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留得热血在〕〔村官崎岖路〕〔透视贴心高手〕〔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绯色升迁图:崛起〕〔六零小仙女〕〔死亡帝君〕〔我老婆是鬼王〕〔美女总裁的贴身兵〕〔小农民大时代〕〔重生之狂暴火法〕〔帝焰神尊〕〔逆流2004〕〔玄医归来〕〔仙帝归来〕〔学霸的灵气复苏〕〔男人法则〕〔太古剑符〕〔终极学生在都市〕〔都市红粉图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26章 能全身而退吗
    第26章 能全身而退吗

    苏夫人的额头上全是血,已经奄奄一息,苏若然不等纵身过去,便被几个侍卫按倒在地,根本无法上前。

    她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苏夫人倒在血泊里,心一抽一抽的疼,她的眼睛都已经是血红一片,不断的挣扎着,想要挣脱几个按着自己的侍卫:“娘,你这是何必,你以为这样,他们就会放过我了吗?”

    她也听得清楚明白了,苏家之所以到了今天这样的下场,全是因为面前这个男人,一手遮天的帝王。

    上官昭远还是上前扶了苏夫人:“凝儿,你怎么这么傻,如果我要你死,就不是今天了,你明知道,我只是想让你回到我身边!”

    也是伤心欲绝,眸子有些红,扶着苏夫人的双手微微颤抖。

    也是痛到深处了吧。

    他的五官威胁硬朗,即使伤心,也不减丝毫冷硬。

    苏夫人嘴角也有血溢了出来:“放过……我的女儿,她,她她真的一无所知。”

    一边抬头看向苏若然,面上带了不舍更有责怪:“若然……”

    她的呼吸有些急促了,此时更是瞪着苏若然,咬了咬牙,怒其不争的说道:“你怎么这么糊涂,今天是你和君家家主大婚的日子,你跑来这里做什么……快向陛下认罪。”

    抬手用力的抓了皇上的衣衫:“皇上,凝儿求你,求你放过若然,她真的什么也不知道,真的……”眼底满是祈求之色,一脸凄楚。

    四目相对,皇上的眸色是清冷的。

    说不出的淡漠。

    让苏夫人的心一沉,心口仿佛被石头重重的砸了一下,纤细的手指用力绞了他的衣衫:“昭元,求你,求你放了若然……”

    苏若然被几个侍卫按在冰冷的地上,挣扎不脱,只能大喊着:“娘,你不用求他,大不了就是一死。”

    她根本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幕。

    苏夫人已经奄奄一息了,皇上一口一个爱她,却如此对待她。

    真的太虚伪了。

    “闭嘴!”苏夫人低吼一声,胸口起伏了几下,险些一口气没上来,额头的青筋根根暴起。

    为了能保住苏若然的命,她也是费尽了心机,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双双丧命。

    苏若然一惊,她可以感觉到苏夫人的无助,悲凉,更能感觉到她的心痛,竟然没有再接话。

    就静静跪在那里。

    上官昭远回头看了一眼苏若然,眸光一黯,又搂紧了怀中的女子,那样用力,似乎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苏夫人另一只手却摊了开来,里面是一枝珠花,有些老旧了,就那样递到了上官昭远的面前:“这是你……当年送我的,我一直都贴身收着,我以为,我们一辈子都能在一起的……”

    苏夫人一边说着,嘴角的笑意也漾了开来。

    似少女怀春,眼底是美好的回忆。

    上官昭远搂着苏夫人,嘴角颤抖着:“好好好,朕答应你!放了她!”

    声音不大,似乎怕惊醒了她的回忆一般。

    苏夫人这才松了绞着他衣衫的手,更是松了一口气,嘴角扯出一抹笑意,眼神逐渐涣散,整个人倚在了上官昭远的怀里,不动了。

    “凝儿……”上官昭远还是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搂着她半晌都没有动,仿佛石化了一般。

    弯腰抱起苏夫人,上官昭远便一步一步的出了天牢。

    没有看被按在地上的苏若然一眼。

    而是对着那些按住苏若然的侍卫说了一句:“让她走。”

    “娘……”苏若然也低喊了一句,她知道,苏夫人已经走了,为了救她,自己撞死在了天牢的墙上。

    她不能让苏夫人白白死了,她要好好活着。

    活着!

    “苏若然,你是找死吗?”天牢大门被推开,君墨寒大步走了进来,眸光沉的可怕,直直瞪着苏若然,五官平添几分冷意,这样愤怒的君墨寒,苏若然还是第一次见,不自觉的懵了一下,也回视着他。

    却无言以对。

    她的确是有些找死。

    她也没想到,皇上会在天牢里,更没想到,苏夫人与皇上之间还有这么多的秘密。

    她把该听的,不该听的,都听到耳朵里了。

    虽然刚刚皇上答应了苏夫人,可她心里还是没什么底气。

    这天牢的四周已经被御林军团团把守,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何况她这个大活人。

    看了一眼君墨寒,苏若然擦了擦眼角的泪珠:“你来做什么?”

    声音还有些沙哑。

    她还无法从刚刚的情绪缓和过来。

    “我来做什么?你现在是我的夫人,我不想整个君家因为你而满门抄斩。”君墨寒气的不轻,眸光深的可怕。

    声音里过份的暗哑。

    面上还有几分紧张之色,不过他掩饰的很好。

    苏若然眼睛还有些红,显然刚刚哭过了,不想搭理君墨寒,起身就走。

    她也明白君墨寒的苦心,可现她根本没有心情去解释什么,也不想说话,她想一个人静静。

    天牢大门已经大开,御林军并没有阻拦苏若然。

    君墨寒瞪了她一眼,快速跟了过去,一边抬手抓了她的手臂:“苏若然,你要发疯,也要考虑清楚,你这样一闹,非但不能保住苏家人,还会将你自己也陷进来。”

    微微用力将她的手握在手里,眼底的冷意越来越深。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苏若然也瞪着他,脸色苍白的没有血色,如宣纸一般,瞪着一双清亮亮的眸子,直视着君墨寒:“你其实能保住我娘的。”

    她感觉心口很疼,就像被人狠狠剜了一刀。

    伤口不断的滴着血,根本无法愈合。

    君墨寒冷笑了一下:“你真瞧得起我,皇上的事,谁能办?”

    他的确知道一些苏夫人与皇上的恩怨,可这些,不是他一个臣子能插手的,除非,他不想活了,更是不想让君家上上下下活了!

    苏若然也僵了一下,单薄的肩膀,微微颤抖。

    的确,皇上的事,谁敢办?

    自己也真的是被气得糊涂了,一边看了看身边的男子,他的身材高大魁梧,高出苏若然半个头,苏若然要想看他,就得仰着头。

    这种时候,君墨寒竟然成了她的精神支柱。

    虽然君墨寒娶她是有目的的,可的确救了她一命,她心里也是有数的,这一次,君墨寒也是承担了极大的风险。

    出了大理寺天牢,君墨寒就拉着苏若然的手纵身上了一匹枣红色的俊马,向君府方向疾驰而去,他也替苏若然捏了一把冷汗,他早就追了过来,可看到御林军时,就知道皇上也在,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他甚至也做了一些心里抗挣的。

    好在,皇上开恩,没有当场要了苏若然的命。

    “你这条命,皇上不会给你太多时间的。”君墨寒一边打马扬鞭,一边搂紧了身前的苏若然:“有些事情,你不该知道的。”

    风从脸上刮过,有些疼,太阳穴有些疼,大脑里也是嗡嗡的。

    她明白,如果不是苏夫人拿出了当年与皇上的定情信物,皇上当场就得要了自己的命。

    毕竟她听到了太多不该听到的话。

    虽然从始至终,苏夫人都说的隐秘,可她还是知道了,有一件事,皇上是忌惮的。

    苏若然没有接话,轻轻闭了一下眸子,长长的如蝶翼一样的睫毛轻轻颤抖着,长睫上更有泪珠滑落。

    泪珠刚好落在了君墨寒的手背上。

    让他也僵了一下。

    一边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女子。

    虽然苏若然总是一副天榻下来都不在意的样子,可她毕竟是一个弱女子,这些日子以来,不断的承受打击,从苏会长出了意到,到苏家没落,再到翠羽的背叛,君浩天的假情假义,苏家的满门被问罪,今天苏夫人之死……

    每一件,对她,都是致命的打击。

    最亲的人,最爱的人,最在意的人,一个个离她而去!

    “你后悔娶我,现在写休书吧,还不会连累君家。”苏若然很淡定,长发在风中飘扬,有一缕飘在了君墨寒的脸上,他觉得有些痒,微微侧头。

    深邃的眸子如一片波澜不惊的海面,语气也淡淡的:“你觉得,我接你出了大理寺,还能全身而退吗?”

    这话让苏若然不自觉的侧了头,却是唇瓣擦过了君墨寒的脸。

    柔软的少女唇瓣让君墨寒也僵了一下,一时间没有动,就那样低垂着眉眼,直视着苏若然。

    他感觉心跳都慢了半拍。

    竟然分不清自己对怀里的女子,是企图还是心动了。

    他承认,有那么一瞬间,他是心动的。

    快速转回脸,苏若然只觉得一脸张火烧火撩的热,整个人都僵在那里,根本不敢动,马还在疾驰,却是君墨寒一手搂着她,让她的身体保持着一定的平衡,没有过份的颠簸。

    心跳也越来越快了,苏若然知道君墨寒一直都在给自己挖坑,可这坑,她却想跳进去了……

    “我们现在已经在一条船上了。”君墨寒附在苏若然的耳边,轻轻吹气,温热的气息让苏若然身体一僵,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感觉到怀中女子的紧张,君墨寒“扑哧”笑了,搂在她腰间的手,也用了一些力气:“今天可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我娘尸骨未寒,我要守孝三年。”苏若然听到他的笑声,有些恼羞成怒,果然,君墨寒就是君墨寒,绝对的让人深恶痛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一生为你空欢喜〕〔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修行在万界星空〕〔我有奈何桥〕〔首席大人,超护短〕〔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唐颂〕〔大完美主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