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23章 针对的是你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23章 针对的是你

    “一拜天地!”

    苏若然与一身新郎装的君墨寒都拜了下去,此时的君墨寒面上还带了一抹笑意,不似平时的冰冷异常。

    在坐的宾客都在小声嘀咕着,他们早就听说了君家的那些传言。

    此时也都觉得,这君墨寒的举动不可思议。

    君墨寒是威远大将军,手握重兵,此时他的部下也都在场,甚至八大营都纷纷来人祝贺。

    虽然婚礼办的匆忙,却是宾客满棚。

    盖头下的苏若然也觉得大脑嗡嗡的响,苏家人正在天牢里接受审讯,她却在这里风光大嫁。

    心里不是滋味。

    可也明白君墨寒话中的意思,她若死了,就没人能替苏家平反了。

    其实她最震撼的是,君墨寒所说的,苏夫人是皇上求娶而不得的女子,也明白,为什么苏夫人的手里会有一块金书铁卷。

    想到金书铁卷,她更觉得心疼,她只希望,苏家的罪晚一些断下来,让她有机会去翻案。

    她相信,到什么时候,都是邪不胜正。

    “二拜高堂!”傧相高声喊着,苏若然的心思还没有收回来,忙与君墨寒一同拜了下去,这个高堂自然就是君家老太太了。

    她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不过眼底还有几分幸灾乐祸。

    再怎么说,君墨寒娶的也是君浩天不要的女人。

    在她看来,这也是对君墨寒的一种侮辱。

    “夫妻对拜。”傧相也觉得君老太太笑的诡异,转了转眼珠子:“送入洞房。”

    然后宾客一阵大笑。

    在坐的,大多都是与君墨寒一起战场杀敌,出生入死的将士,他们一向粗枝大叶,说话不会措词,只会实话实说。

    然后听到洞房二字,都别有深意的大笑起来。

    当初,君浩天大婚,当天夜里君墨寒就与新婚嫂子被捉奸在新房,也是传得沸沸扬扬,八大营里也都传开了。

    他们此时自然是在笑苏若然嫁给君墨寒一事了。

    苏若然袖子里的手也紧了紧,却没有发作。

    不过是一场假的婚礼,她也不必计较那么多,她现在要足够的冷静,要想办法翻转局面,她要救出苏夫人,救出苏家人!

    君墨寒却是一脸的笑意,挨桌敬酒,大气凛然。

    “皇上驾到!”就在宾主尽欢,酒过三巡后,一声高喝打断了他们的杯觥交错,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这场婚礼虽然匆忙,流水席直摆到了二房的院子外,席面十分丰盛,摆设讲究,也算奢华。

    毕竟君墨寒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更是苏家的家主。

    君墨寒早就料到了,此时放下酒杯,与众人一同跪了下去。

    一身龙袍的上官昭远大步走来,面色如常,一边抬手示意众人起身:“今天是君爱卿大婚的日子,不必多礼,各位继续。”

    君墨寒谢了一声,就将皇上引到了上位,此时君老太太已经退下了,朝中的文官也都送了贺礼离开了。

    在坐的只有君墨寒的部下和八大营的部将们。

    都是一些大老粗。

    不过看到皇上,他们还是压下了性子,恭恭敬敬,安安份份了。

    不似刚刚的高声喧哗,大声劝酒。

    “各位随意。”皇上坐了下来,年近半百的他不减一丝威严,眸色深邃,鼻削如刀,看了一眼君墨寒:“朕听说,新娘子是苏家千金。”

    “回皇上,是。”君墨寒实话实说。

    “君家是想成为皇城的笑柄?成为大魏的笑柄?”皇上一拍案几,显然是带着怒意来的。

    苏家的案子惊动了大理寺,皇上自然也会重视了。

    大魏与大齐对战多年,不死不休,是绝对的冤家死敌。

    不过,两国一直都在通商,苏家做为大商户,自然也是与大齐通商的。

    这一次,在苏家的商队发现了大量的兵器,在大魏也是掀起了巨浪。

    直接把苏家送到了风尖浪口之上。

    “臣罪该万死。”君墨寒一撩袍子,直直跪了下去,却是不卑不亢,他的面色也很淡定:“求皇上明察,臣被奸人陷害,碰了苏家千金,臣的哥哥不顾一切,下了休书,臣不能不管,所以,才会匆忙举办了这场婚礼。”

    他说的都是事实,言简意赅,而且外面早就传开了。

    他相信,皇上也一定是知道的。

    “好一个坦荡荡的君子。”皇上当然生气,苏家被问罪,君浩天急着写休书,他的心腹他的左膀右臂,竟然来趟浑水。

    他不生气才怪。

    现在都恨不得将君墨寒碎尸万段。

    像君墨寒这样的傻子,世间少有了。

    更何况,苏家也惹了官司,多少人避之不及。

    君墨寒不说话,他这样做,也是顶天立地,让人说不出一个“不”字。

    连皇上也说不出来,特别是在场的都是君墨寒的部下。

    他也只能点到为止。

    “朕就来喝你一杯喜酒,好自为之吧。”上官昭远摆了摆手,沉沉说了一句,面色始终不好看,相当不快。

    君墨寒起身,给皇上斟酒,双手端到了皇上面前。

    一脸的恭敬。

    皇上走后,君墨寒的副将夜祁萧走了过来:“将军,皇上不高兴。”

    “我知道。”君墨寒点头:“不过,这件事,我自有分寸,还有这一次苏家的全部问斩,你要查清楚,有什么人被漏下来。”

    夜祁萧愣了一下:“将军的意思是……”

    “苏家是被陷害的,这件事,我要查到底。”君墨寒握了拳头,说的咬牙切齿,不是他一定要为苏家平反,而是查清楚了这一切,就能置君浩天于死地!

    他与君浩天,之间不死不休。

    注定只能活一个。

    “属下明白。”夜萧祁点了点头,一边将杯子里的酒仰头干了,还拍了拍君墨寒的肩膀,很大声的说道:“将军少喝几杯,新娘子还等着呢……”

    有意来混淆众人。

    其它将士也都哈哈大笑。

    不过众人都避口不提,当初君墨寒睡了苏若然一事。

    苏若然早就将盖头扯了下来,静静的坐在新房里,等着天色变黑。

    她今天要走一趟大理寺,苏家被如此陷害,绝对不能善罢甘休,更不能坐以待毙。

    这场婚礼,只是暂时救了她的命,君浩天和上官尘一定不会放过她的,所以,她要在这两个人发难之前,反转局面,要将这两个人置于死地!

    只有这样,她才会真正的安全了。

    夜色深深,伸手不见五指,苏若然将大红的嫁衣束紧了一些,推开窗子跳了出去,却被人接了一个满怀。

    苏若然反映够快,手中的飞镖已经抵上了来人的脖子:“什么人?放手!”

    “就知道你会出去,我等你好久了。”君墨寒的身上有酒气,说话的声音是清明的:“今天是咱们的大婚之日,你竟然撇下新郎官,怎么如此忍心让我独守空房!”

    这语气,又带了邪气。

    搂着苏若然的手紧了紧:“走,喝交杯酒。”

    “放开我。”苏若然手上的飞镖不动,还扣在君墨寒的脖子上:“这婚礼是假的,不作数。”

    “不要忙着撇清关系,皇上刚刚来过了。”君墨寒就是搂着苏若然不放:“你要是不想死,就乖乖的回到新房,演戏,也要把洞房花烛夜演完。”

    不管苏若然手中的飞镖,抱着她纵身进了新房。

    一边喊了一声:“来人。”

    喜婆带着一众丫鬟鱼贯而入。

    君墨寒已经将苏若然放置在床上,戴好了凤冠,盖好了盖头,烛光摇曳,苏若然和君墨寒的红衣映衬下,整个房间都是一片红红火火,喜气洋洋。

    直到喝了交杯酒,洒了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得了赏银,喜婆就带着丫鬟美滋滋的出门了,还不忘记把新房的门给关好了。

    那喜婆的眼角眉稍都是暧昧。

    让苏若然十分不舒服。

    “好了,戏演完了,我可以走了。”苏若然有些不耐烦了,她的心思早都跑进大理寺的天牢里去了。

    君墨寒拉了她的手,微微用力,按倒在床上:“你要想送死,我不拦你,不过,你要想清楚,你以为,君浩天和上官尘不知道这是一场假婚礼吗?”

    凡是参与了苏家之事的人,都知道这场婚礼意味着什么。

    苏若然僵了一下,红着一双眼睛,瞪着君墨寒:“现在怎么办?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吗?我娘还在天牢里,随时都会被问罪。”

    “实话告诉你,苏家人,一个也活不了。”君墨寒压低声音说道:“这是太子和当朝丞相做的局。”

    苏若然的指甲按进了手心里,她也让自己忍耐,可心口却生生的疼。

    她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苏家去死!

    “为什么一定要苦苦相逼,为什么一定是苏家?”苏若然心口起伏,语气森冷,她现在恨透了君浩天,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

    她从未这样恨过一个人。

    她明白,这种恨,参着真正的苏若然的恨。

    灼心一样的恨。

    “应该与你身上的经文有关,更与你发现了他们的秘密有关,如果不是这样,他们应该还能留苏家一些日子的。”君墨寒也有些痛昔的说道:“其实这一次,他们针对的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