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24章 情难自禁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24章 情难自禁

    苏若然的秀眉不自觉的拧紧了,她突然就后悔跑进了君家的禁地,这是引火烧身。

    有些无力的坐在新床上,床上的花生桂圆有些硌,她挪动了一下,太阳穴生生的疼,眼中有绝望的情绪。

    她也没想到,就是误闯进了君家的地下密室,竟然将苏家上上下下,百余条人命都给害了,她现在恨透了自己。

    “你把我交出去吧,把经文也交出去,让他们放了苏家的人。”苏若然一向是自私的,可是面对苏夫人,她就是无法狠下心来。

    宁可死的是自己。

    君墨寒倒也有些意外的看着她:“你要想清楚,我把你交出去,你一定活不成了,而且我也活不成了。”

    “你可以写休书。”苏若然冷笑了一下,这一点,君家人应该最拿手了。

    看着苏若然,君墨寒的面色前所未有的冰冷:“苏若然,你清醒点,你明知道,只要沾上经书,都不能活。”

    他的话一下子让苏若然感觉到了绝望,一边抬手抓了君墨寒的衣领,一边低声说着:“那怎么办,怎么办?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娘去死!”

    苏若然的眼睛泛着红色,一脸的后悔莫及,此时更是一副生不如死的样子。

    一向冷静的苏若然,现在却完全失去了方向。

    她的面色有些灰败。

    抓着君墨寒衣领的手那样用力。

    此时君墨寒也认真的看着苏若然,两人近在咫尺,烛火跳跃,两人的眼中都有明明灭灭的火光,更有彼此的身影。

    “你到底是谁?”君墨寒一直都读不懂苏若然,新婚夜的前后变化,一直都让他不明白,此时此刻,他想问个清楚了。

    还抓着君墨寒衣领的苏若然更用力了几分:“我是谁,你不知道吗?”

    心里更是戒备了几分。

    她不知道该说自己是谁。

    也说不清楚。

    看到苏若然的眸子里闪过了寒光点点,君墨寒才笑了一下:“当然知道,我的夫人。”

    倒是多了几分邪气。

    一边抬手掰开了苏若然抓着他衣领的手,站起来走到了桌子旁,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仰头喝了,然后一边把玩着手里的杯子,一边冷笑:“其实十八年前,苏家人收下经文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这一天。”

    苏若然颓然的坐在新床上,不想动,心下不甘,却什么也做不了。

    更像君墨寒说的,自身难保。

    她是相信君墨寒的话的。

    不过此时还是有些震惊:“为什么?”

    君墨寒拿着酒杯:“来,喝两杯。”

    苏若然摆手,她现在什么也不想做。

    “酒是个好东西,可以让你忘记很多不想记住的事情。”君墨寒还举着酒杯,一脸的坚持:“你是苏家人,有些事情,比我更清楚。”

    苏若然知道他在试探自己,他刚刚竟然问她是谁,看来他已经开始怀疑了。

    这也让苏若然心里没底儿。

    不过她对苏夫人的在意,不是伪装,是打心底的着急难安,想到苏夫人可能会因此丢了性命,更是撕心裂肺一般。

    那种痛,是来自这具身体的。

    “我娘并没有告诉我。”苏若然直视着君墨寒:“她只说,这经文是苏家的传家至宝。”

    一边自嘲的笑了笑:“就因为这卷经书,就要把苏家人的命都搭进去了,真不知道这是什么传家宝,不如没有。”

    “当初苏会长会接下这卷经文,一定是有他的理由的。”君墨寒也正了正脸色,走过来,拉了苏若然的手臂,一边将酒杯塞进她的手里:“你既然是苏家的女儿,就应该接替下来,保护好经文。”

    苏若然看着酒杯,没有动,眯着眸子,眼底有冷芒的光。

    她突然抬手把身上的半卷经文拿了出来,快速翻看了一眼,这经文已经译成了最简单的汉字,可她并没有发现这上面有什么秘密。

    会是什么让太子和丞相苦苦相逼?

    君墨寒见苏若然看经文,忙按下她的手,快速将经文放进了她的衣袖里:“有人来了。”

    快速将苏若然按倒在床上……演戏!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苏若然僵了一下,忙抬手去推他。

    “吁,你可以不配合,不过不要说话。”君墨寒沉声说着:“这应该是皇上的人,我可不想陪你死。”

    一边抬手按在床上,轻轻摇晃了几下。

    苏若然有些囧,却也能理解君墨寒的话。

    这世间,你不能依靠任何人,只能靠自己。

    就算今天这场婚礼是君墨寒救了自己一命,可也是有目的的。

    她不相信这天下有免费的午餐。

    君墨寒手上的力度很大,在外面听来,就是房间里的人很投入。

    被君墨寒压在身下,苏若然不敢大幅度的呼吸,只是小心翼翼的贴着床,身下的花生桂圆莲子硌得她直拧眉头。

    一边不由自主的呼痛。

    声音不高,极压抑,隐忍,听来,反倒让人容易误会。

    苏若然这一声,让他身上的君墨寒一僵,本来温香软玉在怀,他一个正常男人也无法不乱想的,而苏若然这一声嘤咛,却让他有些把持不住了。

    连呼吸都一下子紧了。

    “你……”苏若然感觉到君墨寒身体的变化,也有些紧张,大气也不敢喘。

    “不要说话。”君墨寒搂着苏若然,手上有些用力,努力让自己平心静气。

    苏若然闭了眼睛,努力让自己呼吸放松,不要刺激到身上的男人,他们这样的姿势本就暧昧。

    这个自称,之前被自己睡了的男人,可能会趁机耍无赖的。

    这本就是一场假婚礼,她不想假戏真作。

    外面的人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苏若然身上全是冷汗,一动也不动,两人身体相贴,鼻息喷在对方的脖颈里,都能引起战栗。

    这真的让人觉得太尴尬。

    苏若然紧握了手心,手心里也全是冷汗。

    她觉得这洞房花烛夜,对自己真的是煎熬,身体上的,心上的!

    君墨寒知道外面已经没人了,可他却趴在苏若然的身上不想站起来了。

    苏若然实在坚持不住了,她觉得自己随时都会暴发,侧了侧头,鼻尖蹭过君墨寒的鼻尖,唇更是贴上了君墨寒的唇瓣,让她整个人都僵了,忙大幅度的侧头,一边抬手去推身上的君墨寒:“还要多久……”

    话不等说完,就被君墨寒尽数吞了下去。

    他的唇已经攫住了苏若然的,辗转文了起来,根本不管苏若然用力推在他身上的手臂,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加深了这个文。

    苏若然呼吸都困难了,他都没舍得放开。

    苏若然觉得自己的胸腔快要炸开了,身上的人才依依不舍的松了她,有些凉的唇顺着她的脖颈文了下去。

    “君墨寒……”苏若然的声音有些沙哑,却像是在警告君墨寒一样低喝一声,只是那声音,她自己听来都像是在调情!

    让她忍不住想咬住自己的舌头。

    君墨寒无法自拔的文着她的脖颈,文着她的锁骨,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一只手已经勾住了她的腰带……

    “君墨寒,你疯了!”这一声,夹着不甘愤怒,更有气恼。

    此时君墨寒已经把苏若然大红的嫁衣脱下一半了。

    红烛下,如雪的肌肤,大红的嫁衣,粉色的肚兜,让君墨寒猛的眯了眸子,眸光深沉的可怕,能沉出水来。

    苏若然看得出来,他的眸子里燃着火。

    可她还是抬手用力推开了他,在床上半滚了一圈,将祼在肩头的衣衫拢好,擦了一下脸上的汗珠:“君墨寒,你别忘了,我们的婚礼是假的。”

    被推到一旁的君墨寒深深吸了一口气,躺在那里半晌没有动。

    一时半会,他根本无法让自己的晴欲消失掉。

    此时苏若然忙又收回了视线,快速翻身下床,离君墨寒远远的。

    “其实上一次,你睡了我,这一次,你不应该推开我,这样才公平。”君墨寒看着苏若然落荒而逃的样子,笑了一下。

    说出来的话,更让苏若然想咬死他。

    他的声音也是暗哑的,夹着浓浓的晴欲。

    这样的君墨寒,让苏若然觉得危险。

    下意识的又抬手拢了一下衣衫,不过领子处还是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肤,红白相映,更是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强烈冲击。

    让君墨寒的喉结动了一下,有汗珠顺着喉结滚了下去,没进了衣领里。

    君墨寒就躺在床上,半晌没有动,眼神深邃。

    苏若然坐在桌子后面,一脸防备的瞪着他,也不敢动。

    此时的君墨寒就是弦上的箭,有一点点的契机,都会让他一发不可收拾。

    现在的苏若然,觉得自己的大脑里都是浆糊了,唇瓣被他文的有些痛,却是水润的,微微肿了起来,更诱人……

    君墨寒忙闭了眼睛,喉结又滑动了一下。

    额头全是汗珠,他忍的有些辛苦,可也明白,以苏若然的脾气,他今天真的做了什么,她的飞镖定会划破自己的喉咙。

    这个女人太泼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