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9章 放开还是捏碎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9章 放开还是捏碎

    苏夫人也很是感动君浩天这番话,又恨恨的说道:“没想到翠羽这么没良心,竟然如此对待若然,亏我这么多年拿她当做自己的女儿一样,竟然是喂熟了一条狼崽子!”

    她也明白翠羽不是罪魁祸首,可也要顺着台阶下。

    外面传开的那些话,对苏若然太不利,她也别无选择了。

    “是啊,小婿有眼无珠。”君浩天也真是拿得起放得下了,此时为了再把苏若然带回君家,也是不惜一切代价了。

    “的确瞎。”苏若然冷哼,这君浩天真是做戏高手。

    这一出,她都觉得很精彩。

    “若然,我以后不会瞎了,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就原谅我这一回。”君浩天低垂了眉眼,嘴上的话委婉,更是不断的认错,心里却恨之入骨。

    他堂堂朝庭的大司农,此时却要跪在一个小小的商会会长的夫人脚下,自然是不甘心,可现在他必须得把苏若然带回君家。

    没有选择的余地。

    现在不管苏家怎么为难他,他都得忍着。

    “不敢!”苏若然冷哼:“君家大少爷,我高攀不起,你现在就写一封休书给我,大家都清净利落,免得你看着我隔应,我看着你恶心。”

    可是一点都不留情。

    “若然,这是说的什么话!”苏夫人脸色都变了,低喝一声人,到是有了家主的气势,这个时候,苏家也没有退路了:“大公子不计较你的过去,你也认个错,与他回去吧。”

    这样硬气的苏若然,让苏夫人都怀疑这不是自己的女儿。

    可偏偏这就是自己的女儿。

    “他不计较我的过去,我可很计较他的过去。”苏若然才不会轻易妥协,她知道,君浩天一定没打什么好主意。

    这君家不知道有什么等着自己呢。

    可偏偏这个苏夫人思想传统老旧保守,一定把自己的女儿往火炕里推。

    虽然这个年代被夫家休了,一生都可能嫁不出去了,在苏若然看来,就是嫁不出去,也比回到君家强。

    “若然,我错了,你要是不原谅我,我就跪在这里不走了。”君浩天也是死了心,心一横大声说着。

    一脸的坚决。

    “你愿意跪多久就跪多久。”苏若然一甩衣袖,转身就走了。

    她觉得多看一眼君浩天,都影响好心情。

    她现在也想知道,这个君浩天发什么疯,竟然如此放低身段放低姿态。

    “若然,若然……”苏夫人也气的不轻,没想到苏若然这么不听话,她可是一心为这个女儿打算啊。

    一边起身:“大公子,快起来吧,我会劝说若然与你回去的。”

    “不,若然不与我回去,我就长跪不起。”君浩天却不领情,直挺挺的跪在那里:“娘,你一定要劝说若然,我知道错了。”

    这画风一转,倒像是君浩天被苏若然给抛弃了。

    苏夫人一脸无奈:“这,你放心,我去找若然谈谈。”

    苏若然已经从后门出去了,更在假山后面遇到了君墨寒,她知道,他一定不会走的,他的目的也没有达到。

    “想通了?要嫁给我?”君墨寒一脸笑意,正坐在假山上,衣袂翻飞,风流倜傥。

    五官精致,俊俏非凡。

    一个男人长的这么帅,太没天理了。

    苏若然有些嫉妒眼前的君墨寒了。

    瞪了他一眼,苏若然在五步开外站了:“君浩天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我又不是他,我怎么知道。”君墨寒挑了挑帅气的眉眼,倚在假山上:“是不是在演苦肉计?”

    他太了解他的大哥了。

    不过他从不承认君浩天是他的大哥。

    苏若然点头:“你有什么好办法?让她滚了,我那些嫁妆少收你一万两。”

    “一万两,我还是出的起的。”君墨寒不为所动:“换个条件。”

    “你想要什么?”苏若然拧眉,这君墨寒就像大爷一样,真让人想狠狠打一顿。

    “你知道的。”君墨寒也不明说,只是深深看了苏若然一眼:“你的嫁妆在我这里一纹不值,能值我给你这个价钱的,只有那件东西。”

    “你说什么,我不知道。”苏若然的心也沉了一下,看来,这苏家的传家宝很重要,若者,君浩天在前面跪着求自己回去,也与苏家的这个传家宝有一定的关系!

    到底是什么?

    她的心也有些蠢蠢欲动了,要知道她刚从君家回到的时候,苏夫人也千叮嘱万嘱咐,一定要守好苏家的传家宝。

    不过,嫁妆还在君家,倒是无人敢动。

    这个年代,女人的嫁妆也是有保障的,朝庭还立了法,这些嫁妆也只有苏若然有权动。

    除非苏若然死于非命,或者,像之前的,与小叔有染……

    现在,苏若然好好活着,与小叔有染一事,也被澄清是奸人所害。

    所以,苏若然这些嫁妆,只能是苏若然的。

    “他一定也盯着呢。”君墨寒笑了一下:“其实……这不是什么宝贝,你总听说过,君子无罪,怀璧其罪吧。”

    他的目标也很简单明了。

    苏若然转了转眼珠:“我爹怎么死的,你知道吗?”

    她记得君浩天说过,君墨寒知道这一切。

    她觉得,有些眉目了。

    君墨寒面色一寒,沉了下来,直视着苏若然:“不知道。”

    说翻脸就翻脸。

    “算了,话不投机半句多。”苏若然转身便走,现在君浩天和君墨寒都是冲着苏家的传家宝来的,她几乎是没有退路了。

    除非,不顾苏家上下的生死。

    “等等!”苏若然刚刚迈出一步,君墨寒纵身一跃,已经抬手按向了她的肩膀,苏若然更是条件反射的抬手按向了他的手,想借着这股力量将他掀翻在地,却是力气不敌!

    没能将君墨寒放倒,反而让他整个人从后面搂了她,大手握住了她的纤腰,下颚更是抵在了她单薄的肩膀上,一脸的暧昧:“这么主动,是不是想我了!”

    “流氓!”苏若然气的不轻,抬脚狠狠踢向君墨寒,一手扬起按上他的下颚,另一只按上他的额头,准备扭断他的脖子,绝对不留情。

    可她还是低估了君墨寒。

    她的脚不但踩空,两只手更被他分别握住,顺着转了一个圈,把她整个人都搂进了他的怀里:“这么迫不及待。”

    语言轻佻,十分的邪肆。

    可偏偏苏若然不是对手,用力挣扎了几下,都没能挣脱开。

    气的脸都红了。

    “交出东西,放你离开,否则很快就会传开,你与我私下约会一事。”君墨寒十足的威胁,一边在苏若然的耳边轻轻吹气,感觉到怀中的她微微颤抖,笑得更深了:“你落到君浩天手里,也不会有好果子吃的,不如我们合作。”

    苏若然气的心肝都疼了,君家的男人都不要脸!

    手肘用力,狠狠撞向了君墨寒的肋骨,那力气是要撞断几根才罢休。

    后知后觉的君墨寒快速抬手握住了苏若然的手肘,就那样握在手里心:“若然,你说我是该放开,还是该捏碎?”

    他已经领教过苏若然的野蛮了,所以,时刻防备着。

    这个女人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惹上的。

    苏若然没有动,握了拳头,顿了一下:“东西还在苏府。”

    识实务者为俊杰,苏若然不会傻傻的死撑着。

    “很好,这样,多好!”果然,她的话落,君墨寒就松了手,顺势将她推开,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合作吧。”

    苏若然还是不服气,可又不是对手,只能恨恨瞪着他:“东西你拿走,合作,不可能。”

    与虎谋皮,有几个能有好下场的。

    然后大步离开。

    留下君墨寒斜倚在假山上一脸的冷笑,直直看着苏若然的背影。

    握着拳头,苏若然的脸色也十分难看,有些苍白,她在君墨寒这里一直都在吃亏,心下不甘,更是十分不痛快。

    路过大厅看到君浩天还跪在那里,苏夫人一脸的无奈,在说着什么,不过君浩天不为所动,还真能坚持住。

    苏若然站在后门,思绪有些散乱,不过她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又大步走进了大厅:“浩天哥,你真的不计较我那天与二公子的事情吗?”

    态度也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若然,你终于想通了。”苏夫人眼圈都红了。

    她就怕苏若然一条道儿走到黑。

    毕竟君浩天都这么有诚意了,她都被感动了。

    君浩天看了一眼苏若然,眉眼微眯,其实苏若然很美,标准的鹅蛋脸,五官堪称精致,眉眼如画,天仙一般。

    这种美,绝对是让人过目不忘的。

    “是的,不计较。”君浩天顿了一下,用力点头:“若然,我对你是真心的。”

    这些苏若然一点也不想听,摆了摆手:“好,只要浩天哥有诚意,我一定不计前嫌。”

    君浩天想要站起来,苏若然却按住了他:“只要浩天哥能跪到明天早,我一定上你的轿子。”

    她绝对不会放过任何报仇的机会。

    这个君浩天险些要了自己的命,她自然不会忘。

    现在,几句话就想打发她,想都别想。

    说罢,扬长而去。

    “若然,若然……”苏夫人险些晕过去,她没想到苏若然会这样说,这根本就是在为难君浩天,此时她只怕君浩天一气之下休了苏若然。

    一边又看向跪在那里没有动的君浩天:“大公子,这……”

    “娘,没关系,我知道,若然还在生气,只要她能消气,我跪多久都愿意。”君浩天这话也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说的咬牙切齿。

    他也没想到苏若然会这样为难他。

    可他今天,必须得把她带回君家。

    苏夫人是又气又恼,想扶君浩天起来,他却不肯,一脸坚持的跪着。

    让苏府上下都十分不解,更是轰动了整个皇城。

    也让苏若然再一次红遍大街小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