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39章 夫人思想不纯洁
作者:狐狸小姝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39章 夫人思想不纯洁

    苏若然看着那些不刺客拿着剑,不断的攻击过来,也有些担心君墨寒了,如果是他一个人,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可现在还得照顾她苏若然。

    动作相对来说,就不那么利落了。

    这时,她一只搂着君墨寒,整个人吊在他的脖子上,一手捏了飞镖,瞅准时机,扬了出去,十几只飞镖齐齐发了出去。

    有人倒地不起,有人发出惨叫。

    苏若然也没有停,继续将袖子里的飞镖扬出去。

    能杀一个是一个。

    君墨寒搂抱着苏若然,倒还是游刃有余的,剑如蛇舞,进退有度,离他最近的几个刺客已经被拦腰斩断。

    他的脸色一直沉着,沉的可怕,薄唇紧抿,如刀锋一般,带着扑天盖地的杀意。

    按理说,他的人应该很快就到,可是这都过去半柱香的时间了,却没有一点动静,他也明白,是对方做了手脚。

    他们发出去的信号可能被破坏了。

    又看了一眼围上来的那些刺客,搂着苏若然的手再次用力几分。

    苏若然也抬眸看了一眼君墨寒,他的脸上染了寒霜一般,手里的剑更是越来越快,越来越狠,他需要把这些人解决了,去帮六音。

    因为六音那边已经左支右绽了。

    他撑不了多久了。

    苏若然也红了眼睛,抬手在胸前掏出一把绣花针。

    本来这是生死关头,可苏若然这个动作,还是惹得君墨寒一愣。

    这个女人……

    苏若然也看到了他脸上的表情变化,并没有在意,这对于一个神偷儿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只是基本套路罢了。

    她的手速很快,手指反转间,已经将几十枚绣花针掷了出去,针如细发,没有半点声息。

    这些针的杀伤力太小,所以,不会被轻易用上。

    可此时生死攸关,苏若然却拿了出来。

    掷针出去的时候,苏若然的嘴角始终上扬着,那一抹自信是骨子里发出来的。

    苏若然也明白,君墨寒不是吹牛的人,他说有人来就一定会来的,只是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

    要苏若然一向是惜命的,而且一向主动出击,更是主张一切都靠自己,不必靠任何人。

    所以,此时,她要自救。

    这些针,她轻易不会拿出来,是因为上面淬了剧毒。

    她做偷儿也一直光明正大,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不会轻易使用。

    只是眼下,容不得她再犹豫了,否则小命休矣。

    “呃……”围在他们身边几个刺客突然倒地,然后,痛苦的翻滚着,随即几个人拿了手中的刀对向了自己的胸膛,直接自杀了。

    画风突然就变了,君墨寒也顿了一下,瞪着怀里的苏若然:“你到底是什么人?”

    苏若然已经将针收回,顺手就放在了胸前,淡淡一笑:“当然是你的夫人。”

    这些毒针不到生死关头,是不能轻易拿出来的。

    她虽然是偷儿,祖师爷却说过,盗亦有道,不到迫不得已,或者不是危及自己的性命,也不会伤人性命的。

    这些针,是她从血牢回来后,藏在身上的。

    因为她现在的处境,随时有生命危险。

    不得不防。

    “快去看看六音吧。”苏若然表情淡定的说道,一边松开勾在君墨寒脖子上的手,表情淡漠的看了看那些死去的刺客:“这些人手上都有人命,死有余辜。”

    杀手的刀自然都是沾了血的。

    所以,苏若然毒死了这些人,没有半点愧疚之意。

    说话间,有十几个人从林子里冲了过来。

    也都是黑衣束发,手持长剑。

    来势汹汹。

    领头的是个女子,杀气凛然。

    苏若然正要动手去取胸前的毒针,君墨寒忙摆了摆手:“自己人。”

    拧了一下眉头:“这就是传说中的自己人?他们是来给你收尸的吧。”

    君墨寒的眉眼间也多了一分冰冷,并没有接话,而是看着那些人出手解决掉了围着六音的刺客,从始至终,表情冷戾。

    不是苏若然说话难听,事实如此。

    就算君墨寒再是战神,也不是神仙,更不是三头六臂,被这么多人围攻,不是死,就是伤,他的手下却迟迟不到。

    所以,这些人,在苏若然看来,没用。

    杀死了最后一个刺客,领头的女子直接跪在了君墨寒的脚边:“主子,属下没用,来迟一步,请主子责罚。”

    “是该罚。”苏若然点了点头:“还算有自知之明。”

    “你?”领头的女子抬起头看向苏若然,清明的眸色一凛,眸光中就染遍了寒霜,多了杀意:“如果不是你,主子也不会被拖累。”

    “啪!”苏若然抬手就给了女子一巴掌。

    动作之快,等到跪在地上的女子反映过来想还手的时候,苏若然已经抱着君墨寒的手臂,躲在了他的身后。

    更是对她做了个鬼脸:“你的责职是保护主子,而不是质疑主子,不能及时赶来护主,就是废物,留着何用。”

    她从小被训练的只是速度,灵活度,硬碰硬的招式,与这些人直接对上,怕是会落了下风,所以,她躲在了保护伞之下。

    “玲珑,去领罚吧,护主不利。”君墨寒看着苏若然如此活泼灵动的样子,心情也好了几分,不过,面对玲珑这些特工时,还是沉了脸:“在我这里,没有理由。”

    一副铁血无情的模样。

    苏若然倒是点了点头。

    君墨寒不愧是威震八方的威远将军,够狠够严够无情。

    玲珑跪在那里,应了一声,看苏若然的眼神却如淬了毒的针,她自然也听说了主子娶了自己的嫂夫人,更成了天下人的笑柄。

    心头就替君墨寒不值了。

    此时被苏若然打了一巴掌,玲珑气愤难当,此时更因为苏若然的这些话,被责罚,更让玲珑恨意难平。

    她接到消息就赶过来了,却被人拦了去路,也是一路撕杀过来的。

    这要是放在以往,君墨寒一定会体恤属下的,今天却例外了。

    “不服气?”苏若然摇了摇头:“只能怪你没脑子,如果你的主子靠你来救,早就死了十次八次了,敌人阻拦你,你不懂得将人分开吗?只知道带着手里的人和敌人撕杀,把敌人杀尽,那是你的任务吗?”

    这个玲珑的身手应该不弱,可脑子明显赶不上身手了。

    被苏若然这样的说,玲珑的脸色就白了。

    有些不可思议,又有些恍然大悟。

    一边磕下头去:“属下现在就去领罚。”

    六音也被一并带去疗伤了。

    此时苏若然狠狠的吁出一口气来,一边摇了摇头:“有勇无谋。”

    显然是在说玲珑。

    君墨寒深深看了苏若然一眼:“看来,把他们交给你,不会让我失望。”

    “你当我是什么人?你的属下吗?”苏若然不痛快,白了他一眼。

    “不,是我的夫人。”君墨寒反手将她抱在怀里:“我们把刚才没完成的事情完成。”

    他对苏若然真的越来越感兴趣了。

    这苏家的千金还真是全才呢。

    刚刚训斥玲珑的话,精准到位。

    他相信苏若然绝对不是苏家那样的环境能养出来的。

    苏若然反手搂了他,嘴角带了笑意,张了张嘴,似乎要说什么……

    君墨寒只感觉眼前一亮,忙侧头,险险避开了苏若然嘴里吐出的绣花针,却没有松开怀里的美人儿!

    从血牢里出来后,苏若然可是把自己全面武装了起来。

    已经被君墨寒怀疑自己的身份了,苏若然不在意,给他添更多的疑惑。

    所以,不怕露底儿的吐出了飞针。

    “夫人还真是让本将军大开眼界了,你是……十二坊的什么人?”君墨寒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他的确越来越怀疑苏若然的身份了。

    这手法手段,与十二坊的人太相似了。

    让他不怀疑都难。

    苏若然挑了挑眉眼,眸色也复杂了几分,她明白,君墨寒口中这个十二坊,应该与自己同出一处。

    定是异曲同工。

    “十二坊?”苏若然倒是来了几分兴趣,手还圈在君墨寒的脖子上,却看到了他眸中的一本正经。

    这个十二坊似乎不是寻常之处。

    君墨寒此时抱着苏若然,也不放过她脸上的一点点表情变化。

    他阅人无数,仅凭一个眼神,就能看透这个人。

    虽然他看不透苏若然,不过此时也明白,她不是十二坊的人。

    何况,这苏若然的手段,比十二坊的人高明多了。

    “算了,当我什么也没说。”君墨寒耸了耸肩膀:“我们继续。”

    他更喜欢看到苏若然生气发火的样子。

    既然决定留她在身边,还得好好了解一下。

    只是苏若然的脾气不算古怪,很直接明了,他一挑逗,火气就上来了。

    也让他猜不透,她的身上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苏若然急了,脸色都绿了,反手去捏君墨寒的肩膀,触手处,一片粘稠,她愣了一下,忙放在眼前看了,竟然是血!

    也惊了一下,刚才君墨寒一直都拼命护着自己,她心里也是感动的。

    此时看着手上的血,心口紧了一下:“你受伤了!”

    “不碍事,小伤,不影响我们继续。”君墨寒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这点伤不算什么。

    语气依旧,一脸的邪魅。

    这样的君墨寒,在这世间,怕是只有苏若然见过。

    而且是见惯不怪了。

    “放手,再不放手,别怪我不客气。”苏若然急了,这个男人做事真真假假的,让她无法琢磨,这荒郊野外荒无人烟的,他万一真的要了自己,还真够狗血的。

    她做他的夫人,可是为了生计。

    绝对不会轻易妥协的。

    此时苏若然的脸上通红一片,急的额头都有冷汗冒出来了。

    真的怕了。

    她一个弱女子,再是神偷儿,也抵不过君墨寒的铁臂。

    特别君墨寒还说的那么一本正经。

    “夫人,你是不是想多了,你不是要去逛街,看看苏家的那些铺子吗?”君墨寒板着脸,努力忍着笑。

    这个小女人太逗了。

    苏若然的脸一下子更红了,张了张嘴,却是无话可说。

    “夫人,思想不纯洁哦。”君墨寒这才挑着剑眉,笑得深不可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