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上剑典〕〔狐狸别笑了〕〔最强升级〕〔刑凶〕〔六零小仙女〕〔大周王侯〕〔绝顶神医〕〔美女跟我走〕〔维密天使[综英美/〕〔外戚之女〕〔蜜爱100分:不良鲜〕〔先婚后爱:老公轻〕〔重生空间:天价神〕〔学霸也开挂〕〔正版修仙〕〔重生之武道逍遥〕〔都市修仙天尊〕〔佣兵二十年〕〔无限求生〕〔剑逆天穹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偷心皇妃:多情王爷宠娇客 第50章 深浅长短
    第50章 深浅长短

    “不必了,你我没有任何关系。”苏若然不知道何时已经醒了过来,此时隔着门,低声说道,声音里没有什么情绪起伏。

    可以说,在苏若然眼里,梁宣就是一个陌生人。

    而且她也从梁宣与君墨寒对话中听出了一些门道,这个梁宣是太子的人。

    既然是太子的人,就与她苏若然是敌人了。

    她对敌人的兴趣,仅限于除掉!

    这一声,让院子里的几个人都安静下来。

    梁宣的手握了松开,松开又握紧,脸色阵青阵白,眸色微微泛红,紧抿着薄唇。

    其实梁宣的五官真的很温润,皮肤也很白晰,他腰间的长剑,根本不配他的气质。

    “若然!”梁宣的呼吸有些沉,直直瞪着房门,能瞪出一个窟窿来。

    咬牙切齿。

    “为什么不肯给我一次机会,你以为君家人都是真心待你吗?”梁宣咬牙,眼底愤怒,有悲凉,更有几分不甘心。

    他也没想到,会与苏若然走到这一步。

    不过房间里,久久没有回音。

    君墨寒看了一眼梁宣,扬了扬手:“请。”

    下逐客令了。

    他现在倒想进门看看苏若然怎么样了。

    这君府,的确太不安全了,他才离开了一会儿,明明还有玲珑和六音守着,一样着了君浩天的道儿。

    更是在计议着,怎么样才能护苏若然安全。

    在他眼里,苏若然也是八面玲珑,聪明伶俐,就是太过倔强了,这一点,不好!

    梁宣冷哼一声,甩袖子走了。

    没有再回头。

    肖以歌“啪”的收了手中的扇子,若有所思的看着梁宣离开的方向,秀气的柳叶眉轻轻挑起,挑起一抹笑意来。

    随后与君墨寒一起进了苏若然的房间。

    苏若然只着了里衣,裹着被子,看到进来的两个人,凉凉说了一句:“多谢。”

    “不必客气,这诊费墨寒出了。”肖以歌看苏若然不顺眼,说话的时候,语气也不怎么好,手里还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扇子,眼角挑着望天,根本不看苏若然。

    本来苏若然还有些虚弱,此时却瞪了一眼肖以歌:“我让你救我了吗?”

    那语气还真是薄凉啊。

    “你……”肖以歌从来没想到,一个女子能可恶到如此地步,用扇子指着苏若然的脸,却无言以对了。

    苏若然抬手推开扇子,露出一截白晰的手臂,她却不在意,只是不屑。

    对于肖以歌的敌意,她也是感觉的一清二楚的。

    看到苏若然这样子,君墨寒知道,她已经没事了。

    而且此时,他觉得苏若然对自己不算刻薄,这对待梁宣和肖以歌的态度,才叫狠辣无情。

    虽然她已经变了,可她与梁宣是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苏会长没出事前,他们的关系还是很好的,也被看好。

    “以后,小心点。”君墨寒嘱咐了一句:“我让管家给你送些吃食吧。”

    他刚刚也看到了苏若然手臂上的守宫莎,直感觉头顶冒汗。

    要知道,自苏若然在大房那边的婚房里醒来后,他可一直都咬定说她睡了他,她虽然表现的比较激烈,更是生不如死,可却一直都没有否认过。

    让他心下有些不明白了。

    自己手臂上的守宫莎,也不识得吗?

    事情似乎远远超过了他所认知的范围。

    说着话,君墨寒难得温柔的动手把苏若然的手臂握住,然后,一点点将她宽大的衣袖放了下来:“盖好被子,小心着凉。”

    本来还有些防备的苏若然一下子就懵了。

    这个君墨寒今天吃错药了?

    还是在肖以歌面前继续伪装?

    她也知道,这个男人对自己没有兴趣,不过是逢场作戏,只可惜,让真正的苏大小姐香消玉殒了,只因为他想把戏做真!

    想到这里,苏若然觉得,这个男人也不是什么好鸟,就瞪了他一眼。

    却碍于肖以歌在场,没有说什么。

    翻了个身,面对床里面,不看他们了。

    让难得温柔的君墨寒有些懵,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啊?

    他可是努力让自己表现的好一些。

    君墨寒有点莫明其妙,身体有些僵,也瞪了一眼苏若然,这个女人还真是喜怒无常,自己对她如此温柔,她需要给他甩脸子。

    出了房门,肖以歌便捧腹大笑,笑得前仰后合,花枝乱颤,根本不顾忌自己的形像。

    君墨寒在一旁冷冷瞪他,再瞪他。

    “再笑,小心我将你扔出王府。”君墨寒在面对肖以歌时,不会戴着那张面具,此时脸色也有些青。

    他对女人这种生物,的确不够了解。

    之前,也是抓着苏若然洞/房一事纠缠不休罢了。

    肖以歌终于不笑了,却还是抖了抖肩膀,眼神一明一灭的看着君墨寒:“原来到现在,人还没吃到嘴里呢。”

    一边又摇了摇头,表示叹息。

    抖过肩膀,肖以歌将手里已经快拿不稳的扇子收进了腰间,然后正了正脸色:“她在骗你,还是你在骗她?”

    细长的桃花眼里全是揶揄。

    “她那样子,不像是……骗我。”君墨寒也仔细回忆着前后发生的一切。

    当初,苏若然撞了柱子,再醒来,锋芒毕露,很多事情也说不上来,他就知道,她有问题了。

    不过,前后变化的过程,他一直都在,如果说那个女子不是苏若然,绝对不可能。

    君墨寒把自己的疑惑也一一说与了肖以歌。

    其实最初他的心里也隐隐不愿意说出此事的。

    可是眼下,他也觉得蹊跷了。

    肖以歌是他绝对能信得过的人,所以,犹豫再三,还是觉得应该让他知道。

    本来还挑着桃花眼的肖以歌又自腰间取出了扇子,脸色有些凝重了。

    天色已经晚了,霞光不再,一弯新月爬上天空,有零星的星星闪在天际。

    院子里很静,没有下人走动。

    柳树低低垂下来,一身红衣的肖以歌,一身玄色长衫的君墨寒,并肩站在那里,都不说话。

    肖以歌也想不通,这真的让人疑惑不解。

    “其实……最了解苏若然的应该是梁宣。”半晌,肖以歌才拧了一下眉头,轻声说道:“你或者可以适当的给他们制造一些见面的机会。”

    要知道,君墨寒可是要将身家性命交到苏若然手里了,不得不小心。

    “其实……我觉得她是可信的,只是有些奇怪。”君墨寒并不同意肖以歌的意见,此时拧着剑眉,漆黑深邃的眸子没有一点波动。

    战场上,杀伐果决的君墨寒也有犹豫不决的时候。

    “你来真的?”肖以歌突然觉得不对劲,甩了甩水红色的袖子,扇子用力扇了几下,有些烦躁,更有些不可思议。

    他现在也弄不懂君墨寒了。

    君墨寒的表情有些痛苦,眉头紧紧拧着。

    “来真的。”君墨寒用力点了点头。

    “好,既然如此,我来试探她。”肖以歌一副豁出去的表情。

    “不必。”君墨寒也下定决心了一样,摆了摆手:“你只知道,她不是苏大小姐就够了。”

    他的女人,自然不需要别人来试探。

    夜空宁静,有淡淡的花香飘在空气里。

    君墨寒推门走进房间,就看到苏若然坐在桌前,将一根根的绣花针藏在了身上,一脸认真。

    “以你的敏锐直觉,不应该中毒。”苏若然抬头看过来的时候,君墨寒摇了摇头,沉声说道。

    一边踱步走到苏若然的对面,坐了。

    就那样看着她手指间把玩着的带着绿色的绣花针。

    也眯了眯眸子。

    他的确对这个丫头不太了解。

    可就是忍不住留在身边了。

    因为她的周身有着淡淡的光芒吸引着他,让他无法放手。

    “然后呢?”苏若然挑眉,对于他的质疑,她倒是不怎么在意:“你在怀疑我了?既然如此,休书拿来,既然你是为了救我才娶我的,也不用太勉强。”

    “你不怕死了?”君墨寒的手紧紧握了,看着苏若然没有一丝表情起伏的脸:“你以为出去君府,你能活着?”

    “在君府,也一样有生命危险。”苏若然一脸的不以为然:“而且,苏家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休了我,皇上也不会光明正大的来拿我的命,也一样是暗中动手。”

    所以,这个假的婚事,可以结束了。

    她不喜欢被人怀疑。

    看着苏若然冷情的眼睛,君墨寒不动声色,就那样直直看着她。

    苏若然也看着他,不为所动。

    针在修长白晰的手指尖轻轻捏着。

    君墨寒的眸光更深了,隐隐闪着寒意:“我的利用价值没有了?”

    苏若然的俏眉也拧了一下,不怎么痛快:“我们是互相利用。”

    她明白,自己不是君墨寒什么人,虽然穿越之前,有了肌肤之亲,可她也明白,这不是他救自己的理由。

    不过是有些利用价值。

    “是啊,不过我还没利用够你呢。”君墨寒难得的在苏若然面前一本正经,此时眸光点点寒星,眯在一处,让人不敢直视。

    夜风吹过,窗棂上树影婆娑。

    苏若然的嘴角也抽了一下,这个人还真是直接。

    “还有,我这个人比较念旧,换一个夫人,这种事,可能也不太习惯,特别深浅长短,你我皆知。”君墨寒面对苏若然那张冷脸,就忍不住想让她来点其它表情。

    苏若然险些一口血喷出来。

    这个男人说话竟然如此直接,我去,她真的无法接受了。

    小脸一瞬间就红到了脖子根儿。

    拿着绣花针的手也不能淡定了,有些颤抖。

    她觉得自己的小心肝有些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了。

    “你,无耻,流氓!”苏若然没忍住,一根针就飞了出去。

    君墨寒身形未动,抬手将针夹在了手指尖,挑了挑眼角,扯出一抹笑意来:“夫人,我怎么无耻流氓了?”

    他的眉眼间也染上了一层笑意,却很浅很浅。

    “你,我……”苏若然一时间无言以对了,她让自己镇定,镇静,毕竟君墨寒是古人,或者,自己真的想我了!

    “好了,以歌说,这毒药很霸道,你得多休息几日,不要逞强,还有,我觉得你应该去一趟金风细雨楼。”

    “那是哪里?”苏若然的脸还有些红,声音也有些暗哑。

    看着这样的苏若然,君墨寒早就想笑了,不过还是忍了:“玲珑会带你去,你的脑子是好用,不过,反映不够快。”

    他要训练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