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32章 肉就被梳开了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32章 肉就被梳开了

    苏若然被两个官差拎了起来,就向后拖拽,他们就等着上官尘这句话呢。

    苏若然没有哼一声,由两个官差拖着向外走,出了乙未宫的时候,她猛的反手,将拖着自己手臂的其中一个官差的手腕捏住,再一用力,给折断了。

    那个官差惨叫了一声,被眼前突然发生的变故震惊到了。

    “啊……”

    叫声响遍整个血牢。

    这样的叫声在血牢并不稀奇,不过稀奇的是,这叫声是从官差的口中发出来的。

    另一个官差反应过来,抬手就是一鞭子甩了过来。

    鞭子直抽进了苏若然肩膀上的皮肉里,连着衣服一起撕出一条长长的口子,肩膀上立即就沁出了血迹。

    苏若然咬着牙,闷哼了一声,眼神冰冷的看向拿着鞭子的官差。

    官差被看得头皮发麻,又甩出一鞭子,送进这里的人,都是身份不凡,地位显赫之人,这些官差也见识过强硬的,可苏若然这样的女人还是第一次见过。

    鞭子又劈了下来,苏若然扬手就接住了,用力一扯,把官差扯得摔到在地,下一秒,苏若然上前,一脚踩在了官差的脑袋上:“怎么出去?”

    她努力让自己平静,让自己淡定,上官尘想要经文,那么得到经文之前就不会要她的命,但是一定会让她受尽折磨……

    想到这些,苏若然就想不顾一切的逃出去了。

    就算成为朝庭缉拿的罪犯,也不能留在这里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她无法承受那些酷刑,不如一死。

    不过她不想死,所以,此时拼了命,也要出去。

    “啊,救命啊,太子……”官差被苏若然踩得嗷嗷直叫,一边喊救命,一边开始骂脏话,什么话都骂了出来。

    苏若然的小脸由白转黑,一低头,两只按了官差的脑袋,向旁边用力一拧,就听咔吧一声,官差没了一点动静。

    另一个官差还在端着断掉的手臂惨叫着。

    一抬头就看到苏若然披头散发,红着一双眼睛向自己走过来,吓得全身颤抖,一哆嗦,裤子就湿了……

    传出一股骚臭味。

    “怎么出去?”苏若然杀了一个,接下来,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反正她已经被定了死罪。

    “从,从这边……”断了手的官差磕磕绊绊的说了一句,用没有断掉那只手指了指苏若然的身后。

    坐在房间里面的上官尘听得一清二楚。

    却没有动,只是不断的摩/挲着手指上的扳指儿。

    脸色阴的可怕,更像是天空中滚滚而来的阴云,压得人都无法呼吸。

    他与苏若然交过手,知道他不是寻常女子,一边扯了扯嘴:“苏晚生的女儿,还真不一般。”

    一边眯了眸子:“来人,抓住那个女人,要活的。”

    说着话,一只手重重的拍在了身旁的案几上。

    那样用力,几乎将一张实木桌子拍碎!

    一队侍卫应声便向苏若然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手里都拿着明晃晃的大刀,山压一样的气势。

    苏若然已经顺着官差所指的方向跑了出去,她不敢有半点怠慢,前世,她最大的优点就是动作快,手快,脚也快。

    此时也是跑的飞快,手里还捏了一把长鞭,她明白,要出这里,难如登天,不过她要拼上一把,不能等死。

    坐以待毙不是她的性格。

    上官尘在这血牢的最中心,他的命令要传达出去,不会太快,至少不会快过苏若然。

    所以,前面没有人阻拦,反倒是后面的追兵越来越多。

    她虽然没有轻功,却是脚下生风一般。

    苏若然这个身体看上去柔弱,实际上也是很结实的。

    至少这样跑下来,并没有直接趴下。

    或者是苏若然活着的信念太坚定了。

    “来人,抓住她,抓活的。”后面的人不断的大喊着,离苏若然也是越来越近了,他们手里都有刀,还有的拿着长枪,恶魔一样扑了过来。

    苏若然都是硬碰硬的强手段,此时前面有人围了过来,她一鞭子招呼了过去,兜头就甩,把前面的两个人给甩了出去,然后,手上用了巧劲儿,眼明手快的扭断了他的脖子!

    这个时候可是生死攸关,不能手软。

    她从小受的就是高难度强化的训练,动手,都是直接冲着对方的要害,所以不会手软。

    因为她知道,对敌人手软,就是对自己残忍。

    这样的狠辣手段,竟然让她杀出一条血路来。

    当然她的身上也有了伤口,几条血口子,加上肩膀上之前被抽了一下,整个人也十分的狼狈,此进像血人一样。

    痛意让她格外的清醒。

    她虽然杀出了一条血路,可血牢的侍卫多,不多时就逞合围将她团团围了。

    “殿下有令,捉活的。”这时领头的侍卫大声说道:“不计伤残。”

    这也是十分残忍的一句话。

    苏若然的心口剧烈起伏,握着鞭子的手都在颤抖着。

    她看着缓缓向自己移动的侍卫们,也生出了一抹绝望。

    她知道自己落在这些人手里,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甩了一下手中的长鞭,犹豫了一下,她可用这条鞭子结束自己的性命。

    可又那么不甘心。

    眼底的矛盾那么强烈,好死不如赖活着,这对苏若然来说,真的是太经典的一句话了。

    可想到血牢里那些犯人的惨状,又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一咬牙,猛的将鞭子缠上了自己的脖子……

    “不好,动作快,她要自杀……”侍卫首领看的真切,也有些佩服眼前的女子了,那一脸的干脆,连他自己都做不到。

    不过他也明白,到了这里,不如一死了之,那样更痛快。

    因为早晚都得死!

    一把长剑从空中飞来,砍断了苏若然手里的长鞭,苏若然也应声倒在了地上,下一秒被几个侍卫按住了,怕她再自杀,还快速将手脚都给捆了,直接给抬了起来。

    她的身上好多刀伤,此时被这些人粗鲁的绑了,再粗鲁的抬了起来,痛得苏若然直抽冷气,整个人都在颤抖着,大脑都有些空了,狠狠咬着牙。

    抬头就看到上官尘静静站在面前,他剪着双手在背后,脸上的阴戾之气没有少一分,反而多了三分。

    就那样蛇一样盯着苏若然,然后冷笑了一下:“放心,今天一定让你将血牢里的这些宝贝都尝试一遍。”

    说的咬牙切齿。

    没有人敢在他的面前如此猖狂,苏若然是第一个,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带进乙未宫。”上官尘一扬手,抬着苏若然的几个侍卫就向来时的路大步走去,这些人常年在这里,根本见不到什么女人,此时就有人在苏若然的脸上摸了一下,还有人在她的腰上狠狠的捏了一下。

    痛得她直咬牙,一定是捏青了。

    这些,苏若然都一一记下了,就算是死,也要变成厉鬼回来找他们。

    而她最恨的人,就上官尘。

    “把人放下,都退出去吧。”到了乙未宫,上官尘又命所有人退了下去,声音始终是阴沉的,那种湿湿的被蛇缠的感觉。

    苏若然被毫不怜香惜玉的扔在了地上,痛得她惨叫一声。

    她的身上都是伤,此时手上脚上被捆的几乎无法过血了。

    她只能躺在地上恨恨瞪着上官尘,一脸的不服气。

    “你怎么样才肯说出经文的下落,嗯?”上官尘又坐回了椅子里:“你也是聪明人,不过,即使你如此不识抬举,本宫也不必手下留情了,今天,倒要看看你的嘴硬,还是这里的刑具硬!”

    一边看向门边:“来人,上刑具。”

    他也没有太多的耐性了。

    这里毕竟是血牢,他也不宜久留。

    不然,会被皇上怀疑的。

    他这个太子之位要想坐的稳稳当当的,自然不是能让皇上有半点怀疑的。

    刚刚苏若然这样一闹,倒是让她免去一劫,否则这会儿已经被血牢的侍卫们轮了……

    刑具送了进来,上官尘起身,拿在手里,像是拿着什么宝贝一样,嘴角的笑意也很深,一边勾了勾唇:“你不知道吧,这里每一样宝贝,都是我精心设计的,要怎么使用它们,本宫是最清楚的,也是最得心应手的。”

    苏若然被绑着,此时挣扎了几下,面色也不能平静了,一边狠狠瞪着上官尘:“变态。”

    她也没想到,这血牢里的一切都与上官尘有关。

    他拿在手里的刑具是一把铁梳子,上面血迹斑斑。

    他却像拿着宝贝一样,眼睛都闪着光。

    这让苏若然更觉得大骇,这个上官尘太可怕了,她也还是怕了。

    可已经没有退路了。

    “这是梳凳。”一边将铁梳上面的卡子挪动了一下:“把它按在你的背后,然后,用力一梳,肉就被梳开了,会梳出好多的肉条哦……”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是兴奋的,眸光是清亮的,那样子,有些渗人,让苏若然的头皮一阵紧过一阵。

    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在不断解着绳子的手都微微颤抖了。

    她可以想像,那东西按在自己后背上,那么一梳,皮肉全部被挑了下来,那种恐惧,也让她的心脏跳动的极快。

    脸色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

    苏若然用力的向后挪动身体,上官尘拿着手里的梳凳,一步步向苏若然走了过来,那一脸阴邪的冷笑,活像是地狱里走出来的恶魔。

    “怕了?后悔了?现在晚了。”上官尘的五官突然变得狰狞,一字一顿的说着:“本宫给过你机会了,是你不珍惜。”

    说着话,已经站到了苏若然的面前,根本不给她后退的机会,一把按住她的手,将手里的梳凳一下子按进了苏若然后背的皮肉里。

    “啊……”苏若然手上的绳子已经被她解/开,可上官尘也料到了这一点,此时一只手控制了苏若然的双手,另一只手把梳凳狠狠按进了她的皮肉里。

    钉子入肉的声音,那么清晰。

    苏若然痛的紧咬牙根,全身颤抖。

    上官尘的眼睛冒着光,看到了这世间最美好的画面一样,嘴角挑着:“很快,人肉面条就能下锅了!”

    手按在梳凳上,向下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