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喜劫良缘,纨绔俏〕〔重生之战神吕布〕〔九极圣域〕〔神医毒妃:至尊嫡〕〔有凤难仪潇湘妃〕〔上古金仙纵横都市〕〔有一种梦想叫足球〕〔重生撩夫:席少的〕〔女总裁的极品狂兵〕〔明末之虎〕〔女总裁的至尊兵皇〕〔透视小仙医〕〔不妻而遇:第一大〕〔重生毒妃狠绝色〕〔最强狂暴升级〕〔真武圣尊〕〔都市之妖孽仙厨〕〔妖帝撩人:逆天邪〕〔道门入侵〕〔我在唐朝有套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14章 我要娶你,全凭我意
    第14章 我要娶你,全凭我意

    苏若然住进了蔷薇院后,二十个丫鬟婆子也一同住了进去。

    只是大火过后,苏若然的待遇明显就变了。

    君浩天只问了那些问题后,一直没有再出现,更是对前院说,她受了惊,不必给君老太太定醒,好好养着。

    这也就是变相的将她禁足了。

    “他信了吗?”君墨寒进出蔷薇院,如入无人之地。

    让苏若然想知道,他这个君家家主一天只知道游手好闲,钻女人房间吗?

    苏若然看不到君浩天,心情是很好的,不用伪装,不用演戏。

    “信了。”苏若然伸出手:“东西给我。”

    “经文嘛?”君墨寒笑了笑,一身白衣,剪着双手在房间里走了两圈:“在你身上,太危险了,还是我替你保管吧。”

    苏若然一个箭步上前,一手快速搭在了君墨寒的肩膀上,一手捏上了他的手腕,借势就要将他摔出去,却是发力够狠,后势无力!

    用了几次力,都没能撼动君墨寒。

    反而让君墨寒另一只手臂,揽住了她的腰身:“大嫂,不要急着投怀送抱!”

    更在她的耳边吹气,温热的气息让苏若然颤抖了一下,快速松开抓着他肩膀和手臂的手,想要全身而退。

    可君墨寒揽在她腰间的手却不肯放开。

    反而搂的更紧了:“放心,只要你有这个心思,我一定会想办法的。”

    冰冷着一张脸,却说出痞气的话来。

    让苏若然想掐死他!

    苏若然挣扎不开,手指翻动,一只飞镖就抵上了君墨寒的脖颈。

    君墨寒反映也够快,快速松了她,一只手在她的肩膀上轻轻一按,卸了她握着飞镖的力道,快速后退几步,已经脱离了危险。

    两人相距五步远,苏若然狠狠瞪着君墨寒,后者却是一脸的不在意,面色平淡没有一丝波澜。

    “东西拿出来,那不是你的。”苏若然很气恼:“那是苏家的。”

    “苏家?你是苏家人吗?”君墨寒不为所动,反问了一句,眸色也深了。

    他最清楚苏若然的前后变化了。

    就苏若然想伪装,也无法骗过他。

    这话一出,让苏若然也是一愣,眸光一寒,捏着飞镖的手微微用力,一扬手,几把飞镖同时飞向了君墨寒。

    君墨寒几个旋转侧身,一一避开了。

    “苏若然,你还真狠,一日夫妻百日恩,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君墨寒站稳脚跟,便凉凉说着,拌落了手中的飞镖。

    “滚出去。”苏若然此时也是气的内伤,打不过,骂没用,对君墨寒,真的是想杀死一万遍的心都有。

    这样极品的小叔,真的是生凭难得一见啊。

    君墨寒不为所动,一边从怀里取出订好的两沓宣纸,一边细细看了一遍,才拿出其中一份扬手递给苏若然:“这经文,我分成了两份,你保管一份,我保管一份,只有两份拿到一起,才能看到全文。”

    “不过你要保管好,丢了一份,这东西就成废品了。”君墨寒还是叮嘱了一句。

    他这个人还真是让人又气又恨。

    明明就是来送经书的,偏要等苏若然气到发飙动手。

    更用言语惹苏若然发怒!

    苏若然看了看半份经文,也觉得君墨寒考虑的很周全,不过还是瞪了他一眼。

    “好了,君浩天也会找这分经文的,你记得小心周全,实在不行,就给我发求救信号,我,一定来救你。”君墨寒又深情楚楚的说了一句,才转身离开。

    看着窗子,苏若然将半份经文放进了袖子里,更是拧紧了眉头,一脸的若有所思。

    这君家的人都有毛病啊。

    君浩天来的时候,随他一起进来的还有两个丫鬟,手里拿着宣纸和笔墨,更是将宣纸一一铺好,细细砚墨。

    苏若然正在吃着点心,喝着茶。

    堂堂皇城最大商会会的女儿,虽然不及名门闺秀,官府千金,可生活却是惬意滋润的,在生活上,比常人要讲究的多。

    所以,苏若然此时的生活一样精致。

    看着君浩天这样的举动,不禁拧眉。

    不用君浩天开口,苏若然就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了。

    一边扯着嘴角冷笑了一下,才又缓缓抬头:“大公子,这是做什么啊?让我作画吗?你知道的,我从小除了算帐,就是练练武,其它什么也没学过的。”

    “我自然知道。”君浩天还是意外了几分,他当初是通过翠羽才找上苏若然的,之所以会对苏若然柔情万种,也是为了苏家的一切。

    他对苏若然,除了了解一些性格,其它的一无所知。

    此时也有些头苦了。

    什么也不会,还真让人为难了。

    “你见过苏家的传家宝吧。”君浩天一脸温和的说着,抬手挥退了丫鬟,更是示意他们关了房门。

    一时间房间里只余下苏若然和君浩天。

    苏若然还是继续吃着点心,并没有停止的意思,一边点了点头:“见过,毕竟是我们苏家的传家宝。”

    “那你按照印像里的样子,画出来,我怀疑梧桐院的大火是有人有意为之,而且就是冲着苏家的传家宝来的,这只是一个障眼法,有意混淆我们的视线,经书应该被人调包拿走了,夫人的传家宝,我定会全力追查。”君浩天说的义正严辞。

    一边说着一边走到苏若然的身边,抬手按上她的肩膀:“那些烧掉的东西,我定会给你补回来,不会让夫人伤心难过。”

    苏若然侧头看了他一眼,真想问他,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伤心难过了。

    不过还是忍了。

    喝了一口茶,拿手帕擦了嘴角,又擦了擦手上的糕点渣子,才笑着回答:“大公子做了这么多,若然心里十分感激,我一定尽我所能,画出来。”

    一边拿过一旁的毛笔。

    只可惜,握笔的姿势让人无法直视。

    连双手按在她肩膀上的君浩天的双手都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他觉得苏若然这种女人就该在商贾家中。

    苏若然也感觉到了君浩天颤抖的双手,扯着嘴角笑了一下,然后还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就在宣纸上画了起来。

    她虽然活了两世,可一直学的都是如何赚钱。

    所以像琴棋书画这种附庸风雅的技巧,是不会浪费时间学习的。

    一张画画完,君浩天就有撞墙的冲动,怎么都觉得苏若然这副画挺惨不忍睹的。

    “好了,就是这样一副竹简,你就大概知道就行。”苏若然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的确是太难看了。

    墨汁在宣纸上沁出好大一片,都无法看出,她画的其实是竹简……

    “竹简上面有一些奇怪的字。”苏若然又继续:“挺多的,整整装了一个箱子。”

    撒谎,要有水平,半真半假,才能让对方相信。

    她有意把自己从梧桐院的大火里摘出来,更抓着这苏家的传家宝一事不放,才能让君浩天半信半疑。

    只要有这半信,她就能借题发挥了。

    苏若然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比划着。

    只是这样说来说去,君浩天的脑袋都挺空的。

    不过至少知道,他要的东西是一捆书简,可见,是一些古老的东西,说是传家宝,的确有些道理。

    “好了,我明白了。”君浩天也只能到此为止了,点了点头:“好了,我会派人寻找的,夫人不要着急。”

    苏若然想不知道,他从哪里看到自己着急了。

    不过也没有关系,大家一起演戏嘛。

    “大公子留下来一起吃晚饭吧。”苏若然见君浩天收了墨迹已经干涸的宣纸,笑了笑,一脸的温和。

    君浩天侧身看了一眼苏若然:“不了,我还要去安排人手调查梧桐院的大火和夫人的传家宝,等到事情告一段落,为夫再来陪你。”

    “这样……那好吧。”苏若然当然不会强求,她巴不得君浩天一辈子也别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们早就撕破了脸皮,两人都挂着面具,都在敷衍对方,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一出蔷薇院,君浩天就把手中的宣纸随手扔了,冷哼了一声。

    房间里苏若然也看得一清二楚,只是冷笑了一下:“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这个就看他背后的人怎么下达命令了。”君墨寒已经坐在了案几前,抬手敲了敲桌面,脸上带了一抹嘲讽的笑意:“不然,你以为你能在他手里活下来?”

    苏若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只是扯了扯嘴角:“这一切,不用你来告诉我。”

    苏若然也想过,君浩天这样做是身不由己,可君墨寒说出来的时候,她还是有些意外。

    “那算了,接下来的事情,也不用告诉你了。”君墨寒耸了耸肩膀,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不过,我有一个提议。”

    “什么?”苏若然挑眉,有些不痛快的看着君墨寒,这个所谓的君家家主竟然无事就撬窗户,有门都不走。

    “我们把东西交出去,让君浩天给你休书!”君墨寒的面色一直都紧绷着,精致的五官看不出其它情绪来。

    如果不是刻意的笑,他这样子,太过一本正经了。

    连带着他这番话都显得那么认真。

    “真的吗?他要是答应,我可以交出去。”苏若然倒是顺水推舟的说了一句:“然后呢?”

    “然后?你不想回去苏家吗?”君墨寒也挑眉反问了一句:“哦,我忘记了,苏夫人怕你嫁不出去,没关系,你可以嫁给我,我说话一向算数,一言即出,驷马难追。”

    这是变相的来求婚了。

    苏若然是哭笑不得。

    上下打量了一番君墨寒:“你的背后又是什么人?”

    她觉得,就算当初他们二人被算计在一起了,可君墨寒也不至于念念不忘,紧追不舍。

    若说女人,这若大的君府,凭着他堂堂的威远将军和君家家主的身份,身边的女人一定不少,而且阀门世家,千金闺秀,都不在话下。

    他紧紧追着她一个商贾之女,还被外面传得风言风语的弃妇,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

    所以,她也只有这样一个疑问了。

    “我不听任何人的指挥,我就是我!”君墨寒坐直身体,抬眸直视着苏若然:“我要娶你,全凭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