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25章 保不住一世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25章 保不住一世

    苏若然瞪着君墨寒,假装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

    对于之前苏若然的主动,她觉得与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睡了君墨寒这事,已经过去了。

    这个人一直都挂在嘴边,真的太不君子了。

    “就算睡了你又如何,吃亏的又不是你?”苏若然心里不爽快,更有些不服气君墨寒如此说,然后,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回了一句。

    还在新床上的君墨寒已经将衣衫整理好了,听到这话,险些吐血。

    他新娶的夫人,还真不是一般的豪放。

    “这个不好说。”君墨寒的眸光还是深沉如水,一步步走向了桌子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苏若然,眼底的火光闪动。

    “皇上的人已经走了吧。”苏若然有些怕了,更觉得这场假婚礼,会让自己万劫不复,她更想坐下来,与君墨寒心平气和的说话。

    这话倒是提醒了君墨寒,点了点头:“的确走了。”

    他也明白,就算欺骗苏若然,也无法让她接受自己的。

    一边顿了一下:“你等等,不要乱走,我去沐浴。”

    便逃也一样出了新房。

    再回来时,已经换了一身素净外衫,面色恢复如初,没了刚刚的咄咄逼人和深沉眸色。

    “皇上的人走了,我也该走了。”苏若然也已经将累赘的嫁衣束在身上,紧致了许多,说话的时候一本正经。

    看到苏若然这副样子,君墨寒的眉头狠狠拧了一下:“你要是想送死,我不拦你,不过你要清楚,我是不会给你和苏家报仇的。”

    “不必。”苏若然也回的干脆:“我自己的事,自己能解决,这一次,多谢你。”

    她明白没有这场假婚礼,她人已经在天牢了。

    别提救人了,只能是等死了。

    “请便。”君墨寒也生气了,没有多说什么,扬了扬手。

    然后一个人坐在桌子前,倒了一杯酒,自斟自饮起来。

    他也生气了,苏若然如此不听话,根本就是白费了他的一番苦心。

    该说的,他都说了。

    苏若然没有犹豫,推开房门,消失在夜色里。

    大理寺的天牢里,很静,狱卒都在门外,更都是一脸懵逼的样子,苏若然观察了一下,更是拧紧了眉头。

    这些狱卒守在外面,倒是方便她下手,只是,这人数似乎多了些。

    这大理寺对苏家的案子还真够重视的。

    捏紧了手中的飞镖,苏若然一咬牙,扬手将几个狱卒全部放倒了,无声无息。

    缓缓推门进了天牢,登门入室是她的强项,而且能做到无声无息,所以天牢沉重的铁门也没能拦住她。

    摄手摄脚的进了天牢,顺着一排排的铁栅栏悄无声息的走到最里面,她明白,苏家人是重犯,苏夫人又是女囚犯,必定会关在天牢最深处。

    走着走幸存,却见到前面的火光,苏若然惊了一下,忙在侧面躲了,不敢轻举妄动。

    怎么也没想到,这么晚了,天牢里还有人。

    “凝儿,你只要点头,朕立即就带离开。”

    男人背对着苏若然,声音不高,不过,却说的斩钉截铁。

    这话一出,苏若然已经知道男人是谁了,没想到,当今皇上,竟然在天牢,在看望苏夫人,还说了刚刚那番话。

    让苏若然有些震惊,有些不可思议,狂跳的心欲要跳出嗓子眼一般,一边握紧了拳头,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只是静静听着。

    她觉得,或者,这对苏夫人是一个转机。

    她更是信了君墨寒所说的,求娶而不得的女子。

    苏夫人坐在稻草堆上,表情淡淡的:“多谢陛下,我们苏家罪有应得。”

    “凝儿,苏家的一切都与你无关。”上官昭远的声音压的很低,一边叹息一声:“你明知道,这些年来,朕一直都在等你,只要你愿意,朕不计前嫌。”

    他的声音很是诚肯。

    苏若然竟然有些急了,觉得苏夫人太死心眼了,这可是活下来的机会。

    不管怎么样,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苏夫人的小脸有些苍白,深深看了皇上一眼:“皇上,错过了,就不能回头了,这些年来,妹妹在宫中可好?”

    根本不肯答应。

    急得苏若然直咬牙,却又无计可施。

    又听到妹妹在宫中几个字,苏若然就觉得大脑不够用了。

    看来,这苏夫人在宫中还有亲戚,还真是不可貌相。

    “她……很好。”上官昭远果然顿了一下,握着手中的扇子,微微用力:“你还在意当年之事,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还是放不下。”

    声音绵远悠长,让苏若然听着,觉得心口发闷。

    看来,当年皇上求娶苏夫人不得,是有其它原因的,这个原因应该与她的这个妹妹有直接关系……

    还真是狗血,而且苏夫人这个妹妹,人就在宫里。

    “这一次,苏家犯的罪,无人能护得住。”上官昭远又继续说道:“人证物证俱在,苏家上下,必死无疑了,听说你有一个女儿……”

    苏夫人的眸色一暗,猛的抬头看向上官昭远,小脸更白了,唇瓣有些颤抖:“皇上,她是无辜的,这一切都与她没有任何关系。”

    说着,苏夫人下意识的抬手扯了上官昭远的衣袖,纤细的手指因为用力过份的苍白,一边低声说道:“皇上,求你放了她,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看着苏夫人如此,苏若然的心口也是生疼,更像被一把刀生生劈开了。

    这才是骨血亲情。

    苏家走到今天,都是因为她苏若然,可苏夫人宁可牺牲她自己,也要保住她这个女儿,本来面对皇上是一脸淡漠的,现在却一脸的祈求。

    也让苏若然心下懊恼。

    “叫我昭远。”皇上的声音有些沙哑:“凝儿,朕无意逼你,朕只是想让你回到我身边。”

    这皇上也是深情款款,对苏夫人念念不忘。

    此时也有些趁人之危的嫌疑。

    皇上又继续说道:“若不是君家家主出面,你的女儿,也活不成。”

    一边握了拳头:“凝儿,你为什么这么糊涂?”

    苏若然躲在一旁,恨恨咬牙,她也觉得苏夫人糊涂,苏家明明什么都没做,竟然就这样认了,而且面前有这样一座靠山,她竟然不抓住机会,为苏家平反。

    真是让人想不通。

    “皇上,你明知道,苏家罪不至死,可她不想放过我,有意做的这么绝。”苏夫人叹息一声,悠悠说着:“她现在是贵妃吧,她的孩子比若然还大呢,如果我听到的消息没错,当今太子,就是她的儿子。”

    苏若然一僵,贴着墙壁的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了一下。

    看来,苏家遭遇灭门之罪,并不是偶然。

    “她是容不下你,可这些年来,朕一直都在等你回头,朕也一直都在给你机会。”皇上不为所动:“苏家,早就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只因为苏晚生不该娶你,他明知道,你是朕的女人,他真的是胆大包天。”

    这话说的铿锵有力,让苏若然的心都被震撼住了。

    一切的一切,都不是巧合。

    而且苏家被陷害,这个君主是知道的,却是将计就计,除了心头刺。

    真的让人心寒。

    气得苏若然直握拳头,恨恨咬牙。

    苏夫人却一脸淡漠,瞪着皇上:“晚生的死……”

    “放心,朕还不屑于对一个庶民动手,不过,你知道是什么人所为的。”上官昭远凉凉说着,他今天是来摊牌的,也是来争取苏夫人的。

    苏夫人紧紧攥着皇上衣袖的手缓缓松了开来,一下子跌坐在稻草堆上,一脸的茫然,更是一脸的凄楚。

    皇上抬手去搂苏夫人,只搂了她的半个肩膀,便被苏夫人推开了。

    苏夫人的长发已经凌乱,此时脸色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放开我,上官昭远,你还像当年一样可怕,你太可怕了。”

    她的眼底浮出了一抹恨意。

    “凝儿,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上官昭远这名字,多少年没有人喊过了,自从先皇驾崩,他登基为帝,就没有人敢唤一声了。

    面前的女人倒是大胆,不过他不在意。

    只是被这个女人的态度激怒了。

    “凝儿,你的女儿虽然嫁给了君墨寒,能保得住一时的性命,却不能保住一世。”皇上的语气森冷:“朕想要谁的命,不过信手拈来。”

    一边握了一下拳头。

    那样子,更像是地狱走来的修罗。

    也让暗处的苏若然头皮发麻。

    这就是求娶而不得,最后恼羞成怒吗?

    这天家的人还真是无情无义。

    苏夫人一脸的嫌恶,却又急得小脸苍白,整个人都瘫坐在地上,微微颤抖着。

    直直的怒视着面前的皇上,一国之君。

    “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苏家人?”半晌,苏夫人才有些无力的说道:“这些年来,你做的还不够吗?苏家只剩下若然了,就只剩下她了。”

    也是说的咬牙切齿。

    苏家也是豪门大户,可这些年来,死的死,亡的亡,只剩了苏若然。

    “若然,她如果不是你的女儿,也早就死了。”上官昭远冷冷的一字一顿的说着:“凝儿,你明知道,苏家人知道了太多的秘密,都得死!”

    “不,他们什么都不知道的,只有我知道,我发誓。”苏夫人的双眸一沉,似枯井一般,带着绝望,带着不甘:“若然她一无所知,求你放过她,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姨娘在宫中,更不知道我的身份,她只是一个孩子。”

    上官昭远不为所动,只是静静的看着苏夫人。

    苏夫人一咬牙,猛的站了起来:“昭远,你放过若然,当年的秘密,会长埋地底的。”

    一边说着,以绝决的姿势狠狠撞向了天牢的墙壁……

    暗处的苏若然心口大恸,不顾一切的纵身跃了过去:“娘,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