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17章 她的底线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17章 她的底线

    看着君墨寒消失的身影,苏若然哭笑不得,这么自恋自负的人,还真是世间少有。

    平时冷着一脸,拽上天的样子。

    绕到院子门边,就看几个婆子和丫鬟都跪在地上,院子中央,君浩天正坐在椅子里,冷冷看着,嘴角翘起一起残忍的冰冷的笑意:“连主子都守不住,要你们有什么用,都发卖了!”

    “大少爷饶命,大少爷饶命啊……”

    一众婆子丫鬟都大声求饶,心里都恨透了苏若然。

    管家正狗腿的站在君墨寒身后:“大少爷,蔷薇院这些丫鬟都是家生子。”

    他这是在提醒君浩天,这些人可以随意发落,就是打死了,都没关系。

    “大管家这是什么意思。”苏若然大步走了进来,双眸却看着君浩天:“蔷薇院的下人犯了什么错?”

    “他们丢了主子!”管家也知道君浩天对这位少奶奶不走心,当然也不会放在眼里了。

    此时更是扬着脖子,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他们的主子是谁?”苏若然冷哼,眼睛扫过君浩天那天阴的滴出水的脸:“什么时候弄丢的?我可以帮忙找一找。”

    “哎,这……”管家也懵了一下,看了看君浩天,才又开口:“他们的主子自然是少奶奶。”

    “你的主子不是我吗?”苏若然抱着肩膀,冷眼看着君浩天。

    在她眼里,君浩天已经是将死之人了。

    敢倒卖兵器,一定是诛连九族的大罪。

    不得好死。

    “大公子,你说是吗?”苏若然已经站到了君浩天面前,沉声问了一句。

    既然都不演戏了,她也不必戴着面具。

    “你去哪儿了?”君浩天凉凉问着,表情阴鸷,眼睛眯着,轻轻挑着,看苏若然的时候,明显的很生气。

    苏若然看了一眼管家:“拿把椅子。”

    管家就有些进退两难,不知道该拿还是不该拿。

    君浩天又问了一句:“说,去哪儿了。”

    发火前的征兆。

    似乎苏若然已经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我去梧桐院了。”苏若然一字一顿,面色阴沉,一点也不退让:“大少爷,怎么?我可是君府堂堂的大少奶奶,是你八台大轿抬回来的,连在府上走动的权利都没有吗?”

    她也是有底线的。

    “梧桐院……”君浩天的眸子一下子睁了开来:“你去那里做什么?那里已经什么也没有了。”

    “我去看看我的嫁妆还剩什么了。”苏若然也说的理所当然:“我也是心疼那些金银财宝啊,那是我父亲生前的全部积蓄。”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有意压低了声音,低垂了眉眼。

    不让君浩天看到自己的表情。

    她的脖子上有伤口,好在有那张薄皮贴着,否则,今天君浩天一定会查到自己头上的。

    不过她还是觉得头皮发麻。

    更明白,没有经文,君浩天一定容不下自己的。

    自己得做两手准备了。

    君浩天始终大爷一样翘着二郎腿,看苏若然的时候,表情没有一点点变化。

    手握在腰间的长剑,随时准备拔出来。

    “你真的去了梧桐院?”君浩天把玩着剑柄,又问了一句:“那为什么要偷着出去?”

    “我有偷着出去吗?我是光明正大出去的啊,管家知道的。”苏若然说的理直气壮,一边抬手指了指管家:“大管家,是吧。”

    然后话题一转,还是看着君浩天:“大公子,莫不是我出这个院子还要向管家请示吧?那我这个少奶奶又是什么身份呢?大公子何必要在苏家跪了半天一夜呢?”

    咄咄逼人。

    她要争取自由,没有自由,如何才能离开这苏家。

    大管家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珠,也被苏若然的气势震慑住了,没想到苏若然会这么难对付,竟然句句都说到了点子上。

    “哦!”君浩天也挑眉看大管家:“是吗?”

    “大少爷……是,是的……”大管家的汗更多了,不断的往下流:“奴才,奴才不敢阻拦大少奶奶。”

    “为什么要阻拦少夫人?她是大房的少奶奶!”君浩天也上下打量着苏若然,想从她的表情里看出什么。

    却是苏若然此时一脸的淡定,面色无异。

    也只能压下了心中的猜忌。

    毕竟他要的东西还没有到手呢。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大管家忙跪了下来。

    这明明就是君浩天的命令。

    不过他是最合格的奴才,当然会替主子找想了。

    想主子所想,及主子所及。

    君浩天并没有阻止大管家跪下磕头,苏若然也没有。

    都静静的看着彼此。

    其它的下人也都跪着,大气也不敢出。

    半晌,君浩天才摆了摆手:“都滚下去。”

    大管家带着丫鬟婆子快速消失在了院子里。

    只留下苏若然和君浩天。

    “你去梧桐院,找到什么了?”君浩天还是坐在那里,抬头看着苏若然,他当然会怀疑她,毕竟这君府大院的秘密太多了。

    一个不慎,就会毁了君家。

    当然,大火过后,他也亲自去了梧桐院,那里已经烧成了灰烬,只有一些金属首饰和金银元宝,都烧的不成样子了。

    而且他也已经派人拿走了。

    苏若然一脸淡定,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找到,看来经文是什么也没剩下。”

    此时的苏若然也一脸的防备。

    君浩天这样浩浩荡荡大张旗鼓的来蔷薇院闹事,一定是听到了什么风声。

    毕竟今天在密室里走了一个人。

    “经文是竹简,自然是不会剩下了。”君浩天心思电转,也是百转千回,最后还是应了一句:“还剩一些金银元宝和首饰,我让下人送到君家的库房里了。”君浩天低垂了眉眼,掩了眼底的情绪,面色也不似刚刚那样冰冷,站了起来。

    上前一步,抬手搂了苏若然的肩膀:“若然,你也知道,二房与大房一向不和,你和老二还出了那样的事,所以……你出去,我会担心。”

    竟然是换了一副神情,换了一种态度。

    苏若然的面色一凉,抬手推开了君浩天:“苏家还不至于计较那点金银首饰,既然大少爷都放进库房了,就不必拿出来了,少爷到苏家跪了半天一夜接我回来,我也是很感激的,所以,我的,就是大少爷的。不过大少爷要是一心计较我与君家家主一事,就请大少爷现在写下休书。我绝对不会赖在君家,多一刻钟都不会呆。”

    她也火了,义正严辞。

    戏,要演到位,才能让君浩天相信。

    今天下午的事情的确很危险,这君家的秘密也的确能要了人的命!

    所以接下来,她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

    不管做什么,保命最重要。

    在她眼里,贞洁和名誉,都不算什么。

    看到苏若然冷了脸,君浩天也眯了双眸,脸色也是不断变化着,一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随即又笑了一下:“若然,你生气了?”

    这样的态度,也让苏若然明白,他是在试探自己。

    苏若然不说话,侧过身不看他,也不搭理他。

    君浩天又上前一步,双手抬起按住了她的肩膀:“好了,别生气了,是我不好,我也是担心你的安危。”

    倒是语气一下子就温和了下来。

    还真是阴晴不定。

    不过苏若然明白,这点温和都是装出来的,就像君墨寒所说,他对自己能忍多久,得看他身后的人如何吩咐了。

    “好了,我累了,想休息一下。”苏若然还是冷着一张脸,挣开他,快速向房间走去。

    不料君浩天也跟了进来,并没有关门:“若然,以后让秋平跟着你吧,免得出什么危险。”

    这是找一个人来监视她了。

    苏若然不接话,只是背对着她。

    她的态度不能转变的太多,只要让人觉得做贼心虚,所以,她现在得让君浩天琢磨不透才行。

    见苏若然不说话,君浩天也眯了眯眸子,然后叹息一声:“算了,我知道你现在不想看到我,院子的丫鬟婆子都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好了。”

    今天下午的事情,他还得好好调查一番才行。

    毕竟里面多了一个死人,可不是小事。

    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他也活不成了,朝庭堂堂的大司农,私卖兵器,定是灭九族的大罪。这些日子,他准备将地下室的武器转移。

    所以,也要足够小心,不能出一点差错。

    苏若然一夜没睡,翻来覆去,根本无法入眠,她一个现代人,都知道君浩天干这个勾当是要命的。

    可偏偏她是君家的大少奶奶。

    想到君墨寒的那番话,心里更是乱成一团。

    他的确没有什么义务救自己,他得了证据,完全可以自己到皇上那里领赏,何必要卖一个人情给自己?

    那么她让自己嫁给他,他又有什么好处?

    是因为经文?

    现在也只能是这样想了。

    苏若然觉得太阳穴突突的疼,抬手用力揉了一下,坐了起来,天色不早了,外面已经黑了下来,房间里没有点灯,院子里也很静,那些丫鬟婆子经过这一次,也被吓到了。

    个个都小心翼翼,生怕出一点错,丢了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