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农女:买个相〕〔龙血战神〕〔萌医撩夫〕〔连锁死亡〕〔恶魔就在身边〕〔鹰掠九天〕〔天行〕〔渡风杂货铺〕〔神骨镇天〕〔修仙进行中〕〔主千秋〕〔重生八零:弃妇带〕〔我的老婆是偶像〕〔女帝问鼎娱乐圈〕〔斗魄星辰〕〔叶哥的传奇人生〕〔全职法师〕〔大叔,轻轻吻〕〔总裁爸比从天降〕〔一路仕途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15章 君家的秘密
    第15章 君家的秘密

    “我不嫁你!”苏若然看着君墨寒那高高在上,霸道独栽的模样,凉凉回了一句。

    就算她身分地位再低微,也不会向任何人低头的。

    君墨寒扯了扯嘴角:“好,有个性!我喜欢!”

    然后又继续说道:“没有关系,我等你!等到你肯嫁给我那一天!”

    “疯子!”苏若然觉得自己与君墨寒沟通不了,狠狠拧着秀气的眉头:“我要休息了,出去。”

    “我在这里,不影响你做任何事情!”君墨寒不为所动,大爷一样坐在那里,一手拿着水杯,慢慢品着。

    他是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

    “你……”苏若然想掐死他,捏着手中的飞镖半晌,却没有动手,因为她知道自己不是对手。

    君墨寒笑意很深:“正好,一起用晚饭吧,我陪你,总比他陪你更舒心吧。”

    “你和他,看着都一样让人难以下饭。”苏若然才不会嘴下留情。

    “没关系,我看着你能下饭就行。”君墨寒也不恼,这底线在苏若然面前还真是无下线。

    气得苏若然直咬牙:“滚!”

    “其实这个字挺粗俗的,不配你的身份。”君墨寒端着茶杯,喝的有滋有味,坐的四平八稳,表情淡定极了。

    根本不将苏若然的火气放在眼里。

    苏若然想暴走了,像君墨寒这种难缠的人,她表示太有压力了。

    “你不走,我走!”苏若然知道,君墨寒是想拉自己下水,可她并不想趟这样的浑水。

    她只想着如何能摆平君浩天!

    说罢苏若然转身就走,没有回头。

    “大少奶奶,少爷有吩咐,火烧梧桐院,少奶奶受惊了,要好好休息。”走到院门处,却被两个家丁拦了下来,用着冠冕堂皇的理由。

    让苏若然更生气了。

    上前迈出一步:“怎么?我要出去,还要经过你们的同意了?我休息好了!”苏若然实在不想回去面对君墨寒那张脸。

    还有他那自负的样子。

    必须得清静清静了。

    “这……”家丁被苏若然这样一说,有些无语了。

    不知道如何是好。

    苏若然就又迈出一步,大摇大摆的向外走。

    几个家丁见状,立即程半圈形拦了过来,都一脸的为难:“还请大少奶奶回去,免得小人们难做!”

    “是嘛?这样就很难做了吗?”苏若然对着几个家丁灿然一笑,让几个家丁都看的有些眼睛发直。

    因为苏若然的颜值还是很高的。

    “你们再不让开,我就喊非礼了!”苏若然突然收了笑,冷冷说着。

    她可不是开玩笑,说到做到。

    几个家丁还没有回过神儿来,听到这话,都有些愣。

    不过下一秒,苏若然已经一提裙摆,大声喊道:“非礼啊,有人非礼我……”

    院子里的丫鬟婆子是不敢招惹苏若然的,此时都不可思议的瞪着这一幕,他们的少奶奶果然威武啊!

    “大少奶奶……不要血口喷人啊……”几个家丁也慌了,这大少爷的脾气谁都知道,这要是传出去,他们几个都别想活了。

    苏若然才不管那么多,继续向前走,几个家丁后退。

    “还不让开?找死吗?”苏若然“啪”的一甩裙摆:“是要等我撕烂衣服?”

    她可是很绝决的。

    “大少奶奶请,大少奶奶请!”其中一个家丁转珠子转了转,退了一下,点头哈腰的说道,更是一脸的恭敬。

    苏若然大步走了出去:“这还差不多,前途无量!”

    房间里,君墨寒无奈的摇了摇头,喊家丁非礼,除了她苏若然,天下没有第二人能做到。

    不过,也不施为一个好办法。

    一边又低头品了一口杯中的茶,才随手放下,推开窗户离开了。

    苏若然还没有在这君家大院四处走动过,此时倒是没什么目的的随意走着。

    下人们对她倒都是恭恭敬敬的,回来第一天就发卖了二十个人,甚至包括一等丫鬟,所以人们都对这位大少奶奶坡有微词,又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别惹到就行。

    毕竟现在的君浩天给苏若然这个权利。

    其实君家上上下下的下人都会在私底下议论纷纷,不明白君浩天是不是疯了,跪了一夜半天,接回一个与君墨寒有染的破鞋,还当宝贝一样供着。

    这让谁都无法理解。

    不过这些是传不到苏若然的耳朵里的,此时此刻,她正向一处偏僻的院子走去。

    因为她想要清静清静。

    每天被君墨寒这样烦,真的是烦死了。

    院子很偏,甚至周围没有人走动。

    苏若然远远看了一眼,直觉这院子有问题。

    便悄悄绕了进去,小心翼翼。

    院子不大,已经荒废了,到处是断壁残垣,花草都枯死了,应该许久没有浇过水了,房子也很破旧,窗子已经坏掉了。

    站在房间前面,苏若然想退出去了,却是鬼使神差的,又推开了门。

    房间里的也是一无所有,只有一张破旧的桌子,几把椅子,桌子和椅子上都落满了灰尘。

    不过苏若然发现了一处奇怪的地方。

    桌子和椅子上是落满了灰尘,可地上却很干净,一路行来,不会留下一个脚印……

    这真的太奇怪了。

    她又四下看了看,墙面上还挂了一些画,也都布满灰尘。

    她自小就学习如何鉴定各种宝物,这名画自然也是其中之一,此时看到这些画,苏若然也来了兴趣。

    一张一张的看了过去。

    不过都让她很失望,根本没有一副是价值连城。

    走到角落的时候,苏若然“咦”了一声,皱了一下眉头,其它的画都落满了灰尘,角落里这副也有灰尘,却明显的被擦试过。

    还有手印……

    好奇害死猫!

    苏若然明白这个道理,可还是伸手在那处手指印上轻轻碰了一下,眉眼间全是疑惑。

    更是掀开画看了看。

    只是随着她掀开画的一瞬间,本来挂满了名画的墙壁突然移动,露出一个一人宽的入口。

    只可以说是入口,因为不是门。

    这入口是通往地下的,有简陋的台阶。

    侧身一步一步走了进去,发现空气很正常,没有憋闷感,就是有些黑,等到眼眼适应黑暗后,若然若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空旷的地下室有很大,从这边望不到另一边。

    里面摆的是各种武器,刀叉剑戟,强弓劲弩!

    数量惊人。

    苏若然吸了一口冷气,这君家果然不凡,竟然做着这样的大生意。

    就在她震惊的时候,门外传来的脚步声,苏若然一惊,忙向旁边躲过去,这若大的地下室,却没有藏身之地。

    一时间让她有些焦急,四下看看,只能快速躲在了一个箱子后面。

    只希望这里太黑,不会让来人发现。

    “这一批货三天后送到黑桥,那里有人接应,暗号不变。”一个男人的声音,压的很低很低。

    “老规矩,交付一半的定金。”又一个声音传来。

    这声音,苏若然是熟悉的,正是君浩天。

    “还有,这几日风声紧,短时间内不要再动作了。”随后君浩天又说了一句:“过些日子朝庭放松了看管,我再派人通知你们。”

    “二公子那边不会有什么发现吧。”

    “放心,这件事,我一向做的隐秘,只要对方不耍什么手段,大家都能安于现状。”君浩天的语气很淡定。

    “刀叉剑戟,强弓劲弩各要一千套,这是定金。”陌生人的声音一直都压的很低,嗓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

    苏若然明白,对方应该也是隐瞒着身份与君浩天进行交易的。

    也有些意外,这君浩天的胆子还真大,大魏的皇城,天子脚下,堂堂的大司农,竟然做这种勾当,真的让人不耻。

    听得出来,这批武器应该是出关的。

    想到此处,苏若然就冷笑了一下,只要自己收集了这些证据,要整死君浩天,根本就是易如反掌。

    一边握了握拳头,心底计议起来。

    “好了,东西一定会如期如数的送到。”君浩天已经收了定金,很是满意的说道。

    直到密室的门被关了,里面再次恢复了黑暗,苏若然才长长的吁出一口气来。

    她倒是没有什么惧意,前世,她经常在这种危险的环境。

    每一次都能平安离开,全身而退。

    她正要起身离开的时候,却发现门再次被打开了,忙又退了回去。

    “大人……刚刚他们就是从这里进来出去的!”两个黑衣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东西在这里,没错!”

    “嗯,很好。”走在前面的黑衣人点了点头:“这一次,你立了大功。”

    “大人,还有,刚刚一个女子也走进了这里,只是迟迟没有出去,不知道人在哪里!”后面的人有些疑惑的说道:“看样子,那女子应该是君府的主子,不过,不知道是哪一房的。”

    “什么?”前面的男人声音都变了:“怎么不早说?”

    “这……属下没机会说。”

    “人一定还在这里,搜,不管怎么样,不能让她活着出去!”前面的男人低喝一声,然后机关回位,入口关闭,若大的地下室,漆黑一片。

    随着话落,两人已经向箱子这边走了过来,都抽出了腰间的长剑,带着凛然杀气!

    苏若然明白,对方发现自己了,还真够快,看来遇到高手了。

    一边捏了飞镖,还算淡定,一边听着对方的动静。

    来人也不敢大意,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凑上来,里面太黑,所以,要格外的小心。

    这两人的步子很轻,绝对是上乘的轻功,想到这里,苏若然就有些紧张了,这不是现代,她之前训练的硬碰硬对打在这里似乎派不上什么用场。

    与君浩天交手那一次,她就知道了。

    可是眼下,她也没有退路了,只能硬着头上皮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必须得拼命。

    密室黑暗,针落可闻,一点点动静都能听到,苏若然甚至摒住了呼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一生为你空欢喜〕〔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修行在万界星空〕〔我有奈何桥〕〔首席大人,超护短〕〔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唐颂〕〔大完美主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