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上剑典〕〔狐狸别笑了〕〔最强升级〕〔刑凶〕〔六零小仙女〕〔大周王侯〕〔绝顶神医〕〔美女跟我走〕〔维密天使[综英美/〕〔外戚之女〕〔蜜爱100分:不良鲜〕〔先婚后爱:老公轻〕〔重生空间:天价神〕〔学霸也开挂〕〔正版修仙〕〔重生之武道逍遥〕〔都市修仙天尊〕〔佣兵二十年〕〔无限求生〕〔剑逆天穹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31章 好好照料
    第31章 好好照料

    苏若然一听到太子殿下四个字,也惊在当地,脸色变了又变。

    她这才过了几天消停日子,本以为凭着这卷经文可以度过这次难关的,可她还没有想到离开这里的办法,死对头就来了。

    她在知道了那天在君家密室里的人就是太子。

    太子与君浩天可是一丘之貉。

    他们二人都不想自己活着的。

    现在太子殿下来血牢提审自己,恐怕这一劫过不去了。

    官差站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

    “范大人呢?”苏若然此时也只能想到范中义了,她穿越来这里的日子并不多,一直都在被陷害中度过,识得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唯一的依仗就是苏家,苏家却已经灰飞烟灭。

    估计现在的皇城,已经没有一个苏家人了。

    凡是给苏家办事的,也不会落得好下场的。

    这些人真的是欺人太甚。

    苏若然的心口燃起了一簇火苗,烧成了熊熊大火,心里的不甘,委屈,愤愤,一点点的积聚起来。

    可她现在却没有反戈的资本。

    “范大人……进宫了。”官差也有些为难,因为范中义离开前,叮嘱过,让他们好好照顾苏若然,不能让她有任何闪失。

    现在太子来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冲着苏若然来的。

    不过,别说范中义不在,就是他在,也无法在太子后里救人。

    不在,更好。

    “可以去通知一声范大人吗?”苏若然虽然不知道这个范中义是皇上的什么人,不过,他对这经文感兴趣,就会想办法留下自己的命。

    也只能再赌一把了。

    官差顿了一下:“小人尽量去办,不过,姑娘也要有个心里准备,太子殿下不会善罢甘休的。”

    苏若然点头,一边握了拳头,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上官尘坐在乙未宫里,着了件黑色蟒袍,身上绣的是五爪盘龙,身形不高,有些瘦削,面色微微泛白,给他整个人添了阴戾之气。

    更像是毒蛇,让人不敢靠的太近。

    他,就是当今大魏朝的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而且有一个掌管后官大权的母妃——周贵妃,更有手握重兵权势滔天的舅舅——周通。

    所以,上官尘被立为储君后,更得到了百官的拥护。

    皇上也对这位太子很是满意。

    不过,若是皇上和百官知道上官尘与君浩天一起贩卖兵器,会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这个太子还能在大魏朝立足吗?

    苏若然能想到,上官尘自然也能想到。

    所以,他为了能保住这个秘密,必须让知道的人都死!

    为了他的前途,他也是别无选择。

    上官尘也是通过打探,才知道苏若然被送进了血牢,他更明白,血牢这种地方,什么人都能屈打成招的。

    更何况,苏若然不用屈打,就会招出一切了。

    他一接到消息,就赶了过来,必须得快些弄死苏若然,然后接下来,就是君墨寒了。

    苏若然被带进来的时候,他正低垂着眉眼,打量着自己袖口的盘龙,眼神暗沉,浑身上下一股阴沉之气。

    这种人,苏若然只想杀之后快。

    不过她眼下被两个官差押着直接压着肩膀跪到在了上官尘的脚下,她还有些不服气,脊背挺的笔直,一脸的倔强,一双大眼睛,直视着上官尘。

    “大胆犯妇,快给太子殿下请安。”官差生怕得罪眼前的上官尘,从后面踢了苏若然一脚,一脸的巴结相。

    “他都要杀我了,我还给他请安,你觉得是我有病?还是你有病?”苏若然一脸不服气,很硬气的说着。

    官差举起手中的鞭子就抽了下去。

    苏若然扬手就接住了。

    心里也快速分晰着,这里的人不都是被范中义所用的,至少这个官差就不是。

    “你……”抽出去的鞭子被犯人抓住了,还是一个女犯人,官差的脸色青红交加,气的不轻,可是上官尘在这此,他也不敢贸然呵斥,那样只会让人反感。

    所以此时这个官差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更是奇虎难下了。

    他也没想到,看上去弱削娇小的苏若然竟然有这样的力气。

    真的让他难堪。

    “你们先退下。”上官尘不是第一次接触苏若然了,此时一副看死人的表情,满不在乎的对着两个官差摆了摆手。

    抽回鞭子的官差点头哈腰的退了出去,离开前还瞪了一眼苏若然,那表情似乎在说,一会儿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咱们又见面了。”上官尘把玩起大拇指上的扳指,玩味的打量着苏若然:“君家二房的小妾……”

    苏若然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这个人还真让人琢磨不透。

    “这是一语成谶了吧。”上官尘眯着蛇一样阴沉的双眼,冷说着:“不过,没关系,凭君墨寒,他也只能救你那一次了。”

    望着这个满脸阴沉的太子,苏若然的眼珠转了几下,快速计议着,这个人还有心情与自己扯东扯西的,看来,是知道没人能来救自己了。

    面对至高无尚的权利,苏若然根本无法撼动半分。

    眸中隐隐带着恨着。

    “相信,你在这里的几天,也欣赏过那些人死亡时的样子了,看着他们一个一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是不是觉得热血沸腾?想没想到,那些人换成是自己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感觉一定很舒服,想想都刺激……”上官尘始终坐在那里,那表情更像一头饿狼。

    张着嘴,呲着牙,一双眼睛盯着猎物。

    嘴角还有滴下来的鲜血。

    这样的上官尘,就那样一坐,就让人头皮发麻,不寒而栗。

    苏若然就死死瞪着他,紧抿着唇瓣。

    她还有最后一块筹码,就是金书铁卷。

    不过,此时此刻,她在犹豫着要不要拿出来。

    因为她知道,上官尘不是皇上,这里更是没有第三个人,他如果不承认,自己也没有办法,最后,更是死无对证。

    看着上官尘大刀阔斧的坐在那里,一定是有备而来。

    他怎么会放过自己?

    上午刚刚在这里转了一圈,看到那些人的惨状,她现在还觉得反胃呢。

    特别范中义还说过一句话,女囚犯会特殊对待的。

    一边握了拳头,圆润的指甲刺进了皮肉里,痛意让她格外的清醒。

    她不想死,不愿意死!

    不管怎么样,都要活着。

    “其实,你一直站在君浩天的身边,也不会落到今天的下场,甚至苏家都不会落到如此地步。”上官尘倒是不急,他来了,苏若然就必死无疑了。

    反正也是将死之人了,他不介意和她兜个底儿。

    看着君浩天,苏若然意识到了什么,这个太子似乎不知道皇上也在这件事上推波助澜了。

    皇上不过是借题发挥。

    就算有人替苏家翻案,皇上也会压下来吧。

    这些手握重权的人,根本就是视人命如草芥,为了他们的利益,不择手段。

    看到苏若然那没什么变化的表情,上官尘的眉头也拧在了一处,那张脸,永远都是一副不快的样子,所以,从始至终,都带着戾气。

    “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上官尘话锋一转:“不让你受那么多的罪,直接上路。”

    “哦?条件?”苏若然想到他会如此说。

    范中义都因为经文留了她的命,上官尘更会向经文下手了。

    “听说苏家有一卷经文。”上官尘也是点到为止,抬着阴鸷的双眸上下打量着苏若然,那眼神就像一条蛇缠上来一样。

    让苏若然浑身不自在。

    心里那种反感更深了几分。

    苏若然不接话,只是直直跪在那里,她想着一定有人去通知范中义了,跪就跪吧,跪又跪不死,只要这个上官尘别直接发飙就行。

    她现在需要的就是时间。

    范中义想要这卷经文,一定会想办法留自己的命。

    不过她的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反倒是耸了一下肩膀:“这……”

    更是一脸的为难,低头咬着红唇。

    “别说,那一场大火烧没了。”上官尘直接堵了她的话,那场大火太蹊跷了,他早就怀疑是苏若然有意点的。

    这样才能把经文一事掩住。

    苏若然抬头,一脸愕然的看过去,眼底更带了几分惊慌,大眼睛水汪汪的,竟然让人看了有几分不舍。

    不过,上官尘从来不是怜香惜玉的主儿。

    特别苏若然还是君墨寒的人。

    根本不必怜惜。

    只是苏若然眼底的那抹惊慌失措,他也看的真切,捏了一下手指上的扳指儿,冷笑一声:“用一卷经文换你好死,很值得的。”

    他是绝对不会让苏若然活着出去血牢的。

    她,必须得死。

    “那卷经文……”苏若然犹豫了半天,才又开口:“还在君家。”

    “别和本宫耍诡计,本宫比君浩天都了解君家。”上官尘的眸色一沉,几乎沉出水来,嘴角紧抿,如刀锋一般。

    让人有一种如置蛇窟的感觉。

    “这,这是真的。”苏若然一咬牙,大眼睛里的泪珠就转了个圈,却没有落下来:“当初我被赶出君家回了苏家,再回来时,嫁妆已经被人动过手脚了。”

    声音很低,夹着委屈不甘,凄楚愤满。

    小脸上也满是怨恨,用力咬着贝齿。

    让上官尘本就沉的能滴水的眼睛闪过一抹冷芒,似乎在思虑着苏若然这话的水份有多少。

    他一时间还真拿捏不准了。

    整个人仰向椅子里,双手端在椅子扶手上,微微用力。

    一双蛇一样粘湿的眼睛直直盯着苏若然,要将她看透一样。

    “太子殿下,君浩天那个人……连自己的祖奶奶都有利用,都能下毒手,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虽然我不知道这经文里面记载的是什么,可这么多人盯着,一定很重要吧。”苏若然见上官尘那一双细长薄凉的眸子盯着自己,也是感觉锋芒在背,有些不自在,忙开口说道。

    以遮掩自己的心虚。

    她已经很镇定了,她也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什么风浪都见过。

    上官尘这点小手段,她还不放在眼里。

    也是反击的游刃有余。

    不过她的心里也焦急,时间一点点过去,范中义的影子都没有,也让她有些绝望了。

    “不说,很好。”上官尘点了点头,已经收了情绪:“来人。”

    苏若然心一沉,也知道上官尘的耐心用尽了,双手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她也知道,接下来,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

    手心一下子就被冷汗沁满。

    两个官差走进来,拎着鞭子那个官差的嘴角带了一抹狗仗人势的冷笑,眼神银邪的打量着苏若然,那样子,似乎已经看到了她被几十个壮汉扒/光了蹂/躏的样子……

    “带去大帐,好好照料,二十个不行,就三十个。”上官尘的语气那么轻淡,表情始终未变。

    对付女人,他有的就是耐心和手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