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主角是林奇的小说〕〔极品兵王〕〔邪王盛宠:神医妖〕〔甜蜜暴击:我的恋〕〔修真聊天群〕〔寒门祸害〕〔螳臂〕〔武道进化〕〔山沟里的制造帝国〕〔万圣纪〕〔都市至尊花帝〕〔异界追魂使〕〔魔龙焚天〕〔校花的最强仙帝〕〔千亿继承者:恶魔〕〔穿越变成老爷爷〕〔豪门〕〔权力代言人〕〔山山传奇:坎坷认〕〔女子监狱里的男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20章 一劳永逸
    第20章 一劳永逸

    君浩天没有找到秋平,就知道,昨天苏若然一定没消停。

    只是刚刚在密室里撤的急,他们来不及去思虑太多。

    “苏若然可能会坏了咱们的大事。”君浩天看着面前的上官尘,一脸的担心:“都怪我,昨天没有及时解决了她。”

    “东西……确定被烧了吗?”上官尘的脸阴沉沉的,细长的眉眼如蛇一样,阴鸷冰冷。

    他想要的可不仅仅是苏若然的命!

    “还不能确定!”君浩天也叹息一声:“这个女人太狡猾了,那一场火,一定是她点的。”

    “看来她也知道你想要什么了!”上官尘不怎么痛快了,看着大批的兵器被运走,他的面色也一点点沉下来,眸子眯了一下,又睁开,手握在腰间的长剑上微微用力:“如此看来,东西已经被转移了,这个女人还不能死!”

    至少要找到东西。

    必须得找到。

    这个东西,至关重要。

    君浩天也转了转眼珠子,他也看着从君家密室里运出的兵器被一车一车的拉走了,心底也计议着,他现在倒是与太子站在一条船上了,不管怎么样,他对太子,都得言听计从:“是,属下明白。”

    “还有,那个女人与君墨寒的关系不清不楚,那天是君墨寒从我手里救下了她。”上官尘又继续说道:“估计这些事,也与君墨寒脱不了关系。”

    “那个野种,管的太多了!”一听到君墨寒这三个字,君浩天的脸色就异常难看,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一直以来,他都斗不过君墨寒,现在就算有太子撑腰,也一样不是对手。

    只恨君墨寒太狡猾了。

    上官尘点头:“的确,这个君墨寒早晚会成为本宫的绊脚石。”

    “殿下……”君浩天做了一个杀头的动作,面上冰冷异常,这是在征求上官尘的意见,毕竟他是给上官尘做事的。

    兵器被一车一车的运走了,上官尘站在林子里剪着双手,周围黑漆漆的一片,今天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

    偶尔有风吹动。

    “他的死,得有一个理由。”上官尘剪着双手,来回走了两圈,一双蛇一样的眼睛带着湿冷,让人不敢直视。

    君浩天也明白这个道理。

    毕竟君墨寒手握重兵,战功赫赫,更掌管着整个君家。

    要想他死,除了暗杀,暂时没有更好的理由。

    除非扣上不可逆转局势的罪名。

    不过,君墨寒也一向心思缜密,做事滴水不漏,轻易不会被对手抓了把柄。

    “其实,苏家这个女人还算帮了我们一个大忙呢,大理寺派来的人就死在了她的手里,都不用我出手了。”上官尘又笑了一下:“只可惜,死在了密室里。”

    不然,还能拿出来做做文章。

    这时君浩天想到了什么:“殿下,贵妃娘娘有令,凡是与经文有关的人,都不能留,这苏家的人也……留不得。”

    “的确留不得。”上官尘挑着眉眼,轻轻点头:“特别是苏夫人,更留不得。”

    那眼底的冷意,让人不寒而栗。

    提到苏夫人的时候,他的拳头都握紧了,似乎有杀妻夺子之恨。

    一时间也让君浩天不能理解,那样一个柔柔弱弱的后院的女人,怎么会惹到太子的头上?

    如果说是因为苏家的人知道经文里面的内容,必须得死,他还是能理解的。

    他也想到了,这个经文里面应该有什么秘密。

    关于上官尘,或者是皇家的秘密。

    不过他不敢问,只能听令。

    “是。”君浩天应了一句。

    眼珠子转了转:“太子殿下,微臣觉得……”一边凑近上官尘,在他的耳边低语了一阵:“虽然会有一些损失,可却能一劳永逸,还能不让君墨寒抓到把柄。”

    他一边说一边低头笑了笑,那笑意特别的冷。

    上官尘也点了点头,眯着双眼:“好主意,就按你说的办,动作要快。”

    “是。”君浩天的笑意更凉了,他就是要看看,君墨寒如何能救下苏若然!

    敢与他君浩天做对,都得死!

    苏若然趁着天黑回了苏家,这个时间,苏夫人已经睡下了,被苏若然吵醒时,面色不怎么好看,瞪大双眼:“若然,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出了什么事?”

    上一次君浩天在苏家一跪就是半天一夜,也让苏夫人看到了他的诚意,所以,苏夫人也很放心让苏若然回君家。

    可是这深更半夜,苏若然竟然跑了回来,也委实让她不安。

    “娘,出事了。”苏若然倒是一脸的淡定,坐在床头的椅子上,握了一下拳头:“君浩天倒卖兵器,朝庭已经派人查到君家了。”

    本来还有些迷糊的苏夫人一下子坐了起来:“什么?怎么如此大胆?”

    这一下,苏夫人是怎么也没有睡意了,披衣下床,脸上也多了愁绪。

    “你这样回到苏家怕也不能保全自己,得想个办法让君家放你回来。”苏夫人在地上走了两圈,小脸都白了。

    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送死。

    “娘,现在担心的不应该是这些。”苏若然握了拳头又松开,沉沉说着:“与君浩天一起倒卖武器的是太子。”

    本来就有些柔弱的苏夫人,险些没站稳摔倒在地,忙抬手扶了桌子,连呼吸都急促了:“怎么会这样……”

    急得心口都疼了:“太子,你是如何知道的?你撞上他们……”

    不用说,苏夫人也明白了,此时只觉得脑袋嗡嗡响。

    只能坐下来,抬手用力揉着太阳穴,脸色已经苍白如纸,额头全是冷汗:“若然,你连夜逃跑吧。”

    “不,我不走,要走一起走。”苏若然也一脸的坚持:“再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能跑到哪里?”

    她觉得逃跑是下下策。

    苏夫人揉着额头,脸色泛青,精致的五官都染上了一层忧郁,她一个妇道人家,遇上这样的事,的确是懵了。

    根本没有办法可想。

    苏若然记得君墨寒说,苏夫人一定会有办法。

    可此时看着瘦弱的女人扶在桌前,有些心疼了。

    一边握了拳头:“娘,你走吧,走的越远越好,君浩天容不下的人是我,与你没有关系。”

    苏夫人坐在那里不为所动,面色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一边抬头看苏若然:“君家是怎么起火的?嫁妆全部烧光了吗?”

    她突然问起这个问题,还让苏若然愣了一下:“娘,怎么了?”

    “看来,有人已经知道那卷经文了。”苏夫人的眸光带了几分雾气,扶着桌子的手竟然抑制不住的微微颤抖,心下百转。

    她怎么也没想到,已经有人盯上苏家了。

    这下,真的完了。

    然后一脸决绝的看向苏若然:“若然,苏家可能保不住了,君家……的事情一旦败露,也一定是死罪。”

    一边在床头,翻出一个小盒子,手指微微颤抖的打开,从里面取出一块手掌大小的牌子:“这个你收好,不到迫不得已人命关天的时候,不要拿出来。”

    接到手里,苏若然打量了一番那块牌子,应该是纯黄金打造,上面有一排字:免其一次死罪,牌子的后面还有一排字:除谋逆不宥。

    苏若然有些懵,她翻在手里看了半晌,这就是传说中的免死金牌?

    “这金书铁卷,可以免你一次危机,若然,你一定要收好。”苏夫人声音很低沉,鼻音很重:“我对不起你爹爹,没能守好苏家,必须得守好你!”

    苏若然觉得手里的牌子很烫,握了一下,又递给了苏夫人:“娘,我不要。”

    她不能为了自己保命,而不顾苏夫人的。

    她觉得,一定会有更好的办法的。

    “我让君浩天写休书。”苏若然一边说着,站起来就向外走。

    她的心里千头万绪,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她知道苏夫人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好。

    “不,不能写休书!千万不能。”苏夫人的脸色变了又变,半晌才平静下来:“你撞破了君家的事情,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不过,你一天是君家的少奶奶,就一天不会有事,现在有事的是我们苏家。”

    一边叹息了一声:“苏家,一定是保不住了。”

    苏家也只有她们母女二人了。

    只怕是苏家良田地契也都不保了。

    “娘,你能想到这一点,君家也一样能想到,我想这会儿君浩天已经写好休书在等我了。”苏若然倒是巴不得他休了自己的。

    可是眼下这种情况,保命要紧啊。

    心里还是有几分恐慌的,她初来乍到,就一次次的被算计,都是玩命的游戏!

    “所以,你必须拿上金书铁卷。”苏夫人一脸的冷静,没了先前的慌乱,一边拿过金牌,微微用力握了一下,塞到了苏若然的手里:“娘年纪大了,不在意多活那几年了,有什么事,就让他们冲着苏家来好了。”

    一脸的绝决。

    苏若然看着苏夫人,心里酸涩不已,虽然她只是一缕幽魂穿越而来,可依然放不下这份亲情,握了握拳头,有些后悔回苏家了。

    或者不她回来说这话,这块免死金牌最后护住的会是苏夫人。

    眼下,苏夫人爱女心切,是豁出去自己的命了。

    这份母爱,让苏若然心生感激,不舍,不忍,还有不甘,通通涌上心头。

    她握着金书铁卷,没有再说什么,眼眶泛红,有泪珠在打转,她却忍了没有落下泪来,一边抬头:“娘,你放心,一定不会有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隐婚娇妻:老公,〕〔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鬼王传人〕〔不灭剑主〕〔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