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留得热血在〕〔村官崎岖路〕〔透视贴心高手〕〔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绯色升迁图:崛起〕〔六零小仙女〕〔死亡帝君〕〔我老婆是鬼王〕〔美女总裁的贴身兵〕〔小农民大时代〕〔重生之狂暴火法〕〔帝焰神尊〕〔逆流2004〕〔玄医归来〕〔仙帝归来〕〔学霸的灵气复苏〕〔男人法则〕〔太古剑符〕〔终极学生在都市〕〔都市红粉图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27章 君老太太出事了
    第27章 君老太太出事了

    “我想回苏家看看。”苏若然看着漆黑的夜色,心口悲恸,都是因为她,竟然让苏家惨遭灭门之灾。

    她心底也过意不去,更是深深的自责。

    已经让身下的马车放慢了速度,君墨寒也明白,他今天走进大理寺,已经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他之前也是做过思想挣扎的,此时倒是很淡然。

    君墨寒点了点头:“好。”

    调转马头向苏府方向而去。

    其实对苏府这座宅院,苏若然并没有什么记忆,她谈不上什么感情。

    不过,这身体却不舍得苏夫人。

    苏夫人刚刚撞墙而亡的一刻,她真的痛的撕心裂肺,从来没有这样痛过,想来是真正的苏若然无法接受吧。

    苏府很大,甚至比君府还要大。

    却像苏夫人一样,很温和,小家碧玉。

    苏府已经被重兵把守,大门贴了大大的封条。

    君墨寒牵着马,在四周转了一圈,两人都不说话,静悄悄的。

    “回府吧,君浩天那边也盯着我们呢。”君墨寒看了一眼走在身侧的苏若然,嘴角带着一抹牵强的笑:“被抓的把柄太多,就不好翻身了。”

    他对眼下的形式还是十分明了的。

    也知道接下来,皇上,太子和君浩天都会针对他了。

    这一切,都是身旁这个女人。

    他当初从君府追出来的时候,也是犹豫了很久的。

    苏若然顿了一下,侧过身抬头看君墨寒:“你这么做,值得吗?”

    “不值。”君墨寒也回答的干脆:“不过,只要经文在,或者还是值得的。”

    他说的也是实话,之所以一直纠缠苏若然,的确是为了经文,这个经文,能让周贵妃和太子如此重视,就一定有可用之处。

    既然已经将手伸了出来,就得拿到东西才行。

    否则就是前功尽弃了。

    苏若然耸了耸肩膀,不置可否,那卷经文给苏家带来了灭顶之灾,这个君墨寒却当作宝贝一样,真是不明白。

    “君墨寒,你觉得皇上会让你将经文拿出来吗?”苏若然还是想不太明白,站在原地,望着夜色里的苏府,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带着一抹冷冽。

    她不是善罢甘休的人,只要让她活着,仇,必报!

    只是她想知道这卷经文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即使让君墨寒对上皇上,太子,也不后悔。

    君墨寒看着面前的小女人,也笑了一下:“我还有后悔药吃吗?现在这样,经文在,我们还是能活着的。”

    要求不算太高了。

    也让苏若然的心暖了许多,这个君墨寒,她真的是看不懂了。

    如果说他是为了自己才会如此,苏若然也是不信的,可他的确为了自己做了很多。

    今天,他不来,她要走出大理寺,可能不会容易。

    怎么也得拼半条命出去。

    “是不是感动了?”君墨寒眉眼挑起,一脸邪气的看着她:“要以身相许吧。”

    苏若然的那点感动就都消失无踪了。

    一边瞪了他一眼,一扬手,从他手里夺下缰绳,纵身上马,打马前行,直接将君墨寒甩在了身后。

    看着苏若然在马背上的身影,君墨寒也笑了一下:“苏若然,你还真是不断的给我惊喜,苏家胆小如鼠,知书达礼的大小姐,在马背上竟然是如此飒爽英姿。”

    一边眯着眸子,眸光深沉如一汪湖水,深不见底。

    “二少爷,二少奶奶。”天边微微放亮,新房外,就有下人端着洗漱用品排队等候了,管家更是轻轻唤了一声。

    苏若然先行骑马回了君府,却是一进院,发现君墨寒已经在等她了。

    为了掩人耳目,君墨寒拉着苏若然回了新房,此时两人都互相看了一眼,表情各异。

    君墨寒已经将大红的新郎服脱掉,只着一件里衣。

    苏若然则穿戴整齐的坐在桌前,轻轻拧着眉头。

    这管家自然是君浩天派出来的,他当初是被恶心到了,此时也想来恶心君墨寒了。

    今天,苏家的人便会被游街,然后送去法场斩首示众,苏若然的心也一直提着,她根本没有心情来面对这些人的勾心斗角。

    “把衣服换下来吧。”君墨寒低声说了一句:“不想死的太快,就把戏演好。”

    皇上已经警告过君墨寒了,他也明白,他的战功赫赫,抵不过皇上的猜忌,所以,接下来,每走一步,都得小心翼翼。

    否则,就会给君家带来灭顶之灾。

    苏若然的心里也是一团乱,看了一眼君墨寒,握了握拳头,看了看外面渐渐染开的阳光,还是点了点头。

    当君墨寒应了一声都进来吧,几个丫鬟到鱼惯而入,领头的丫鬟看到苏若然正在君墨寒的怀里时,也都低了头,将东西一一放好。

    “都退下吧,少夫人动手就是了。”君墨寒找了一个很暧昧的理由将下人都打发掉了。

    他不过是做个样子,不让君浩天抓着这个把柄不放。

    本来他如此着急的与苏若然举行婚礼,已经让很多人怀疑他的用意了。

    苏若然看着送进来的洗漱用品和换洗衣物,抬手翻了翻,将自己那份拿了,到屏风后面去了。

    等到她从屏风后面走出来的时候,看到君墨寒也已经换好了,正挑眉看她。

    “走吧,君浩天一定等着看好戏呢。”君墨寒过来拉了苏若然的手臂,只是握着她的手,并没有搂在怀里,这样反而显得更亲密了。

    也让苏若然顿了一下。

    想当初,男友也这样牵着她的手,那时候的爱情是青涩的。

    更是一无反顾的。

    可她还是死在了那个人手里。

    想到这里,下意识的就想抽回手,却被君墨寒握的更紧了。

    他们二人的衣服有些相似,袖口都绣着竹子,宽大的袖子牵在一处,惹人眼目。

    下人们都纷纷停下来给君墨寒和苏若然问好,更都是一脸的羡慕。

    本来以为这大房的少奶奶是必死无疑了,哪想到一转身就成了家主夫人,还如此恩爱。

    不过人们也都记得,当初大少爷成亲那日的乌龙。

    似乎就是这位家主与大少奶奶洞房的呢。

    都让人开始怀疑当初的情形了……

    虽然君墨寒是家主,可君老太太也是长辈,所以,这杯茶,苏若然是要敬的。

    正厅,君老太太已经坐在了上首,面色冰冷,一丝不苟,按在椅子扶手上的手微微用力,手背上有青筋崩出,看得出来,十分不痛快。

    那样子,恨不得将走进来的两个人生吞活剥了。

    有下人递了茶杯,苏若然和君墨寒分别接了,然后跪到君老太太脚边,双手奉上。

    虽然君墨寒也不喜这个老太太,可眼下是多事之秋,他想为了苏若然,息事宁人了。

    至少短时间内,得安份一些了,皇上那边很快就会有动作了。

    就是太子和君浩天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哼!”君老太太冷哼一声,抬手接过茶杯,一边眯了眼睛,虽然君老太太年岁大了,眼神却是灼灼的,如毒蛇一般。

    让人看着相当的不舒服。

    至少苏若然觉得不舒服极了。

    “奶奶喝茶。”苏若然也不屑这个老太太,可也明白君墨寒的用意,也明白,现在不宜惹事,最好能忍则忍。

    君老太太没有说话,把茶杯放在唇边抿了一口,随手就砸了下来:“这么烫的茶,想烫起老身吗?”

    茶杯是砸向苏若然的,十分用力。

    她本来就看不惯君墨寒的,更因为苏若然和君墨寒两个人让君浩天一次次的轮为笑柄,还被朝庭禁足多日。

    本来是图了苏家的财,可到头来,一把火把梧桐院烧的精光,苏家的嫁妆一点没剩。

    可以说,君浩天算计来算计去,只落了一身骚。

    而这一身骚,也全是拜苏若然所赐。

    所以,君老太太都快恨死苏若然了。

    这茶杯扔的太突然,苏若然忙侧身避开,眸光一下子就沉了下来,杀意暴风骤雨一般扑天盖地的袭来。

    “啪”的一声,茶杯在地上摔的粉碎。

    一旁君墨寒也将手中的茶杯摔在了地上:“不想喝就算了。”拉了苏若然:“你没事吧,我们走。”

    这老太太不想要脸,他自然也不会给她脸。

    “狗男女,不要再踏进我的房间一步!”君老太太气的咬牙切齿,脸色通红一片,说的咬牙切齿,要不是身体不好,可能都会冲过来了。

    君墨寒青着脸,一下子站在原地,不动了,手握成拳头,眼底的冷意能将这房间冰冻住一般:“君老太太,我敬你是长辈,别不给自己留后路。”

    “哼,这君家早晚都是浩天的,走着瞧。”君老太太气哼哼的吼着:“你以为你当几日家主,就能一手遮天了?还有,这个女人不再是苏家的千金了,从今天开始,苏家就从皇城消失了,你想用苏家的势力巩固你的地位,作梦吧。”

    她早就不能忍了,凭什么一个没有一点君家血缘的人来继任家主?

    “走着瞧。”本来君墨寒不在意这个家主之位的,此时却冷哼一声,不过他始终没有回头,只是淡淡说着,便继续向前走去。

    从始至终,苏若然都站在她的身旁,无声的支持他。

    回到二房后,不等苏若然和君墨寒坐下来,君浩天便带了官府的人闯了进来:“君墨寒,你丧尽天良,忘恩负义,竟然如此对奶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一生为你空欢喜〕〔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复仇的单细胞〕〔修行在万界星空〕〔我有奈何桥〕〔首席大人,超护短〕〔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唐颂〕〔大完美主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