无故给了翠羽一巴掌的,还那么狠的毁了她的脸,绝对是有用意的。

    虽然他不知道苏若然是怎么做到的,可他知道,他想要的东西,一定在苏若然手里。

    苏若然眯了眸子,一脸危脸,满心防备的看着他,才知道,之前的一切都是演戏,现在才露出真正的狐狸尾巴。

    “不过,提前说一声,你想与君家断绝关系,没问题,不过与我,可能无法断绝关系了。”君墨寒又补充了一句:“睡了就走,没那么容易。”

    表情一本正经,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吐血。

    苏若然本想拿出东西,此时却顿了一下:“什么意思?”

    “你懂的。”君墨寒只给了她三个字。

    便没有下文了。

    此时苏若然真想说,睡了你君墨寒的不是我,可又觉得说出来,太匪夷所思,会让问题更复杂,更棘手。

    只能握了拳头:“睡了就睡了,还要银子不成?”

    她不会口下留情,这也是君墨寒自取其辱。

    果然,话落,君墨寒的脸真的寒了,狠狠瞪着苏若然:“你知道这句话的后果是什么吗?”

    一脸的危险。

    苏若然下意识的起身后退。

    “银子,我就不要了,不过……”君墨寒没有动,一字一顿的说着,语气没什么起伏,尾音拉的极长,让人听出了其中的危险。

    已经与他拉开一段距离的苏若然直直瞪着他:“可是你说的,不要银子。”

    刚刚众人在场的时候,她的气势都端的很稳很沉,不过现在却有些乱了阵脚。

    因为面前的这个男人,气场太强,让她有种压迫感。

    “对。”君墨寒点头:“只要睡回来就行了。”

    “无耻!”苏若然的脸都绿了,恶狠狠的瞪向君墨寒,手握成拳,随时准备动手。

    君墨寒就坐在那里,稳如泰山,直上直下的打量着苏若然:“我很辛苦的。”

    本来面色铁青的苏若然瞬间面色通红。

    世界之大,真是什么鸟都有。

    这个君墨寒简直就是无耻之徒的鼻祖。

    “当然,你也辛苦了。”君墨寒又继续。

    “不要说了!”苏若然的心里已经燃起了熊熊烈火,就差暴发了:“真是混蛋。”

    对于一穿越就失身这种事情,她真的是无法接受的。

    “口是心非,你刚刚可是很投入的。”君墨寒眼波流转,眉眼间带着淡淡的揶揄。

    这样没意义的话题让苏若然又气恼又羞愤。

    占了偏宜还卖乖的,只有君墨寒。

    “苏若然,还是那句话,与我,你不能断。”君墨寒随即话锋一转,说的一本正经。

    一边仰头,喝了杯子里的酒。

    然后,又倒了一杯。

    还真是不急不缓,淡定洒脱。

    “我的事情,轮不到任何人作主。”苏若然不为所动,反正,与君墨寒睡了的,也是她苏若然,现在,她就是借用一下这具身体。

    之前种种,都可以不计较。

    端着酒杯,君墨寒眸色一沉,眼底染了淡淡的墨色,似笑非笑:“好,有个性。”

    “你到底是什么人?”却是下一句,声线都低了许多,面色冷凝,带着深深的质疑,苏若然的前后变化,他是看在眼里的。

    如果说苏若然被调包了,也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的心里也犯嘀咕。

    “苏家大小姐,如假包换。”苏若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回答的字正腔圆。

    不过还是一脸防备的瞪着君墨寒,更是时刻保持着与他五步远的距离,好在,他始终坐在桌前喝着酒,并没有起身的意思。

    君墨寒摇头:“你可以骗天下人,却骗不了我。”显然,是怀疑了。

    放下酒杯,若有所思的说道:“不如这样,你把东西交出来,我帮你保守秘密。”

    他这个人还真是眼睛毒的可以,也让苏若然吸了一口凉气,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东西,她也明白,这应该是重要的证据,是她刚刚从翠羽身上拿来的。

    而君墨寒如此沉稳淡定,想来早就知道这东西的存在了。

    今天不过是作戏罢了,为了引翠羽和君浩天。

    而刚刚,阴差阳错的被苏若然握到了手里。

    只是觉得苏大小姐死的有些不值。

    “我没有秘密。”苏若然还是坚持着,一边转了转眼珠儿:“我是不是苏大小姐,你应该最清楚,睡过了,就不想承认了吗?”

    “可以验货。”君墨寒若有所思的点头:“我刚刚可是亲自检查过,一验便知真假。”

    苏若然额头的伤口还没有处理,此时血已经凝住了,看上去,有些影响她姣好的容颜,不过,这个时候,也没时间去在意了。

    她只想着怎么能把苏家的嫁妆夺回去,再与这君家人一刀两断。

    当然,断之前,得让渣男渣女受到应有的报应,所以,手里这东西,得发挥出最大的作用才可以。

    看着君墨寒一脸认真,眼底却带着邪肆的笑意时,苏若然都想撕破他的脸皮。

    一边眯了眸子,后退几步,拉开与君墨寒的距离,才看了看手中的东西,虽然她只是给了翠羽一巴掌,却把她身上的东西都顺到了手里。

    其它的,都是手帕镯子头饰,只有这张纸她觉得有用,就留下了。

    见苏若然如此表情,君墨寒倒是坐在那里没有动,也看了一眼她手中的纸条:“这个东西一定能让他们身败名裂,不过,能不能要回属于你的一切,就不好说了。”

    带了几分威胁。

    “毕竟你们苏家势不如前了。”

    君墨寒又补充了一句。

    他说的倒都是实话,没有夸大。

    又握紧了手中的信纸,苏若然有些矛盾,她虽然与君墨寒相处的时间不久,却知道此人绝非善类,与他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

    可她初来乍到,更不了解这里的一切,仅凭一己之力扳倒君浩天,太有难度。

    所以,她也在犹豫要不要与这个君家的家主合作。

    君墨寒也不逼迫她,只是把利害关系都一一告诉她,说清楚,让她自己来定夺。

    不过,坐在那里的君墨寒却是四平八稳,一脸的志在必得。

    平静的对峙半晌,苏若然还是打开了手中的信纸,不过,拿到眼前,有些懵了,她忘记自己不识得这里的字了。

    有些尴尬,把头压低了些。

    也不去看君墨寒。

    她不管君家人争什么,君浩天是利用了她,君墨寒也一样在利用她,这让她十分不爽,一边做势要撕掉手中的信纸:“既然不能帮我,留着有什么用。”

    苏若然是在赌,可此时,君墨寒还是不动,稳如泰山。

    甚至都没有多看她一眼。

    让苏若然进退两难,根本拿捏不准君墨寒的心思。

    “这张纸的确没什么用处。”君墨寒还是开口了:“不过,能找到这上面的东西,一定能让君浩天死无葬身之地。”

    苏若然的手就颤抖了一下,忙又将信纸打开看了看,表情有些难看,咬了咬牙:“我们合作可以,只这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