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喜劫良缘,纨绔俏〕〔重生之战神吕布〕〔九极圣域〕〔神医毒妃:至尊嫡〕〔有凤难仪潇湘妃〕〔上古金仙纵横都市〕〔有一种梦想叫足球〕〔重生撩夫:席少的〕〔女总裁的极品狂兵〕〔明末之虎〕〔女总裁的至尊兵皇〕〔透视小仙医〕〔不妻而遇:第一大〕〔重生毒妃狠绝色〕〔最强狂暴升级〕〔真武圣尊〕〔都市之妖孽仙厨〕〔妖帝撩人:逆天邪〕〔道门入侵〕〔我在唐朝有套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7章 你是她的小叔
    第7章 你是她的小叔

    “没事,让你受委屈了。”苏夫人的眼圈蓄了泪,轻声说着:“你与君大公子本是两相情悦,怎么会出了这样的事……”

    听到两相情悦几个字,苏若然就觉得堵心。

    “娘,翠羽表姐死了。”苏若然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苏夫人的表情,想从她的脸上看出端倪来,想知道这个翠羽在苏家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在君浩天面前,可是嚣张的很。

    苏夫人的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险些没站稳。

    是苏若然眼疾手快,抬手扶了,一边扶着坐到了大厅正中的座位上:“娘,节哀吧。”

    “翠羽这孩子也是苦命,你姑父姑母走的早,她在这府上也是看脸色行事的,怎么就……这么想不开。”苏夫人叹息一声:“本来,我也是给她准备了嫁妆,想给她说一门好亲事的,可她偏偏要随你一起。当时我就明白,她不是与你姐妹情深,而是看上了君大公子的身份地位,我怜她命苦,就应了,却把她送上了黄泉。你爹爹要是知道此事,一定会心痛的。都是我不好,没能阻止她。”

    说到嫁妆,苏若然也转了转眼珠:“娘,送去君家的嫁妆清单还在吧?”

    她绝对不能偏宜君浩天一纹钱!

    “在。”苏夫人的神情明显僵了一下:“若然,你做了这样的事,君家一定不会归还嫁妆了,咱们就息事宁人吧。”

    “咱们还有田契和商铺,那些东西还能再挣回来的。”苏夫人轻声说着,自从苏会长突发疾病去世,苏家就日渐衰退,本以为苏若然嫁给大司农君浩天,能安度余生,却不想大婚当天出了这样的事情。

    苏若然的嫁妆,是苏会长生前就准备好的,他的女儿出嫁,必是良田千亩,红妆十里。

    看着苏夫人,苏若然拧眉,这个女人太柔弱了。

    竟然就这样算了?

    绝对不可以!

    “娘,你不用管,清单给我。”苏若然并没有浪费口水的去劝说苏夫人,她只要结果就行了。

    看着明显比之前要干脆果断的苏若然,苏夫人有些不知所措了:“若然,你要做什么?民不跟官斗,我们苏家斗不起。”

    苏若然有些可怜苏夫人,犹豫了一下:“娘,你放心,我有分寸的,君家的家主,不是君浩天,而是君墨寒。”

    “我的好女儿,不要说了。”苏夫人急的起身去捂苏若然的嘴:“你现在这种情况,绝对不能再与君家二公子见面,人言可畏,众口铄金,娘不想你就这样毁了。”

    这思想,让苏若然觉得无法沟通。

    “怎么样算不毁?”苏若然一脸淡定:“我嫁给君墨寒!”

    语出惊人,让苏夫人再次站不稳,跌坐在椅子里。

    一边抬手揉着额头,一边叹息。

    “这个主意不错。”大厅外,君墨寒一身白衣,风度翩翩,面上没有表情,更是直视着苏若然,眼底带了一抹揶揄。

    “二公子。”苏夫人觉得心跳有些快,无法接受事实:“苏家现在禁不起一点点的风浪了。”

    她一个妇道人家,只想自己的女儿平平安安。

    她没想到,君墨寒竟然来了苏家,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外面已经传得沸沸扬扬,说苏若然与小叔有染,现在君墨寒就来苏家了,这根本就无法堵住悠悠众口。

    君墨寒已经走了进来,面色坦荡,也不看苏若然,而是看着苏夫人:“夫人,我听说苏家有一卷经书,奉为传家宝!”

    他的话落,苏夫人一时间大惊失色,瘦削的肩膀都颤抖了一下,扶在椅子扶手上的手那样用力,纤细的手指几乎要抠进扶手的木头里,手背有青筋暴起,可见多么用力。

    随即看向苏若然:“若然,你先回房休息。”

    声音微微颤抖,根本无法平复情绪。

    苏若然心里也满是疑惑,不过一卷经书而已,并没有多想,她只觉得苏大小姐的亲娘,胆子太小了。

    如此胆小怕事,怪不得翠羽有恃无恐。

    君墨寒的视线随着苏若然出了房间,眼底没什么情绪,随即又看向苏夫人:“苏夫人,现在可以说了吧。”

    苏若然不在,他眼底的揶揄也不见了,更显的整个人冷硬,戾气罩身。

    表情更是没有起伏。

    干脆而直接。

    苏夫人四下看了看:“二公子,你是如何知道的?”

    也是一脸的防备。

    这可是苏家的秘密,外人,是无从知晓的。

    “夫人不必知道。”君墨寒顿了一下,站在大厅中央,却有睥睨天下的气势:“我想这个秘密并不会给苏家带来好运的,苏会长的死,应该不是意外。”

    “你知道什么?”苏夫人果然面色大变,猛的站了起来,直直瞪着君墨寒。

    面色显然很是紧张。

    那娇小的身体似乎承受不住太重的打击了。

    “苏夫人想让我让知道什么?”君墨寒不为所动:“这场婚礼从开始到现在,从里到外,都是君浩天作好的局,算计的就是苏家,苏夫人应该也是知道,翠羽的死不是偶然,当然这也是她咎由自取。”

    表情淡漠,似乎在说一件平常事。

    让苏夫人更紧张了,不知道如何应对君墨寒:“二公子……想要如何?”

    树大招风这个道理,苏夫人也是懂的。

    “想让夫人与我联手。”君墨寒一字一顿的回答道:“夫人意下如何?”

    现在的苏家,只剩了苏夫人和苏若然。

    他更知道,君浩天的目标是苏家,所以,他也要从苏家着手。

    “二公子说笑了,苏家只是普通老百姓,做点小本生意。”苏夫人的面色变了又变,手中紧紧绞着一方手帕,犹豫了半晌,竟然拒绝了君墨寒的提议。

    这是在君墨寒的意料之中的,此时笑着点了点头:“女儿被这样赶出来了,也算了?”

    苏夫人不接话,低垂了眉眼,掩了眼中的情绪。

    心底却是波涛汹涌。

    自从苏会长突然离世,苏夫人所作的打算,都是为了给苏若然铺条后路。

    可眼下,君家发生的事情,打乱了苏夫人原有的计划。

    她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应对。

    心乱如麻。

    “不管怎么样,还请二公子与若然保持适当距离,毕竟外面风言风语,而你更是她的小叔。”苏夫人抬头,一脸坚决的说着。

    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般。

    “好。”君墨寒还是点了点头,应了:“在下告辞。”

    转身就走。

    没有再继续纠缠。

    “娘,清单给我。”君墨寒一走,苏若然便从后门走了进来,看了一眼苏夫人,对于君墨寒与苏夫人说了什么,她没有兴趣。

    她现在只想夺回苏家的一切,不能偏宜了君浩天那种人渣。

    苏夫人一脸的犹豫不决,有色变了又变,一下子跌坐在椅子里,似乎无力承担这一切了。

    一边摇了摇头:“若然,大公子没给你休书,这份嫁妆,我们就无法拿回来。”

    “凭什么!”苏若然才不管那么多:“那本就是苏家的东西,与他们君家没有关系,这件事就是闹到官府,也是我们苏家有理。”

    “是这个道理,可君家是官,我们是民。”苏夫人叹息一声,一脸的无奈。

    苏若然也摇头:“娘,我有办法。”

    到现在,她知道自己不是躺枪,之所以会到现在的局面,还是因为君浩天贪上了苏家的嫁妆,还不想给苏若然留一席之地。

    她当然要绝地反击。

    看着一脸坚持,眼神坚定的苏若然,苏夫人有些恍惚,一夜之间,自己的女儿似乎变了一个人,可这是自己的女儿没有错。

    犹豫再三。

    “娘,相信我,你不想女儿被休之后还一无所有吧!”苏若然伸出手,她打定主意的事情必须得做到。

    又叹息一声,苏夫人缓缓从袖子里取出一张清单,颤抖着递到了苏若然手里:“若然,娘只希望你平平安安的,还有……”

    话到这里,却顿了一下。

    苏若然接过清单,等着她的后话。

    “苏家有一个传家宝,一定要带在身上。”苏夫人上前,在苏若然的耳边低语了一阵:“一定不能交给任何人,其它的都可以不要,这件东西必须得留着。”

    一脸的绝然。

    树倒猢狲散,现在的苏家可是被太多双眼睛盯着。

    苏若然心底疑惑,也没有问出来,只是点头应了。

    一处当铺。

    苏若然稳如泰山的坐着,看着掌柜子细数那单嫁妆清单。

    一盏茶的功夫,掌柜子才从清单上抬起头来:“苏大小姐,只要东西送过来,老朽给你这个数……”

    伸出五个手指。

    “再加一倍。”苏若然最懂的就是这些珍宝古董了,自然不会被人坑了。

    掌柜子一脸的为难:“这个……”

    却又舍不得松开那份清单。

    “我给你加两倍。”

    随着话落,君墨寒大步走了进来,衣袂翻飞,风流倜傥。

    一边笑看着苏若然:“怎么样?有诚意吧。”

    “成交!”苏若然没有犹豫。

    君浩天站在新房里,四下看了看,眼底全是算计,可又有种无计可施的感觉。

    翠羽惨死一事传进了皇上耳朵里,早朝的时候,言语训斥了一番,紧接着,禁足半个月,的确是影响不太好。

    管家带着家丁都候在新房外,大气也不敢喘。

    一柄飞刀穿窗而入,“叮”的钉进了新房的木桌上,深深嵌了进去,刀尖上有一封信。

    没有犹豫,君浩天快速打开信描了一遍,随即在手中揉碎,眉眼间的情绪起伏不定,带着不甘和冷戾。

    “来人,去请大少奶奶回府。”君浩天又将手中碎掉的信放在烛火上烧了,才对着门外喊道:“一定要大张旗鼓,天下皆知。”

    管家有些摸不着头脑,以为自己听错了,推门走进来:“大公子,大少奶奶与二公子有染,已经失节,应该浸猪笼,游街……”

    说话时,脸上还带着狠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