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桃运风水师〕〔重生修真之美女都〕〔重生空间之全能军〕〔仙武之无限小兵〕〔毒断天下〕〔超凡玩家〕〔官路高手〕〔福晋在上:四爷,〕〔邪王盛宠:神医妖〕〔刘备的日常〕〔御天武帝〕〔谋明天下〕〔奥运天王〕〔和大罗一起踢球的〕〔重生七零:农门军〕〔极品公子绝色妖〕〔世纪门〕〔花都修真高手〕〔护花邪少〕〔至尊归来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12章 当表子还要立牌坊
    第12章 当表子还要立牌坊

    苏若然看着院子里的二十个丫鬟婆子,依次给他们分了工。

    “一等丫鬟负责我的饮食起居,二等丫鬟负责打扫房间和院子,几位婆子就轮流守门吧,没有我的吩咐,都不许迈出院子一步。”

    苏若然看上去无害,可绝对不是省油的灯。

    这二十个下人,就安排的十分妥当。

    已经给了下马威,再用金钱利诱,所以,这些人就算都是君浩天有意安插的眼线,她也能全局掌控住。

    “是,大少奶奶。”丫鬟婆子也都暗暗心惊,前面发卖出去的二十个人,就是榜样啊。

    而且君浩天也当着众人的面,给了苏若然最大的权利。

    他们就算要搞小动作,也得思虑思虑后果的。

    “好了,都去忙吧。”苏若然摆了摆手,挥退众人。

    房间里只剩下苏若然和几十箱子的嫁妆了。

    这要是摆在这里,也挺显眼的。

    一边将箱子一一翻了一遍,想找到传书中的经书。

    这嫁妆也真够齐全的,要什么有什么,苏若然也是看的眼花缭乱。

    “大少奶奶!”就在苏若然在一箱子书简里翻找的时候,窗子一动,一抹身影飞身进来,更是凉凉的招呼了一声。

    这声音不用听也知道是君墨寒。

    “我这梧桐院是没有门吗?”苏若然一把将箱子拉住,瞪着君墨寒,十分不爽。

    “小叔进嫂子的院子,谁敢走门啊。”君墨寒自然也看到了苏若然的嫁妆,脸色也变了变,嘴角的笑意很深。

    “滚!”苏若然沉声说道,根本不想搭理这个人。

    可每次说出来的话,都让她有杀人的冲动。

    他总要提醒一下他们之间发生的关系。

    “怎么滚?这么有难度的动作,你得教我一下,在下才疏学浅,实在不懂。”君墨寒在苏若然面前,总是一改冰山脸,更不会惜字如金。

    苏若然气得直握拳头,忍不住想丢飞镖。

    “又要用玄铁飞镖飞我吗?多浪费。”君墨寒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架势,眼角余光扫过几十个嫁妆箱子,眼神却没有什么变化。

    只是静静看着。

    苏若然面对此人,竟然无言以对了。

    “其实我来,是告诉你,那卷经书会给你带来杀身之祸,你最好不要留在身边。”君墨寒大摇大摆的走到桌子旁坐了,一边动手给自己倒了杯水,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也不怕有人会进来撞到他在这里。

    “多谢了,不过,这是我的事情,不用你管。”苏若然眉头紧了一下,这东西,君家人都想得到,真不知道是什么宝贝。

    “你把所有人都潜散出去,不就是为了等我吗?如果不想我管你的事,何必这么做!”君墨寒挑眉看着苏若然,倒是说的一本正经。

    苏若然回头瞪他:“别太把自己当根葱,我什么时候说要等你了?”

    “看来你……没看!”君墨寒不自觉的拧了一下眉头:“不应该啊,我可是把字条放进银票里了,你怎么会不在意银票!”

    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也让苏若然一愣。

    下一秒,君墨寒又想到了什么,抬起手指了指苏若然:“原来如此。”

    “什么……”苏若然也懊恼,她就是不识得这里的字。

    君墨寒摇了摇头:“不识字,也很正常,女子无才便是德,没想到苏老爷如此注重你的品德,不过我觉得,不如从小学习一下,现在是字也不认识,三从四德也丢了。”

    “啪!”一只飞镖直飞向君墨寒的喉咙处,他侧身避开,正好钉在了窗子上。

    去劲很大,半只镖身都钉了进去。

    可想而知,如果钉在君墨寒的喉咙处会如何!

    “怎么?恼羞成怒了,我这是实话实说。”君墨寒一副可惜的表情:“不如这样,我教你读书识字吧,你是我的女人,我有责任和义务。”

    这样死缠烂打,让苏若然心头的怒气值不断的攀升。

    “你是不想要君家了吧。”苏若然狠声威胁着:“最好离我远点,否则一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好怕啊!”君墨寒表情都没变:“不过,你也得有这个本事。”

    苏若然一拍身前的桌子,纵身而起,直扑向君墨寒。

    对于他这样一次次的来羞辱自己,她也是忍无可忍了。

    “那就试试好了。”苏若然手中捏了一根簪子,直直刺向了君墨寒的眼睛,坐在那里的君墨寒一动也不动,嘴角还带着一抹嘲讽的笑。

    簪子到眼前时,君墨寒一扬手,就抓住了苏若然的手臂,往侧面送了过去,顺势将她整个人都抱在怀里。

    “这么急着投怀送抱,是不是想我了?”君墨寒控制了苏若然的两只手臂,一手揽着她的腰,在她耳边低声说着。

    一脸懊恼的苏若然知道自己的身手相差太远,不过还是抬起腿狠狠踢向了君墨寒的头部。

    “现在是白天,不能急。”君墨寒却轻轻松松按下她的腿,将她搂的更紧了:“今天晚上,我一定来。”

    换来苏若然大怒,低头去咬他的脖颈,不过,没能得逞,君墨寒抬头就捏住了她的下颚:“女人不能太野蛮,男人吃不消的。”

    句句都能点起苏若然的怒火。

    只是技不如人,此时苏若然手脚都动弹不得。

    “好了,我不和自己的女人计较,我放开你,你安静点。”看到苏若然铁青的小脸儿,君墨寒笑道,说着,真的松了手。

    不过他放开手的同时,把苏若然抛向了半空中。

    这样疯狂的苏若然,他也得远离。

    在地上滚了几圈,才稳住身体,苏若然的长裙已经扯破了,长发凌乱,有些狼狈,恶狠狠的瞪着君墨寒。

    而君墨寒又淡定的端起了水杯,一口一口品着:“以你这点三脚猫的功夫,要对付君浩天,根本就是痴人说梦,即使你布置的再周密,也未必是他的对手,你知道吧,玩阴的,谁也不是他的对手,你回来,简直就是送死。”

    他是不主张苏若然再回君府的。

    可却没能阻止。

    “君浩天再阴,也阴不过君家主吧。”苏若然感觉肩膀后背全身都疼,只能瞪着君墨寒。

    “多谢夸奖,我的女人就是会说话。”君墨寒也不恼,放下茶杯,拍了拍手,扫了一眼地上的十几箱嫁妆:“这些,他为了名声,没有动,不过,你现在又回了君府,他就有太多理由动了。”

    “财钱都是身外之物,这算什么。”苏若然揉着被捏疼的手腕,倔强的瞪着君墨寒,一脸的嘲讽,有意顶撞他。

    “好一个苏家的千金大小姐,有魄力。”君墨寒轻轻点头,眉宇间多了几分戾气:“不过,你想清楚,翠羽是怎么死的。”

    他看不懂苏若然。

    苏若然自然是心里有数,不过是不想在君墨寒面前妥协罢了。

    一时间也没有接话。

    “这些嫁妆,我不买了,还是那个数,买这些经书。”君墨寒见苏若然不说话,以为她明白自己的意思了,直接切入正题。

    一边说着,指了指苏若然脚边的一箱竹简。

    “这些都是?”苏若然盯着那些竹简,上面的字识得她,她不识得这些字。

    君墨寒点头,不置可否。

    苏若然拧眉:“你知道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当然,我识字。”君墨寒看着苏若然的样子,又忍不住想笑,额头的疤还没有完全结痂,不过不影响她的貌美。

    她真的很美,五官相当有辨识度。

    过目不忘。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苏若然不能理解,一卷经书的魅力。

    “不知道。”君墨寒也给了她三个字,回答她上一个问题。

    苏若然没有接话,低头去看箱子。

    “你说,这一堆竹简值十五万两黄金吗?”苏若然不解,还是开口问了,总体来说,她是相信君墨寒的,他若想拿走这些东西易如反感,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就算他想要了自己的命,都不会太难。

    “不值。”君墨寒低垂了眉眼。

    苏若然不能理解了:“那你花这么多银子为了什么?”

    “为了你的安全,这些东西留在你身边,一定很危险。”君墨寒难得的一本正经:“因为有人花重金,要拿到这些东西,而且要将与这些东西有关的人,全部除掉。”

    “这……”苏若然惊了一下。

    狠狠拧眉,如果这东西能惹来杀身之祸,苏家为什么奉为珍宝?

    苏夫人为什么嘱咐自己一定要带在身边?

    是何用意?

    她一时间也懵了,大脑不够用,根本跟不上节奏。

    “不过这些东西,的确很值钱。”君墨寒若有所思的说着:“至少,值很多人命。”

    “与这些东西有关的人……”苏若然重复了一遍:“也包括苏家了。”

    “对!”君墨寒点头。

    “君家呢?”苏若然还是问了一句,现在与这些东西有关的,又多了一个君家。

    “那就看谁拿到了。”君墨寒也没有隐瞒什么:“如果君浩天拿到了,就等于保住了大房的所有人,还能拿到那笔重金,如果我拿到,就保住了二房。”

    “原来如此。”苏若然又低头去看那些竹简,然后又蹲了下来,抬手翻出来,看了半天,一个字也没有识得的。

    在此期间,君墨寒就坐在那里没有动。

    “你看看,写了什么。”苏若然还是拧着眉头丢给了君墨寒,虽然她很不想承认自己不识得这些字,可事实摆在眼前。

    现在,她也知道了这些东西的重要性。

    重要到人命关天。

    她虽然与苏夫人没什么感情,可毕竟占了这具身体,她的家人,就不能不管。

    首先,要知道这些竹简上的内容,才能明白它的用处。

    抬手接住,君墨寒一脸的淡定:“你有什么打算?”

    “先看内容,再作打算。”苏若然也算冷静:“你说……君浩天如此陷害我们,为的不是这些嫁妆吧。”

    主要目标应该还是这些竹简。

    “不过他也够蠢的,用得着这么费尽心思吗,嫁妆一抬进君府,就可以动手啊。”苏若然觉得换作自己早就动手了。

    “他是即要当表子,还得立牌坊的人,怎么会随意动你的嫁妆呢,那样不是落了话柄。”君墨寒耸了耸肩膀,翻着竹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