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13章 一场大火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13章 一场大火

    “这些竹简写了什么?”苏若然一脸的疑惑:“有藏宝图的消息吗?”

    不然也不会这么高的价钱了。

    君墨寒摇了摇头,看了半晌,都没有看到重点。

    又大致翻了一遍,还是觉得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不过是经文,看着一个头两个大。

    “能值十五万两黄金,我娘又一再嘱咐我这是苏家的传家宝,就一定有他的价值,不如这样,我会另一种国家的文字,我说,我给翻译出来,然后再慢慢研究,至于这些经文……既然是要命的东西,不如毁掉。”苏若然思虑了一阵,开口说道。

    看着苏若然一脸认真的样子,君墨寒也犹豫了,他也在想这个办法的可行性。

    “你不是不识字吗?”随即君墨寒还是开口了:“让我怎么信你?”

    “信不信由你。”苏若然才不会妥协半分,她明白君墨寒是想开出条件来,她绝对不会上当受骗。

    虽然这个人不会伤害自己,可也不能百分百相信。

    他接近自己,绝对是有目的的。

    “这东西,你若觉得有用,拿来银票,东西你拿走,要是觉得没用,我一把火烧掉。”苏若然前世是雇佣兵,对钱财还是有着特殊的感情的。

    毕竟她前生所作的一切,都是用金钱来恒衡量的。

    君墨寒眯着眸子上下打量苏若然,嘴角的笑意也深了几分:“苏家大小姐,比苏会长还有魄力,还真让人刮目相看。”

    他一直都怀疑苏若然不对劲。

    从撞柱之后醒来,整个人性情大变,而且也变得比之前更聪明了。

    之前的苏若然只知道寻死觅活,现在的苏若然知道权衡利弊,知道耍阴谋诡计,知道孰轻孰重,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这样的苏若然,无疑是大放异彩的。

    在君墨寒的眼里,就像一抹阳光,绽放在生命里,甚至把他的生命都照亮了。

    也让他看到了希望。

    “好,我信你!”君墨寒思虑了一阵,还是点了点头:“我来念这些经文,你用你懂得的文字记录下来。”

    “有锦帛吗?”苏若然看着硬梆梆的竹简,有些头痛,这要是写完了,手指头都得废了。

    “用锦帛做什么?有纸。”君墨寒拧眉。

    苏若然以为这里书籍以竹简为主呢,所以才提出用锦帛,纸,毕竟是稀有的。

    “放心,君府还是用得起纸的。”君墨寒摇了摇头:“吩咐丫鬟送进来就是了。”

    “你在这里呢!”苏若然没有反驳他关于锦帛和纸的问题,不过,叫丫鬟送进来,这不是在让全府的人知道,自己与君墨寒的关系不清不楚吗!

    “我可以躲起来。”君墨寒不怎么在意,然后向卧室走去。

    苏若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的确是有转不开。

    吩咐两个一等丫鬟送了纸张笔墨进来,才又关了门,唤出了君墨寒。

    “不过,君浩天随时都会过来,他也怕这些嫁妆不翼而飞,在这里译经书,不太方便。”苏若然还是担心。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计就计,拖住君浩天。

    不能撕破脸皮,还不到时机。

    “他哪有那么多耐心来哄你,这会儿,巴不得你别找到他。”君墨寒笑得意味深长:“他对你的一颗真心全在嫁妆和经书上。”

    他知道苏若然是聪明人,一点就透。

    不用说太多。

    苏若然也没有多说什么,看了看笔墨,还是拧了眉头:“我需要烧黑的木头。”

    君墨寒顿了一下,直视着苏若然,转身走了,到是没有问为什么。

    他知道,苏若然每作一件事,都是有目的的。

    整整一个下午,君墨寒念经文,苏若然在一旁写经文,虽然木头不如笔,可也比毛笔用着顺手,而且写出来更工整,更节省纸张。

    果然如君墨寒所说,这边不去请,君浩天就一直没有出现。

    “这里面的东西,你随便挑一些吧,不然一会儿一场大火都烧了,也挺浪费的。”苏若然看着几十箱子的嫁妆,也有些不舍,可是为了摆脱经书带来的麻烦,就必须得狠下这个心。

    “放心,这些东西烧了,我会养你的。”君墨寒却没有动,只是翻看着手中苏若然译写的经文,这一次换他一个字也不识得了。

    也是相当的意外。

    苏若然哼了一声,没看君墨寒,而拿起了烛台:“不用,我自己能养自己。”

    她可不会被一个男人束缚住。

    虽然这话也挺好听的。

    “那就随便你。”君墨寒耸了耸肩膀,将经文放进了怀里,然后四下看了看:“一旦火烧起来,你就直接冲出去,院子里会很安全,你想要什么,我来拿,这样才不会引起君浩天的怀疑。”

    “银票和那一箱金子,你替我收着吧。”苏若然也决定的很快,她只捡最有用的拿,以免给自己添负担。

    到什么时候,都是命最重要。

    君墨寒点头,走到嫁妆旁,在一个箱子里拿出了一支凤头钗:“这个你可以戴上。”

    苏若然看了一眼,没有拒绝。

    这只凤头钩的作工很精致,落魄的时候,还能卖点好银子。

    “好了,我点火了。”苏若然拿起烛台就扔到了一箱丝稠上,站在一旁看着大火燃了起来。

    君墨寒已经将拿了金子和银票,从窗子离开了。

    离开前,他并没有拉苏若然离开,他觉得苏若然做事也是有分寸的,如果连这些分寸都没有,烧死在大火里就是活该了。

    不必他施以援手。

    火燃了起来,外面丫鬟婆子都喊了起来,苏若然换了一身亵衣捂着口鼻跑了出去。

    等到苏若然跑出去的时候,一等大丫鬟都惊慌失措的过来扶她,更是不断的问询,生怕她有什么闪失。

    下人们开始拿着盆和桶打水,试图浇息大火。

    不过,火势却没有一点减缓。

    “怎么回事?”收到消息的君浩天第一时间赶了过来,看到梧桐院的大火时也愣了一下,上前一步扶了苏若然:“若然,怎么会这样?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

    演戏演到底,全情投入!

    苏若然一边咳嗽一边摇头,然后抬手捂了一把脸,眼圈泛红:“大公子,我的那些嫁妆还在里面。”

    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什么……”君浩天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苏若然只穿了一身亵衣站在院子里,手里甚至连一张银票都没能拿出来。

    心也沉了一下,猛的松开苏若然,大步向房间走去。

    根本不怕火势凶猛。

    “大公子,你快回来,危险。”管家和几个下人都喊了起来。

    这时苏若然只顾着低头抹眼泪,什么也不说。

    不多时,君浩天又空着双手走了出来,衣服和头发都有被烧的痕迹。

    径直走到苏若然的身前:“怎么会起火?”

    脸色不怎么好看,看上去,有些懊恼,少了最初的伪装。

    苏若然还是抹眼泪,这点演技还是有的:“我,我也不知道,起火的时候,我还在床上睡着,要不是我反映快,跑了出来,我……我怕是已经葬身火海了,我的嫁妆……”

    也是一脸的不舍。

    火光中,君浩天就深深看了苏若然一眼,然后又看向了烈烈燃烧的大火,一握拳头:“没受伤就行,来人,安排少夫人去蔷薇院。”

    没有说多余的话,也没有再关心备至。

    这是要露出本来面目了!

    大火整整烧了一天一夜,梧桐院直接被烧成了灰烬,君老太太气恼,在苏若然来给她定醒的时候,摔了手里的拐杖,根本不看她一眼。

    一个失了身的女人,在这样的大家族里,是如何也翻不了身了。

    不过苏若然也没在意,她可不是靠别人脸色活着的人。

    只是陪着君浩天演演戏。

    “失火的原因还在调查,不过,若然,你的那些嫁妆全部烧成了灰烬。”君浩天看了君老太太一眼,并没有阻止,只是凉凉的对着苏若然说道。

    他倒要看看,苏若然失了这些嫁妆,会是什么表现。

    “这……”苏若然一脸的焦急:“那些可是苏家的全部家荡了,现在烧了……我该怎么办,大公子,我该怎么办啊?”

    “没关系,君府能养得起你。”君浩天还是继续试探。

    语气不似之前的温和了。

    “其实……我娘一直都说,嫁妆里有苏家的传家宝,一定要守好了,现在可怎么办……”苏若然看着君浩天:“大公子,真的烧的一无所有了吗?”

    一边就要往外冲:“我去看看,我娘要是知道了,一定会伤心的。”

    “传家宝是什么?”君浩天还是侧身拦了她。

    “经,经文!”苏若然小声的说着:“一卷。”

    “经文……竹简吗?这么大的火,还能剩吗?”君浩天看白痴一样看着苏若然,又吁了一口气:“可知道上面写了什么?”

    “不知。”苏若然摇头:“不过,这场火起的太意外了。”

    君浩天也点了点头,上下打量苏若然,心下也觉得此事蹊跷,这场火更是太过突然,处处透着诡异。

    他知道,苏若然很在意那些嫁妆的,毕竟苏家是生意人。

    要说这火是苏若然放的,他还真不信。

    那么,就是另有其人了。

    如果是这样,东西在哪里,就不好说了。

    想到这里,他便抬手揽了苏若然的肩膀:“若然,没关系的,钱财都是身外之物,只要你没事就好,至于苏家的传家宝,你可曾见过是什么样子的?”

    “见过!那经文很特别的,与市面上那些藏书都不一样的。”苏若然一脸可惜的说着。

    换来君浩天面色一沉,双眸都眯住了,更是点了点头。

    揽着苏若然肩膀的手微微用力,这个女人,他也不想留,不过,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还得继续演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