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16章 知道的越少对你越好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16章 知道的越少对你越好

    两把长剑一左一右砍向了苏若然,她本就蹲在箱子后面,此时只能最大程度的压低身子,向后仰着平平退了五六步,强强避开了两把长剑。

    只是对方的长剑变的也极快,顺着又刺了过来。

    苏若然计算好方位,三只飞镖扔了出去。

    “呃!”黑暗中有人发出一声轻哼,便没了动静。

    不过苏若然不敢大意,向侧面跑了过去。

    一剑长剑紧追而来。

    她明白,刚刚他们二人当中死了一个。

    密室很静,苏若然跑的十分快,后面的紧追不放,那人轻功了得,一个纵身已经跃到了苏若然的面前,长剑直刺向她的胸前。

    苏若然反映也够快,急转回身,一边将身边的几只枪胡乱丢了出去,这里面最不缺的就是武器了。

    她当然是不会束手就擒,坐以待毙。

    她不想死,拼了命也要活着。

    “女人,你跑不出去了。”就在苏若然向一旁跑过去,又扔出三支飞镖后,一把长剑抵在了她的脖颈上。

    感觉到脖子上凉凉的剑刃,苏若然的心都凉了。

    “你是什么人?”苏若然知道,对方没有一剑杀了自己,就是有余地的,否则,以这个人的身手,一剑解决了她苏若然,不费吹灰之力。

    “这个你没有必要知道!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之前可来过这里?”

    这是怕她知道什么?

    苏若然心里想着,快速计议着,大脑飞速运转,然后开口回答:“我是君家的人,自然是随时都能来。”

    横在她脖子上的剑就重了一分,压得她脖子一痛,感觉皮肤也是火辣辣的。

    她明白,只要这人的剑再偏一下,就能割破她的脖子。

    “我来过两次!”苏若然忙摆手:“你再问,我知道什么,都告诉你。”

    一边说着,一边想着如何脱身。

    这个人的身手在她之上,而且不会轻易上当,要脱身,有些难,除非自己让他觉得,是一个可用之人!

    男人冷哼了一声:“你还告诉过什么人?”

    “当然是我的夫君。”苏若然转了转眼珠子:“这么隐秘的事情,也不能随便说的,这是我们君家的秘密。”

    “你的夫君?”男子果然顿了一下,握剑的手也松了几分,一边上下打量苏若然:“你是君家大少奶奶?”

    “不是!”苏若然忙摆手:“我哪有那么好命,我只是二房的一个妾室!”

    话落,抵在脖子上的剑微微一动,苏若然只感觉脖子一痛,没敢低头去看,却也知道,一见见血了……

    “二房……”男人也懵了:“君墨寒知道了?”

    下一秒,手上用力,就要杀人灭口。

    早就料到对方会动手,苏若然快速的后退了一步,她的速度够快,就不会被对方割断喉咙,最多受重伤。

    与此同时,一把箭羽自暗处飞来,直接刺中了拿剑人的手,那人的手一抖,剑直接掉在了地上,苏若然这才趁机快速后退。

    小命算是保住了。

    不过也快速反映过来,几把飞镖都砸向了那个男人。

    箭穿透了手腕,男人都没有哼一声,此时已经快速向出口跑去,他也明白,自己遇到高手了,根本不是对手。

    所以,逃命要紧。

    苏若然顿了一下,也快速闪身追了上去。

    不过却被人拦了下来:“不要追了,他不能死!”

    这声音,竟然是君墨寒。

    黑暗中,看不清楚彼此的脸,苏若然有些懵:“为什么?他不死,我就得死。”

    “没事,他不知道你是谁。”君墨寒按住了苏若然的肩膀,微微用力:“你受伤了吗?真是找死,竟然敢进君家的禁地。”

    “你不是也来了。”苏若然下意识的顶撞了一句。

    然后话锋一转:“谢谢你,救我一命。”

    “不用客气,我自己的女人,当然得救,不过,我没有妾室,要当我的女人,只能当夫人。”君墨寒的语气里夹着笑意。

    他明白,苏若然是想争取一线生机,才会那样说。

    也算机智。

    更是临威不惧。

    对苏若然,他是很欣赏的。

    “谁要当你的女人。”苏若然哼了一声:“不过,你放走了他,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说过,我是你妾室,这里的秘密,我只告诉过你。”

    “我本来也是知道的。”君墨寒不为所动,听着外面没了动静,拉着她向外走,轻车熟路,似乎对这里十分的熟悉。

    让苏若然有些意外,更明白君墨寒没有说谎。

    他应该不只一次来过这里了。

    “那你知道刚刚是什么人吗?他们还死了一个人。”苏若然随着他向外走,机关打开,入口处有一抹淡淡的光。

    很弱很弱。

    “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君墨寒瞪她:“你不要再来这里了,还有,君家的事,最好不要插手,知道的越少对你越好,也不要在君府乱走,不然再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你不一定能这么幸运。”

    苏若然顿了一下,明白君墨寒话中的意思。

    没有接话,两个人一起出了院子。

    “君家这样做,是死罪!”苏若然若有所思的说着:“我得尽快离开君府,我可不想冤死。”

    一边思虑着怎么样才能与君府断绝关系。

    又瞪了一眼君墨寒:“你明知道这君浩天干的是违法的生意,为什么不阻止他?你也想死吗?这种罪,是要诛连九族的。”

    “我正在调查这件事。”君墨寒不怎么喜欢苏若然说话的语气,脸色也不怎么好看的瞪着她:“要不是你今天闯进去,证据一定能拿到,只要我将证据交到皇上手里,就是大义灭亲,何来的满门抄斩?”

    他说的理所当然。

    而苏若然还是觉得堵心。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苏若然眯着眸子,扯了扯嘴角,然后抬手指着他:“哦,我记起来了,是不是大婚那日,从翠羽身上拿到的纸条?你说用这个可以整死君浩天!”

    不是询问,是肯定。

    她知道,一定是这样的。

    不然,要整死君浩天,哪能那么容易。

    这兄弟二人还真是谁也容不得谁,都是往死里整。

    “还是那样聪明,我就喜欢你这聪明的样子。”君墨寒挑眉笑,眼底全是苏若然。

    苏若然白了他一眼,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真不知道哪一面才是真实的他。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是重点。

    她现在只想着让自己脱身,不能死在君家。

    可也明白,君浩天不会轻易给休书的,一边以手支着下颚,一边眯着眸子,细细思虑着,她要想办法自救!

    “其实你也可以举告自己的夫君,这样也能减轻罪刑的。”君墨寒犹豫了一下:“或者像我说的,将东西交给他,交换休书。”

    这也算是两全的办法。

    可是苏若然又觉得把东西交出去不值得,这份经书,或者关键时候用的上,就这样换休书,让人觉得不值得。

    “前面的主意不错。”苏若然又点头:“我觉得可以采纳,好,你找到证据后交给我,我到官府揭发。”

    “嗯,有什么好处?”君墨寒带着苏若然在蔷薇院的后园子里站了,挑眉问她,十分的认真。

    苏若然险些被噎到了:“好处?我凭什么给你好处?那东西是我从翠羽身上拿到的,也应该有我的份吧?你还好意思从我要好处?”

    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

    君墨寒一脸的淡定,双手抱着胸,扯了扯嘴角:“就凭你?就算知道那纸条上写的是什么,你能调查出什么?不等调查出来,就已经被……”

    一边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这是事实!

    刚刚若没有君墨寒及时出现,苏若然可能已经死在地下密室里了。

    可苏若寒就是不服气:“那可未必,不要小瞧任何人。”

    “我不会小瞧任何人。”君墨寒淡淡说着:“但是,我一向了解自己的能力。”

    苏若然只能拿眼瞪他,却又无言以对。

    她何偿不了解自己的能力,她鉴宝偷宝,绝对一流的好手,可是眼下这难关,就有些不好过。

    又看向君墨寒:“你要什么好处?”

    她也只能先妥协了,走一步算一步。

    先保住自己的命,没有命,什么也不用想。

    “好处嘛!”君墨寒上下打量她:“事情解决后,嫁给我。”

    “你就是个疯子。”苏若然没想到他又说这样的话,根本就分不清是真是假。

    “疯子才需要你陪。”君墨寒笑了一下:“而且自从被你睡了之后,我就念念不忘了。”

    气得苏若然一甩手,就扔出三支飞镖,都被君墨寒一一避开了。

    脸上还带着得意的笑:“你嫁给我之后,我一定得好好调教你一番,这飞镖扔的太渣了。”

    还摇了摇头。

    那表情更带着失望。

    然后又说到:“你只有这一个条件,你想清楚,再回答我,我等着你。”

    再看了看天色。

    “好了,我送你回去,记住今天的事情,一定要保秘,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君墨寒正了正脸色:“时间不早了,君浩天应该快回来了。”

    “不用你送,我自己长腿,能走回去。”苏若然现在一点也不想见到他,这个人又无赖又无耻,真的让人想掐死。

    君墨寒一脸的无所谓:“不过,你要怎么解释你脖子上的伤?”

    刚刚那人的剑割破了她的皮肤,虽然没有血流如注,却也留了一条细小的刀口。

    苏若然拧了一下眉头,抬手捂了一下脖子,这的确是个问题。

    君墨寒从怀中拿出一个精致的药瓶,甩给了苏若然:“擦上吧,能让伤口好的快一些。”又拿出一块薄薄的皮子一样的东西:“这个先贴在伤口处,注意不要长时间贴在皮肤上,影响伤口,只能糊弄君浩天就行了。”

    此时苏若然没有更好的办法,抬手接了,眼底也闪过一抹奇异的光芒,这薄薄的东西,应该是易容术,看君墨寒时,眼神更深了几分。

    “不要太迷恋我。”君墨寒摆了摆手,转身消失在苏若然的视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