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10章 我要睡回来的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10章 我要睡回来的

    天蒙蒙亮,苏若然就被苏夫人喊起来,坐进了君家的轿子。

    她也没想到,这个君浩天真的跪了半天一夜,直到天亮。

    此时坐在轿子里,她还有些昏昏沉沉的。

    就是想不通,是什么原因,让君浩天如此执着,破釜沉舟。

    苏夫人还是叮嘱了一番,让苏若然觉得有些厌烦了,这明明是把女儿往火坑里推,她却觉得这是为了苏若然好。

    君家的下人也都在这里陪了一夜,都没什么精神,轿子摇摇晃晃的,让苏若然更想睡了。

    轿子外,君浩天正骑在高头大马上,他有意让家丁早些起轿回府,免得成为皇城人的笑柄,其实早就传开了。

    一边打马前行,一边侧头看了看轿子,君浩天的脸色就难看了许多,眯了双眸,嘴角带了一抹冷意。

    君家的前门,早就有人列队欢迎,只为了迎接大少奶奶回府。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样一个女人,值得你跪在苏家半天一夜吗?”送苏若然回了东厢房,不等说上一句话,君浩天就被君家老太太派人“请”去了。

    此时君老太太更是一脸的不悦,把手中的拐杖“咚咚咚”敲在地上。

    可见多么的气愤。

    毕竟苏若然与君墨寒的事情也传遍了大街小巷,虽然现在把一切都推到了翠羽的身上,可人们都知道,君家大少奶奶已经委身君家家主君墨寒了。

    是个男人怕是都不能容忍。

    就算不是苏若然的错,也会是一纸休书打发掉了。

    这头顶罩绿云,谁也受不了。

    何况君浩天还是朝庭命官,堂堂的大司农。

    “奶奶,她值得的。”君浩天也只能叹息一声:“之前的一切都是翠羽干的,我也没想到她这么蛇蝎心肠,设计陷害自己的表姐妹,还亏苏家一直都拿她当小姐看待。”

    君老太太又把拐杖咚的一声敲在地上:“那也不行,她已经是不洁之身了,怎么能做你的夫人?做君家未来的当家主母?”

    她是无论如何,也要把君浩天扶上君家家主的位置。

    所以,在她看来,苏若然根本配不上君浩天。

    “奶奶,不能这样说,我与若然也是真心相爱的。”此时君浩天倒是一副痴情的样子。

    “可她那样,你不觉得恶心吗?她都被那个野种碰了,那天,他们还联手对你,你就这样忍了?”君老太太是不能忍下这口恶气:“以老身的意思,就一纸休书让她离开君家。”

    君浩天“噗通”一声跪到了君老太太脚边:“奶奶,你就成全我和若然吧,我喜欢她,这天下间,没有人能取代她在我心中的位置,她是不洁了,可这不能怪她,我们也不能把错推到她的身上。”

    “我怎么说,你才能明白啊!”君老太太一副铁不成钢的样子,后退一步,坐在上首:“你执意要接她回来,我不能阻拦,不过她绝对不能怀上君家的骨肉,万一是那个孽障的种儿,生下来,我也会直接摔死他。”

    一脸的凶狠,更是说的咬牙切齿。

    “我……”君浩天犹豫了一下:“这件事,不要让若然知道。”

    他那样子,似乎真的很爱苏若然,不计前嫌,排除万难,只为了把她留在自己身边。

    如果让苏若然看到,可有真的会感动了。

    此时她正抱着被子在房间里睡着,前世做雇佣兵,一直都在忙碌着,似乎都没有时间睡个好觉,穿越之后,终于找到睡觉的机会了。

    她要把前二十前的觉都补回来。

    “你当真回来了。”窗子一动,一抹人影闪身进来,直接坐到了床头。

    苏若然虽然正睡着,却是已经翻身坐起,手里一把飞镖递了出去,方向正是坐在床头的君墨寒的喉咙。

    她绝对不让自己睡死过去的,在君家,她要一百二十分的防备着。

    侧身,抬手捏住了飞镖,君墨寒坐在床头没有动,手中拿着飞镖把玩着:“你还真够狠。”

    “对待敌人,当然不能手下留情。”苏若然见是君墨寒也没有继续甩飞镖,而是坐直身体,正了正脸色:“这里是君家,你最好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这里不是你该来的,马上消失。”

    “你怕了?”君墨寒身体前倾,冷笑了一下:“那就不要回来。”

    苏若然眯着眸子看他:“你为什么一再阻止我回君家?这对你有什么好处?还是我回君家断了你什么财路?”

    她的确是想不通。

    这个君墨寒似乎太多管闲事了。

    “因为你是我的女人。”君墨寒毫不犹豫,淡淡说着,一边收了飞镖进袖子里:“只能是我的,任何人都不许碰。”

    霸道,强势,不容置疑。

    苏若然拧了一下眉头:“君家主,你想多了。”

    一边抬了抬手:“如果你不想君浩天再抓了我们两人的把柄,最好从今天开始,一步也不要踏进这个院子。”

    “如果我想让他抓到把柄呢?”君墨寒却冷笑了一下。

    “你……”苏若然有些无言以对,一边拧了一下眉头,从怀里心不甘情不愿的掏出银票:“这个定金还给你,嫁妆暂时怕动不了了。”

    “你就甘心?”君墨寒没有接那些银票:“都落到君浩天的手里!”

    “落到君浩天的手里,和落到你的手里,有什么区别吗?”苏若然想笑,一边切了一声,有几分不屑。

    说到底,都是冲着自己那价值不菲的嫁妆来的。

    怪不得,这君家都是做生意的料儿。

    “当然有。”君墨寒眸色沉了沉,直视着苏若然:“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他,只会要了你的命。”

    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是早晚的事儿!

    “你知道,我要什么?”苏若然冷哼了一声,她也防备着君墨寒,画人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人。

    特别君墨寒这么明显的企图,她自然不会轻易上钩。

    君墨寒就四平八稳的坐在床头,让苏若然都有些急了,一边四下看了看:“好了,我不想刚回到君府就惹是非,还请君家家主体恤。”

    开始撵人了。

    语气倒是缓和了一些,就是说出来的话,一点也不客气。

    “今天晚上我还会再来。”君墨寒也没有再纠缠,而是提前通知了苏若然一声,让她有个心里准备。

    苏若然再次甩出一把飞镖,被君墨寒再次稳稳接了,一边在心里掂量了一下:“苏家果然大手笔,这可是玄铁造。”

    一边说一边眯了眸子,眸光闪烁,夹着冰冷的气息。

    “今天晚上,你若敢再来,一定让你吃些苦头。”苏若然沉声警告,眸色也夹着冰冷,两人之间的战火一触即发。

    不过君墨寒的态度不冷不热,没有一点变化,刚刚的冷意已经收了回去:“我说过,你不能白白睡了我,我要睡回来的。”

    然后纵身飞向了窗子,离开前还不忘记补充一句:“还要加倍!”

    气得苏若然直咬牙,又一把飞镖扔了过去,都被君墨寒一一挡了,那张脸阴晴不定,在苏若然看来,还真是欠修理。

    君墨寒离开后,苏若然才发现,她给他的银票,他并没有收回去。

    还在银票当中夹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繁体的等我二字。

    不过,苏若然不识得这里的字,只能扬手扔上了烛火,烧成了灰烬。

    纸条刚刚烧烬,君浩天就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更是摆手挥退了门外的所有人,他跪了半天一夜,脸色不怎么好看,此时更是紧紧绷着。

    苏若然见他进来,还是半倚在床上,头也不抬。

    “若然,我来陪你用早饭。”君浩天很温和的开口,面色也是温柔似水的,倒让苏若然有些无法适应。

    只能点了点头:“多谢大公子。”

    “到了这个时候,怎么还喊公子,我是你相公。”君浩天的脸绷的死紧,此时没有对着苏若然发火。

    “这个不作数,虽然拜堂成亲了,可我的洞房花烛却是与二公子在一起了,这件事,实在是有些乱,你让我先静几天。”苏若然看着君浩天,也客气了一两句。

    说的多了,苏若然怕自己会忍不住杀人。

    “若然说什么就是什么,放心,我也不会轻易许下承诺,一旦应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君浩天的声音很高,似乎要让全世界的人都听到。

    本来今天八抬大轿迎苏若然回府,就已经传遍了皇城内外。

    “是吗……”苏若然的尾音挑的极高,拉的老长:“派几个人,把我的嫁妆抬过来,我要挑几件首饰。”

    “这……”君浩天也明显被雷到了,这苏若然果然是知道的:“这是你的私有物品,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想给谁就给谁。”

    却没有派人去抬嫁妆。

    他也在想,一旦发现了东西,是要藏匿,还是递交给皇上?

    苏若然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突突的疼,身下软绵绵的,倒也是一处好去处。

    “怎么?”见君浩天如此淡定,苏若然明白,这嫁妆可能不只只让君家兄弟残杀,还可能会毁了整个君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