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千金之制霸豪〕〔灵压无限〕〔路人男主的自我修〕〔暖妻入怀〕〔家有悍妻怎么破〕〔婚婚欲恋:亿万娇〕〔毒医凰后:妖孽世〕〔厉少,宠妻请节制〕〔隐婚娇妻,太撩人〕〔陋俗之婚闹〕〔我不是天王〕〔今夜为你醉〕〔99亿闪婚:豪门总〕〔撕天纪〕〔原来我是妖二代〕〔扶摇而上婉君心〕〔万帝至尊〕〔亘古大帝〕〔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乡村最强小神农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37章 你撩本将军了
    第37章 你撩本将军了

    君墨寒看着苏若然一脸花痴的看着自己,倒也挺是受用,不过,还是起身上前:“好了,看够了吧。”

    这才让苏若然移开视线,小脸有些红,却嘴硬的说道:“没看够!”

    这样的苏若然倒让君墨寒无言以对了,只能妥协:“那继续看吧。”

    “又没兴趣了。”苏若然还是有些窘迫的,自己刚刚还真是看的太认真了,就是一张脸嘛,自己也有……

    一边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脸,也是倾国倾城的容颜呢。

    君墨寒哭笑不得,他今天的情绪不算高,所以,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招惹苏若然,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也缓和了许多。

    要知道,之前的君墨寒可是邪魅的很。

    自从苏若然从血牢出来后,他对苏若然的态度也转变了许多。

    毕竟现在的苏若然已经是他名义上的夫人,对自己的夫人就不必挑逗了。

    “他们还要摆流水席,你要去吗?”君墨寒看着苏若然微微泛红的小脸时,心头也动了一下,随即被他压下。

    一本正经的问了一句。

    “算了吧。”苏若然摆手:“我是你夫人,得站在你这边的,怎么也不能与他们共同庆祝吧。”

    “你终于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君墨寒眉眼一挑,眸光又多了几分邪肆,薄唇抿出一抹笑意:“看在你这么维护夫君的份儿上,今天晚上好好奖赏你。”

    更是说的意有所指。

    眉眼间染了一层笑意。

    “滚!”苏若然觉得自己就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来看待君墨寒。

    果然,只正常了这么十分钟,就又开始了。

    真不知道,他在战场上是如何杀敌的。

    “火气不要这么大。”君墨寒的眼底邪肆不变,却是面色已经冷了下来:“看来,你得泄泄火了,这几日夫君冷落你了,是夫君不好。”

    眸光却看向了窗外。

    苏若然也顺着看了过去,竟然看到上官尘带着一个近侍走进了院子。

    六音正准备进来通报,上官尘摆手示意不用。

    抱着剑的六音面色不怎么好看,不过来人可是堂堂太子,他也不能公然开罪,毕竟不是君浩天,可以随意阻拦的。

    好在,这里也不是什么秘密之处。

    “这不是太子殿下吗!”苏若然起身开门,语气里带着嘲讽:“太子殿下亲自驾临,臣妇有夫远迎,还请殿下恕罪。”

    她对这个上官尘,除了厌烦就是恼恨。

    在血牢的时候,是他让自己吃了那么大的亏。

    这个仇,早晚得报了。

    听着苏若然这阴阳怪气的话,上官尘的眸光里多了几分戾气,眼神如箭,直射向她:“你还活着,可喜可贺。”

    因为苏若然,他才被皇上打的头破血流。

    更让皇上对他生了疑心。

    所以,他也恨透了苏若然。

    君墨寒也已经站在了苏若然的身侧,绷着一张脸,面若寒霜:“不知太子殿下驾临,未能远迎,请殿下恕罪。”

    语气更是冰冰冷冷。

    一直以来,君墨寒对上官尘的态度都是如此,淡漠疏远冰冷异常。

    皇上生性多疑,最不喜官员与太子走的太近。

    其实皇上最怕的是太子夺权。

    当然,君墨寒一是不想让皇上怀疑什么,二是不喜这位太子。

    上官尘这个人太阴险,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让君墨寒一直都很反感。

    其实上官尘能坐上太子之位,也是踩着兄弟的尸体上位的。

    当今圣上,子嗣单薄,七个皇子,病的病,死的死,大皇子是在宫中出了事,而被逐出皇城,远赴边疆苦寒之地。

    七位皇子中,只有上官尘还完好无损,在丞相的带领下,百官不断进谏,扶了上官尘为太子。

    而这位,能活到现在,也绝对不是偶然。

    上官尘早就习惯了君墨寒这样的态度,点了点头:“也不是什么大事,父皇听说君家家主之位交替,特意让本宫来监督,免得出什么乱子。”

    “太子殿下也看到了,没有什么乱子。”君墨寒已然明白,这是皇上不放心自己了。

    语气疏离冷漠,让上官尘有些无言以对。

    一边摇了摇头:“本宫最不喜的就是威远将军这寡漠的性格,不知道嫂夫人是如何接受的。”说着话,看向了苏若然。

    苏若然假装没听到,只是站在门边,她与君墨寒一左一右站着,直接堵了门,让上官尘无法走进房间。

    二人倒是极默契的反感上官尘这个人。

    “既然没有,本宫就回去向父皇复命了。”上官尘面上无光,显然已经生气了,袖子里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他也在心里发誓,早晚有一天,会除掉这对狗男女。

    除掉这两颗绊脚石。

    “恭送太子殿下。”君墨寒语气薄凉依旧,抱了抱拳。

    苏若然夫唱妇随。

    让上官尘气恼的一甩袖子,大步离开了。

    他堂堂太子竟然被如此无视,真是天理难容。

    “太子殿下,这威远将军太过份了,殿下怎么不找个由头办了他。”近侍也很气恼,此时狗腿一样对着上官尘说着。

    “你觉得如何能办了他?”上官尘比任何人都想解决掉君墨寒夫妇。

    特别眼下,皇上也对君墨寒有了微议。

    更有意除掉苏若然。

    他把这件事办妥了,也在皇上那里好交待。

    近侍犹豫了一下,还真被问住了,以君墨寒的地位,不是什么人都能惹起的,就是太子也得掂量掂量的。

    毕竟君墨寒手里握着这大魏三分之一的兵权,而且威远大军对君墨寒更是言听计从。

    君墨寒十一岁参军,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从一个小卒子一步步混在今天的位置,靠的不仅仅是赫赫战功,更有身边人的拥护。

    这一点,就让当今圣上心里忌惮。

    更是嫉妒。

    “要办这威远将军,就得从他的夫人下手。”上官尘也冷哼了一声,总会有个办法的。

    被皇上盯上的人,早晚好不了。

    “你这样对他,不怕他报复你吗?”苏若然看了一眼君墨寒,还是有些担忧的问了一句。

    “不这样对他,他就不报复了吗?”君墨寒表情淡淡的,没有半点起伏。

    他也明白,以他现在的风头无两,就算没有苏若然这些事,皇室也不会放过他的。

    除非他交了兵权,离开皇城。

    苏若然也明白这个道理,耸了耸肩膀,不再说什么了。

    反正该得罪的人都得罪了。

    也不用顾忌什么。

    “你不想看到大房那些人,不如我们出去转转吧,我也看看这皇城有什么新鲜玩意。”苏若然见君墨寒根本不在意,也放心了几分,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回了房间:“我去换身衣服就来。”

    她的脸上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意。

    君墨寒看了一眼苏若然的背影,窄背纤腰,不盈一握,却带着铿锵有力的气迫。

    这个女人的前后变化,他最清楚了。

    虽然问过两次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却也明白,此苏若然非彼苏若然。

    从前的苏若然根本禁不起他一句话的挑逗,直接就撞墙自杀了,而眼下的苏若然,你就是把她按到墙上,她也会想办法活下来的。

    现在的苏若然就像一根杂草,生命力相当的顽强。

    为了活着,不择手段。

    只要能活着,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苏若然出来的时候,君墨寒还站在门边,并没有离开半步,面色倒不似刚刚那么冷漠了。

    “你不换一身衣服吗?”苏若然上下打量君墨寒,这个男人就算与太子殿下站在一处,也尽显大将之风,强势霸道。

    看到他与上官尘对峙的时候,苏若然的心底倒生出一抹佩服来。

    站在这样一个男人的身边,不会让她觉得颜面无光,所以,她也不介意与他一起逛街。

    “这样不好吗?”君墨寒挑了挑眉眼。

    “我无所谓,那是你的事。”苏若然已经扭着纤腰走出了院子,一个跳跃,上了管家准备的马车。

    倒是干脆利落。

    摇了摇头,君墨寒也上了马车,一进去,就看到苏若然正看着手里的兵书,倒是看的认真。

    这辆马车的外表很普通,马车里面却极尽奢华,更像一个移动的房间,里面的生活用品一应俱全,不过这些苏若然都不在意,她突然就对这些繁体字感兴趣了。

    “你来的正好,我想学一学这些字。”苏若然也是开门见山,直来直往:“我想要搞定你那些特工,不管是文还是武,都得全面打压得住才行。”

    这是必然的,不然,她也没有资本去管理那些特工。

    现在,她和君墨寒都公然对上的皇室,所以,得为后路找想。

    “好啊。”君墨寒笑了笑,一边坐到了她身边,低头看了一眼:“我来教你。”

    君墨寒是挨着苏若然坐的,半边身子都贴到了苏若然的身上,一边抬手按了她的肩膀:“我一个字一个字的教你。”

    这画面别提有多暧昧了。

    调戏苏若然,一直都是君墨寒最喜欢的生活之一。

    苏若然也觉得调儿不对,想侧头瞪他一眼,却是一侧头,脸就擦过了君墨寒的侧脸,连唇瓣都碰上了他的半边脸。

    她也顾不得气恼,忙抬手去推君墨寒:“你规矩点。”

    感觉苏若然唇瓣软软糯糯的,小脸也是细嫩光洁的,竟然有些不舍得。

    不过还是被苏若然推开了一段距离,他还是一脸的不在意:“是你不规矩,你要把脸贴我的脸上,还亲了我一口,你这样撩我,是什么意思?”

    “你……”苏若然被他的话噎的无话可说,这个男人如此不要脸,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她会撩他?

    一边气愤的抬手用力擦了一下自己的唇瓣。

    擦得唇瓣有些红更有些肿。

    看着更诱人了几分。

    让一旁低着头看她的君墨寒眸色都变的火热了起来。

    马车里的气氛一下子就暧昧了起来。

    这里虽然奢华,可毕竟是马车,这样窄小的空间里,两人挨的这么近,还有君墨寒这样的挑逗话语,竟然有几分旖旎。

    看到君墨寒眼底的火热,苏若然也僵了一下,特别是此时他的呼吸也随时急促了几分,搂在她肩膀上的手并没有放开,反而握的更紧了……

    让苏若然的心也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她现在是他名正言顺的夫人,他要做什么,似乎都很正常。

    她要是喊一句非礼,可能会惹人非议,更会成为笑柄。

    就在苏若然犹豫不决,想着要不要喊人的时候,君墨寒抬手将她整个人都抱进了怀里,直接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第一强者〕〔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