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主角是林奇的小说〕〔极品兵王〕〔邪王盛宠:神医妖〕〔甜蜜暴击:我的恋〕〔修真聊天群〕〔寒门祸害〕〔螳臂〕〔武道进化〕〔山沟里的制造帝国〕〔万圣纪〕〔都市至尊花帝〕〔异界追魂使〕〔魔龙焚天〕〔校花的最强仙帝〕〔千亿继承者:恶魔〕〔穿越变成老爷爷〕〔豪门〕〔权力代言人〕〔山山传奇:坎坷认〕〔女子监狱里的男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34章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第34章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苏若然心底也有数了,不过还是深深看了一眼君墨寒。

    “怎么?”面对醒来的苏若然,君墨寒的态度也是三百六十度大转变,嘴角挑起笑意,带了几分邪魅。

    “不怎么。”苏若然的身体还是不舒服,每说一句话,嗓子都会疼,所以,也不想多说什么,趴在那里眯了眼睛,继续睡觉。

    只是身体里的燥/热也让她无法以入眠。

    这身体真的太差了,她有些力不从心。

    “范中义知道了你身上的经文。”君墨寒笃定的说着:“你比我想像的聪明一些。”

    君墨寒的语气很平淡,听不出一点起伏。

    也让苏若然猜不透他的心思。

    这经文似乎关系重要,没有这卷经文,她估计死了十回八回了。

    “上官尘也要经文……”苏若然清了清嗓子,更疼了。

    正用手捏着脖子,一杯水递到了眼前,君墨寒已经站到了她的床边,正沉着一双眸子,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苏若然接过水杯,又喝了,嗓子冒烟一样疼,她甚至不想说话。

    可又有太多的疑惑。

    “这经文,能救你,也会害了你,以后,你得格外小心了。”君墨寒犹豫了一下,才又开口说道:“还有,这一次,是君浩天有意害你,你在这君家,他还会继续的。”

    这一点,苏若然也是知道的,此时握了拳头,恨透了君浩天那个卑鄙无耻的东西。

    她也明白,自己和苏家会落到今天的地步,全是君浩天所赐。

    “他要怎么样?”苏若然沉声说着,声音有些干涩。

    脸色还是红的。

    看来六音去请御医也不是很顺利。

    竟然迟迟没来。

    君墨寒蹲下来,再抬手试了一下苏若然额头的温度,好在没有继续升温,一边摆了摆手:“他想要的东西,一样也没有得到,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了,这段时间,你一直留在二房吧,不要到处乱走。”

    他觉得苏若然脾气不太好,直来直往,太容易惹事。

    总会给君浩天设计她的机会。

    当然,君墨寒承认,自己面对君浩天的时候,也忍不住会发火的。

    因为君浩天真的太无耻了。

    苏若然没有多说什么,这君家,哪里都不会安全。

    “主子,王御医来了。”六音的声音传了进来,似乎不怎么痛快,看来刚刚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

    这速度是慢了些。

    君墨寒应了一声。

    王御医推门进来,白须白发,老态龙钟,走路有些蹒跚,对君墨寒倒是毕恭毕敬:“下官见过将军。”

    君墨寒摆了摆手:“老先生不必多礼,请看看夫人的情况。”

    苏若然趴在床上,眯了眸子,有意假寐。

    给苏若然号了脉,又开了药,王御医更是亲自写了处方交到了君墨寒的手里。

    送走王御医,君墨寒才打开处方,扫了一眼,冷笑了一下。

    “这个王御医也是你的人吧。”苏若然看到了君墨寒嘴角的冷笑,也明了了什么,君墨寒因为她苏白先后得罪了皇上和太子,所以,此时,宫里根本无人敢与他沾上一点点关系。

    让王御医来君府,也是没有办法吧。

    君墨寒又看了一眼,才将处方收进了怀里,点头:“是的,看来,还真瞒不过你这双眼睛,的确,太子已经发了话。”

    这个上官尘还真做的够绝。

    只是君墨寒手握兵权,权势滔天,太子与他对上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可他与君墨寒已经势不两立,毕竟太子选择了君浩天,就只能放弃君墨寒了。

    苏若然的脸色也变了又变,拧着秀眉,她的脸格外的红,呼吸也不太顺畅,她不想自作多情,可现实却摆在那里。

    君墨寒因为她苏若然,不仅得罪了上官尘,还得罪了皇上。

    若说他只是利用自己,为了经文,还真是下了血本了。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苏若然的声音也放缓了一些,一边六音已经端来了药,热气腾腾的放在桌边,他看了一眼君墨寒,便转身出去了。

    剪了双手到背后,君墨寒的面色不变,扯了扯嘴角:“先把药吃了吧。”

    君墨寒明白,君老太太不醒过来,这件事就不算完,他完全有理由再到皇上面前告御状,苏若然死罪能逃,活罪难免。

    此时的苏若然已经经不起折/腾了,要想苏若然活着,就必须妥协。

    端过药碗一口气喝完了,她从来不娇气,也从来不矫情,她想要活着,好好活着。

    “是不是,君浩天要你的家主之位,你答应了?”苏若然的语气也有几分试探,毕竟从她穿越那天就知道,君浩天想取代君墨寒在君家的地位。

    连同君老太太也参与了进来。

    她在这些人的对话里也知道了一个信息,君墨寒,并不是真正的君家人,而是二房收养的孩子,与君家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这个身份让君墨寒在君家很是尴尬。

    君墨寒笑了一下,就那样上下打量着苏若然的,他的确喜欢聪明的女人。

    特别是苏若然,格外的聪明。

    很多事情,一点就透。

    不用他说那些没用的废话。

    “堂堂威远将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何必在意一个家主之位。”苏若然顿了一下,还是打趣的说道。

    君家是阀门世家,家底雄厚,而君墨寒又非君家人,所以,君浩天抢夺家主之位,也是理所当然。

    这个不让人觉得意外,就是手段卑鄙了一些。

    这语气让君墨寒挑了挑眉眼,瞪着苏若然:“你说的轻松,一旦君浩天成为家主,你在君家更是寸步难行。”

    苏若然也考虑到了这一点,却还是摇了摇头:“那又如何?你能改变现状?”

    堵得君墨寒哑口无言。

    他想救苏若然,所以,眼下,没的选择。

    “你觉得经文里有什么?”苏若然喝了药,捏了捏鼻子,让呼吸顺畅一些,趴在那里不动,后背上的伤口一抽一抽的疼,她只能咬牙忍着。

    这一次,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绝对不能这样算了。

    上官尘和君浩天,都不能独善其身。

    她必定要百倍奉还。

    她觉得,还是从经文下手。

    君墨寒的眸光一沉,凌厉了几分,也低垂了眉眼与苏若然对视着:“这里面的秘密,最好不要知道。”

    这倒让苏白一僵:“为什么?知道了,才能更好的利用,要是没有经文,范中义不会放过我,上官尘也不会只动刑,不要我的命,所以,我觉得这个经文太有用了,里面是有藏宝图吗?”

    她想不到什么东西能让这么多人如此热衷,能让他们如此疯狂。

    快速收回目光,君墨寒并没有点头,他还是不怎么同意苏白的提议。

    要知道,这些年来,不只是皇上一直在寻找这篇经文,连同周贵妃和魏丞相也在寻找,甚至几位江湖中人也在寻找。

    这卷经文虽然救下了苏若然,却也会害了她!

    这上面的内容应该不是他们能知道的。

    所以,他才会犹豫不决。

    “你甘心就这样失去了君家家主的地位?”苏若然见他的眉眼间多了几分冷意,忙又推波助澜的问了一句。

    反正苏若然不甘心。

    君墨寒顿了一下,还是上前,按了一下苏若然的肩膀:“你好好休息吧,这件事,以后再说,你只要清楚自己的身份就行了。”

    一边又说了一句:“那些人的尸体我都让六音处理了。”

    苏若然的心口还是沉了一下,虽然这些人与她没有什么关系,甚至大多数人,她都没有见过,可这些人还是因为她,才会这么快丧命的。

    否则,皇上也不会这么急着动手的。

    此时苏若然的脸色就更苍白了,没有一丝血色,肩膀微微颤抖,因为疼,也因为刚刚君墨寒的那番话。

    “这些不怪你,皇上早就容不得苏家了。”君墨寒难得的安慰了苏若然一句。

    又走到了一旁的桌子前,准备继续看书。

    可拿起兵书,却怎么也看不进去,心里也有些烦乱,随手又扣在了桌子上。

    苏若然握着拳头,双眼微红,泛着水波,像发誓一样:“我要回苏家。”

    “你现在是我的夫人。”君墨寒看着苏若然难过的样子,竟然也有些心思不稳了,不过,面色还是淡定沉静的,说话的语气更有些薄凉:“没了这个身份,你别想在这皇城立足。”

    苏若然似乎没听到了一样,抬着头,不管后背的疼,固执的看着君墨寒:“苏家的铺子还在吗?”

    四目相对,君墨寒明白,自己阻止不了这个小女人,没有犹豫的点头:“在,不过,那些铺子已经是入不敷出,天天都有人在追债。”

    树倒猢狲散,这个道理重活一世的苏若然自然是懂的。

    “你想继续经营苏家的铺子?”君墨寒坐在离苏若然几步开外的椅子上,一手按着兵书,一边一本正经的盯着她看。

    她那脸上的倔强,似乎能传染给他一样。

    这个女子的优点,就是坚持,不管怎么样,都不放弃。

    不管面对是什么人。

    “对。”苏若然的心口一阵阵的疼,她明白,这不是自己在心疼,而是真正的苏会长的女儿在心疼,心疼苏家落得如此地步,心疼苏夫人惨死。

    她甚至还没到苏夫人的墓碑前烧一叠纸,叩一个头。

    她不想让苏家从此消失。

    “毕竟我是苏家的女儿,我有责任,也有义务守住苏家的一切。”苏若然一字一顿的说着,虽然在这个年代商人的身分是低等的,可商人却是直接拿银子的,不管在什么年代,想要有自己的势力,钱,是第一步。

    她不知道君墨寒能帮自己到哪一步,所以,必须自己站起来,直面一切。

    她和君墨寒也不过是名义上的夫妻。

    他可以救她一次两次,不能救一辈子。

    “女子抛头露面,总归不好,让六音帮你吧。”君墨寒没有阻止她:“你只要做好你的将军夫人就够了,明天,让管家把地契,田契,房契都给你拿过来,还有帐房的钥匙也一并送来,我们与大房分家。”

    他不要这家主之位了,也不想被君浩天管制。

    苏若然的眼睛亮了一下,顿时就觉得后背都不疼了。

    她前世是神偷儿,当然经她手偷的东西都是价值不菲的,至少也是价值连城,不过每一次那些东西都与她没什么关系,她能得的只是佣金,所以,她对钱财格外的在意。

    到了这里,竟然是商女的身份,她倒也是欣然接受的。

    “你不怕我卷了你的家财跑了?”苏若然还是打趣的说了一句。

    这君家的底子可不薄,她现在都蠢蠢欲动了。

    “跑?跑去天涯海角,我都能找到你。”君墨寒不为所动,一边扶平了自己衣角上的一个褶皱:“你是威远将军的夫人,虽然还没有封诰,我也会让天下人知道,你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隐婚娇妻:老公,〕〔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千劫主〕〔鬼王传人〕〔不灭剑主〕〔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