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6章 断子绝孙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6章 断子绝孙

    君浩天对君老太太还是十分恭敬的,毕竟,得有老太太的扶持,才能让他顺利得到家主之位。

    此时摇了摇头:“奶奶放心,没事的。”

    一边吩咐下人照顾好老太太,起身向南院走去。

    “一群废物!”君浩天看着鼻青脸肿一瘸一拐的管家走过来时,冷冷喝骂了一句。

    “大少爷,都是六音,他竟然打我!”管家一副哭丧脸。

    君浩天抬脚踢了一脚管家,把他踢出去老远,惨叫着,却还得爬起来跪地求饶。

    撩了一下衣摆,君浩天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心里的怒火值在不断攀升,好好的计划,全部被毁了。

    现在,他的房间里还多了一个刚嫁进君家的侍妾的尸体,这件事,还得费些周折。

    算计来算计去,把自己算计进来了。

    仵作已经验过尸体,正静静站在一旁。

    当朝大司农的床上死一个妾侍倒不是什么大事,最多被皇上责骂几句。

    不过,官府的视线却由君墨寒与嫂子通奸落到了君浩天凌虐妾室之上了。

    重点,不一样了。

    这边官府刚刚定案,外面就传的风风雨雨,满城皆知。

    此时的君浩天,想低调都不能了。

    本来只是一个小小的案子,此时却转到了大理寺,毕竟人言可畏。

    “大公子,这个案子,本官也是有心无力,这一夜之间,就传遍了皇城内外,想压也压不住了,相信,不出一天,就会传到皇上耳朵里。”大理寺卿程申有些无奈的说着,一边摇头叹息一声:“大公子,不是老夫说你,做这种事情,也要擦干净。”

    君浩天也拍了拍程申的肩膀:“放心,该怎么办案就怎么办案。”

    这点小事,的确不算什么。

    翠羽只是一个陪嫁侍妾,而且抓着他那么多把柄,还不是一心一意的对他,所以,死了最干净,最多是在府中禁足几日罢了。

    他身为大司农,掌管着整个大魏的经济,皇上也会考虑考虑再责罚他。

    这才让他有恃无恐。

    “君墨寒的事情怎么处理?”君浩天状似无意的问了一句:“还有苏家那个女人,一进门就勾引小叔子,可是当场被我撞见的。”

    “大公子,你刚刚死了侍妾,还是不要再惹事端的好。”程申也明白程浩天的良苦用心,不过还是提醒了他一句:“此时不是最佳时机,何况,苏会长虽然死了,苏家的势力还在,你这样做,伤敌八百,伤己一千,不值得。”

    以程申的聪慧和八面玲珑,一眼就看出,是君墨寒棋高一局。

    这君浩天被反算计了。

    而且还输的很惨。

    送程申离开后,君浩天带着管家和一众家丁来了新房,看到苏若然正悠哉悠哉的坐在那里喝茶,气就不打一处来:“翠羽死了。”

    苏若然“哦”了一声。

    就没了下文。

    “你满意了?”君浩天又冷冷问了一句,一双眼睛瞪着苏若然,恨不得在她的身上瞪出两个窟窿来。

    苏若然头也不抬:“应该是你满意了,都死了,正合你意,来个死无对证,我说的对吧。”

    “别以为这样,我就拿你们没有办法了,死了一个侍妾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君浩天被苏若然的态度给气到了。

    从昨天晚上开始,他就觉得这个女人不太对劲。

    与平时判若两人。

    心下也疑惑不解。

    昨天夜里只以为她被自己这样利用太绝望了,才会那样极端。

    此时看来,完全不是。

    “通奸和下药,你说,天下人会指责谁?”苏若然看到君浩天这张嘴脸就觉得恶心,真不明白之前的苏大小姐得有多瞎,与这种人情投意合。

    “别得意的太早。”君浩天冷哼,一甩袖子:“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君墨寒碰了你,他就无德继任家主之位。”

    其实苏若然也很疑惑。

    君家的家主之位还比不上朝庭的大司农吗?

    为什么君浩天要如此坚持?

    “就是就是!”此时管家忙附和着,昨天翠羽的尸体他没能及时处理,得找机会将功补过,而苏若然就是他的目标。

    “这个与我无关。”苏若然这时瞪了一眼管家,对着君浩天伸出手:“不过,我已经是不洁之身,攀不起你这个君家未来的家主,休书和嫁妆拿来,咱们两清。”

    “嫁妆?”君浩天眉眼一厉:“送进了君家大门的东西,哪有出去的道理?就是你,也只能死在这里。”

    一边说着,对着身后扬了扬手:“上,不用留活口。”

    这是来杀人灭口了!

    “好大的口气。”苏若然一拍桌子,一个弹跳纵身扑向门边的君浩天,抬手捏了一支银钗。

    在家丁没有冲上来之前,直对上君浩天的胸口。

    她的身手不弱,可双拳难敌四手,君浩天起了杀意,她必须得控制住局面才行。

    擒贼擒王,所以,她的目标直奔君浩天!

    “叮!”苏若然手里的银钗被一把长剑挑开,落在地上,紧接着长剑横扫,扫向了苏若然的脖颈!

    苏若然一凛,极速后退,看来自己根本不是君浩天的对手。

    刚刚太鲁莽了。

    一瞬间的念头闪过,管家和家丁也已经围了过来,再上加君浩天手中的长剑,让苏若然退无可退,险像环生。

    就在苏若然绝望之前,几个家丁突然惨叫着倒地,横切向苏若然的长剑也被人一脚踢了开去,剑尖一偏,直接刺进了苏若然身后的窗子里。

    一个人影起落,已经揽着苏若然的腰隐隐站了。

    正是去办事而回的君墨寒和六音。

    六音握着剑立在了君墨寒和苏若然的身侧,随时准备动手。

    “你没事吧?”君墨寒先是上下检查了苏若然一番,才开口问道。

    苏若然摇了摇头,吁出一口气来:“我没事。”

    “怎么?你还管这个贱人的事?她可是我君浩天名媒正娶,拜了天地的夫人,现在,我教训自己的夫人,与你何干?”君浩天憋了一口恶气,无处发泄,气的抓狂,此时说话可是一点都不客气。

    “她是我的女人,我自然要管到底。”君浩天凉凉的说着,态度坚决。

    苏若然拧了一下眉头,瞪了一眼君墨寒。

    明明说能让君浩天死无葬身之地的,可一夜过去了,除了翠羽的死让官府来人巡视了一圈,君浩天根本就是完好无损。

    “老二你弄清楚自己的身份!”君浩天双手握拳:“这里是大房。”

    “整个君家都归我管,大房又怎么了?”君墨寒不为所动,一手还揽在苏若然的腰间:“你敢再碰她,绝不客气。”

    刚刚他回来晚一步,只能给苏若然收尸了。

    现在的君浩天也是狗急跳墙了。

    君墨寒太嚣张,君浩天的脸都气青了。

    胸口剧烈起伏着,拳头握的咯吱响,瞪着君墨寒:“这个女人可不是省油的灯,小心养虎为患,你要记住,苏会长是怎么死的……”

    带着满满的威胁。

    这是他第二次提起了,苏若然也下意识的看向君黑寒,或者,苏会长的死与眼前的人有关系。

    她用了苏大小姐的身体,一定得为她清了生前身后事!

    “清者自清。”君墨寒面上没有一点波澜,淡定依旧:“你说我与嫂嫂有染,可你却与未进门的侍妾珠胎暗结,这又如何解释?想要整死别人,最好自己干干净净!”

    “侍妾而已!”君浩天的语气明显的就弱了下来。

    苏若然就接了一句:“断子绝孙!”

    一边说着,推开了君墨寒搂在自己腰间的手。

    气得君浩天语结,恨恨瞪向苏若然:“贱人,闭嘴。”

    苏若然也瞪了他一眼:“君家老祖宗地下有灵,知道你做了这样的缺德事,都会爬出来找你,小心点吧,人在做,天在看。”

    她绝对不会妥协的。

    必须得为自己争取一席之地。

    “走着瞧。”君浩天坏事做多了,此时还真觉得脊背发寒,再加上有君墨寒在,也不是对手,只能放狠话。

    带着管家和家丁愤愤离开了。

    “他怎么还没死?”苏若然质疑的看向君墨寒:“还跑来这里耀武扬威,险些要了我的命。”

    她真的后悔与君墨寒合作了。

    “会死的,不过,不是现在。”君墨寒轻锁眉头,面色薄凉,嘴角扯起一抹嗜血的冷意,眸光如水,深不见底:“你留在君家太不安全,我让六音送你回苏府吧。”

    一边看了看若大的婚房,张灯结彩,入眼皆红,却没有半点喜庆的气氛。

    反而有些刺目。

    “也好。”苏若然没有犹豫,她也明白,君浩天想吞了她的嫁妆,更想要了她的命。

    此时只能以退为进。

    “苏家也不会太安全,你处处小心着,你应该明白,苏会长的死,不是意外,树大招风!”君墨寒还是提醒了一句。

    看到苏若然一身嫁衣被送了回来,苏母的眼眶就有些红:“若然,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真的……与二公子不清不楚吗?”

    站在苏若然面前的中年女子很娇小,不过风韵犹存。

    眉目间更多了几分愁情。

    此时,也是握着苏若然的手,一脸的担心。

    看这眉眼,就知道是苏大小姐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苏若然忙抬手搂了苏夫人:“娘,不是外面说的那样,你相信女儿,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回手搂了苏若然,苏夫人僵了一下。

    一边松开她,上下打量了一阵,是自己的女儿没错,可就是感觉哪里不对劲。

    “娘?怎么了?”被苏夫人打量的有些发毛,苏若然没什么底气的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