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茅山遗孤〕〔变身最强之病弱七〕〔汉武挥鞭〕〔废柴逆天召唤师〕〔都市最强奶爸〕〔重生八零幸福路〕〔我真不是开玩笑〕〔阴间商人〕〔我和冰山总裁老婆〕〔冷情前夫,请滚开〕〔我的老婆是校长〕〔文娱之我的爱情公〕〔宠妻有道:追爱99〕〔惊天剑帝〕〔妃常出色:皇叔,〕〔凌霄之上〕〔捡来的破碗是聚宝〕〔大明之雄霸海外〕〔天龙武神诀〕〔直播之挑战荒野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44章 摊牌
    第章 摊牌

    对于苏若然如此冰冷的态度,梁宣是有心里准备的,也是能理解的,所以,并没有太意外,只是叹息一声,温润的五官依旧,就是染了一层痛苦:“若然,苏会长的死,真的与梁家没有一点关系,你应该怀疑是君家才对。”

    这样踢足球的方式,苏若然最不喜欢了。

    脸色更冷了:“如果你找我,只是说这些,那么,到此为止吧。”

    起身就准备离开了。

    却是她一动,手就被梁宣握住了,握的有些用力:“若然,不要这样,我们之间不应该这样的,苏家与梁家也不应该这样的。”

    “哼,这不是你想要的吗?”苏若然有意说话圆滑一些,不让梁宣怀疑到自己。

    她本以为这个梁宣能说出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要眼下看来,不过是在纠缠她罢了。

    对这个长相俊美的男人,她觉得看着还是挺养眼的。

    只是这样纠缠,就有些反感了。

    梁宣的面色还是很忧郁的,眼底的悲凉那么深,拉着苏若然的手不肯松开:“不是的,我从来没想要当什么商会会长,若然,你明知道我对你是真心的,为什么转身就要嫁给君浩天?现在还是君墨寒。”

    说到后来,声音越来越低。

    “这是我的事,你我的婚约已经解除了,男婚女嫁再无关系。”苏若然看着他握在自己手腕上的手,骨节分明,苍白却有力。

    如果不是刚刚他救了自己,她根本无法想像这样一个看上去柔弱温润的男子,武功那么高,甚至只在君墨寒之下。

    对于他的质问,苏若然只感觉可笑。

    不管事实的真相如何,现在的苏若然背负的却是两家的恩怨。

    至少,梁家一定是做过什么,才会让若不禁风的苏夫人那样坚决的退婚。

    梁宣的手上用力,通过他冰凉的手心上的温度,苏若然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伤心欲绝。

    那么当初苏家退婚的时候,他是怎么过来的?

    也让苏若然的心口痛了一下。

    “放开少奶奶。”六音忍着伤口上的痛意,抽了剑过来,没有犹豫的对准了梁宣的心口:“注意自己的身份。”

    他不能允许眼前的一幕发生的。

    “若然,你给我一点时间好吗?我一定会调查清楚这件事的。”梁宣十分认真的说着:“我会让你明白,除了我,没有人对你是真心的。”

    他根本不在意六音的剑,只是深情款款的看着苏若然。

    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从小,梁宣就已经将苏若然当作是自己的。

    “梁会长这话说的太绝对了。”君墨寒破门而入,面色凛然,语气更是薄凉,如寒冬腊月泼下来了一桶冰水:“如果真的如你所说,苏家遇难,若然进血牢,你为什么不出面?你真的爱她如此之深,她与君浩天大婚被设计,成为天下人的笑柄,你如何不站在她身边?现在,你说这些,都太迟了。”

    一脸正义,不容置疑,直接上前,抬手点上了梁宣拉着苏若然手腕的那只手,带着劲风,没有留情。

    梁宣反手对上了君墨寒,也没有退让半分。

    苏若然趁机抽回手,退了几步,一边用力揉了几下自己的手腕,刚刚梁宣太用力,手腕已经勒出一道浅痕。

    让她狠狠拧了一下眉头。

    在君墨寒进来的时候,六音就收了剑,他有些支撑不住了。

    胸膛里翻腾着一抹血意。

    勉强撑着不倒下去。

    君墨寒这一动作,逼得梁宣也收了手,却是一脸的坦荡:“若然大婚,我被父亲软禁在府中,根本无法出门半步,她进血牢,我也去找过范中义,不然,你觉得,像你一样坐在府上闭门不出,就能让若然完好无损的在里面呆那些日子吗?”

    本来苏若然还在揉着手腕,听到这话,也愣了一下:“范中义……”

    她记得自己是拿出了经文,才让范中义改变主意了。

    此时梁宣却如此说,她也有些糊涂了。

    “对,范大人说会拖延时间,留你性命,然后再让我想办法救你出来,只可惜,我势单言微!”梁宣深情款款的看着苏若然:“好在,你没事。”

    那抹深情根本不加掩饰。

    他就是想争取苏若然,想与她重归旧好。

    苏若然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君墨寒,君墨寒的脸色有些黑,看不出情绪来,似乎在分晰着梁宣这番话的真假。

    一时间,包厢里很静,针落可闻。

    是六音轻轻咳了一声,才打破这份安静。

    “六音受了重伤,需要赶快医治。”苏若然看到六音的嘴角咳出一点血沫,被他倔强的抬手擦掉了,忙提醒君墨寒。

    其实她也想通过梁宣好好了解一下苏家的过去。

    不过,眼下不是时机。

    君墨寒也看到六音的脸色十分难看,上前扶了他,又深深看了一眼梁宣:“最好离若然远点,记住,她现在是威远将军夫人。”

    再看向苏若然:“我们走。”

    苏若然点头,跟上了君墨寒和六音,一起出了包厢。

    只留下梁宣站在原地,恨恨握拳,温润的五官有些扭曲。

    “你不是苏若然。”回到君府,君家的家医给六音开了药,又包扎了伤口,君墨寒才来看苏若然,见她正坐在窗前,更是直接开口说道。

    苏若然见到梁宣时一脸的茫然,是无法伪装出来的。

    再加上之前发生的种种,君墨寒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苏若然根本不为所动,她一直都在想着梁宣那番话。

    所以,没搭理君墨寒。

    这还用问吗?已经很清楚了,她的确不是苏家的千金小姐,不过她的确是苏若然。

    此苏若然非彼苏若然罢了。

    看到苏若然如此淡定,君墨寒的眸色也变了变,坐在了她对面,直视着她。

    “是和不是,有什么区别吗?”苏若然也回视着君墨寒:“你与梁宣有仇?”

    怎么看,他们二人的关系都不像仇人,可又接近仇人。

    “为什么这样问?”君墨寒挑了挑眉眼,他也看不透苏若然,所以,也带着试探的态度。

    “我与梁宣是青梅竹马,他对我更是一往情深,在君浩天算计你那天,你明明知道是计,还是将计就计,就是想让我难堪,让我成为天下人的笑柄,然后逼梁宣出面吧?”

    苏若然也看不透君墨寒,不过今天,她似乎看透一些了。

    看到君墨寒与梁宣针锋相对的模样,她就明白了很多之前想不通的细节。

    “只是没想到,梁宣很沉得住气。”苏若然又继续分晰,没有什么表情变化,仿佛一切都与她无关一般。

    似乎那个被算计的人,根本不是她。

    面对君墨寒和梁宣,她都嗅到了阴谋的味道,扑面而来,十分浓厚。

    君墨寒骨节分晰的修长手指轻轻在桌面上敲击着,面色淡定如初,挑了挑剑眉:“继续。”

    也是一副十分感兴趣的模样。

    他的问题根本不需要答案。

    因为他已经知道答案了。

    只是苏若然这样沉着冷静的分晰,倒让他刮目相看了。

    之前的苏若然的确是一颗棋子,可她撞柱自杀清醒之后的表现,就让君墨寒改变了主意。

    才会一步一步,诱着她走到了今天。

    苏若然冷哼:“梁宣没有出面,也就没有继续了。”

    “会有的。”君墨寒又笑了一下,眸色是清的,却仿佛隔了一层薄雾般,怎么也让人看不透,这一层雾,就隔了万水千山。

    苏若然一愣,直视着君墨寒:“什么意思?”

    “你要重震苏家,为苏家翻案,一定离不开梁宣的,我查过,他的确一直都在插手君浩天叛卖兵器的案子。”君墨寒并没有因为苏若然说出一切而有半点的不自在,因为他也知道,他现在面对的,不是那个被他算计的苏若然。

    而是他动了兴趣,不计一切代价想要留在身边的女人。

    说着,君墨寒在桌子上比划了几下。

    眼角轻挑,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苏若然看的真切,君墨寒的笑里藏着针,他的确与梁宣有过节,不然不会如此针对他,更是这样的精心设计。

    “只凭着一个商会会长,绝对没有能力插手这桩案子的,那么,梁家背后是什么人,很快就会浮出水面了。”君墨寒的笑意一点点收了:“只要查清楚梁家背后的人,也就能查到苏会长的死因了。”

    这又将苏若然拉了进来。

    “你与苏会长没有任何关系,何必大费周章,别说是为了我,你明知道,与我无关。”苏若然却不领情,表情淡漠的没有一丝波动,她已经默认了自己不是苏家千金。

    所以,这谈话,有些无法继续了。

    君墨寒这个人,太深藏不露了。

    “当然有关,这一切不查清楚,你就无法光明正大的活下去,因为你是苏若然,你已经被卷进来了,无法全身而退,上官尘不会让你退出,皇上也不会,更别说还有那卷经文在你身上,你每一个动作,都会影响到天下的局势。”君墨寒淡定的分晰着眼前的形式:“而你更是我的夫人,天下皆知。”

    这样的身分,的确让苏若然退无可退了。

    她觉得自己这一穿越,简直就是倒霉透顶。

    直接得罪的都是顶级大boss,一动,就是性命之忧。

    虽然这人生有些悲惨,可她从来不喜欢一死百了,所以,总会坚强面对。

    “你要我做什么?”苏若然就知道天下不会掉馅饼,地下一定有显陷阱,君墨寒可是挖了好深一个陷阱呢。

    一步一环一扣,让她无法爬出来。

    君墨寒的笑意更深了,很真诚的笑道:“我就喜欢你的聪明,你要做的就是重震苏家,替苏家翻案,如此而已。”

    又顿了一下:“你现在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不让你抛头露面,只出方案就可以了。”

    的确明白,因为梁宣。

    “梁宣这个人也不坏,至少对苏若然一往情深。”苏若然歪着脑袋望天,眼睛上挑:“而且长的很帅气,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啊,我也有一颗少女心的!温润如玉,谦谦君子,有一句话,你一定听过,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来形容梁宣再贴切不过了!”

    眼睛里仿佛都冒出了一颗颗的小星星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