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5章 好像变了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5章 好像变了

    “六音!”君墨寒看了一眼苏若然手里的信纸,然后放在烛火上烧了。

    才对着门外低低喊了一句:“都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六音的声音竟然是从房顶上传进来的。

    苏若然下意识的抬头看过去,不明白这个君墨寒要打什么主意,而纸条已经被烧,她似乎没有筹码了。

    倒也不急,倒比之前更冷静了。

    “走,带你去看一场好戏。”君墨寒上前,抬手扯了苏若然的手臂,纵身一跃,从房顶飞了出去。

    站在房顶上,就看到六音一脸错愕的站在那里:“爷,怎么把她也带出来了……”

    君墨寒不说话,已经松了苏若然,他领教过苏若然的手段,此时也不敢与之挨的太近。

    “不是报官了吗?怎么这么安静?”苏若然看了看四周的院子,静悄悄的,大多都已经吹熄了蜡烛休息了。

    六音犹豫了一下才开口:“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官府当然不会子夜时分还派人出来。”

    让苏若然心下不满。

    她的记忆里,苏家的嫁妆可不少,怎么能是小事?

    “去,给老祖宗送份大礼。”君墨寒指了指脚下的房间,然后看了一眼苏若然:“我们走,好戏要开始了。”

    正南方的院子里,君墨寒拉着苏若然蹲在窗下,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房间里的动静很大,不断的传出女人细碎压抑的嘤咛声:“浩天哥,不要了,孩子重要……”却是声音迷离暗哑,欲拒还迎。

    男人喘着粗气,床的摇动声很大,可见多么卖力:“我有分寸……今天可是好日子,只要那个野种交出家主之位,这君家就是我们的了,得好好庆祝一下呢,你不是最爱我了吗,过了今天,你就是君家的少夫人。”

    这显然就是君浩天和翠羽那对狗男女,听这话中的意思,两个人早就珠胎暗结。

    “可……表妹她好像变了!”翠羽应了一声,叫声一声高过一声。

    “那又怎么样,也不能改变她与那个野种有染的事实,今天他们都得死。”君浩天的声音恶毒暗哑,咬牙切齿。

    却是更兴奋了。

    随即传来的翠羽的求饶声。

    苏若然脸色有些难看,瞪了一眼君墨寒:“这对狗男女有什么好看的?”

    这个君墨寒不久之前与她发生了不该不发生的关系,现在两人一起在窗外听,怎么想都觉得不舒服。

    “的确,太粗俗了。”君墨寒却笑了笑:“不过,他们想要我们的命呢。”

    “他们最想要的是你的命。”苏若然冷哼,作势要站起来离开,却突然听到房间里传来一阵尖叫。

    尖叫声是属于翠羽的。

    苏若然僵了一下,看向君墨寒。

    后者面无异色,似乎早就料到了。

    “东西交出来,不然,就送你和他们去作伴。”君浩天的声音冷的让人发怵,隔着窗子,苏若然都觉得冷意袭来。

    不过听到这话,她似乎明白了,君浩天要的,应该是自己从翠羽身上顺来那张信纸,刚刚已经被君墨寒烧成灰烬了。

    “浩,浩天哥……我肚子里可怀着你的骨肉,咳咳……”翠羽的声音很是痛苦,这变化太突然了。

    “爷的命都快保不住了,骨肉有什么用?”

    看来这个君浩天也很聪明,知道被君墨寒摆了一道儿。

    也让苏若然明白,刚刚自己顺来的那封信,很重要。

    “那信……信丢了。”翠羽的声音越来越低了。

    “你根本就不信我,对吧,还留了那么多重要的把柄,如果不是你,他们早就被送去官府了。”君浩天的手用力的掐着翠羽的脖子。

    在苏若然从翠羽袖子里拿走那包药之后,他就明白,大势已去。

    通奸和被下药有染,那是两回事。

    根本无法达到他想要的效果。

    他现在想要的不仅仅是君家的家主之位,还有苏家的一切!

    可翠羽对他的防备,却毁了一切计划,让他现在进退两难,骑虎难下,所以,他暴怒。

    欲要杀了翠羽泄愤。

    听着里面的动静,苏若然的脸色也苍白了几分。

    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男友,利益面前,感情的确一纹不值。

    “浩天哥……苏家还有一个一个秘密……”翠羽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苏若然一听说苏家有秘密,忙把耳朵贴到了窗子上。

    毕竟她现在是苏家人。

    连君墨寒都拧了一下眉头,显然他也想知道这个秘密。

    不过,半晌,里面都再没有动静了。

    “啊!”一声心惊胆战的惨叫响在君府的上方,久久回荡不散。

    本来安静的房间,传来一声桌椅碰撞的声音,还在窗外的苏若然和君墨寒纵身跃上房顶。

    “出什么事了?”君浩天披着外衫走了出来,对着院子喊道。

    “回大少爷,老祖宗……老祖宗吓晕了,有一具女尸……挂在老祖宗的窗外。”管家小心翼翼的说着。

    虽然君浩天不是家主,可下人都不敢得罪他。

    所有人都知道,一旦得罪了大少爷,一定不得好死。

    “真是麻烦。”君浩然一边说着一边与管家出了院子。

    苏若然和君墨寒趁机进了君浩天的房间,房间有些暗,不过,两人都适应了黑暗。

    挑开床幔看过去,苏若然只看了一眼,忙抬手捂了嘴,努力压住反胃的不适感。

    床上的翠羽已经断气,身下一大滩血,脸上是不甘,双眼圆睁,嘴角溢着血,死不瞑目。

    “就这样死了……”苏若然的手指微微颤抖,她是见惯了生死,可没想到君浩天这么狠,出手这么快。

    “她是因为你才死的。”君墨寒看了一眼,也退了出来。

    “与我有什么关系……”苏若然的底气有些不足,不过,君浩天说的也是事实,的确是因为翠羽的多疑,毁了一切计划。

    给君墨寒留了太多的把柄。

    “你看到了,翠羽如此助他,还落得这样的下场,他盯着苏家很久了,会放过你们吗?”君墨寒拉着苏若然出了院子,一前一后走着。

    还在劝说苏若然。

    他就是想拉着苏若然下水。

    苏若然大步向前走着,面上没有表情。

    心下却也是起伏不定。

    “你又比他好到哪里去?”突然苏若然回头,直视着君墨寒:“你明明知道他们安排了一切,还不惜利用我来将计就计!”

    说到底,君墨寒也一样的狠戾无情。

    “当时可是你缠着我不放,你知道……我也是正常男人,有美人投怀送抱,我怎么抵挡得住。”君墨寒双手交叠在胸前,说的很无辜,那眼神带着邪肆。

    苏若然瞪着君墨寒,眉眼间隐现了杀意,咬着牙说道:“滚!”

    她穿越之前的苏若然定是被下了药,可此时被君墨寒这种眼神看着,她就觉得全身不自在,恨不得杀了他解恨。

    “滚,难度太高了。”君墨寒凉凉的说着:“你滚了,我就滚。”

    这么无耻又难缠的人,苏若然今生算是见识到了。

    六音把君浩天杀死的婢女送给了老祖宗当大礼,君家当天也是作乱了一团,连夜进宫请太医,更让君浩天无暇它顾。

    直到第二天早上,官府的人才到。

    不过,此时君浩天还在君老太太身边候着。

    官府的人打开新房的大门,就看到苏若然和君墨寒相对而坐,都是衣冠楚楚。

    地上的尸体,早就挪走了。

    “昨天君府的管家来报说大少爷的新娘子与二少有染,可有此事?”君浩天毕竟是朝中的大司农,身份不菲,官府的人,也不能不闻不问,明知道是一点家庭纠纷,也得派人前来。

    苏若然一脸的坦荡:“没有。”

    君墨寒不接话,只是气定神闲的坐着。

    手里还端着茶杯,慢慢品着。

    “如果不信,就去大少爷的院子里看看,他会给你答案的。”苏若然扬着头,眼皮都不撩一下:“走,我带你们去。”

    此时六音已经控制住了前去清理现场的管家。

    所以,这君府又要上演一出好戏了。

    其实苏若然也很佩服君墨寒,把一切都算计的恰到好处,能掐住君浩天的要害。

    让他败在他自己的手里。

    可见,这君墨寒有多了解君浩天!

    官府的人看到君浩天房间的一幕时,也都抽了一口冷气,这大司农得有多大的胆子,杀了人还敢摆在这里。

    而此时苏若然就演了一出好戏,扑到床边,大喊:“表姐,怎么会这样……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情同姐妹,我只是想着我嫁进君家作少奶奶了,不能亏了你,可没想到……却是害了你,这个君浩天真是畜生,怎么能如此待你……”

    她虽然没有答应与君墨寒合作,可此时,却十分配合。

    这是扳倒君浩天的大好时机。

    就算不能要了君浩天的命,也能让他名誉扫地。

    仵作已经上前验尸,这里出了人命,就另当别论了。

    在前院守着君老太太的君浩天听说南院的事情时,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太阳穴突突的疼,他觉得自己算计失误了。

    “浩天,到底出什么事了?”君老太太脸色惨白,昨天夜里真的被吓到了。

    下人进来与君浩天耳语了一阵,就看到君浩天的脸色大变。

    也有些不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