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30章 血牢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30章 血牢

    “除非皇上能赦免你,不然救你的人,不会有好下场。”范中义眨了眨眼睛,说的像开玩笑一样,嘴角有一抹讥讽的笑,也没有再看苏若然,转身离开了。

    他的意思很明显。

    进来了,就别想出去。

    更像那些官差说的,进来了,就别想活着出去。

    她现在不会受皮肉之苦,可她要在这里呆一辈子?

    看着那卷经文,苏若然也觉得可笑了。

    第三日,君墨寒才走出房间,他把自己整整关了三天,门一开,六音便走了过来,抱着剑,看着面色微微泛白的君墨寒:“主子,二少奶奶还活着。”

    虽然君墨寒把自己关了三天,更是答应把家主之位让给君浩天,可他还是没有去血牢。

    这也让六音不能理解。

    不过,当他打探到苏若然在血牢里平平安安,还与几个牢头混的熟络时,也意外了。

    自从这大魏有了血牢,不知道有多少人惨死其中,那里根本就是恶梦的开始,如它的名字一样,充满了血腥与残忍。

    君墨寒点了点头:“知道了,继续打探。”

    不愧是他识得的苏若然,大魏皇朝唯一一个在血牢里能平安活过三天的人。

    还真是创造了大魏皇朝的奇迹,也创造了血牢的奇迹。

    六音感觉脸上凉凉的,更是看不透君墨寒。

    范中义来看苏若然的时候,也是第四天头上了,他就冷着脸往那里一坐:“你是大理寺卿程申让送进来的,总得送出点东西。”

    他虽然掌管血牢,可也不能得罪皇上。

    正端坐在那里吃着午饭,一脸悠闲的苏若然也变了脸,标致的五官都变了样,捏着手中的筷子:“什么意思?”

    她其实也明白是什么意思。

    只是无法接受。

    “没关系,一只手,已经送出去了。”范中义的五官太过硬朗,此时不苟言笑,让人不敢直视,特别是说出来的话,那么云淡风轻。

    早就习以为常了。

    苏若然刚吃进嘴里的饭,险些没喷出来。

    小脸上的白色也越来越深了。

    她的表情变化都在范中义眼底。

    “三天了,没人来救你。”随后范中义又说了一句伤人的话:“看来,你只能在这里译经文了,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他需要这经文。

    所以,他得保住苏若然的命,只是他也没底儿,能保多久,不好说,只能是保一时是一时。

    苏若然犹豫了一下,猛吃了几口碗里的饭,努力让自己镇定,她没有问君墨寒,她知道,那个人没有义务来救自己。

    这一次,她只能靠自己。

    这血牢里处处都充斥着死亡的味道,上一秒还好好的活着,下一秒,就可能惨死其中了。

    这范中义也是看人下菜碟。

    他给了苏若然三天时间,也是用这三天时间来观察她的背后有什么人。

    在苏家上下被送进天牢的时候,君墨寒倒是不顾一切的娶她为夫人,救下一命。

    可现在,却没了动静。

    说话间,门外传出一声惨叫,叫声撕心裂肺,让人听着,心就狠狠的沉了下去,苏若然更是觉得头皮发麻。

    “正好,本官今天没什么事做,带你参观参观血牢吧。”范中义见苏若然的脸色难看,却是眸光镇定,也不由得暗自佩服。

    不过,他不信,一个弱女子,能禁得起血牢里的那些血腥刑罚。

    他要的,是她手里的经文,一本他能看得懂的经文。

    苏若然又吃了几口饭,这里的伙食还行,是范中义有意让人关照她了。

    她的面色镇定,心里却已经七上八下了。

    “不用吃了,一会儿还得吐出来。”范中义没什么情绪起伏的说了一句,他的面色是淡漠的,这里的一切,他早就习惯了。

    这话,让苏若然的心都吊了起来,却倔强的将一碗饭全喝了,又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水,才站了起来:“走吧。”

    她明白,该来的早晚都会来。

    窝在这里,也只能是暂时保命,她总要做些什么,才能离开这里。

    正好范中义要带自己出去,也是正中下怀了。

    总要了解一下这里的地形分布,才能想办法离开此地。

    出了甲子宫,就嗅到一股烤肉味道,苏若然明白,这里绝对不会吃烤肉的,定是用了极刑……

    果然,转角处,一个壮汉被吊在半空,身上的皮肉翻着,已经没有一块好肉,还有官差拿着通红的烙铁在他的伤口上用力按着,发出次啦一声……

    鲜红的血和翻白的肉就被定住了。

    苏若然觉得喉咙处一紧,险些没把刚刚吃的东西吐出来。

    壮汉已经奄奄一息,可官差却没有打算放过他,他的嘴没有被塞着,却只能发出低低的惨叫声,那声音更像是临时挣的兽!

    “这是刀山火海,不错吧。”范义君的眼皮都不眨一下,淡漠的解释着:“不管男女,进了血牢,都要转一圈的,这是第一关,你放心,这些官差都很合格的,不会让人死掉的,必须得留在最后一关。”

    明明那么残忍可怖,却说的云淡风轻。

    更像在说,今天天气不错,风和日丽的。

    刀山火海,让苏若然头皮都紧了。

    真的很贴切。

    再往前走,惨叫声不绝于耳,一个女子的手指正被官差按着,指甲里已经定了细长的针,那女子也是不成人形,从刀山火海那一关送过来的……

    “呕……”苏若然忍不住了,扶了一旁的墙,胃里翻滚着。

    范中义走过来:“这才刚刚开始。”

    “你们不是人!”苏若然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这根本就是人间炼狱,太可怕了。

    “其实女囚犯比男囚犯还要多一个处罚呢。”范中义不冷不热不急不缓的说着:“被送进来后,都由这里的官差们轮番上一次,你知道的,这里有皇室的秘密,进来这里的官差是回不去的,他们见不到女人,这里也不常常有女人,所以个个如狼似虎,这里有二十几个官差吧……”

    多余的话不用说,这些就够了。

    苏若然的一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她感觉自己有些颤抖,仿佛被人兜头倒了一桶冰水。

    那么冷,那么愤恨,那么绝望。

    恨意更像是漫山遍野的野草,一点点火就能让燃烧,一双眼睛都红了。

    “禽兽。”苏若然瞪着范中义:“这些人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要这样折磨他们。”

    “这个不好说,皇上想让他们这样死,他们就得这样死。”范中义的语气始终是淡漠,表情也是没有起伏的。

    “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这时前面传来一声惨叫,那叫声有些尖锐压抑,仿佛被人勒住了脖子一般。

    苏若然快走两步,就看到一个瘦弱的人已经一个官差按着,已经惨不忍睹,被转了半圈过来的,另一个官差把一勺滚烫的油从他的头上淋下……

    那人喊声很快就没了!

    “下油锅!”范中义又解释着。

    苏若然的眉眼满是冷厉,一边抬手拿过范中义腰间挎着的剑,直直扔了出去。

    直接插/进了惨叫之人的心窝。

    立时毙命。

    正在浇油的官差一愣,目光阴冷的看了一眼苏若然。

    因为有范中义在一旁,没有发作,不过看苏若然的时候,更像看一个猎物。

    那眼底的疯狂,根本不加掩饰。

    “你这是何必。”范中义也愣了一下,这里离行刑的犯人有一段距离,这准头和力道还真是恰到好处。

    让他不得不对苏若然刮目相看了。

    他是知道苏晚生这个人的,一个有情有义的商人,却也中规中矩。

    没想到养出这么一个桀骜不驯的女儿来。

    真是有意思了。

    “这些都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们?”苏若然快疯了,她也理解了范中义所说的不用吃了。

    她的胸口不断起伏着,胃里翻涌。

    这里太可怕了,直接诠释了生不如死。

    “这血牢可是皇上准建的,这些刑罚也是皇上亲自点头的。”范中义提到皇上的时候,表情似乎阴鸷了一些。

    不过一闪而过,又恢复如初了。

    让苏若然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忙摇了摇头,这血牢是皇上的,可是为皇上做事的人却是范中义。

    这个人才是最可怕的。

    他能看着这些人的惨状无动于衷,连眼睛都不会多眨一下。

    多么冷血无情?

    范中义这时又说出一句:“这些人也都是皇上留不得的。”

    不管犯了什么罪,一死总归是抵了,而皇上却让他们受此酷刑,真的没有半点人性。

    苏若然对狗皇帝的恨就又多了一分,不仅仅是苏家的,还有这些人的。

    她与这些人素不相识,可却替他们悲痛。

    替他们的家人悲痛。

    “还看吗?”范中义看着悲愤的苏若然,摇了摇头:“你还是太年轻了。”

    他早就看惯了。

    “看。”苏若然握紧了拳头,咬牙挤出一个字,标志的五官染了一层寒霜,犹如一头待出笼的小兽。

    危险,全身都带着刺。

    更有着出生牛犊不怕虎的执着。

    “好。”范中义也没多说什么,带着她继续往前走。

    看着她目眦欲裂,恨意汹涌的样子,还是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一圈走下来,苏若然觉得自己的腿都在颤抖,脚有些软,扶着墙,把吃下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最后吐的只剩下水了。

    范中义的眸光却闪烁了几下,又归于沉寂。

    “来人,带她回甲子宫。”范中义剪着双手离开了,嘴角带着一抹冰冷,眼底竟是化不开的恨意,不过,苏若然并没有看到。

    她的身上全是冷汗,就像是刚从湖里打捞出来一样,被两个官差架着回了甲子宫。

    瘫坐在椅子里,苏若然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般。

    脸色惨白的没有一点血色。

    一边摸了一下袖子里的经文,她知道,没有这卷经文,她早就惨死了。

    心情还是无法平静下来。

    “姑娘!”就在她心绪起伏的时候,一个官差走了进来,因为是范中义有意关照苏若然,所以这些官差对她还是毕恭毕敬的,不会为难,只是此时这个官差却一脸的焦急:“太子殿下来了,要提审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